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民进党:要打疫苗吗?会死人的那种

2021-09-01 09:37:27  来源: 乌鸦校尉   作者:乌鸦校尉
点击:    评论: (查看)

  台湾省,终于有疫苗打了。

  只是不知道这对台湾百姓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8月23日,被蔡英文当局寄予厚望、号称台湾“国产之光”的“高端疫苗”正式开始接种,蔡英文、苏贞昌、陈时中亲自站台直播带货,带头打高端疫苗。

  三人在不同地方接种疫苗,却遇到同一个医生、同一个护士,摆着同样的姿势,您说这不是巧了吗?

  蔡英文接种该疫苗后,还在脸书发帖文称:“接种的时候不会痛,一下子就结束了。接种后,我一整天的工作行程,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欢迎大家也留言分享接种疫苗的心得吧!”

  作秀很卖力,但疫苗却翻车了,在接种第一天就频繁传出接种者明显不适、甚至有人当场昏倒的案例。

  到了第二天早上,高端疫苗就拿下了自己的first blood。

  56岁的网络专栏作家陆之骏于23日上午接种“高端”疫苗。接种当天,陆之骏还在脸书发文称:很荣幸一家三口都和“蔡总统”同步打疫苗

  但仅仅一天后,陆之骏就因身体不适送医,并在到达医院前死亡。此后,新北、桃园、基隆相继出现接种“高端”疫苗后死亡病例,总计6例。

  短短几天就出了好几条人命,很多人呼吁台当局暂缓接种高端疫苗。

  台湾民众涌到蔡英文的facebook下留言,表达质疑和愤怒。有网友质问:“打入我们人体的疫苗怎能如此草率地通过EUA,还敲锣打鼓宣传。”

  还有网友质疑蔡英文脸书贴文搞政绩作秀:“你的一针是秀场,他们一针命没有,为何无能把命救,只因无心不想留。”

  而与此前“高端”疫苗开打时高调宣传不同的是,蔡英文这几天一反常态,保持沉默,截至目前并未正面回应。

  但是出了人命总要有人给个说法,蔡英文可以装聋作哑,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有必要给个解释。

  25日下午,陈时中召开记者会上,表示尚不考虑停止接种“高端”疫苗,并给几个死难者分别找出了死因:其中1例为主动脉剥离、1例有吸毒记录,另1例有慢性病史,总之,他们死他们的,跟我疫苗有什么关系?

  然而在同一天,一个打了莫得纳过了35天的70岁老人死亡,被认定为不良反应死亡。另一位注射了AZ过了58天的77岁老人同一天死亡,也被认定为不良反应死亡。

  好家伙,两相对比,这护犊子护得也太厉害了吧。

  而这款“高端疫苗”,并未进行第三期人体试验,无法提出保护力数据,真就是一款地地道道的三无产品。

  换句话说,蔡英文当局这次真的要把全台湾岛变成大型人体试验场了。

  1

  台湾现在几乎人人都看得出来,蔡英文当局是要在高端疫苗这条道上走到黑了。

  过去一年时间,整个蔡当局都在持续推进一件事:为高端疫苗护航。为此,蔡当局用各种说辞阻止其他品牌疫苗进入台湾,生怕抢了高端疫苗的市场。

  台湾疫情暴雷时,国台办伸出援手,要给台湾疫苗,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一口拒绝,还阴阳怪气地说:“他们没打的,我们有一点兴趣,他们在打的,我们不敢用。”

  隔天,上海医药基金会、福州、厦门红十字会,分别表达要主动捐疫苗,台陆委会更荒谬,声称这是“统战”和“分化”,“黄鼠狼给鸡拜年”。气得国台办发言人直接隔空回怼:你就说要不要吧?

  眼看通过政府渠道引进疫苗无望,台湾民间只能通过各种私人渠道自救。

  佛教团体佛光山喊出可以捐五十万剂强生,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也说要捐一千万剂BNT,孙文学校校长张亚中透过蒋经国侄外孙、俞大维侄孙曾念,拿到五百万剂 BNT加五百万剂国药北京生物。

  钱都不用政府掏,但蔡当局还是拒绝。

  陈时中表示,必须“当局”从原厂买,这样才能保证疫苗是安全的,不需要经过民间第三者,摆明了婉拒民间力量。

  后来陈时中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又改口说欢迎大家申请,只是程序很繁琐,希望民间知难而退不要不识抬举,你申请你的,我拒绝我的,不嫌麻烦你就来。

