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蛋炒饭谣言坑害一代人,十大谣言必须正本清源!

2021-10-28 08:03:38  来源: 北风雪林公众号   作者:北风
点击:    评论: (查看)

  过去二十年,特别是公知横行的一段时间,对中国历史,中国共产党党史进行恶意解读与谣言抹黑的文章和观点非常多。

  7月15日,中央网信办会同中央党校、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中国社科院、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等部门,在长沙举行的2021中国网络诚信大会发布“正本清源 明理增信”涉党史辟谣榜。

  这次中央机构集中辟谣的“十大党史谣言”过去二十年全网疯传,甚至有许多嵌入了一代人的认知之中。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850.jpg

  北风梳理之后发现,这十大谣言涉及革命领袖、英雄人物、历史事件三个层面,过去十五年我都听说过。

  北风觉得,这次辟谣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中央部门只将十大谣言列出,并没有说明十大谣言产生的来龙去脉,以及这些谣言背后的历史真相。

  这十大谣言北风过去都听过,为了查证与反驳,都查过资料,今天就带大家把“十大谣言”的幕后阴谋简单盘一盘。

  谣言一:《沁园春·雪》的作者是胡乔木?

  在今天看来,这则谣言太可笑,太没水平,这是因为全民文化档次提高,对诗歌,文风以及诗人的情怀能够更好的共鸣。

  可是在十几年前,针对伟人的“黑稿”满天飞的时代,这个抹黑伟人“才情与品格”的谣言还是很有市场的。

  这一谣言的诞生主要有两大背景,一个是史书证实,包括乾隆皇帝这样自称“十全老人”的帝王在内,中国古代一直有君王占据臣下的“诗词”,说是自己作品的先例。

  第二个背景,就是从蒋介石政府一直到后来我国改革开放后,一些善于钻营的地方领导,自身文化功底不强,大量文案依靠身边的秘书,也就是“笔杆子”。

  有了这两大背景,就有抹黑毛主席的势力,将《沁园春·雪》的原作者安在毛主席的秘书,胡乔木身上。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845.jpg

  1945年,毛主席以“弥天大勇”到重庆与蒋介石进行和平谈判。当时毛主席结识了著名诗人柳亚子与剧作家吴祖光。

  剧作家吴祖光拿到了毛主席《沁园春·雪》的手抄稿,拿给柳亚子品读。

  柳亚子一读,惊为神作,立刻在《新民报·晚刊》发表。他在评论中写道:“这首词风调独绝,文情并茂,而气魄之大,乃不可及。”

  柳亚子作为民国时期的大诗人,对唐宋诗词有开宗立派研究成果的文豪,他说毛主席这首词:“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更无论南唐小令、南宋慢词矣!”

  这里的东坡是苏东坡苏轼,幼安是辛弃疾。这两人都是豪放派词人的巅峰代表,但柳亚子认为《沁园春·雪》在他们二人之上,至于其他的南唐后主,南宋婉约派小情小爱的词人,更是不值一提。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840.jpg

  当时主席这首词一出,蒋委员长发动了全重庆的“御用文人”,想一较高下,最后没有一篇能够望其项背。

  就算我们不是柳亚子先生这样的专业诗人,凭观感,我们都能判断这其中品评五千年帝王的豪迈气概,除了毛主席,真没有人写得出来。

  那么如此气吞山河,数尽千古风流人物的神作,是在什么“问鼎天下”的背景作的呢?

  震惊世人的是,这是主席完成艰苦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之后,1936年2月,在陕北高原,面对“北国风光”作下的这首词。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833.jpg

  1936年的时候,胡乔木还在上海工作,直到1941年,胡乔木才到达陕北,成为毛主席的秘书。

  因此五年前还生活在上海弄堂里的胡乔木,不可能写出“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

  如今年青一代诗词鉴赏能力更强,对作者的风骨和精神世界,能够更加的共鸣,这个谣言也就能轻易戳破了!

  谣言二:中共启封“邓颖超日记”供党史研究?

