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先义:是资本让“戏子”称谓又回来了

2021-09-02 10:30:17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陈先义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27).jpg

  不知道你注意没有,这些年,人们提到那些演艺圈的人,习惯又用旧社会对他们的称谓:戏子。

  如果单从这个称谓来考据,戏子是一个贬义词。这个词旧称从事戏曲的演员。一般来说,它通常与“戏子无情”这样的字眼结合组词,因此贬义为多。比如辞书里对“戏子无情”是这样解读的:“戏子,唱戏的,只能在台上有义。他们只认钱,不认人。”所以李碧华写《霸王别姬》时开篇就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

  但是作为戏子的这些解读,那是在万恶的旧社会啊,是文化落后的年代对于一种职业的集体蔑视。也正因为这样一种解读,所以对于戏子,社会便把它等同于剃头、修脚、搓澡、吹喇叭等等职业列为“下九流”,列为下九流者,人之下等也,即使死了也不能入祖坟,当葬于荒郊野外。

  人分三六九等,这是万恶的吃人的旧社会,是压迫者对被压迫者的一种极不平等的蔑视称呼。其实,戏子就其职业来说,说啦弹唱,是给人带来嬉笑欢乐的职业,它属于劳动阶级。并且都是拥有一技之长的劳动者,虽然流浪于江湖,但它应该属于社会下层的被压迫者。这种旧社会给一种职业带来的极不平等的称谓,只有到了共产党执政的新社会,才彻底翻了身,有了新说法。毛泽东主席倡导所有劳动阶级一律平等,坚决废除那些职业歧视的陈规陋习。特别是对于会吹拉弹唱有一技之长的文艺人才,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认为这是被压迫阶级的一员,应该在对这些人进行无产阶级的思想改造以后,让他们为人民大众服务,为革命战争服务。并且把他们关乎文艺的各行各业,改造成为无产阶级的革命文艺,发展成为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政治工作的一个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延安,1942年,还在抗战异常紧张的年月,毛泽东百忙之中,没有忘记开展无产阶级的革命文艺工作,他召集到延安来的各界文艺工作的代表开座谈会,倾听他们的意见,而后发表了著名的《在延安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可以说,这是毛泽东代表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传统文艺家实行的一次革命性的思想改造,鼓励他们为人民大众而创作,为革命战争吹响进军号。开始自己人生的崭新天地。

  在毛泽东延安文艺思想的指导下,大批文艺家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从此开始了为人民大众服务的文艺创作。从此开始,一大批具有史诗性的革命文艺作品开始产生,如歌剧《白毛女》、音乐《黄河大合唱》以及《保卫黄河》《小二黑结婚》《兄妹开荒》《夫妻识字》《王贵与李香香》等等,等等,这些作品,鼓舞着亿万民众投入伟大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以及后来的抗美援朝作战,为革命战争的胜利起到了巨大的鼓舞作用。是人民军队战斗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伴随着这些作品的出现,旧社会给这些文艺家“戏子”的极不平等的称谓,彻底地成为历史的陈腐记忆,被完全废除了。文艺工作者从此翻身做主人,有了属于自己的专用的革命阶级称谓,毛泽东主席称他们是“无产阶级革命文艺家”,甚至称赞他们是“人类灵魂工程师”。称赞他们与前线将士一样,都是无产阶级最为重要的生力军,是对敌斗争的战士。他多次接见文艺家代表,鼓励他们为无产阶级文艺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全国解放以后,在毛泽东文艺思想指引下,全国广大文艺家深入基层创作,大批具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文艺作品,成为鼓舞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精神号角。一些优秀的作家按照毛主席的文艺思想指导创作,无论小说、戏剧、歌曲、电影等等,各个门类都有一大批载入史册的伟大作品。广大人民群众喜爱这样的文艺家,他们享有人民群众的诚心爱戴和一致称赞。至今人们都能如数家珍地说出一大批文艺家的名字,他们和他们的作品,已经成为那个时代的光荣。

