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资本传媒帝国幻梦破灭?贾不假,白玉为堂云中马!

2021-08-31 15:22:43  来源: 汉唐荣耀   作者:徐吉军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几天,风云一时的几位顶流明星被全面封杀,引起公众舆论高度关注并持续热议。

  网络盛传黑燕子是剑蝶,多年来利用各种手段为敌国服务,目前已经逃到法国。

  此类消息,未经证实,以谣传谣的成分似乎更多。

  但是,著名公知开复·李曾经说过:“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不知道关于黑燕子的各种传闻最终到底是谣言还是预言?

  从本心而言,汉唐希望这是谣言,唯有如此,国家利益遭受的损失才会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如果传言最终为真,这么多年下来,我们的损失会极其惊人。

  1、安全

  8月30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第二次新闻发布会召开。会议介绍到,2020年破获的经济金融领域间谍案件,是5年前的7倍。

  2021年4月,国家安全部以部门规章形式出台《反间谍安全防范工作规定》,压实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反奸防谍责任。同时,加强了生物安全、网络安全、数据安全等非传统领域工作,取得丰硕成果。

  2021年6月发布的《数据安全法》,将于 9 月 1 日正式生效。

  2021年8月17日,国务院正式签署的《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条例》,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及其网络安全保护提供了法律依据。

  2021年8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个人信息保护法 》,对个人信息保护作出规定,将于11月1日正式施行。

  围绕信息安全和数据安全的立法密集进行,显示了在互联网高度普及,云计算、大数据技术广泛应用的现实下,我们面临的新挑战新形势。

  建党百年庆典期间,滴滴赴美上市,在中国公众舆论中引起的震动极大。舆论最关注的就是国家战略级数据的安全问题,以及有可能存在的损失到底有多大!

  其实,除了战略级数据之外,最令人痛恨的是个人信息安全问题。各类非法机构动辄以极低的成本获取千万量级的个人信息,早已成为社会公害。

  目前看,不仅小型机构存在安全隐患,连阿里这样的巨无霸企业,也存在巨大的安全漏洞!

  互联网大型平台型企业积聚了大量的用户数据及关键信息,发生数据泄露可能造成的影响与伤害也更为深远。

  2021年8月6日,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数据显示,阿里云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为40%。

  近日,网上流传着一份落款7月5日的浙江省通信管理局答复投诉事项函。

  复函称:经调查核实,2019年11月11日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未经用户同意擅自将用户留存的注册信息透露给第三方合作公司。

  8月23日,阿里云在官微回应:据自查,阿里云一电销员工利用工作便利私下获取客户联系方式,并透露给分销商员工,由此引发客户投诉。

  阿里云的表态非常轻描淡写,仿佛信息泄露纯属个人行为。

  事实上,阿里云用户信息泄露事件并非个例,有阿里云用户向媒体反映多次接到与阿里云相关的第三方推销电话,对方能准确说出用户姓名,以及用户阿里云上服务器上使用的公司名称。

  第三方机构为政府提供数据安全服务,最基本的一个认知就是公共数据所有权属于政府,服务机构无权对数据进行支持操作。

  事实证明,阿里云这样的大企业,在执行此类制度时没有执行到位。

  正是担忧私有云的安全性问题,最近各地以大动作推进国资云的建设。有地方下发通知要求各企业和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沃云、移动云、天翼云等第三方公有云平台解约。

  目前,天津,四川、重庆等地区已筹建针对国企的统一云平台作为国资企业专属云。

  国资云建设的重要目的为加强国有数据资产统一管控、保障信息安全。

  核心数据要掌握在国家手中,数据霸权争夺战,云端是必争之地。

  2、美国

  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国家安全问题成为头等大事。安全问题绝不局限于所谓的防火防盗防谍,也不只是战术层面的窃密泄密等具体案例。

  真正涉及到国家根本的安全问题,除了战术级博弈之外,还有战略层面的较量。渗透国家权力的关键性支柱行业,谋取一定程度上的主导地位,就是战略水平的阳谋。

  在构成国家权力的支柱中,我们会看到东西方模式不同,中美社会表现出来的现实结构也不同。

  美国的制度的基本设计构想就是三权分立学说。

  三权分立学说是指国家的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别由三个机关独立行使,相互制衡。三权分立制度的理论基础是与社会契约论相结合的近代自然法学说。