  这个谣言在互联网上传播了至少十五年,历经多人在各大平台辟谣,可是辟谣的消息,永远没有谣言传播广。

  首先要说明的是,“邓颖超日记”是典型的“港式政治揭秘地摊文学”的代表作。

  与“邓颖超日记”关联最紧密的是一篇《邓颖超日记启封:周恩来临终忏悔(要看快点,会被封的……)》,只看这标题格式,深得揭秘流标题党的神髓。

  经过检索,追溯,北风发现文章最早来源应该是中国香港的《争鸣》杂志2006年5月号刊,署名罗冰。

  奇葩的是,仅仅三个月后,这个作者就在《争鸣》发表了文风相似,段落结构相同的《林彪日记》,被证实也是伪造。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828.jpg

  到了2011年,互联网上又出现《杨尚昆日记启封:胡耀邦临终忏悔》。这篇文章作者罗冰显然掌握“自我洗稿”的神功。

  杨尚昆日记简直就是对“邓颖超日记”的“人名切换还原”。

  两篇文章,杨尚昆切换邓颖超,邓小平切换毛主席,胡耀邦切换周总理。文章中人名一变,说的话,经历的事隔了十几年居然一模一样。

  2007年3月17日,在“邓颖超日记”出现在互联网上半年后,周总理的侄女周秉德在参加“纪念周恩来总理诞辰109周年”活动时,就明确辟谣:不存在《邓颖超日记》,是别有用心的人伪造的!

  到了2014年1月,“邓颖超日记”的网文依旧在互联网传播,周恩来卫士、邓颖超警卫秘书、中央警卫局原副局长高振普亲自做客人民网的人民视频。

  在央媒的视频平台,高振普向全国网民辟谣,可是影响力依旧比不上野蛮传播十年的“政治流言”。

  实际上,无论是周恩来总理,还是邓颖超同志,都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周总理在大革命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长期在敌后工作。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820.jpg

  时刻准备转移,决不允许工作事项外泄的特殊工作性质,让周总理,邓颖超夫人以及他们身边所有工作人员,都不允许记日记。

  一篇本不存在的“日记”,却能够经过“港式地摊文学”的胡编乱造,以互联网为工具,反向输入国内。

  后期还诞生了跨越我党几代领导人的“日记系列”。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814.jpg

  多方权威用官媒渠道,向全国辟谣,效果依然比不上不受管控,没有节制的流言传播。

  十八大以来,互联网平台对谣言进行管控,再结合中央权威机构的“高规格集中辟谣”,最终才能正本清源。

  谣言三:狼牙山五壮士中两名战士是“溜崖”?

  《狼牙山五壮士》是我们几代人都读过的小学课文。

  北风梳理了一下,虽然现在各省市语文课本有多个版本,《狼牙山五壮士》在不同的版本中,处于不同的年级课本,但都没有删除。

  1941年8月,侵华日本军队华北方面军调集7万余人的兵力,对晋察冀边区所属的根据地进行毁灭性“大扫荡”。

  9月25日,日伪军约3500余人围攻易县城西南的狼牙山地区,企图歼灭该地区的八路军和地方党政机关。第7连奉命掩护党政机关、部队和群众转移。

  完成任务撤离时,留下第6班马宝玉等5名战士担负后卫阻击,掩护全连转移。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809.jpg

  也就是说,当时面对3500优势兵力的日军,第7连负责掩护机关和群众撤离。

  第6班的五壮士负责掩护“断后的7连”撤离。五壮士利用有利地形,奋勇还击,打退日伪军多次进攻,毙伤90余人。

  在机关,群众,断后的7连已经完成撤离后,6班的五壮士就已经完成了任务,只需要追上和连队汇合就行了。

  可是日军主力的机动能力非常强,如果衔尾追击,连队和机动缓慢的群众会被日军追上屠杀。

  第二天,为了不让日伪军发现连队转移方向,他们边打边撤,将日伪军引向狼牙山棋盘陀峰顶绝路。

  五壮士作战勇猛,给日军造成重大伤亡,让日军以为咬上了我军主力,所以全力围攻狼牙山。

  五壮士临危不惧,英勇阻击,子弹打光后,用石块还击,一直坚持战斗到日落。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805.jpg