  当时就有很多台湾民众质疑蔡当局要把全岛百姓当作高端疫苗第三期试验对象,前民进党立委郭正亮更是站出来实锤民进党高层要扶持自己台湾生产的联亚、高端两疫苗,故意不买其他品牌疫苗。

  万般无奈之下,大批台湾民众飞往大陆接种疫苗,前新党主席郁慕明也飞上海打疫苗,因为“不想再拖下去”。

  在蔡当局的官方护航下,疫情肆虐这两年来,高端疫苗的股价从每股30元新台币狂飙到400多新台币,市值从30亿猛增到800多亿,在一剂疫苗都未交付时,高端背后的股东已经赚翻了。

  甚至,当有人质疑蔡当局“内部有人炒股”,导致高端公司的股价跌停时,蔡英文竟然亲自跳出来为高端公司辟谣,气得台北市长柯文哲怒斥:岛内新冠肺炎疫情死亡人数超过百人时,蔡英文都没出来,高端疫苗股价一跌停她就出来了

  台湾“中广”董事长赵少康更是火力全开,质疑民进党当局为何这么多合格有效疫苗不买,偏偏花大钱买连二期都还没解盲的高端疫苗,支持本土也不是这种支持法,打了能“出境”吗?国际承认吗?美国承认吗?既然买了本土疫苗,其他人捐赠的疫苗都应开放进来,让人民有选择的权利。

  那么问题来了,台湾生物科技公司成百上千,民进党蔡当局为何独宠高端疫苗呢?难道说,高端疫苗真的是民进党党产?

  2

  高端疫苗的前身是台湾医学教授张世忠于1999年创办的基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14年,基亚炒作“肝癌神药”让股价翻倍,但三期试验数据却令人失望,股价连续跌停19天,市值蒸发了一千多亿,还造成当时全台湾生技股全面崩盘,基亚也因此被戏称是台湾的“生技核弹”。

  高端疫苗盛传有民进党高官持股,在民进党当局频繁为高端疫苗政策护航后,更有人查出张世忠在2005年曾任职民进党党部秘书处主任,吓得民进党赶紧出来辟谣,说只是同名同姓,并不是同一个人。

  基亚的另一大股东是润泰集团总裁尹衍梁,尹衍梁号称岛内生技投资教父,浩鼎、中裕、F泰福、基亚生技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而巧合的是,尹衍梁和蔡英文关系交好,尹衍梁投资的背后,又总有蔡英文的身影。

  更巧合的是,台湾生技领域两大著名政商勾结弊案,又同时出现了两人的身影。

  我们先说13年前蔡英文任“行政院副院长”时的宇昌案

  2007年2月,民进党当局为了推动生技产业发展,决定透过“国发基金”拨款成立TaiMed Group(后中文名称定为台懋生技,后改名为宇昌生技),以寻求与美国公司Genentech合作研产艾滋病新药。

  时任“行政院副院长”的蔡英文参与了该案的决策工作,但三个月后就随苏贞昌“内阁总辞”而卸任。

  2007年8月31日,已经辞职的蔡英文两度发函要求“国发基金”赶紧向宇昌公司打钱,当天“行政院”属下的“经建会”就以非常不寻常的极机密专签方式核准通过了这起普通政府投资。

  而签字人并不是“国发基金”召集人,而是时任“政务委员”兼“经建会主委”、资深绿营政客、蔡英文的好闺蜜兼经济智囊何美玥

  两天后,“国发基金”4000万元新台币财政拨款就到了宇昌公司账上,又是两天后,蔡英文接任宇昌公司董事长。

  同时,蔡英文家族也入股宇昌公司,第二年政党轮替后才将持股全数出售,接盘者正是尹衍梁,蔡英文家族获利以千万计。

  蔡英文知道“国发基金”要投资台懋(宇昌),之后又出任宇昌董事长,“2月的蔡英文‘副院长’批给8月的蔡英文宇昌募集人”,家族企业也入股参与营运,相当于政府出资为蔡家办企业,这么明显的监守自盗合理吗?

  而且,根据岛内“公务员服务法”规定,公务员于其离职后3年内,不得担任与其离职前5年内职务直接相关的营利事业董事、监察人、经理、执行业务的股东或顾问。

  而蔡英文在任期间铺好后路直接辞职去当董事长,难道湾湾的“公务员服务法”对“省部级高官”无效?