  三权分立的基础逻辑就是把国家的职能分为议事、行政和审判三个方面,即“政体三要素”论。这三种权力在分工的基础上互相牵制,以维护政体的平衡。

  随着近代报纸的出现,在三权之外,媒体成为通常意义上的第四权力。

  我们看到,三权分立只是政府职能的划分,政府之外的国家权力依然掌握在控制美国的资本集团手里。

  资本控制国家,就是美国的本质属性。美国政府一直是资本集团控制的统治工具,这个属性从未改变。

  在资本控制国家的前提下,美国媒体扮演的角色,是资本集团控制的另一个统治工具。美国媒体一方面帮助资本集团维持统治,愚弄民众,另一方面又是监督制衡美国政府权力的工具,通过对官员行为的监督,干预并影响政府事务。

  美国政府受媒体影响并不是秘密,其中的奥妙就是因为在政府和媒体之上有一个共同的主人即资本集团。

  如今,美国媒体已经异化,基本不再秉奉媒体的新闻原则,更多表现为对政府事务的监督权和推动力。在一定程度上,媒体与美国政府互相配合,共同愚弄全世界。

  8月25日,维基解密总编克里斯汀·赫拉夫森在接受俄罗斯RT网站采访时称,美国突然从阿富汗撤军不应该让任何人感到惊讶,美国能够欺骗世界20年才更令人震惊。

  赫拉夫森表示,“美国在阿富汗开展的长达20年的战争是一个“大谎言”,只会让美国的军工企业和私人承包商受益。超过一万亿美元进入了美国军工企业和私人承包商的口袋,在战争持续的20年里,美国最大的武器制造商的股票价值增长了“10倍。大量资金流入了错误的口袋,只能称之为大规模的腐败。”

  赫拉夫森说,阿富汗战争是“一个非同寻常的、长达20年的谎言”,西方媒体不关注事实,“串通一气隐瞒真相”,任其发生。令人惊讶的并不是美国的混乱撤军,而是主流媒体没有揭发出长期以来延长阿富汗战争的谎言。

  赫拉夫森的观点,显示出西方媒体在国家重大事件中发挥的特殊作用。

  美国资本集团同时控制美国政府和西方社会的所有媒体。资本集团在推动美国政府发动战争传播病毒荼毒全球的同时,还控制着媒体向西方社会传播各类精心编造的虚假信息,以起到蛊惑民意,诱导民意的作用。

  真正的目的就是使西方民众生活在一个谎言编织的世界中,缺乏对世界真相的认识,以及对人类正义和良知的判断能力。

  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发动了多次侵略战争,在美国国内几乎没有遇到很大的反战阻力,其中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媒体配合的作用。

  3、护官符

  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最令人称道的就是对社会现实的描写。

  关于“护官符”的那段,是经典中的经典:

  门子一面说,一面从顺袋中取出一张抄的护官符来,递与雨村看时,上面皆是本地大族名宦之家的俗谚口碑,云: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护官符所写即贾、史、王、薛四大家族。

  护官符,是曹雪芹从护身符中得到灵感,创出的新概念,其实就是中国社会的传统现实。

  2017年4月,时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回答提问时再爆金句:“我自己觉得我还是一无所有的人,我也没时间花钱,也不觉得钱对我今天有多重要。”

  当时,很多人看了后对马云非常推崇,也有人认为他虚伪至极。

  事实上,当时的马云如日中天,能量已经远超省部级领导。

  2015年,阿里与国家工商总局围绕淘宝售假监督问题大战三个回合,最终,国家工商总局领导在工商总局会见马云,双方握手言和。

  2014年首届淘宝大学县长电商研修班在浙江省委党校举办,数百位县域领导的报名。

  马云不仅是商界领袖,还有圣人情怀。2017年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典礼中,马云提出“为市场立心,为商人立命,为改革开放继绝学,为新经济开太平”的宣言。

