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俊杰:公知眼里的河南水灾

2021-07-26 17:13:0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俊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1年河南水灾加剧阶段,海内外公知老调重弹,“我们要真相,不要糊涂账”之类的推文被疯传。“为什么我们的基建挡不住特大暴雨?”“看看人家德国是怎么防灾的!”“政府对我们隐瞒了哪些灾情”……针对此次河南水灾的此类公知体应时之作主要提出了几类阴谋论问题:此次水灾是天灾还是人祸?政府的相关信息为什么不公开?是不是还有更严重的灾情被瞒报或被粉饰……

  真相到底是什么?截止目前已无争议的公开报道是:2021年7月20日至21日,郑州日降水量达到622.7毫米,最高小时降水量为201毫米,近30人遇难,超过10万人临时转移。如果纯粹去看年等降水量线这个自然科学概念,中国的农耕文明与草原文明的分界线是400毫米年等降水量,而正常情况下郑州的年降水量是640毫米,但现在1天就下了郑州正常情况下一年才能达到的降水量!比如巴黎的年降水量是619毫米,相当于一年内任何排水设施且有围墙密封而下来的雨都不会被蒸发的巴黎积攒的雨水能达到0.6米深。但郑州一天内的降水量就达到了0.62米,而最近德国日降水量的最高记录是一天154毫米,但德国多个城市沦为泽国,海内外公知吹嘘的“良心下水道”再也不好使了,超过170人遇难,而其日降水量最高记录还不到郑州的1/4!2021年7月份印度孟买曾有一天降水173毫米,导致32人死亡;2016年法国曾有一天降水146毫米,导致卢浮宫被淹,2021年1月份英国的水灾导致3000多处房屋被淹,其日降水量最高记录是314毫米……当然,已有公知质疑0.15米的积水才能漫过脚丫,怎么会淹死人?要害在于城市的水平高度不可能完全一致,德国的地铁与地下商场凭什么能对大水漫灌例外?622.7毫米的降水量相当于超过300个西湖的水一天内全部倒进郑州,水灾最严重的新密白寨的日降水量达到了875毫米,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抗涝措施都不可能挽狂澜于既倒了,无论在中国还是发达国家。

  经过近四十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中国多数城市的抗涝措施遥遥领先其他国家,无论抗涝的信息系统、管理体系还是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排水管道、收水井与疏通排水沟渠都是近百年没再搞基建的美国与欧洲不能比拟的。当然,我们不必找他们比烂,公知更有可能质疑为什么不铺设能在一天内挡住622毫米降水量的基础设施?大雨特指一天降水量25至50毫米,暴雨特指一天降水量50至100毫米,大暴雨特指一天降水量100至250毫米,特大暴雨特指一天降水量250毫米以上,而中国的多数城市在正常情况下挡住特大暴雨并无问题,但挡住一天300毫米以上降水量的工程难度太大而很难施工。基本如此,造成印度、德国、法国、英国的水患的暴雨无法对中国的多数城市形成威胁。而且,根据年均降水量,不同城市的抗涝标准不必完全一致,你去沙漠铺设抗涝措施吗?沙漠也会有水灾,1200万年前喜马拉雅山还是海洋呢!此次郑州特大暴雨是五百年不遇,我们一定要铺设能挡住622毫米日降水量的基建吗?但就算修好了能挡住622毫米日降水量的基建,谁敢保证以后不会有1000毫米的日降水量?一有水灾就拿基础设施说事,公知在中国与德国之间是不是又要玩双重标准了?近一百年内全球最大的日降水量是在留尼汪岛的塞劳司1870毫米,但这个地方不怎么住人,连巴黎都抗涝乏力的法国殖民者更是既无能力又无诚意来管了。