  但是,这些年,那些年,资本进入文化市场以后,主要指文艺多元化、市场多元化以后,特别是文艺创作被资本捆绑以后。在无声无息中,文艺发生了人们不易觉察的变化。这个变化有个标志,主要体现在社会大众对从事这个职业的人的称呼发生了变化。七八十年前的旧社会,人们称他们叫戏子,新中国称他们“文艺工作者”或者“灵魂工程师”,而现在,又重新回到了旧社会的旧称谓:“戏子。”

  怎么变的?为什么变的?这要花很大篇幅去叙述,不是这篇文章能够说清的。不过有个最鲜明的变化是可以说的,是这样一些人又让人们感觉,他们确实又恢复了旧艺人的特征。比如,旧社会的艺人有一个最鲜明的特征,就是“认钱不认人”。在钱的面前,无情无义。今天,某些演艺圈的人也是这样,认钱不认人,管你什么主旋律不主旋律,只要给了足够的钱,就给你登台,钱不够,莫谈。于是什么经纪人、保镖、小秘等等由演艺人派生出的马弁类的职业也应运而生。一旦成了角有了名,便牛摆的很。一首歌有的上百万之巨。一部电视剧电影什么的,可以百万千万,甚至上亿的进项。这样的人,百姓感觉,远远已经不是为人民大众的文艺家,而是为捞金掘银的地主老财,所以,大众称他们戏子,也是一种情绪表达。

  另外,还有一种更主要的变化,又让他们与旧社会的戏子没啥两样。那就是他们的追求。无产阶级文艺家要求演戏先要立身做人,做无产阶级的战士,做有道德有理想的人。旧社会的戏子你别看属于江湖,属于底层,但他们受江湖上很多腐朽现象的影响很多很深,大多数趣味低下,格调不高。比如就说一个,旧社会的二人转,大部分用一些黄色段子、低级下流的东西赚钱。整天生活在这样庸俗不堪的氛围中,又没有人给以人生指导,因此一般个人很容易追求趣味低级的东西。进入新社会,在社会主义新思想的引领下,他们这种旧习气得到约束和改造。但是,一旦有了条件和机会,这些老毛病就会死灰复燃。当这些年资本进入文艺以后,他们的行为也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是以他们个人操守为标志的。比如他们一旦阔卓发了大财以后,个人追求瞬间改变,比如有的开始吸毒嫖娼,有的开始胡作非为。甚至违法乱纪的什么恶行都可以全然不顾。近期出现的无论是郑爽事件还是吴亦凡事件,都恶心得很,即使在旧社会也是被嗤之以鼻的。那些吴亦凡专门以占有女性为本能,还有无数以被他占有为光荣的女孩子,简直把个行业弄得乌烟瘴气,烂得很。所以人们说,演艺圈太烂,不是随意妄谈。那一个又一个不断因为吸毒被抓的演艺圈案例,都在加速人们对“戏子”概念的坚定认知。

  但是即使如此,这都是表象,社会把文艺工作者的称谓回归到戏子,归根结底还是“资本”在起作用。一些流量明星从默默无闻到万众追捧再到丑闻离场再到锒铛入狱,归根结底都是资本在起作用,都是资本在快速扩张下,娱乐圈快速过度商业化。平台资本、流量明星、饭圈文化在资本主导下迅速形成完整的利益链,这个利益链是为资本赚取超额利润服务的。

  人们当年恐怕谁也不会估计到,那个在影视圈曾经天真活泼一双大得吓人的大眼睛的“小燕子”,那眼睛居然藏着资本的巨量才能,竟会一步步成长为资本大鳄,甚至最后与那些本来搅乱国家金融的黑心资本家沆瀣一气,成为危害国家金融安全和文化安全的犯罪者。

  恐怕谁也没有想到,那些这些年被舆论捧到天上的小鲜肉、小娘炮以及流量明星,他们在搞垮国家文化及金融秩序的链条上,已经远远超越文艺之上,已经在干着我们的敌人美国及西方势力拍手称快的事情,有的甚至已经与我们的敌人组成联合阵线。所以,我们必须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待这次国家出重拳整治娱乐圈的意义,应该从更加宏观的国家战略角度来看待国家的整顿治理的重要性。