  马云不断的宣称自己对钱毫无需求,表现出绝不庸俗的高雅情怀。这种高雅,符合中国人的道德至上传统。通过表达自己的高尚,马云迎合并满足了中国人渴望包青天、渴望明君、渴望太平绅士、渴望儒商的心理需求。

  2020年蚂蚁上市前夕,蚂蚁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马云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抨击中国金融管理制度,最终结果是蚂蚁停止IPO进程。这是马云在中国社会予取予求时代的终点。

  为什么,在中国公众眼里已经达到人生巅峰的马云,会在很多场合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与失落?

  美国政界、商界、学界的旋转门制度,给美国精英群体一个很好的进入退出选择机制。在资本集团的控制下,美国顶级官员、商人、学者,身份可以随意转换,不受制约。

  中国政界、商界、学界相对封闭,缺乏灵活的进出转移机制。只有少数人能获得这种机会。

  在中国,权力与财富不可兼得。富豪求权力而不得,或漂洋出海或转眼兴衰。高官求财富虽然易如反掌,却有党纪国法阻之杀之。

  马云的失落在于,坐拥万亿财富,没有他需要的政治地位。以马云的财富,加上他控制的媒体阵地,如果在美国,有很大机会成为特朗普这样的商政一体人物。

  没有政治地位的马云,感觉财富毫无意义,所以自称一无所有。阻碍马云实现梦想的,是中国的现有体制。在中国目前的体制下,资本无法转化为权力。正因为资本无法有效的转化为权力,所以太庞大的资本失去了存在价值。当资本失去了存在的价值,那么未来的追求是什么呢?

  红尘滚滚,谁懂马教主的深沉内心?

  4、帝国

  2020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起草了《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强调深入贯彻高层要求的金融改革部署,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

  草案提出,坚持党对金融工作的绝对领导,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中国道路优越性的关键之一!

  显而易见,在中国,某些人鼓吹的中央银行自主性和军队国家化一样,都是伪命题!

  为了保证中国的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必须像强调“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一样强调“党对金融的绝对领导”!

  本质上,类似于蚂蚁集团那样的巨无霸私营财团,势必动摇党对金融的绝对领导这一基本原则!

  首次IPO估值2.1万亿元,可以说惊世骇俗,脱离了中国经济的现实,更加罔顾中国资本市场的现状!

  毫不夸张的说,蚂蚁集团的IPO估值之所以如此之高,关键就是超豪华股东队伍。不仅全球有名的主要国家财富基金参与,世界知名风投创投基金有多家名列其中,更重要的是几个中字头的中国国资基金也被拉入阵营。

  马云是蚂蚁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从2015年开始,马云为蚂蚁集团陆续全国社保基金、中投、中国人寿、太平洋保险、中金旗下私募基金、云锋旗下私募基金等多个战略投资者。

  美国、新加坡、沙特、阿联酋、马来西亚、加拿大、泰国、法国、香港李嘉诚、台湾李开复……,一连串声名显赫的机构和富豪资本,充分显示了中国资本市场已经彻底成为全球资本踊跃进入的猎场。更多的得利者,其实潜藏于蚂蚁股东阵营那一批私募基金中,层层穿透下去,可以看到背后那群庞杂繁复的合伙人。

  这意味着,蚂蚁集团上市,堪称是全球资本大鳄共同扑向中国资本市场,分食中国人的财富,不折不扣的一场盛宴,一场狂欢!

  蚂蚁集团如果上市,市值或许高达10万亿元,十倍于中国宇宙第一大行,必将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场资本盛宴。

  这些资本没有想过,未来或许高达10万亿的市值,将对中国社会造成怎样的浩劫!

  天量财富由资本集团瓜分,社会危机由全国人民共同承担。这就是资本一手设计的饕餮盛宴!

