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被荒废的毛时代水利建设:共产主义渠满溢、卫河决堤

2021-07-24 11:02:40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秦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的文章提到了1951年上马、1952年通水、1953年一期完工的引黄灌溉济卫工程——“人民胜利渠”,经后来的进一步续建、扩建,人民胜利渠到1987年,总灌溉面积达88.5万亩。受益范围涉及武陟、获嘉、新乡、原阳、延津、卫辉和新乡市郊区。

  1952年10月31日,毛主席视察人民胜利渠工程渠首闸,亲手摇开了引黄灌溉大闸。看着黄河水流进水渠,毛主席非常高兴,他说,“变害为利,这是最好的办法。”毛主席还提出了自己的设想,“沿黄河一线,如果每个县都能建一座引黄河水的大闸就好了”。

  毛主席的这一设想很快得到了落实,大批的引黄灌溉工程在河南、山东建成,极大地增加了两岸的农田灌溉面积,为新中国的粮食增产发挥了巨大作用。

  但实事求是地讲,并不是所有的引黄灌溉工程都取得了成功。相比大名鼎鼎的第一个引黄灌溉工程“人民胜利渠”,大跃进时期上马的引黄灌溉济津工程——共产主义渠就因为存在技术设计缺陷的前提下盲目上马,而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为了感谢、感谢人民胜利渠对子孙后代带来的福祉,当地群众后来在毛主席视察人民胜利渠的地方自发地建起了纪念址,还敬立了毛主席雕像,而共产主义渠的渠首就在毛主席雕像背后不远的地方。

  共产主义渠于1958年开挖,以冀、鲁、豫三省人民发扬共产主义精神共同开挖而得名,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就完成了修建。为了修共产主义渠,安阳专区下辖的几个县都动员成立了工作队,每个县负责修一段,仅浚县就有万余名群众踊跃参与。

  当时的设想甚至是要把黄河水通过共产主义渠引入卫河,缓解天津人民缺水的困难,因而共产主义渠二期工程刚开工的时候,天津方面还曾派过一个慰问团来问候修渠的工人。

  大跃进时期毛主席力纠“五风”,而河南就是“五风”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官僚主义、瞎指挥、高指标”坑害了这项冀、鲁、豫三省人民共同参与的引水工程。1962年,共产主义渠修好后的第三年,由于技术上的原因,共产主义渠停止引黄。

  官僚主义的危害笔者深有体会。

  1975年农业学大寨,笔者家乡豫南某县动员全县群众修建了一条引水灌溉的人工河,笔者的父母都参与了这些人工河的修建。这条人工河不仅彻底解决了县城人民的吃水问题,还解决了沿线多个乡镇的农田灌溉问题,灌溉功能持续发挥到了世纪初。然而,分田单干以后,这条人工河的引水灌溉系统因为疏于管理逐渐走向报废。首先是毛细渠在分田过程不断被侵占、截断;继而在农村建房、修路过程中,支渠也不断被侵占、截断,昔日的提灌站早已人去屋空。这让几十米宽的人工河成了孤零零的“光杆司令”,两岸农民如今主要靠自然降水以及抽取地下水种植水稻。

  90年代,我们县城关镇“发工资”给当地农民来重新修建引水支渠,想恢复城关镇周边几个村子的引水灌溉,重新发挥人工渠的作用。然而这却是一项腐败政绩工程,最后因为“高程”的问题,支渠渠首的水根本送不到渠尾。最终,这条花了大量人力物力新修的支渠也就完全浪费了,前些年在县城开发过程中彻底被推平。

  然而在毛泽东时代,“浪费”可是意味着对人民犯罪。共产主义渠虽然停止了引黄,却并没有荒废,而是充分地“变废为宝”,成为了一条防洪排涝河道,水量丰沛时亦可引沿线河流灌溉。

  共产主义渠上承武陟、获嘉的涝水,至新乡县西永康大沙河汇入,此外还有原卫河支流石门河、黄水河、百泉河、十里河、香泉河、沧河、思德河、淇河等相继注入。境内流域面积2900.8平方公里,经过不断加固,防洪标准不断提高,至70年代已经可以保证洪水流量1500秒立米。1970年,共产主义渠曾拒洪1700秒立米,保证了周边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与毛泽东时代修建的很多水渠命运相似的是,共产主义渠在80年代分田单干以后也变成了没人管的“孤儿”,逐渐被遗弃和荒废,成了一条污染严重的臭水沟。

  沿途河堤多处破损,河道垃圾成堆、淤积严重、还被村民栽上了树,穿堤及跨河建筑物老化失修,甚至出现违规建筑侵占河道的现象。

  2015年,据当地媒体报道:

  “如今的共产主义渠是浚县境内重要的防洪排涝渠道,其排涝能力170立方米/秒,泄洪能力400立方米/秒。经过不断加固、清障,到上世纪90年代末,共产主义渠的防洪标准已达十年一遇。”

  相比70年代1500立方米/秒的行洪量,这90年代末“加固、清障”之后的“400立方米/秒”,反映了怎样的事实?而从90年代的“十年一遇”到2015年的不到“三年一遇”,又反映了怎样的事实?

  2018年12月28日,卫河共产主义渠治理工程开工建设,又一次在渠道内清理淤土,加固堤岸。

  治理工程总投资15.91亿元,设计工期2年,据报道,“项目完成后,卫河、共渠鹤壁段防洪除涝标准提高到20年一遇,联合滞洪区运用共同达到50年一遇”。

  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令人揪心的是,此次河南北部的强降雨,已经导致共产主义渠洪水漫溢进入卫河,而卫河已出现多处决堤:

  彭村为决口处,上图西北侧笔直的河流就是共产主义渠。

  为了保卫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人民子弟兵已经连夜奋战在河堤决口阻击洪水的第一线:

  此刻,我们唯有默默地“祈福”,并向这些可爱的人民子弟兵表达深深的敬意。

  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全球环境造成的不可挽回的破坏,地球变暖,这次河南的这场千年一遇的强降水只是一次预演,极端恶劣的天气在未来相当长时间里恐怕仍将重返,出人意料地出现在另一个内陆地区。

  毛泽东时代的抗美援朝和“两弹一星”为人民共和国奠定了数十年的和平建设环境,然而,有远见的人们常说“忘战必危”;

  而毛泽东时代的大规模水利建设亦为人民共和国抵御了数十年的旱涝灾害。那些诋毁毛泽东时代水利建设功绩的人,良心不会疼吗?那些多年来荒废毛泽东时代水利工程的做法,难道不就是典型的“忘战必危”?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重要的是,我们能从这次天灾中汲取教训,重拾毛泽东时代大兴水利、造福人民的伟大事业,重拾群众路线与群防群控,如此才能更有效地去抵御一切洪涝灾害。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