  凡事皆有可能,但水灾概率理应是抗涝工程的主要参考指标。1870毫米的日降水量有可能每十万年发作于某个城市一次,这样的城市有否必要将抗涝标准设定为能挡住一天1870毫米的降水量?以此标准,郑州的抗涝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本至少要提高一百倍!国防不搞了,科技不搞了,“一带一路”不搞了,全国人民都抗涝,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吗?谁能保证以后不出再有其它灾害?别的基础设施还要不要?中国民航的事故率是0.036/百万次而全球民航的事故率是0.43/百万次,但中国民航一出事就会有公知说是中国政府草菅人命而他国民航一出事都是各种“今天我是x国人”。如果郑州全面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而别的都不管了,尤其是要让抗涝设施能挡住1/10000几率的万年一遇的降水量,但为了收回基建成本,房价要直接上涨50倍以上,这里的市民还能好过吗?有否必要再去想办法挡住1/10000几率的万年一遇的地震、森林大火、蝗灾……?有公知扬言:“我们关心的只是水库与郑州城区大洪灾之间的真实关系”。这就好比你非要用防弹衣去挡东风导弹,然后就说防弹衣质量不好?是不是搞错了重点?

  有公知质疑特大暴雨来了为什么还不调查真相?按照这种神逻辑,等到哪一天这样的公知被车撞了,我绝对不会去救他,也不去叫救护车,而是在旁边喊“谁撞的?”你不是要真相吗?你就躺在地上吧,我要调查事故,没时间管你!面对燃眉之急,公知再一次方方附体。抢险官兵争分夺秒之际却有公知提醒我们“郑州市民不该被漠视”,但什么是漠视?全国各地救援机构24小时内紧急出动还不够?郑州的消防、公检法、公安与普通基层公务员偶冲到了救灾的一线,一把鼻涕食不果腹顶着疲惫奋战还不够人文关怀?他们在前线冒着生命危险奋战到底,我们在后方只能表示感激与关心,夸奖他们几句就成了歌功颂德?

  面对此次水灾,不断有网友发布可供避险的场所与免费救援车辆信息,其中有学校、企业、商户,也有名不见经传的个人,超市、酒店火速降价……这还只仅是我们能在互联网上看到的片段与瞬间。此时此地我们要不要再一次承认,中国人民有最温良的品格、最顽强的意志与最团结的精神,他们足以汇聚成一道光划破长夜冲出黑暗,但其中岂能夹杂公知阴谋论?我们关心河南被困群众,更关注官方渠道的相关信息,希望他们能尽快脱困,而不是继续惺惺作态“今天我是德国人”。我们更为还在第一线奋战的英雄们所做的一切而感动,我们有必要对他们道一声“辛苦了”,这不是歌功颂德,而是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做的值得,公知的质疑不值得他们在意。如果哪一天我也遇到这样的灾情,他们一定也会来救我,但公知的各种阴谋论于事无补,我宁可崇拜无名英雄而不是公知大咖。

  例如,2021年7月21日方舟子连发十多条推特扬言与此次水灾相关的官方新闻数字不可信,还有中国官方只报道欧洲水灾而不报道河南水灾。如此蒙住自己俄眼睛强行抹黑中国的新闻岂能在越来越找不到死角的互联网时代没完没了的混淆视听?公知常言“看一个国家是否有良心就看他怎么对待底层百姓”,此类高论用在公知及其跪舔的西方国家那里更有讽刺效果。最近美国迈阿密某大楼突然倒塌,无数人被掩埋地下,楼塌了当然不值得大惊小怪奇怪,但令全世界人民都无法理解的是楼塌后美国各个部门的糟糕表现。在彼时彼地,我们看不到官方分秒必争的救援,看不到大型设备的努力挖掘,看不到现场指挥的官僚与努力救人的士兵,但我们看到了摸鱼式的搜救与象征性的挖掘,还有表演式的献花、内卷式哀悼与一脸无所谓的蜡烛告别。这就是被公知没完没了地吹捧的“西方文明”的救人方式,这就是被公知捧上神坛的自由主义价值观的活教材?

