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互联网巨头,没什么大而不能倒

2021-07-09 10:41:47  来源: 新潮沉思录   作者:天书
点击:    评论: (查看)

  如这几天网上热烈讨论的,某个赶在建党百年大庆前一天低调在美国上市的国内互联网出行公司终于踢到了铁板。先是停止新用户注册然后下架,业内普遍猜测这家公司可能还将遭到远比之前阿里更严重的处罚。

  之前5月6日的时候,当美团某创始人深夜发了那首“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的诗表达对反垄断的不满时,很多人还在想,阿里之鉴在前,这些互联网资本家不会还这么头铁吧?没想到头铁王这么快就出现了。

  关于这家公司到底干了什么网上的说法大体都是在围绕数据安全方面来说,由于目前还没有官方明确通报,这里不讨论。从公开信息可以明确推断的是,该公司突击在美股上市是直接导火索。自从中美贸易战以来,中概股经常受到打压,尤其去年美国推出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之后,要求赴美上市企业必须接受会计监督委员会的审查,去美股上市就已经不再是个好的选择,已有不少互联网企业在表态或者用实际行动回到国内体系上市。

  当然,互联网行业有自身的特殊情况,所以国家层面也并没有去禁止企业选择在美股上市。今年1-5月,有28家中企赴美上市,之前纽交所预计2021年会有约60家中国企业赴美上市。公开新闻显示,该公司在美国时间6月10日正式提交招股书,据相关信息披露,早在4月9日时,该公司就已经秘密提交第一份招股书。后来又在6月28日进行了更新提交,前后提交三次。而在我国时间6月10日,我国表决通过了《数据安全法》。

  从6月10这个时间开始算,到6月28日为止,我们并没有看到有什么新闻说国内监管层对该公司上市提出公开质询,说明在《数据安全法》通过之后,起码到6月28日为止,这件事仍处在流程之中,可以合理推想这段时间有关部门在依据包括最新出台的《数据安全法》等法规在跟其沟通协调。

  随后就出现了6月30日深夜诡异的不敲钟,不搞仪式,突击上市的画面。然后就是7月2日随之而来的暂停注册。那这种结果只能指向一个问题,即该公司在国内监管层没有同意的情况强行在美股突击上市。那么抛开这几天被讨论的数据安全问题不谈,首先这种行为就不应该被容忍,它说明一些互联网企业已经发展到可以无视国家法规,利益和监管,坚决的投入美国资本市场怀抱的地步。

  这家公司为何如此着急上市?显而易见的情况是这几年在美团,字节,拼多多这几个新兴巨头要么成功上市,要么不是已经盈利就是亏损收窄盘面向好的情况下,该公司仍然在大幅亏损,2018-2020年净利润亏损分别为150亿元、97亿元和 106 亿元,今年一季度盈利还是靠投资收益。而且该公司的内部管理和运营机制都饱受病诟,逐渐不被业内看好,去年该公司又加入了社区团购这个超级烧钱的战场中,可想而之背后的管理层,股东投资者们如何着急上市变现。而根据招股书中披露的复杂国际化投资构成,可能确实该公司管理层有认为在美股上市收益更大的理由。

  另外一个非常诡异的地方是,在这次不寻常的上市过程中,该公司的招股书显示出为了给几位高管发钱套现,已经到了连公司整体利益都不顾的地步,这对于一家如此规模的公司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的征兆。在4月9日的第一份招股书中显示,某创始人占总股本2.9%,另外那位总裁占总股本不足0.3%,然而在6月10日的正式招股书中,两位高管的占股突击增至4.2%和1.7%。同时,整个高管层的股本占比从5.6%升至10.5%。这个比例远超因增发带来的提升。该公司在招股书中给出的解释是“为了吸引和留住最重要的人才”。然而鉴于这几位都是创始人和合伙人的身份,显然不存在留不留得住他们一说。

  同时该公司的核心管理层机制也出现了诡异的变化,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最新的架构中,该公司三位核心高管(创始人,总裁,执行副总裁)的独断权被大幅强化。对于这种变化带来的可能风险,该公司也在招投书中进行了说明。

  至此可以初步显示,压力之下为了解套上市,以及高管层给自己套现的强烈愿望,促成了这次的突击上市。至于该公司为何会选择突击上市这种危险手段,目前就不清楚了,也不重要了。

  显然,该公司的高管层,外,对国家对社会不负责任,内,对公司发展不负责,对员工不负责,不光将公司置于风险之中,而且上市首先想的是为自己谋私利,而不是将红利分给广大员工和支撑起其商业帝国的庞大司机们。可怜,打开脉脉我们还能看到有些该公司员工在为其公司辩白,声称这是一家多么好的公司,真是连自家招股书都没看明白,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毫不意外的,这几天网上又出现了一些为该公司辩护的声音,说其大而不能倒,倒了千万司机如何如何。我们之前已经分析过,目前国内这些互联网巨头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转而进入内卷和对社会负效应增大的状态。目前我国互联网行业不管是资本,技术,人才,用户,业态,政策各方面都已经非常成熟,根本上来说并没有什么不能代替的东西。以出行领域来说如果某家平台消失了,其他平台填充市场将是非常迅速的事情。

  再者说,重要的是业态,而不是某些资本家,平台当然有其价值,但不代表掌握这些平台的资本和高管们可以一直躺在上面。说到底,在我国,这些资本家该有这样的觉悟,本质上,他们只是在这个历史阶段暂时代替社会和人民掌握了这些生产资料,并借此获得远高于自身应得的回报。历史进程让他们一飞冲天,但不代表他们今天的一切都是自己得来的,并不代表这些是他们自己的。

  互联网行业尤其如此,说到底互联网行业赚的每一分钱都是用户贡献出来的。觉得自己不光要赚钱还想获得更多,玩大而不能倒那一套绑架社会,那只能走向历史的反面。我国的互联网企业,说到底没什么大而不能倒。

  正所谓瞌睡来了有人递枕头,我们之前分析过,国家之前对互联网企业垄断现象的管理上意愿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面对某某平台危害金融安全,外卖等新兴业态劳工问题导致社会不稳定这些棘手问题,政府有强烈动力解决。一方面,面对视频,游戏等数字内容和媒体服务领域的垄断,因为对社会稳定暂时没有多大影响,对其垄断行为遏制就还停留在纸面约束层面。一方面,对于已经成为社会治理环节不可缺一环的社交工具,公共舆论平台的治理上,政府则趋向于容易管理,配合度高,所以没有强动力主动促使太多的这类平台出现。

  这种差异是由对现实治理成本的追求驱动的,在互联网国有化问题上也是如此,巨型互联网平台假如以国有属性为目标改革,就不能再以纯粹盈利为目标导向,也不可能再用创始人权威,天价年薪,股权期权激励等等去维系庞大的人才数量,这样的平台就会从印钞机,变成成本极高管理极复杂的对象。

  当然,这是在互联网资本还在管控范围内的情况下。然而在非常情况下,强烈的解决意愿一定会压倒因治理成本而产生的阻滞。如今这家在美股突击上市的企业就起到了这样一个历史作用,它向国家层面表明互联网资本是真的可以脱离管控无序扩张,它让之前一直为互联网资本打帮腔辩护的形形色色利益方这次只能闭嘴,它让整个社会舆论明白了一定要遏制互联网公司的为所欲为,因为它们真的可以不管国内民众的利益。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它是一个契机。在全国大庆的时间出现这样的事情,也说明为了社会的发展和使命的初心,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能有效解决的互联网资本和平台的问题,我们终将必须解决。

  参考资料:

  https://www.sohu.com/a/475066685_104421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