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那位抨击戈尔巴乔夫的女教师为何没能救苏联?

2021-07-12 10:56:26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秦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去年7月24日,苏联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妮娜·亚历山德罗夫娜·安德烈耶娃在圣彼得堡逝世,享年81岁,笔者曾经撰写了一篇小文进行悼念。

  苏联解体前夕,随着美国对苏意识形态渗透,戈尔巴乔夫事实上已经成了美国最终摧毁苏联计划的总导演。1987年,戈尔巴乔夫提出“改革新思维”,外交上采取以对话代替对抗,全面收缩西方政策,并试图与东欧建立自由、平等、互利合作关系的思想;为了缓和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竟然按照美国提出的目标和要求进行改革,出台了民主化改革、放弃一党执政、放弃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等一系列举措。这为苏共的反对者提供了巨大机遇,旧贵族的遗少以及新的既得利益阶层带着将苏维埃政权、列宁和斯大林钉在十字架上的仇恨,在苏联掀起了历史虚无主义的恶浪,反共主张在精英阶层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呼应。

  1988年初,当时还是列宁格勒工学院女教师的安德烈耶娃写了一封长信:《我不能放弃原则》。安德烈耶娃在信中揭露和批判了否定苏联历史、否定社会主义的错误思潮,尖锐抨击了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引起了社会思潮的混乱。

  她在信中指出:苏联改革中推行的公开性、意识形态多元化受到西方反社会主义思潮的严重影响,导致国家意识形态领域严重混乱,“尤其是青少年,对这些问题的理解,在一定程度上,要么是西方电台广播的‘提示’,要么是我们同胞中那些对社会主义核心理念动摇的人的影响。”对国家历史和领袖人物的歪曲与污蔑成为主流,传播攻击丑化列宁、斯大林的历史谣言在年轻人中成为一种时髦;主流舆论认为阶级斗争理论、坚持无产阶级的领导地位过时了。

  安德烈耶娃把信先后投给了《真理报》、《苏维埃文化报》,均未被采用。直到1988年3月13日,后收到来信的苏共中央机关报《苏维埃俄罗斯报》才在争鸣专栏勇敢地整版刊登了来信。

  安德烈耶娃的来信在苏联基层获得了广泛响应。该信在各共和国、地区、城市和行业报纸被转载937次。安德烈耶娃所在的列宁格勒工学院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社会各阶层人士成千上万的信件,其中超过80%的来信充分肯定作者的意见。这个现象从一个侧面佐证了,苏联的工农群众是不希望社会主义垮掉的,真正有意愿、有能力埋葬苏联的,恰恰是那些上层精英。

  讽刺的是,安德烈耶娃的来信能够得以刊登,还得“感谢”戈尔巴乔夫在1988年二月全会摆出了“民主”姿态,要“广开言路”。然而,事实很快证明戈尔巴乔的“民主”只是资产阶级的伪民主,而非无产阶级的民主。

  1988年3月23日,出国访问归来的戈尔巴乔夫在参加全联盟集体农庄大会时与政治局部分成员谈到此信时,表态“我觉得文章的发表背后有人指使”。这封信立即被戈尔巴乔夫及其改革派们定性为“反对改革的纲领和信条”而遭到严厉批判,安德烈耶娃与家人也随之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在其后相当长时间里无法正常进行工作与生活;戈尔巴乔夫还派了一个调查组到《苏维埃俄罗斯报》报社调查,逼迫报社公开承认“错误”,威胁要关掉这份报纸;同时,戈尔巴乔夫还以“文章的发表背后有人指使”为由,把这场反击当作清理“保守派”的良机,为罢免一大批坚持社会主义的老干部作了充足的铺垫。

  面对戈尔巴乔夫假民主、真独裁的行径,安德烈耶娃并未屈服。

  1989年2月,中国社科院苏东所《苏联东欧问题》杂志发表了安德烈耶娃的专访,安德烈耶娃依然尖锐地指出,苏联现在“国际主义不提了,而是用世界主义取代了它。关键是对待社会主义的态度问题。现在对社会主义有各种解释,但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却不见了……”

  1989年6月8日,美国《华盛顿邮报》获悉,安德烈耶娃正在创建一个新的政治组织,宗旨是“回到列宁主义原则和共产主义理想”。

  1990年苏联实行多党制,苏共名存实亡,也不再是苏联的唯一合法政党。很快,苏联出现了许多左翼党。1991年2月15日,这些党派举行了非常代表会议,试图协调一致,为6月份召开的苏共第29次非常代表大会做准备。安德烈耶娃拒绝参加这一切活动,她认为这些所谓的“左翼党”都不是真正继承列宁主义基本原则的革命政党。

  1991年7月,苏共布尔什维克纲领派成立,安德烈耶娃被推举为负责人。该派强调要同在苏联复辟资本主义的犯罪计划作斗争,主张维护苏维埃联盟,反对改革斯大林模式,对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持强烈的批判态度。“8·19事件”后,该组织决定把戈尔巴乔夫开除出苏共,因为他“背叛列宁和十月革命的事业”。该组织声称要“捍卫和加强苏共”,阻止资产阶级式地吞并苏联人民的公共财产。然而,该派的成员以已经退休的老党员为主,影响范围并不大。