  再看河南水灾爆发后的景象:武警河南总队官兵第一时间投入抢险第一线,多名消防员第一时间到达郑州地铁解救被困车厢的乘客。随后,河北、山西、江苏、安徽、江西、山东、湖北七个省的1800多名消防指战员在2小时之内赶来。民间自发救援队伍更是不计其数,多个慈善机构将物资送到郑州,热心网友自主捐款,连身陷险境的受灾群众也在密闭绝望的地铁车厢内维持秩序。较之于所谓的“西方文明”成就的精英集团主动抛弃废墟之下的150多个鲜活的生命,中国在历次救灾中的表现不能不说相当出色。至于眼里只有西方文明高高在上却对他们的阴暗面闭目不言的公知,在中国舆论场呼风唤雨的时代不可能一直被其垄断。中国人民在进步,中国政府同理,这种水涨船高不是谁能无视的。

  但就在全国上下聚焦河南水灾之际,某大学教授喻国明却对河南空前的人员财产损失拍手称好。他曾在918纪年日盛赞跪舔安倍晋三而遭到广大网民的口诛笔伐,但至今还能安然无恙。直到现在他还能发出微博盛赞“黄河在咆哮,场面壮观”。他还阴阳怪气地将央视7月12号评论德国水灾的视频拿出来说事:“呵呵,话音未落……”他的立场不言而喻:谁让你说人家德国应对不力,如今轮到自己了吧!喻国明如此幸灾乐祸,也许早就不把自己当成中国人了,早就没了中国人的起码良知。如此无耻当然会招来互联网上铺天盖地的声讨,但这个公知竟然大骂批评他的网民是“互联网暴民”,水灾威胁要去告状。连“播音中国”等官媒也纷纷介入,怒批俞国明的冒天下之大不韪。与这个阴阳怪气幸灾乐祸的公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人民子弟兵多路连夜驰援河南,岳云鹏、海霞等河南演艺界明星纷纷站出来为河南捐款,腾讯第一时间捐款一个亿支援河南……这个公知对此类正能量视而不见,却阴阳怪气地诋毁国家与人民。人在做天在看,这样的公知就算不怕报应,难道有关部门还能任由其继续在三尺讲台上误人子弟吗?

  更有某名牌大学继“腚姐”、“美院毕业秀”与“紫光破产风波”之后又有其毕业生李睿对河南水灾幸灾乐祸,一副自己不是中国人的“香蕉人”嘴脸。他2006年拿到硕士学位,现任中国远洋集团流程管理部高级经理。远洋集团是国企,他吃的是社会主义的饭而砸的是社会主义的锅。他得知郑州淹城时在朋友圈大放厥词:“厉害国天天喊人类命运共同体,然后德国一发洪水就嘲笑他们的下水道,然后没过几天自己的下水道也淹了,报应。希望微博上前几天胡喷的也有今天在郑州坐地铁的,多挨几顿社会铁拳就老实了。网上那些喷子都是没挨过打的。”一口一个“厉害国”,似乎中国只有他这种公知才是真正的厉害。他曾吹嘘德国人在青岛修的下水道至今依然完好有效与誉之为“德国良心下水道”,但现在青岛的下水道绝大部分是新修的,德国人只在那里修了3公里。现在中德两国人民都是水灾的受害者,而他眼里的中国人就活该被淹而德国人似乎没什么可担心的。卖国自媒体大V“回形针”被封时,他反讽中国是“极权社会”,如此“拿钱办事”的歪屁股自媒体不封,难道还要让他们继续吃“卖国饭”而直到能对中国舆论场喧宾夺主吗?神舟十二号上天后他骂骂咧咧,只为自己的飞机晚点而满腹牢骚,似乎他坐飞机比神州十二号上天更重要。这已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是极端自私的扭曲价值观催生的反共公知。香港街头动乱时他更是明目张胆地力挺“港毒”,甚至提出“希望日本多占领中国几年”!他不但自己对日本跪下了,还要对抗日英烈肆无忌惮地侮辱!这当然不是公知群体的第一个精神汉奸,更不会是最后一个。名校毕业身居高位却是精日分子里的精神“跪族”,为中国越来越多的大学优待留学生绝非偶然。为什么汉奸越来越“精英”化?他们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一个群体,一个名校毕业生扎堆的反共公知群体。