  太阳下山后,面对步步逼近的日伪军,他们不愿意成为俘虏。于是五人毁掉枪支,义无反顾,纵身跳下数十丈深的悬崖。

  跳崖后,班长马宝玉,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壮烈殉国。葛振林、宋学义两人跳崖后被山腰树枝挂住,幸免于难,后来回到部队。

  狼牙山五壮士的光荣事迹当时被晋察冀军区表彰,并在建国后,当地百姓自发建造“纪念塔”,纪念馆来表达对抗战勇士的敬仰之情。

  可是就在几年前,针对跳崖后幸免于难的两位英雄的恶毒谣言开始在网络传播。

  谣言说他们没死,是因为没有跳崖,而是顺着斜坡“溜崖”,才可以轻伤回到部队。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800.jpg

  在北风看来,这是影响极端恶劣的“谣言”!

  为什么?因为截止今天,截止此时此刻本文发出,这一“谣言”依旧没有在互联网上彻底平反。

  这则谣言的出处,是《炎黄春秋》杂志社前执行主编洪振快2013年9月在财新网发表《小学课本“狼牙山五壮士”有多处不实》一文。

  这篇文章通过似是而非的猜测与“推论”,得出狼牙山五壮士生还的二人“溜崖”的结论。

  洪振快以“还原历史”的名义,刻意降低狼牙山五壮士遭遇围剿的敌人势力,降低五人掩护群众与战友的突出贡献。得出的“非跳崖”结论也极大地矮化了抗日英雄以身殉国的壮志。

  这篇网文在“财新网”的巨大影响力之下,2013~2015年疯狂传播,在年青一代里,已经起到了“狼牙山五壮士非英雄也”的舆论导向效果。

  只可惜我国过去对抗日英雄与烈士的保护法规不够,国家层面无法出面惩治洪振快。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751.png

  在谣言疯狂传播两年,对狼牙山五壮士生还的两位英雄造成严重名誉损害后,两位抗日英雄的后人,被迫走上诉讼维权的道路。

  2015年8月17日,“狼牙山五壮士”两名幸存者的后人葛长生和宋福保分别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洪振快立即停止侵犯行为并公开道歉。

  两位抗日英雄后人仅仅只要一个道歉,官司却打了将近一年。

  2016年6月17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两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洪振快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公开道歉。

  法院未对洪振快有任何其他惩罚,只是判了公开道歉。可是洪振快依旧硬挺,不服判决,宁愿提起上诉也不道歉。

  又折腾了两个月,16年8月15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洪振快的上诉,维持原判。

  大家以为这样两位英雄后人就能够得到洪振快的道歉么》

  并没有,洪振快拒不执行判决,最后是因洪振快逾期未履行,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决定刊登两案判决书的主要内容,所需费用由洪振快承担。

  也就是说洪振快恶意损害狼牙山五壮士名誉八年后,并没有真心实意向他们后人道歉过。

  而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只有两位生还者的后人在孤独的艰难维权。

  如果说以前洪振快还可以用“历史存在争议”来蒙混过关,如今中央机构已经对“狼牙山五壮士跳崖过程”进行了辟谣,他就必须公开诚挚的道歉,甚至追究法律责任。

  同时,让北风震惊的是,“狼牙山五壮士”应该是有特殊意义的词条,可是在百度百科平台上,五壮士后人与洪振快的诉讼官司被称为“争论事件”。

  也就是说,在百度看来,“五壮士是不是跳崖”,“洪振快是不是侮辱抗日英雄”是存在争议的事件。

  在中央以“党史十大谣言”的规格对狼牙山五壮士跳崖进行辟谣后,百度官方依旧没有修改“争论事件”的表述。

  也就是说,截至此时此刻,中央都确认“五壮士跳崖”了,百度百科与洪振快依旧坚持“存在争论”。

  如果主流互联网平台不配合辟谣,依旧伪装“严守中立”的态度,将谣言和真相一同呈现,这是真的公正,公平,公开么?