  直到今日,宇昌案仍然没有定论,如此明显的利用职务之便获利的经济案件竟然就这样不了了之,是菜菜子能量太强还是整个台湾的政商环境就这鬼样?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宇昌案”还没个说法,数年后,菜菜子梅开二度,又狠捞一笔。

  2016年2月21日,被誉为台湾“生技股王”的浩鼎公司,突然宣布其运用翁启惠醣分子技术生产的“乳癌疫苗”临床试验失败,一股高达755元(新台币,下同)的浩鼎股票一落千丈。

  在浩鼎市值蒸发300多亿元之际,岛内“中研院院长”翁启惠第一时间公开力挺浩鼎新药的前景。2天后,蔡英文更是力挺处于股灾中的浩鼎,公开称“要让生技产业成为台湾成长的基石”。

  蔡英文参观浩鼎公司,翁启惠陪同

  没想到在一个月后,台媒就爆出翁启惠女儿翁郁琇是浩鼎第十大股东。翁郁琇在浩鼎正式挂牌的前一周,便以每股31元低价购入9300万元的浩鼎股票,又在浩鼎收到临床试验失败报告的前一天、正式公告的三天前,突然以681元的高价抛售持股,赚了二十多倍。

  这种超越巴菲特的“股神”级表现,很快让翁郁琇涉入“内线交易”争议,被检方立案侦查,翁启惠也因此卷入此案。

  “浩鼎案”看似本是翁启惠与浩鼎之间的事,但翁启惠以及台湾的“生技业”都与民进党有颇深的渊源。

  翁启惠与绿营政客交往甚密,当年出任“中研院院长”就是陈水扁提拔的。

  蔡英文任“行政院副院长”时,积极推动“第四核电厂”续建,翁启惠等人就马上跟进鼓吹“核四非建不可”;蔡英文近年来力推生技产业,翁启惠又积极呼应,他成为绿营最倚重的科学家之一。

  在此次浩鼎案件中,除了翁启惠的女儿,蔡英文的哥哥蔡瀛阳也被曝出是第五大股东,民进党公布的准“经济部长”李世光的胞弟也是股东。

  资本家们割韭菜还稍微有点技术含量,以菜菜子为代表的台湾官僚资本家这简直就是明抢啊,利好利空自己一手掌控,这还玩个毛?

  尹衍梁投资的企业,背后总有蔡家人的身影,而蔡家人只要出现在尹衍梁的企业,就一定会出现官商勾结的台湾特色生物技术。

  现在,尹衍梁和蔡英文又同时出现在基亚生技背后,看来,台湾股神菜菜子在退休前是一定要玩一手漂亮的帽子戏法,捞一笔大的再走了。

  在另一大案“蔡英文炒地案”中,蔡英文四位哥哥获利高达34亿

  3

  看了蔡英文这一顿操作,是不是目瞪口呆?其实,这绝非蔡英文与蔡氏家族专美,民进党内官商勾结、深度捆绑,那是传统艺能……

  1996年开始,民进党开始积极与岛内工商业人士接触。2000年“大选”,陈水扁代表民进党一举夺得行政权。民进党正式走上政商勾结的高速路。

  陈水扁当选后,就不断向企业界“释出善意”。除了热心参与企业界的各项活动外,从2000年5月20日就职当天所公布的顾问名单来看,出身企业界的多达20多位,是长期以来,台湾地区领导人所聘请的顾问中,商界人数最多的一次。

  这其中不乏岛内大企业掌门人的身影,但是有一些“大企业”,是民进党看着“长大”的

  蒋家王朝时期的台湾,对商业的限制政策很多,中小企业根本没有什么发展空间。民进党发育起来之后,对中小企业大开方便之门,只要你支持我就行。被国民党各种专营政策挡了财路的中小企业,也成为了民进党最核心的支持者团体。

  比如,1957年成立的台湾阳信银行(前身为阳明山信用合作社),一直是一家小型民营信贷机构,由于国民党时期对金融业的控制非常强,而很多一级工业领域也不许中小信贷机构插手,所以这家小信用社长期不温不火。

  随着民进党夺取政权,这些与绿营有着密切联系的中小企业鸡犬升天。2001年,才改制为银行不到4年的阳信银行并购彰化县员林信用合作社及屏东县屏东市第二信用合作社,2002年8月24日再度出手,并购台南市第五信用合作社。2005年11月26日与高新商业银行合并。

  以上多家信用社与银行并非劣质资产,一家中小银行能够迅速合并如此多的同业,无非是因为阳信银行董事长陈胜宏当时是民进党中常委,其妻薛凌则是台湾“立法委员”,立法机构财政委员会成员,手握重权。

