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又是这个汉奸!美国“栽赃报告”的最大推手

2021-08-30 12:00:53  来源: 补壹刀   作者:胡一刀&渣渣刀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情报部门花了90天时间,本来想铆足了劲炮制出一份“新冠病毒起源情报报告”,为美国的政治需要服务,搞出一个“栽赃中国”的报告。

  谁知道,美国这场戏演砸了。

  因为他们实在找不到符合他们要求的证据,乃至蛛丝马迹。美国情报部门只能编出一份言辞上模棱两可,毫无确定结论的报告。最后,还是想混淆视听,继续攻击中国。

  在这份报告背后,其实有一个人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而且今后这个人还会像“狗皮膏药”一样,盯着中国,为各种“反华攻势”献计献策。

  这个人就是余茂春。

  一个卖祖求荣,被中国网民视为“汉奸”的人。

  1

  其实,利用情报手段,来搞所谓的“病毒起源调查”,然后借此栽赃中国,最初是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那帮人提出来的。

  去年美国疫情吃紧,以及后期选举压力非常大的时候,特朗普和蓬佩奥等人就信口雌黄,渲染“新冠病毒有可能起源于中国的一个实验室”,还下令美国相关官员就这个问题启动调查。

  这成了后来拜登政府提出,“情报部门用90天内搞出一份新冠病毒起源报告”的一个基础。而余茂春在推动特朗普和蓬佩奥用“情报手段”,把新冠病毒硬说是“来自中国”方面,发挥着非常坏的作用。

  据《华尔街日报》等媒体透露,在2020年初中国武汉暴发新冠疫情后的头几周,当时海外的疫情还没有起来,而就在这个阶段,身为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重要成员的余茂春,就盯上了武汉病毒研究所。

  他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网站上下载了一些网页副本,因为该研究所是中国境内比较稀少的一个高级生物安全实验室,而且曾对冠状病毒进行过大量深入研究。余茂春说,他预感“这些资料未来可能会非常重要”。

  于是,他向当时自己的顶头上司——国务卿蓬佩奥提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余茂春“凭借自己对中国的了解”,觉得这个可以成为抹黑中国的一个重要材料。在听了他一番建议后,蓬佩奥告诉余茂春要把这作为一项优先事项。

  仅从这一幕,你就能体会到“汉奸”这个标签放在余茂春身上,真不是冤枉他。

  于是,在2020年5月,余茂春联系到当时美国国防部军控局代理局长托马斯•迪南诺(Thomas DiNanno)。据称,余茂春和迪南诺说,蓬佩奥对缺乏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有效信息表示失望。

  这话已经很明显,就是希望美国军方利用手段能够搞些材料。那时候,余茂春、蓬佩奥是奔着“新冠病毒可能是中国研究的生物武器”这个方向努力的。可见,他们那时的“计划”多么邪恶。

  在此之后,迪南诺开始利用该局监督军控条约遵守情况的权力,从情报界获取信息,以评估中国的病毒研究是否违反了1972年的《生物武器公约》。

  一位美国官员说,迪南诺所在的部门向承包商——总部位于内布拉斯加州的国家战略研究所支付了36万美元。该研究所选择了曾在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上为迪南诺工作过的前官员戴维•阿什尔(David Asher)。

  戴维•阿什尔团队之后宣称发现的一条“线索”——在情报机构档案中埋藏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几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患病,症状与后来的新冠肺炎或季节性疾病一致”。

  该团队还发现,“该武汉病毒实验室,为中国军方从事机密研究的新信息”。

  关于这两条似是而非的“线索”,其实后来都被证明是虚假,美国方面根本拿不出确凿的证据,而且也遭到中方的驳斥。

  到了2020年12月,虽然那时候特朗普已经在大选投票中败选,但是他仍在想办法企图扭转大选结果。而蓬佩奥领导的国务院,则在利用新冠病毒攻击中国方面也没放弃“努力”。

  迪南诺当时正参与炮制一份非机密简报,其所在的部门正在确认这份简报,当时美国国务院计划将其公布于众。国防部军控局的高级官员还开始起草一份名为“démarche”的正式外交申诉,通过质疑“中国研究冠状病毒的实验室研究是否违反了《生物武器公约》”,企图寻求公开追究中国的责任。