  我们必须改变我们历来对文艺的看法,有些流量明星,不再是什么文艺,他们已经与黑心资本家是一家人,他们联手对抗的就是国家政策。必须清醒,文艺绝不是单纯的唱歌跳舞、吹啦弹唱,而是思想文化战线意识形态领域的极其重要的阵地,是真正的上层建筑,是我们党的一项极其重要的工作。如果任由资本在文艺领域自由扩张,我们最终就会完全失掉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阵地,我们伟大民族的精神家园最终会被瓦解的。

  人民大众不断会提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那些被抓被判刑的贪腐大蠹,总是顺藤摸瓜带出一批演艺圈的明星来,有些长得几分姿色的主持人,为什么总是因为与被抓贪官的床上瓜葛而丢掉了自己万人仰慕的金饭碗?这其中资本、权力、名利之间是怎么完成一桩又一桩的肮脏交易的,恐怕这确实要进行认真的研究了。凡是出了这样问题的人,如果还叫我们的老百姓称他们是“塑造灵魂的工程师”“社会主义文艺家”,恐怕是万万不可能的。他们这些自己已经丢了灵魂,背叛无产阶级的人,还能为别人塑造灵魂?恐怕只能叫戏子最合适。

  让我们倍感痛心的是,这些年,除了这些搅乱大众审美视听和文艺战线的一批坏人之外,我们的文艺战线,公道地说,还有一大批的真正热爱文艺事业、热爱人民、热爱党、热爱国家的优秀人才,但是因为资本的无序扩张、野蛮生长造成的行业危害,造成他们想为国家做些贡献,想做些国家主流价值观急需的作品的人,难以发挥作用。因为资本已经被坏人操控,甚至与相关管理人员结成利益同盟,所以即使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为国家文化事业发挥作用。

  这些年,我就看过不少这样坚持原则,走正道、听党的话的艺术家掉下辛酸的眼泪。如果这样的大批优秀文艺家都处于这样的境地,那些什么凡、什么薇、什么爽的一类人都占尽无限风光,名利兼收,“爽”得不得了,走正道的人就没有施展才华的空间,那说明我们这个领域就已经出了大问题了。我们必须明白,资本的扩张是有底线的,底线就是不能干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方向,不能损害国家利益,不能因为你有了大钱,就张牙舞爪说国家金融银行都是“当铺”,更不能允许你有了钱,就肆无忌惮地去腐蚀和瓦解我们的干部队伍,甚至野心勃勃地去政治领域谋求更大的政治利益和话语权。这就是根本的路线和阶级之争了。

  最近,国家出重拳开始整治娱乐圈,这可不仅是文化领域的事情,它关乎国家安全。特别是前不久国家特别强调要加强文艺批评,应该说这是抓到了根本问题。长期以来,对种种腐朽现象,不是没有批评,而是这样的忧国忧民的文章,没有发表的阵地。报纸没有阵地,网络也不行,稍微有点锋芒的文章就被和谐掉了。而那些骂国家的公知,那些用什么日记把我们人民大众的抗疫说的里外不如美国的人,只要一批评,马上就会删除,直到现在依然是如此。

  没有批评,老百姓不知道某些坏人的胡作非为国家到底是什么态度。所以,恢复我们党的文艺批评的好传统,迫在眉睫。就在国家提出开展真正的文艺批评这样一个话题时,依然有人接过来贩卖私货。比如,有人说“批评要就事论事”,“不要连带其它”,意思很明确,就文艺说文艺,不要与社会其它问题连接看,别上纲上线,这很清楚,只能就文艺范畴说事。实际是这样吗?当资本与某些饭圈文化现象沆瀣一气,组成联合阵线,企图搞垮我们的社会主义文艺进而以资本为手段,涉入搞垮我们的社会主义金融乃至政治领域,我们还在那大叫“就文艺说文艺”,还能说得通吗?这说明,维护社会主义文艺的政治尊严,维护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权威,维护我们党和国家的利益,随时伴随各种各样的较量和斗争的,路正长,我们必须保持更高的清醒和更加敏锐的政治自觉,我们必须从国家利益和国家政治看待我们面临的问题。随时识破一切阻挠我们沿着正确方向发展的魑魅魍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