  蚂蚁集团作为一个私人控制的金融机构,如果市值高达十万亿元,未来在中国社会的影响力将不忍直视。

  资本权,媒体舆论权,文化导向权,意识形态权,谈什么富可敌国,这几乎已经是一个帝国了,将来发展成为美联储也是有可能的。

  近年,公众舆论对阿里媒体帝国的警惕质疑层出不穷。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至2020年,阿里巴巴在国内累计投资了超40家传媒类公司。

  著名的包括包括:芒果超媒、华谊兄弟、阿里影业、万达电影、博雅天下、衢州新闻网、二十一世纪传媒、商业评论、第一财经、SMG上海文广、南华早报、虎嗅等;社交媒体类的趣头条、微博、哔哩哔哩bilibili、小红书、正和岛等。

  阿里在媒体领域的布局果敢坚毅。

  2013年,阿里收购新浪微博18%的股权;

  2013年阿里战略投资《商业评论》杂志;

  2014年5月,阿里据称购买下中国著名科技博客虎嗅网40%的股份;

  2015年6月,阿里12亿元参股第一财经;

  2015年7月,阿里巴巴参股博雅天下;

  2015年9月,阿里联手财讯集团、新疆网信办创办“无界新闻”;

  2015年10月,与四川日报集团成立“封面媒体”;

  2020年10月,战略投资衢州新闻网。

  一个巨无霸资本集团,构建起超级媒体帝国,在中国社会中实质性掌握了公众舆论的控制权和意识形态的传播塑造权。

  这样的现实,不禁让我们想起默多克的传媒帝国。

  默多克利用其传媒平台,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多个国家持续推进反华意识形态,严重误导了西方公众对中国的认知判断。

  一个资本集团,一天到晚操心中国人民的价值观问题。这是本性还是毛病?

  5、现实

  对于中国而言,人民当家做主,执政党带领人民群众建设国家,推动社会进步。中国人民的头上不存在美国那样的隐形控制国家的资本集团。

  国家控制资本,是中国与美国两国的根本不同。本质属性不同,外在表现当然不同。因此,适合美国的机制如果机械套用在中国,往往就会呈现削足适履的状况。

  中国国家权力的划分并非美国那种简单的形而上学三权分立机制。严格意义上的立法、司法、行政等官方机构的权力,属于同一个执政党主导,也就不存在美国那种不具备实质性意义的权力分置互相制衡游戏。

  在社会生活中,中国国家的主要权力就是政府主导,大政府就是中国社会的现实。

  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科技在社会生活中的广泛应用,中国社会已经发生了急剧变化。

  在政府权力之外,资本在市场经济中体现出极强的影响力甚至一定程度上的主导权;新兴互联网媒体影响民意的作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官媒扮演的喉舌权力;新兴资本通过大规模进军文化娱乐产业,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推广意识形态的权力。

  在这个演变过程中,以马云为代表的新兴互联网资本集团,陆续获得了政府公共权力之外的经济领域的资本主导权,媒体阵地的舆论控制权,意识形态推广权。

  首先,资本在经济领域,通过投资引导行为树立各类经济样板,对社会发展方向的决定性主导作用。

  其次,资本参股许多媒体,互联网平台,构建起强大的话语权体系。按照某些互联网社交平台的说法,他们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轻松搞死任何一个人。关键优势就是互联网平台掌握着每个人的隐私信息。这个领域没有失控的唯一原因是政府权力对资本权力形成了制约。

  第三,通过控制的媒体平台,进行文化渗透和意识形态扩张。资本不惜投入,巨资包装赵薇、郑爽、吴亦凡等不良艺人,推动各类腐朽堕落的新思潮,瓦解中国社会传统正常价值观。

  第四,利用资本优势和话语权优势,渗透政权。通过收买、贿赂以及股权合作等多种手段进行利益输送和利益绑定,配合个人隐私绑架等手段控制一部分官员,已经严重威胁政权的根基。

  目前,不同国家,不同性质,不同形式的资本已经渗透到中国社会的各个领域,最触目惊心的莫过于对文化传媒和意识形态阵地的占领!

  资本权力与媒体权力联手,呈现出来的强大能量,已经容不得我们继续无视,中国人民不能在资本精心营造的魔幻现实中沉醉了!

  中国的国家权力,绝不能大规模让渡给资本集团随意发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