  但是,démarche的起草却引发了美国政府内部的激烈争论。

  据与会者回忆,在12月中旬的一次紧张会议上,迪南诺和阿什尔向代理副国务卿克里斯•福特(Chris Ford)概述了他们的初步结论。福特曾是迪南诺在国务院系统中的上司。

  迪南诺宣称,“武汉病毒研究所可能不仅是实验室病毒泄露的地点,还可能从事生物武器条约禁止的军事研究”。

  但是,福特对此表示怀疑。并要求迪南诺将他关于“实验室操纵病毒制造”的假设纳入科学审查。福特在2021年1月6日写给迪南诺的电子邮件中,要求对这个说法能够拿出更科学的证据加以证明。

  迪南诺回信说,他已经安排了一个科学小组,将于第二天晚上召开视频会议。专家组在第二天召开了3个小时的会议,但是讨论并没有得出结论。这个结果是必然的的,因为迪南诺方面也没有掌握任何证据。

  第二天,因为抗议特朗普怂恿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福特递交了辞呈。在一份长达四页的离职备忘录中,他写道,经过仔细审查,迪南诺关于中国可能违反《生物武器公约》的指控的科学依据“基本上是站不住脚的”。

  到1月20日拜登政府上台后,余茂春推动、迪南诺炮制的这个“中国可能违反《生物武器公约》”的指控被放弃。但是,通过情报的方式,在新冠病毒起源问题上抹黑、栽赃中国,这个方式启发了拜登政府。

  2

  在特朗普下台后,蓬佩奥、余茂春和迪南诺都进入了美国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

  从这一点,你就能看出,这三个人的关系不一般。

  尤其是,余茂春和迪南诺两人还在借哈德逊研究所这个平台,在“病毒溯源”问题上煽风点火,企图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

  就在8月24日,也就是拜登要求情报部门提交的“新冠病毒起源情报报告”应该交到白宫之前,迪南诺在哈德逊研究所网站发表文章,建议国会关注新冠病毒起源问题。

  迪南诺还在喋喋不休地提到,拜登政府已停止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及其相关设施可能进行的中国政府军民两用生物项目的调查。他认为,这项由军控、核查和合规局(AVC)进行的调查是由蓬佩奥国务卿于2019年发起的,其目的是回答以下问题:

  第一,中国政府的病毒研究计划在其生物武器计划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如果有的话)?根据《生物武器公约》,任何具有潜在双重用途(民用和军用)的能力的使用和发展都必须用于和平目的。

  第二,这个病毒研究计划和新冠病毒的传播是否代表中国进一步违反了《生物武器公约》(BWC)?

  显然,拜登政府从一开始就认为“这种病毒不是作为生物武器开发的”,这次的“溯源情报报告”再次确认这一点,直接打脸了迪南诺。

  事实上,在进入哈德逊研究所后,余茂春和迪南诺等人一直通过发布所谓“研究报告”,意图污蔑中国将新冠病毒当做“工具”,然后给拜登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

  比如,今年6月6日,哈德逊研究所发布了一份由包括余茂春在内的5名前蓬佩奥内阁成员编造的,一份题为《对北京滥用COVID-19的正义回应》的政治备忘录。

  作为前特朗普政府的“刀笔匠们”,备忘录的第一段就充满了无耻。从疫情暴发至今,中国政府和世卫组织一直有着十分畅通的交流与合作,而世卫组织的专家更是两次到访中国,与中国的科学家一道,研究科学的新冠溯源问题。

  而在这份报告中,却变成了“中国政府仍然从根本上敌视国际合作和透明度”。

  可笑的是,当初极力渲染“世卫组织被中国收买”,谩骂谭德塞,甚至宣布退出世卫组织的,恰恰是这群人。

  同样是在这份备忘录中,特朗普政府的“遗老”们还给拜登政府提供了一些“建议”,其中主要包括:

  第一,停止为危险的实验提供资金。他们认为,应该继续实施奥巴马政府2014年签署的针对“功能获得型”(gainoffunction)研究的禁令,特别是针对中国的实验室。

  第二,余茂春等人叫嚣,称要强制中国遵守条约(Enforce treaty compliance),“解决中国违反国际法的问题,尤其是对与条约成员之间进行磋商并分享数据的基本要求。”这其实就是针对所谓“中国隐瞒最初病例资料”的指控。