  曾有国外网友问过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中国的军人或警察去灾区救灾不带武器?海内外公知把“美国的博爱”、“德国的质量”、“日本的工匠精神”吹得神乎其神,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也企图籍此对中国颐指气使,甚至不惜无中生有夸大其词。特别是“中国制造”遍布世界后诟病中国产品的质量问题,似乎只有唯他们马首是瞻才配出口似的。随着他们在一系列天灾面前被打回原形,中国网民越来越觉得自己以前是被公知忽悠了。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较之于少数公知靠想象远方的哭声吸引眼球,更多的中国老百姓只会把更多的同情心留给受灾的同胞。较之于中国“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优良传统,德国除了个别救援人员与志愿者参与灾后清理,据他们自己的媒体报道,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将受灾地区变成打卡地,以观光者的心态去受灾地区拍照郊游!莱希林根市的一个参与救援的志愿者承认,一个“灾难观光团”带着咖啡与蛋糕坐看他们清理现场并“拍照留念”。连德国政要也敢在灾区现场笑的如此开怀,谁还能要求民众保持克制呢?如果到灾区去的只是“灾难观光团”倒也罢了,还有越来越多的盗贼出入灾区趁“水”打劫,当地警方逮捕了多名涉嫌盗窃灾民财物的“路人”。中国人民能不能反问国外的军队或警察去救灾为什么还要带武器?公知常引用歌德的名言:“人变得真正低劣时,除了高兴别人的不幸之外已无其他乐趣可言。”对比德国与中国的水灾现场,这句话对哪个国家的官民更方便对号入座?

  较之于十年前公知横行的中国舆论场对天灾人祸的反应,比如浙江余姚的水灾,现在的公知从能力到态度都在退化,而中国人民的意识形态鉴别能力却被他们无意中锻炼了不少。主要原因当然是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发展越来越快,无论防灾能力还是救灾能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如果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还维持在四十年前的水平,此次郑州水灾会造成多么大的生命财产损失与内外舆论冲击?最好的防灾手段是上下一心努力发展经济而不断增强国家的硬实力,公知的“良心”则是靠不住的。从德国水灾、美国塌楼到澳大利亚山火,西方国家有关部门的治理能力的外强中干与薄弱的道德责任感与中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而也给了中国老百姓更多的自信。截止目前,郑州水灾的复盘反思舆论中的个别话题也在被质疑,但整体观感是积极的正面的,公知体阴阳怪气的言论则被直接踩灭。同样涉及对政府的质疑,针对天灾与公共事务的讨论显然比公知顾左右而言他的言论更受欢迎。归根结底,公知自以为像屈原那样“众人皆醉我独醒”,但又一边吹嘘西方国家的一切而一边贬低中国的一切,如此东施效颦地对中国老百姓强行精神阉割岂能不被现实一再打脸?正常的针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即便有对政府的质疑也是为了政府变得更有效率、老百姓活得更有盼头,比如2020年新冠病毒“全球化”之初英国提出的抗疫方案是“群体免疫”,某公知吹嘘那是一种更高级的人道主义,但中国的老百姓都是不知好歹而甘心一再被洗脑的傻子吗?难道中国的封城措施属于“低级的人道主义”?宁可政府草菅人命也要拒绝“专制”,长此以往则中国这种泱泱大国的人口危机将不亚于西方国家的危害程度。

  比如喻国明在2020年3月份的微博里自称其不戴口罩的态度是受到了美国的CDC等“权威机构”的鼓励,强调“权威机构”是想干什么?再如某名牌大学毕业生蒋方舟在《东京一年》一文里扬言:“自由社会的人……比如我接触到的日本媒体人与教授,永远无法理解我们的痛与伤,仅仅是报以礼貌的同情与猎奇,同情我生长的迷人而恐怖的异域。”此类公知一边吹捧西方的一切而一边贬低中国的一切,如此双重标准的含沙射影,如此躲在似是而非的文字后边自我感动,如此忽隐忽现自己对祖国的各种偏见,如此无法让自己释怀还要妖言惑众,与露阴癖在半夜裸奔何异?公知对西方国家的天灾人祸如丧考妣也难掩其阴暗心理,说什么“邻有丧,舂不相;里有殡,不巷歌”,如此阴间操作还不允许中国的老百姓靠阳间操作平衡一下?日本奥运会开幕式沦为“开墓式”,反感者不仅来自中国,日本的老百姓乃至北野武等精英不是也受不了了吗?

