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袁隆平养活再多的人,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2021-05-25 10:54:57  来源: 红墙往事   作者:红色卫士
点击:    评论: (查看)

  5月22日,“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去世,举国哀悼。为了解决中国人的吃饭问题,袁隆平作出了突出贡献,所以自发哀悼他的人排起了长龙。

  然而,不知是不是因为在中国养活人太容易了,很多人在稀里糊涂中不明不白地死去了。袁隆平去世当天,还有两件新闻令人惊恐且愤怒的新闻,一是大连一位男青年投资失败报复社会,开车撞死5人,二是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遭遇极端天气冻死21人。

  社会的前进,绝不仅仅是吃饱喝足就完了。

  你想想,吃得饱饱的,和自己的亲朋好友散步逛街,正常过马路却因为某个毫不相干的报复社会而死于非命,这会是怎样的人间悲剧?即便肇事者受到制裁,但五个家庭失去的至亲却再也回不来了。看到行人被撞飞的视频之后,我和朋友过马路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不经意间遭遇飞来横祸,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有同感。

  而参加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而失去生命的选手更是令人惋惜,21人被活活冻死,而就在几小时前,他们还满怀信心地去完成挑战。谁也不会想到,跑一个马拉松,竟然让自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其中还包括国内数位山地马拉松的顶尖选手。

  每个人脑子里都不免出现三个字:为什么?

  白银马拉松事故发生后,一位羊倌救下了六位运动员。连山区的羊倌都知道在生产队时期的窑洞里储存棉被干粮和木材,如此重要的比赛,举办方怎么能在十几公里的山地无人区赛道不设置任何补给点呢?而据参赛选手表示,赛道上第二和第三个打卡点之间相距约8公里,海拔相差1000米,连摩托车都上不去。

  毫无疑问,马拉松运动员死于人祸。

  有人说,他们不是死于极端天气吗?

  天气突然恶劣是偶然性因素,但组织者难道不需要考虑到最坏的情况吗?即便不遭遇极端天气,这样危险的赛道,一旦出什么意外也不可能及时救援。这难道不是在谋财害命吗?这样保障水平的赛事,已经连续举办了四届,之前没出问题,只能说是侥幸。

  如果我们把安全保障建立在老天爷身上,那我们的社会发展水平无疑还在原始社会。出了事就是两个字——倒霉,没出事也是两个字——幸运!照这样的逻辑,人们做任何事都不需要什么预案,也不需要什么保障,只需要寄希望运气就万事大吉,出了事也不需要担负任何责任。

  比如说我们要坐飞机出行,航空公司不需要看天气预报,也不需要有任何应急预案,只是寄希望于风和日丽的天气,这样的航空公司难道不会立马倒闭吗?

  只要举办方能够考虑周全,设置充足的补给点,就绝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而随着记者调查的深入,发现了更多的猫腻。该赛事的承办方是一家只有22人的小公司,并且没有为员工缴纳社保的记录。试问,这样一家公司为何能连续承办四届这样大型的赛事?

  进行山地马拉松比赛时,冲锋衣等保暖装备一般是强制要求选手携带的,但该赛事中却变成了建议选项。而且很多选手携带了冲锋衣等装备放到转运包中,这些转运包却在前一晚被举办方收走放在了第六个打卡点,导致在第二到第三打卡点之间遭遇极端天气的选手根本无法换装。

  出现这样的事故,应该由天气或者穿着较少参加比赛的选手背锅吗?这样的事故因偶然的天气因素引起,然而祸患的根源却是人的管理,出现这样的灾难是必然的。

  而大连的司机报复社会,导致五人惨死,也不完全是偶然事件。我们要追问,肇事者投资了什么,他为什么能够进行这样的投资,他为什么会赔的一塌糊涂,赔钱之后就一定要报复社会吗?把这些问题搞清楚,我们同样可以看见偶然之后的必然。

  那么,偶然之后的必然因素究竟是什么呢?

  一是资本的疯狂扩张,为了利润而不择手段;二是监管缺失,本应该为人民服务,却变成了为人民币服务。

  马拉松比赛,有利于打造地方名片和经济发展,也有利于关于政绩以及体育公司捞金,还可以为选手们提供竞技的舞台。但是没有资本参与,这项比赛便无法进行,而资本正是看到了利润才参与到马拉松赛事当中的。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31.7万家体育赛事相关企业,其中41%的企业成立年限在3年以上。

  据中国田径协会发布的《2019中国马拉松蓝皮书》数据,自2016年以来,国内马拉松赛事场次呈现出直线式上升,仅2019 年全国范围内共举办规模赛事 1828 场。从2016年到2019年,中国马拉松规模赛事 增长率分别达到11%、43.47%、15.62%。

  跑步规模赛事数量和参赛者增长势头良好状态下,中国田径协会2020年发展目标——我国规模赛事要超过1900场,参赛人数达到1000万人次,规模赛事产业突破1200亿元。马拉松赛事的火热带动下,跑步赛事这个千亿赛道产生了。

  什么叫做“赛事产业”,联想一下医疗产业、教育产业您就知道了。资本要靠赛事来赚钱。

  甘肃白银的这项赛事,主办公司以150万元中标首届赛事运营,可以想到,主办公司为了赚钱会不择手段的降低成本,于是便出现了十几公里赛道毫无补给的情况,从而导致了21位选手的遇难。

  为了创收,本次比赛还收取1000元的报名费,但完成比赛后可以得到1600元的补助。为了拿到600块钱的补助,也是一部分选手一开始遭遇极端天气时不愿意退赛的原因。

  举办比赛是为了赚钱,要赚钱就得降低成本。至于说少设置几个补给点,根据以往的经验是无所谓的,资本家不愿意为了百分之一的概率去加大保障投入。这难道很难理解吗?

  监管当然是不到位,但具体情况究竟如何,还得等待调查结果。

  新闻里、舞台上的资本都是光鲜靓丽,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但实际上即便在中国他们也没有改变嗜血的本性。他们常常要掩饰这种残忍,但又很难掩饰,越来越多的人将看到资本的吃人本质。我们要做的不是为虎作伥。

  在关乎百姓生存的方方面面都“产业化”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养活再多的人,意义究竟在哪里呢,只是让他们成为资本家牟利的工具吗?

  而且,即使我们有高产的杂交水稻,人们却不愿意生娃了,越来越多的人还选择了“躺平”。这真是一个尴尬的场面,不知道袁隆平院士会怎么想。他辛辛苦苦研制出来的杂交水稻养活的中国人,难道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死掉了吗?

  红色卫士

  2021年5月24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