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抗疫优等生台湾,是如何自己玩崩的?

2021-05-27 10:21:05  来源: 疫观全球   作者:风雷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台湾那边疫情爆了,25日,新增544例,其中本土542例。

  过去一周的本土病例是这样的:267-286-312-721-457-590-542,而去年全年全岛只有数十例本土案例。

  从趋势看,情况不可谓不严重。

  可是,台当局的操作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们可以看一看那些魔幻的事:

  金门县自己设了个快筛检测站,24日,被台CDC陈时中派来的人给拆了,直接把金门县杨县长给气爆。再前一天CDC称不能强制筛查,因此杨县长连连质问,不能强制,那么自愿的怎么就不行了?“XX没有办法保障离岛居民的防疫,我们自己来保障。”

  CDC指挥中心明面上的说法是,这种做法会造成区隔,如果大家都互相区隔的话,生活圈就会遭到破坏。

  其实质则反映在以下两图中。

  在台独的舆论背景下,台湾绿媒体已经开始造金门的谣,称它通中——这在岛内,是莫大的“罪”。

  至于会不会以金门为跳板,蓄意将疫情引入大陆就不得而知了。但结合台当局不许金门检测及福建4月底发布的5月10日后对金、马放开,满足简单条件无需隔离即可入境(后在网友强烈反对之下撤销),的确让人感到很蹊跷。

  抛开蓄意这一可能的因素,逢中必反,这也是台湾目前防疫的困局。

  最典型的就是反方舱。

  这一轮爆发最严重的新北市市长侯友宜早在一周前就说要建方舱医院,结果直接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其中一个理由颇为奇葩——一定要叫这个名字吗?

  有网友讽刺民进党当局,说可以叫“苏贞舱”(台行政部门负责人苏贞昌谐音),媒体人谢寒冰表示:“干脆叫‘圆舱’也可以,还不够力的话干脆叫‘台湾价值检疫所’好不好?我觉得不要搞这么无聊的意识形态,重点是要去救人啊!”

  确诊总人数排名第二的台北市长柯文哲眼看势头不妙,当问及是否要盖方舱医院时,说来不及,现在市政府征用旅馆做集中隔离所,后来把这叫加强版防疫旅馆(即台版方舱),用来收容轻症病患,将医院留给中、重症病人使用。

  这不还是方舱医院吗?

  台北还搞了一个所有医疗资源归市政府统一调度,如果有医院不配合,将采取某些措施进行强制。于是,台媒又嚷起来了,柯文哲此举不合法。

  毕竟大陆已经把防疫中能用的招都用了,于是只要想防疫,干啥都会像大陆,落得个被喷的结局。既然干实事风险太大,那干脆啥都不干好了。好在风暴中心的侯、柯二人还想干点事,于是变着法子的搞,否则只会更惨。

  哪怕这样,最严重的台北和新北已经在击穿边缘了。

  台北市长柯文哲就改口称,有80%的确诊者不用住院,可以吃药扛过去,医院病床需要留给重症的患者。

  这其实意味着当地的医疗资源已经到了击穿边缘;台版方舱防疫旅馆也差不多,因此为了给防疫旅馆腾出空间,居家隔离标准被认为放宽,密接和外来入岛只需要独立房间居家隔离就好(没有核酸检测)。而这个病的危险之处,正在于传染率高,及轻症变重症一变就非常迅速,因此这几天的台湾新闻,不时就有新冠患者在家猝死的。

  我们再看快筛和流调。

  22日,台北日检测量1299人;新北18日唯一的公费检测点,每天能检400人,这还是侯积极防疫的结果。

  快筛站的防护水平也堪忧,然后医护和检测一线也没集中住宿,都是回家,这又大大增加了潜在的传染源。

  难怪柯文哲16日就称,这时候做传统的疫情调查已不切实际,应是反过来要求被验出阳性的人主动打电话通知接触者,阻断传染链。

  换句话说,就是确诊太多,流调已崩,只能靠自觉了。

  也对,给菜鹦鹉喂狗的义工、台湾卫生福利部、台北警察局刑大、台湾食品署、台军10军团、台湾刑事局,这些单位出现确诊,他们肯定不是去万华的阶层(早期涉黄场所引爆传染的地方),那一定是台湾的感染全面化了。

  目前的台湾就是武汉的早期版本。只是武汉有全国人民的支援,有解决官僚主义后的强有力组织,能很快挺过去,台湾呢?谁来支援?反中反那么狠,可除了祖国母亲还能靠谁?