  总体上看,中国的舆论氛围场不会因为少数公知的颠倒是非而倒向极端化的排外立场。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善于自省的,三人行必有吾师。政府应对公共事务的手段不可能是完美的,古今中外的记录里都能找到进步的空间,取其精华剔其糟粕才是王道,我们不可能像美国舆论场那样迷信“中国例外论”。中国的舆论场对公知阴阳怪气的言论的容忍度还会进一步下降,专业领域的声音讨论公共事务的影响力还会进一步扩大,对于普通网民而言则是难得的科普机会。当然,我们不宜因此而对公知的影响力掉以轻心,他们在互联网上的市场在减少,但在教育体系、传媒领域与影视剧行业中还有集中化的苗头,不习惯于在舆论场中摸爬滚打的年轻人更容易被他们蛊惑。这一点很难办。说一千道一万,我们要做的更多的是更加快速的发展经济累积国家硬实力,中国的整体实力超过美国很多之后,这个世界也就容不下公知了,全世界的舆论场都会和谐起来。

  每次面对天灾人祸,继承了“达则济天下”等优良传统的中国人民在整体素质上远远超过西方社会的一面都能一览无遗。相比之下,西方社会走下坡路时能否“独善其身”就很难说了。截止目前,新冠病毒让美国感染300多万而死了60多万,彭博社却像阿Q一样继续吹嘘“美国第一”,更有华裔美国公知搞出中国抗议不力的排行榜来来。国内公知对世界各地天灾人祸的双重标准越来越遭到集体声讨,其香蕉人嘴脸越来越怕被曝光了。公知思想西化的后果很可怕,说到底还是资本主义这个毒瘤太善于伪装了。西方国家无论体制如何千差万别的光怪陆离都毕竟是资本主义国家,一旦遇到它们难以控制的自然灾害就只能靠“西方特色市场经济”顺其自然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非正规军也是不同程度地被资本利益集团控制的,它们会利用灾害更多的洗劫老百姓发国难财,因此新冠病毒“全球化”之后发展中国家的百姓生活更艰难,但全球26个顶级富翁的财富增长惊人,他们的“慈善”机构及其幕后操纵的央行印钞机则能让发达国家的老百姓靠来自天涯海角劳工的血汗钱暂时熬过瘟疫难关。每次天灾人祸之后都有控制国家财富的权贵选择安全的地方避难,而越是底层的百姓越是逃不掉不安全的地方。塞劳司效应使然,天灾人祸的既得利益者不可能在发展中国家积极救灾。资本主义制度严重束缚社会对天灾人祸的反应能力,中国特色公知跪舔西方国家以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尚需改进的星星点点的不满则如同饮鸩止渴。

  2021年初美国的雪灾何以让华裔公知集体沉默?美国资本家趁机大涨电费、油费,富人区灯火辉煌而贫民窟漆黑一片,但华人在美国是住富人区的多还是住贫民窟的多?这还只是资本主义制度对天灾人祸无能为力的冰山一角。中国尽管是发展中国家却能坚持在天灾人祸之际为全民生命财产安全兜底,尤其是新冠病毒爆发后坚持全民免费检查、免费治疗与免费接种疫苗的福利政策。此次河南水灾再一次证明“还是社会主义好”,习近平的“人民就是江山”的发展理念足以综合传统儒家的“天下为公”、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等先进理念。中国特色公知却阴阳怪气地搬弄是非,专找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难免遗留的个别不足之处复制方方体话题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然而,此类刻舟求剑的套路早已被一再证明适得其反,公知执迷不悟则更可悲。

  根据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国家是生产力发展的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无论其上层建筑如何改进都势必要消亡于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共产主义社会,但在生产力还没发展到产品极大丰富而劳动成了一种本能乃至审美情趣的前提下,国家的功能自有其现实意义,评估不同国家的治理水平也要坚持就事论事的生产力标准而不是公知的“良心”等意识形态标准。当然,较之于左翼公知企图回到极左老路的低级红,右翼公知粉饰极右邪路的高级黑更有迷惑性与杀伤力,但二者终将异曲同工而殊途同归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之外,“四个意识”的中庸之道则不是骑墙塞责,而是对大智若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进一步发扬光大。

  白岩松曾说“河南是怎样的,中国就是怎样的”,但公知是怎样的不等于中国的老百姓也是怎样的。谁都不可能永远垄断话语霸权,公知岂能例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