  然而巧的是,美国是独家反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设立核查机制的国家。

  第三,制裁(Sanction)。这伙人表示,美国财政部和国务院应该正式制裁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并且以违反关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第13382号总统行政命令为由,对中国军方所从事的生物武器研究和发展进行分类处理。

  在报告的后半部分,余茂春们又给现任美国政府支了几个昏招。

  比如,一是,建立一个独立的两党专家委员会,目的是抗衡世卫组织,提供新冠起源的“客观”分析。二是,遏制军民两用技术的滥用。三是,以武汉病毒实验室为开端,对个人、实体和政府进行制裁。

  最后,这些特朗普政府的“遗老”们又翻出他们的“老套路”——鼓励拜登政府,“如果中国不配合,就支持针对中国的民间索赔和诉讼”。

  6月29日,这些人又把这份报告改了一个新名字,变成了《对中国掩盖COVID-19的正义回应》,作为戴维•阿什尔在众议院的听证会上发言。

  而为了进一步配合美国政府的新冠阴谋论和造谣,哈德逊研究所还制作了所谓的“新冠时间表”,里面充满了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各种谣言和阴谋论,包括近期已经被中科院驳斥的所谓“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人员患病”谎言。

  3

  自特朗普下台后,余茂春就陪着他的主人蓬佩奥一起为哈德逊研究所卖命,同时还在各路反华宣传机构的配合下抛头露面。继续释放毒化正常国际关系的厥词。

  为什么余茂春能成为蓬佩奥担任国务卿时眼前的红人?

  主要还是两人臭味相投,一个是极力反华反共,一个是不惜出卖祖国利益,甘当汉奸。

  回顾余茂春的成长史,他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1962年出生于重庆,1979年就读于中国某大学历史系。据他自己说,他读大学期间,有几位美国人在学校交流并进行教学,美国总统里根“美国代表着地球上人类最好的和最后的希望”的理念,激励着他到美国去寻找新的生活。

  于是,他大学毕业后,1985年进入宾夕法尼亚斯沃斯莫尔学院并获得硕士,1994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可以说,余茂春当时是较早一批从美国名校历史系毕业的中国研究生。

  毕业后,余茂春“顺理成章”进入美国海军学院任教,担任东亚和军事史教授。据报道,余茂春在美国变得越来越反华,而且为了证明自己比美国人还“美国”,他多次口出狂言称美国政府应调整对华政策,但一直没得到美国往届政府的重视。

  直至特朗普上台,或者说是蓬佩奥上任后,余茂春才有了用武之地。

  那为什么余茂春跟着蓬佩奥去了保守派智库大本营哈德逊研究所?而且,还在新冠病毒起源问题上对中国狂吠?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余茂春很想在共和党内“出人头地”,凭借所谓“自己对中国的了解”,想压过党内另一帮强硬反华派的风头,而一旦2024年特朗普击败民主党或者是蓬佩奥参选,自己还能捞到更高的职位。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对华愈发强硬和疯狂背后,离不开一帮“谋士”不遗余力的鼓噪。像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波廷格、白宫国家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等人,都是坚定的反华派。

  不过,《华盛顿时报》的爆料则指出,美国对华强硬政策及其内容,实际上更多是由美国国务院一个以华裔学者为关键角色的“中国班”制定的。而这个“中国班”的核心人物就是余茂春。

  美国制定的恶毒对华政策,据说很多出自余茂春,甚至一些美国政府内部人士宣称,“他对中国有百科全书般的认识”。

  在这种背景下,当时余茂春已经成为蓬佩奥班子核心成员、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如果特朗普2024年东山再起,蓬佩奥继续担任国务卿是大概率的。一旦如此发展下去,作为蓬佩奥制定反华政策时的红人,余茂春肯定想着如何让自己升官,捞个助理国务卿当当。

  他被特朗普团队认为是“为数不多能够解读中国政治术语的人”,与其他所谓“中国专家”相比,他被认为能够“更好地发现中国弱点”。那么,如何在美国严重的疫情下,帮助美国甩锅给中国,就成了余茂春“再立新功”的一个绝好机会。

  面对这样一个机会,余茂春这种奸诈小人能错过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