  1991年11月8日,“争取实现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团结”协会成员在圣彼得堡召开了新共产党的成立代表大会,来自除亚美利亚之外的全苏联所有加盟共和国的168名代表参加了大会,全联盟布尔什维克共产党宣告成立,全体代表一致推举安德烈耶娃为总书记,批准了党的纲领和章程,准备积极投入到推动左翼政治力量布尔什维克化的斗争中。

  从安德烈耶娃在这次大会上所作的被当作纲领性文件的报告《时局与我们的任务》看,全联盟布尔什维克党的确是一个真正的革命政党。

  安德烈耶娃在报告中首先清算了戈尔巴乔夫改革的起因与后果,指出戈式改革是对无产阶级的彻底背叛,是对帝国主义的全面投降:“《非国家化和私有化法》为抛售几代人劳动积累起来的人民财产,剥夺劳动人民的基本社会权利,为罪恶的少数人残酷剥削大多数苏联人提供了法律依据。”“《外国投资法》为外国资本加紧掠夺我国的原料和动力资源,窃取苏联人的廉价力,为西方取得对我国经济、文化和政治的控制权创造了法律前提”……

  第二,安德烈耶娃总结了苏联劳动人民反对戈式改革的斗争阵线,对大多数人民被蒙蔽,左翼党派充斥着民族主义和小资产阶级色彩的状况倍感担忧。

  第三,安德烈耶娃分析了全联盟共产党的定名原因——要反映其无产阶级和工人的性质,明确了全联盟共产党的理论基础——马克思列宁主义,同时高度肯定了斯大林、毛泽东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杰出领袖的贡献;强烈抨击了赫鲁晓夫开始的机会主义者的倒行逆施,高度评价了中苏论战中中国共产党人对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机会主义的有力批判,同时指出,“这种批判在今天具有特殊意义”。

  最后,安德烈耶娃提出了全联盟共产党的现实策略和斗争途径:

  “大国、社会主义和苏维埃政权处在最后崩溃的阶段。在社会上领头的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和黑手党的机构。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人-列宁主义者不仅应当支持,而且还应同工会一起成为劳动人民为自己的权利举行的罢工斗争的组织者,使这种斗争具有紧迫的政治性。但是,今天唯有政治总罢工并坚决要求撤消中央和地方的一切复辟机构才能阻止将来的灾难。应当建立能使国家摆脱危机和恢复社会主义制度的过渡政府。现在,这是避免内战和外国奴役的唯一方法。”

  然而,悲哀的现实状况却是,全联盟布尔什维克党的中坚力量只是一小群信仰坚定的苏共老党员,他们既不掌握军队也不掌握群众——苏联大多数群众尽管不希望苏联解体,但正如安德烈耶娃在报告中所分析的,“由于狂热的反G反苏宣传,许多人丧失了社会重要活动的思想基础和政治方针,成了复辟分子和投机分子易于获取的对象。目前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开始认识到失去了以前的幸福、稳定和个人安全。”

  尽管从赫鲁晓夫时期开始,苏联就出现了一个特权阶层,社会两极分化也开始出现,但苏联群众毕竟还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复辟的惨痛现实教育,加之赫鲁晓夫开始的宣传造成的思想混乱,苏联绝大多数群众并没有到真正觉悟的状况。

  1991年底苏联解体,国内外资产阶级在完成对苏联全民财产的抢劫、苏联人民进入水深火热的状况之后,全联盟党其实已经具备了发动群众的基础。安德烈耶娃一面揭批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修正主义面目,呼吁抵制联邦大选,一面试图与工人阶级建立联系,组织斗争。

  然而,这些举动显得为时已晚。在美国支持下大权独揽的叶利钦很快露出了资产阶级独裁的反动面目,于1993年禁止了全联盟布尔什维克共产党与其他15个政治组织的一切活动。

  1994年初,安德烈耶娃为代表的全联盟布尔什维克共产党与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等革命性政党联合起来,成立了俄罗斯共产主义联盟。但是,在严密的资产阶级专制统治下,已经很难有什么活力。

  不过,普京大帝统治下的俄罗斯仍旧挣扎于危机的泥潭。笔者坚信,随着危机的加剧,当“统治者不能照旧统治下去,人民群众也不能照旧生活下去”的时候,1917还会再来的!

  晚年的安德烈耶娃依然坚守着共产主义理想,从未放弃斗争,在她人生的最后十多年专注于革命史和革命资料的整理,致力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俄罗斯的宣传和传播。十月革命100周年前夕,年近八旬的安德烈耶娃还整理完成了第三本题为《争取社会主义的未来》的资料集。

  资本主义把赌注押在人的“非人化”、堕落和无知上,而安德烈耶娃却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在这个时代为我们诠释了怎样才是一个“大写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她值得我们铭记。

  而以安德烈耶娃为代表的一小批真正坚定的共产党人在苏联解体前后的这段经历,也应当被写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为后来的共产党人提供一段宝贵的镜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