  还有封城。

  按说新北和台北这么严重,早该封城了。

  CDC的陈时中怎么说的?封城会造成民众的对抗,人民不愿意配合,没法子。然后全台都是3级,陈时中还称连续7天感染上百才升为4级(即封城,除采购就医必要工作等不得外出),后来可能看数据不妙,又改口为连续14天破百才升4级。

  对封城最积极的是这次最严重的新北市。

  没办法,新北市长侯友宜警察出身,当万华阿公店被发现是两大引爆点之一,且已传到新北后,他就知道事情大条了。简单说,就是共有多少小姐、每个每天接客多少人、嫖客大体社会身份及大概地区,他应该都基本清楚。

  因此,早在一周前,没有数据的侯友宜就擅自进行了封城演练(更像是戒严演练)(数据在CDC手里,这才有校正回归),并呼吁封城,然后被CDC陈时中冷嘲,不知道他的标准是什么。

  但说到底,还是没法封,不敢封。

  如果封了城,物资,食品,饮水,电力,网络,这些从哪里来?大陆是通过街道、社区、党员、志愿者等,然后全国性调配物资解决的。那边没有任何条件和准备,封城封岛马上要饿死千人以上。

  所以,台当局绝对不会封城,死多少人都不敢,升4级的标准还会再改,没任何准备怎么封城?

  此外,还有那拉胯的基层。

  据台媒报道,台北市目前有50名确诊者失联。失联的人都是自行赴医院接受核酸检测后回家等待,但因医院内资料填写不完整,导致医院发现确诊后却联络不到人,因此列入失联名单。

  这无疑又成了定时炸弹。

  因为缺乏统一指挥和协调,处处都是漏洞,然后,或出于自救或出于搅混水,有人开始对外发布信息。结果,CDC陈时中(也是总指挥)说,5月1-20日,台湾已经抓捕673个发布关于疫情消息的人。

  至于许多专家寄以希望的疫苗。

  大陆会给但不肯用,美国本土的疫苗不给台湾,人家就瞅准了台当局会舔着脸当狗;再说,辉瑞/BioNtech的mRNA疫苗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的销售权又在复星药业,上海的公司——这又是一家大陆的公司,没法子要。

  如果非要用大陆疫苗,怎么用?台湾退役的“伪中将”张延廷顺口说出了岛内看来很“正常”的话:为何要拒绝大陆疫苗?如果台湾人有疑虑,那就先找大陆配偶、大陆学生试。

  可以说,目前的台湾就是另类的印度,同样都是几乎无疫苗、无病房、无快筛、无指挥。

  唯一的差别是印度是不同阶-级间直接无法交流外加组织力超弱,台湾则是反中反出魔怔了,精力几乎都放在了打嘴炮上,反正只要大陆干的,都不能干,只要干了,都是抄大陆作业。

  问题是大陆早就把几乎能干的都干了,啥都不干,那就只能等死。

  更深一步的原因,在于这是一个腐朽落后的反动-政-权。

  就到现在了,除了新北、台北和其他个别县市的自行要求,所谓八大行业还在营业,这简直就是想重演万华阿公店的悲剧嘛,但没法子,利益勾连太深了。

  还有,就是那些在台湾打黑工的外籍性服务业从业者和各国盲流,几万人都不止。这类黑户,一是不会去主动检测,二是他们的接触面会很多,三是接触他们的人也不会说。面对他们,流调根本不可能,这无疑又成为一个隐藏的爆点。

  但更大的问题,在于台湾政治社会生态,其实就是黑白勾结,黑道横行,警匪一家,官“黑”交融时时上演。此前的炮党如此,现在的民进党也如此。

  因此,因为“嫖”而引爆疫情的,全球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除了黑白一家,两党之间、各党内部还纷争不已,但岛内有一大共识,就是反中媚美、走狗形态。

  这直接导致只要大陆做过的都不能做,但要向疫情大国美国看齐——为此,最好当然是台湾也爆发疫情。台湾前民进党“立委”沈富雄就公开宣称:“如果台湾没有疫情,等解封了(此前台当局吹过14天从3级降级,给全球做表率),怎么跟一个每天有1500个确诊病例的国家或者城市(指华盛顿)去接轨?”

  说到底,如果台当局不是把人命,而是把反中媚美作为最高共识;如果,台政界不能整肃自身,继续黑白道勾连;那么,台湾的疫情稀烂到什么程度都不奇怪。

  这还真是解放战争的课没上,全民性的推翻三座大山都没经历过,炮党伪政-权的腐朽堕落全盘地移到了台湾岛,并流传至今。

  这课,得补。

  某办24日晚间再度表态,称陆方“愿意迅速作出安排,让广大台湾同胞尽快有大陆疫苗可用”,某办还表示,如果有需要,大陆也愿意“积极考虑向台湾派出疫情防控专家,与台湾医疗卫生人士分享抗疫经验,提供防疫咨询”。

  虽然笔者不时会批评某办,但的确应该高调地支援疫苗、专家等。菜当局不敢接,接了就信用破产,谎言无法再续,因此只能继续抹黑,继续给台湾人民制造信息茧房。但,大陆的疫苗在台湾黑市已经有流传,目睹身边亲朋骤然去世的人,必然会逐渐清醒过来。

  甚至,笔者建议就在靠近金、马的地方组织快筛和打疫苗,并欢迎台湾同胞来打。

  毕竟真正的依靠对象,真的不是蓝绿两营的高层,而是普通民众中的明白人。

  当然,这仅是开始,毕竟台湾缺的,是一场彻底的“解放”。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