  短短5年间,这家小型信用社分行据点扩充至96家,资本额扩充至新台币124亿元。

  就这样,当年的中小企业纷纷变成了巨兽。

  是巨兽就要吃人,2002年,阳信董事长陈胜宏的小舅子薛宗贤伪造买卖契约书,先贷再买,取得中华日报大楼产权后,立刻脱手其中三层楼及一个停车位获利,分别以票据、汇款与现金,酬庸薛凌二千万、陈胜宏一千万。

  不止如此,为了在党内选举中获胜,保证自家在民进党内的话语权,阳信银行依靠贷款户口,向多达9000名人头党员付款,形同公开贿选。

  最终,案件被揭发之后,庭审竟然前后耗费了十几年时间,最后陈胜宏罚款了事,如同自罚三杯。

  民进党还设法扶植亲近绿营的工商团体,这些团体的成员多半是以中小企业为主,例如由戴胜通担任理事长的“中小企业协会”,和李成家推动成立的“工业协进会”等。

  民进党这么“够意思”,台湾商界自然也“报之以李”。

  于是民进党顺利地将台湾的公营企业纷纷变为自己的小金库。

  2004年7月,连任成功不久的陈水扁发布人事命令,将长荣集团董事长张荣发女婿郑深池任命为台湾交通银行董事长。

  郑深池与陈水扁握手

  台湾的交通银行,定位为开发银行。作为台湾工业开发的政府投资机关,是当局对工业进行扶植调控的公器。

  民进党2000年夺取大位,为了避开立法机关的干预,也为了在政权更迭之后,自己对这些机关的掌握不至于被影响,干脆把这些公营机构全部变成私营,把职位交给自己在商界的代理人。

  04年接掌交通银行的郑深池本身毫无银行工作经验,一个对银行一窍不通的人掌握如此重要岗位实在过分。究其原因,无非是张荣发与陈水扁的密切关系左右了这次任命。

  台湾船王张荣发

  面对外界质疑他金融经验不足,当时的郑深池只简单地说:“过去在长荣集团是专门负责集团与银行之间的财务调度问题,所以对金融业务不陌生。”

  长荣集团当时确实负债累累,所以这等于是一个癌症晚期病人表示,因为我得癌症的时间长了,所以我有能力成为三甲医院的肿瘤科主任……

  更可笑的是,当时长荣集团还欠着台湾交通银行一大笔贷款,欠债的一下子当了债主的家,这个feel真是倍儿爽。

  当时有岛内媒体评论称,这是陈水扁、张荣发、郑深池的一小步,却是台湾政商共生沉沦的一大步。如今看来,可谓一语成谶。

  陈水扁时期,民进党还让亲绿人士出任中华航空公司总经理;民进党人刘进兴与林逢庆等出任“中国石油公司”董事,民进党籍“立法委员”戴振耀出任“台湾肥料公司”董事;中华纸浆公司董事长由选举时制造“陈水扁加油帽”的工厂负责人出任等等。

  民进党内的政商两界,对于这种勾结甚至都不加以掩饰。

  前年在“一例一休”的公听会上大放厥词,称“台湾不存在过劳死现象,死的人都是自己有病”的萧明仁,被骂为“一例一休干话王”。此人正是蔡英文彰化县后援会总会长,而他的企业福峰制酒多次爆发生产意外事故,但因为他与彰化县绿营政治人物关系要好,事情多半不了了之。

  民进党当局行政机构副秘书长何佩珊对于民进党的政商勾结,甚至骄傲地自吹自擂:

  “政治上来讲,中小企业是民进党的政治基础,也是民进党最传统支持主力,因为这些中小企业,过去反国民党、反垄断、反独裁,不离不弃陪伴民进党成长。

  中小企业是民进党的政治基础,此言诚不我欺。多少台湾本省中小企业在国民党时期被挡了财路,然后在绿营崛起之后赚得盆满钵满啊。

  其实民进党本来压根没有什么“重商传统”,甚至1986年成立初期,民进党还是“反商传统”的践行者。

  形势之所以发生变化,更多的还是受到选举政治的影响。

  民进党一进入“选举”就发现,人家国民党财大气粗,重金花在选举上。1996年和2000年两次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国民党全面发动党营事业和工商业团体,竟然募到数十亿新台币的巨款,民进党方面募款的数量不足国民党1/3。

  于是,真香定律发动,民进党青出于蓝,深耕多年营造了这个政商共存共荣牢不可破的联盟,以至今日弄个疫苗个个化身股神,谁伤得最疼谁知道。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