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申鹏:一曲《国际歌》,送别一位共产党人

2021-05-26 09:28:26  来源: 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5月23日,风雨如晦,吴孟超院士的追悼会在上海东方肝胆医院举行。

  很多上海市民自发冒雨前来吊唁,追悼会上,吴孟超院士的灵堂响起不是普通的哀乐,而是《国际歌》。

  很多人说,听到这个,一秒钟“破防”了,是的,这才是送别一个共产党人最好的歌曲。吴老是党员、是医生、也是战士,他的一生,是救死扶伤的一生,也是战斗的一生,所以,这最后的乐曲,未必只是哀思、怀念,也可以是激励后来者奋勇向前。

  当年的方志敏、瞿秋白、陈乔年,都是唱着这首歌走向刑场,走向断头台的。

  今天真正的共产党人,晚年的时候,都是和革命同志、革命伴侣唱着这首歌度过余生的。

  我见过两个老同志泪流满面拍着桌子唱着“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我也见过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四目相对轻声对唱“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从审美上来说,《国际歌》也是全世界最好听的音乐之一,无论你是大声歌唱,还是低吟浅唱,无论是交响乐、钢琴、手风琴、口琴还是唢呐长笛,都各有各的味道,可以壮怀激烈,也可以悠扬抒情。这首歌既可以在阳光下催人奋进,也可以在狂风暴雨中激励战斗,可以在夕阳下追忆一个钢铁炼成的故事,也可以在满天星斗下畅想一个天下大同的未来。

  吴孟超院士从事的是一项造福全人类的事业,他活着,就是为了大多数人而活。

  他是“中国肝胆外科之父”。

  他从医78年,用一把柳叶刀,挽救和延长了16000多位病人的生命,他创造了肝胆外科领域的无数个世界第一,将中国肝脏外科推动到国际领先水平。

  1927年,5岁的吴孟超随家人移居马来西亚。初中毕业时,他和同学们主动把聚餐费捐给延安抗日,以毛泽东和朱德名义发来的感谢电在吴孟超心里烙上了红色的印记。1940年春,年仅18岁的吴孟超决定回到祖国,去延安,去找党,去为国家为人民效力。

  1943年,吴孟超回国后考取了同济大学医学院,成了“中国外科之父”裘法祖的学生。

  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吴孟超大学毕业,正式成为一名医生。面对当时我国肝癌高发、防治一片空白的情形,吴孟超决心向肝脏外科领域进军。经过成千上万次解剖实验,吴孟超等“三人小组”首次提出“五叶四段”肝脏结构理论,找到了打开肝脏禁区的钥匙。

  在那个条件极为艰苦的年底啊,吴孟超尝试将乒乓球剪碎后,泡在丙酮溶液里,溶化后灌入肝脏,再用硝酸腐蚀掉肝表面组织,做成了珊瑚礁状的肝脏血管标本,这是中国医生第一次,清晰看到肝脏内的血管分布。

  经过4个多月的反复试验,吴孟超终于在1959年成功制作出第一具完整的中国人肝脏血管铸型标本。

  1960年,他主刀成功完成第一例肝癌切除手术,发明“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法”,开创我国肝脏外科手术止血方法先河;1963年,吴孟超成功完成世界首例中肝叶切除术,使我国迈进国际肝胆外科的前列……

  仅用七年时间,他便带领团队从无到有,不断创新,实现了我国肝脏外科理论基础研究和临床治疗的重大突破,使我国肝癌手术成功率从不到50%提高到90%以上,震惊了国际医学界。

  1975年,他为安徽农民陆本海,切掉了重达18公斤的瘤子,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肝海绵状血管瘤,他还发明了捆扎治疗血管瘤的新方法,使治疗成功率达到100%。

  1983年,他为一名年仅4个月的女婴摘除重达600克的肝母细胞瘤,引发国际医学界轰动,因为这不仅是一台成功的婴儿肝脏手术,还开创了一个小儿肝脏外科的全新领域。如今,当年的小女婴,已成为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的一名优秀护士。

  “我老了,能工作的时间不多了,培养出超过自己的接班人,是我最大的心愿,也是对我最大的奖赏。”吴孟超不但医术精湛,他还培养出来了一大批肝胆外科领域的“接班人”,在他的培养下,一批以院士、长江学者等组成的学术人才梯队脱颖而出,200多名硕士、博士和博士后,大多已成为我国肝胆外科的中坚力量。

  他80多岁的时候,还在为了创建国家肝癌科学中心四处奔波。2010年12月,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国家肝癌科学中心立项,这是我国继组建国家纳米中心之后的第二个国家级中心。2017年初,一座占地面积3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建筑正式竣工。那天,已经95岁高龄的吴孟超激动异常。

  “我已经90多岁了,还能做多久?不知道。因此,我们要赶紧建立平台,借助平台快培养人才,快出人才。有了人才、有了平台,基础研究与临床研究就能开展下去,20年、30年、40年总能解决问题吧?到那时候,我在天上看……”

  吴老是97岁退休的,也就是说,在两年前,他还战斗在无影灯下,在退休之前,他每周至少三台手术,在96岁生日的那天,他依然在手术台上工作。

  退休的时候,他说:“现在看来,回国、学医、参军、入党,这四条路的正确选择才让我真正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所以,我庆幸自己的选择,也永远感激党和国家,感谢部队这个大家庭对我的教育培养。”

  共产党人的葬礼上,用《国际歌》总结他战斗的一生,激励同志们继续向前,再适合不过了。若理想已经实现,这是胜利的乐章;若革命尚未成功,这就是旌旗十万斩阎罗的号角。

  知识分子、科学家也是讲政治、有立场、有理想的。

  世界上不存在不讲政治的人。

  世界上不存在没有立场,没有政治理想的人。

  只是共产党人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立场,从来不讳言自己的理想,从来不屑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共产党人想要什么,会直接说出来。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让思想冲破牢笼!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

  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真正的唯物主义者,知行合一,一生都会为了实现理想而战斗。

  那些拿镰刀,拿斧头,拿锄头,拿笔杆子,拿枪杆子,拿手术刀的人,都有自己的立场,都有自己的理想,都是在干革命,都是在战斗。

  一个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