  希望阅读本文的每个朋友和北风一同关注“狼牙山五壮士”什么时候赢得尊重与迟来的道歉。

  谣言四:毛岸英牺牲是因为做蛋炒饭暴露了目标?

  十年前,你要问一个人对抗美援朝战争的了解,恐怕上甘岭排第一,蛋炒饭排第二。

  十几年前的年轻人,在三观逐渐成型的时刻,有几个人知道金刚川?几个人知道长津湖?

  可是绝大多数人都听过“岸英因为接班镀金而去的朝鲜战场,最后死于要吃蛋炒饭!”这则谣言。

  这一恶劣的谣言,已经经过当时志愿军彭德怀司令员作战指挥所主任成普,彭德怀军事秘书杨凤安,毛岸英战友,作战参谋徐亩元等多人辟谣。

  其中,成普作为当时的“指挥部主任”,负责指挥部的选址和建造问题。

  当时的司令作战室虽然简朴,但是也绝不可能和厨房共用一个屋子。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744.png

  作战室也根本就没有锅碗瓢盆,也更不可能有鸡蛋。

  当时四架敌机轰炸了两轮。第一轮敌机经过,所有参谋都进入了防空洞,敌机离开后,毛岸英与三名参谋进入作战室取重要文件。

  这时候第二轮四架敌机到达,扔下大量燃烧弹。

  四名参谋中,两人及时跑出,被爆炸的气浪掀飞,这其中包括参谋徐亩元。

  毛岸英与另一位参谋高瑞欣壮烈牺牲。

  两人是被上百个凝固汽油弹活活烧死的。在西方研究里,证明活活烧死和凌迟是人类死亡方式的痛苦极限。

  北风非常震惊,面对“被烈火焚烧而亡”的烈士,造谣者得多么丧心病狂,多么邪恶阴暗,才能编出“吃蛋炒饭而死”的恶毒谣言?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738_Jc.jpg

  过去几十年,我国影视剧中一直淡化毛岸英的形象,要么直接隐身,要么唯唯诺诺,木讷寡言。

  相反,历史剧把蒋经国刻画得锐意进取,努力反腐。他不负党国,只是党国辜负了他。

  直到2010年,毛岸英的遗孀刘思齐,才在人生最后年华,筹集资金,拍摄了《毛岸英》电视剧。

  这是第一部以毛岸英为主角,展现他一生的电视剧,当年收视率在正剧里非常出色,可是在互联网上,影响力依旧远远低于“蛋炒饭谣言”。

  今年是极为特殊的一年,我们通过《觉醒年代》,重新认识了陈延年和陈乔年。

  今年,我们开始正视历史,给予陈独秀更加公允的人物塑造与评价。

  今年七月,安徽合肥延乔路上,纪念两位烈士的年轻人激增。

  为了革命,陈独秀牺牲了两个儿子,无愧伟大的领路人,伟大的父亲。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732_Jc.jpg

  中国还有另一位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父亲,他的亲人里,为革命牺牲的,多达6人。

  1929年,妹妹毛泽建牺牲,时年24岁。

  1930年,夫人兼战友杨开慧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时年29岁。

  1935年,胞弟毛泽覃牺牲,时年30岁。

  1943年,胞弟毛泽民牺牲,时年47岁。

  1946年,侄子毛楚雄牺牲,时年19岁。

  1950年,儿子毛岸英牺牲,时年28岁。

微信图片_20210719171724_Jc.jpg

  伟人曾经有一张家庭合照,结果照片中除了他,其余人全部为革命牺牲。

  今年,中国已经建党百年,许多烈士都得到特殊纪念。北风并不奢求伟人的六个亲人得到特殊纪念。

  可也绝不允许,继续漠视“蛋炒饭谣言”疯传,坑害一代人对英雄的认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