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赵皓阳:社会内卷的根源,在于资本家们太坏了

2021-05-24 11:21:24  来源: 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万物皆可“卷”

  首先我们要定义“内卷”这个概念,毫无疑问,当今互联网语境下的内卷,与最早这个词的本意早已相去甚远。内卷最初源自人类学家格尔茨的《农业内卷化》一书,其定义——involution——描述的是农业社会无法进入工业社会时一种发展的停滞状态,与“进化”(evolution)一词相对。

  我们如今使用内卷的含义与情景被无限的扩大化了,这个也是卷,那个也是卷,但凡有一点竞争都是“卷起来了”……这样的夸大化语境,就让“内卷”这个词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万事万物都会有竞争,你不能说稍微有一点竞争了就是“卷”了。那要那样说的话,只有封建式贵族式世袭的行业不“卷”,因为外人根本就插不进来竞争。

  作协是一点都不“卷”,贾平凹的女儿随便写写这种诗就能进作协:


  上面是贾浅浅的诗,如果单单是文学层面的争论那是不值得讨论的,有人就爱写屎尿屁的诗那是人家的自由。但是,贾浅浅有一个身份非常特别: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贾浅浅诗歌引发舆论关注后,许多作协作家、领导为其站台,核心观点大致就是:这就是艺术,你们屁民不会欣赏。

  然而这些拍马屁的“文学家”们说来说去也没说出贾浅浅的艺术在什么地方,也没有举出除了这些屎尿屁诗之外的代表作。很明显换一个张三李四写这种事,普通人都会觉得这是粗鄙不堪的神经病,然而她是贾平凹的女儿,她就能凭借父亲的蒙荫获得文学副教授、作协领导以及一种作家溜须拍马的地位。人民只能感慨:才华并不会遗传,但地位可以继承。

  贾平凹可以蒙荫子女,可以豢养一批马屁精,在文学界、作协领域有着重要的地位,这就是所谓的“阀”。那这样好吗?大家希望作协这种腐朽的行业越来越多吗?肯定不是。所以说我们要区分正常的竞争与内卷——我认为,所谓的内卷是一种不良性的竞争,是一种生产力的内耗。

  (二)生产力内耗

  经济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这就是帕累托改进或帕累托最优化。帕累托最优状态就是不可能再有更多的帕累托改进的余地。

  简单举几个例子,比如说有一个失明的人和一个失去了双腿的人住在一家福利院里,这时候福利院着火了,失明的人背起失去了双腿的人逃了出去,那他们就进行了一次“帕累托改进”。再比如说一家公司内部,小张有个任务要做PPT,小李有个任务要去跟客户谈判;但是小张审美比较堪忧,小李有社交恐惧症——然后他们交换了一下各自的工作,两个人都很开心,公司也因为员工做了擅长的事情得到了更多的收益,这也是典型的帕累托改进。

  那么我们反过来看,如果一件事情发生了,对于其他所有人的境遇都变糟糕了,就是“逆向帕累托优化”——或者叫“帕累托劣化”,而当大家纷纷效仿,环境已经“劣无可劣”时,可以理解为“帕累托最劣”,或许也就与当今社交网络“内卷”一词的使用语境相当。最典型的内卷譬如下图:

  我们可以看到,当一个人站在了凳子上时,其他所有人环境都发生了负面改变,这就是进行了一次“帕累托劣化”;而当所有人都站在了凳子上时,大家站在了同一高度的水平上,但是每个人都不能舒舒服服的坐着了,这就是变成了“帕累托最劣”,于是我们就可以伤心的宣布——这个社会卷起来了。

  以此类推,这样的“帕累托劣化”在职场中可以说是比比皆是,这就不是属于良性竞争了,而是标准的恶性竞争,对于生产力是一种消耗与浪费。比如说某一天一个奋斗逼开始加班了,于是慢慢变得人人都开始加班了,于是正常的加班时间变成了“早退”,而加班的时间变成了“正常”的下班时间。但是这个过程中无人受益,反而大家在公司消耗的时间过多了,自己丧失了下班之后休息、娱乐、学习进步的时间,生产力遭到了浪费。这便是我们必须要反对的“内卷”。

  为什么我们的社会普遍“卷”起来了呢?有两个原因,第一,生产力没有突破性的大进展,上一次突飞猛进式的出现新行业还是十多年前的互联网革命,如今互联网巨头已经完成了跑马圈地,经济和生产力有没有新的突破,于是只能通过内耗来进行恶性竞争;第二,在第一个前提下,资本家们掌控了生产资料,决定了生产资料的分配方式,他们要攫取生产经营活动中的绝大多数收益,于是一些“残羹冷炙”只能靠底层人民相互伤害来分配了,下面这张图就很能说明问题。

  (虽然这个具体数字算错了,但是思考方式没有问题)

  所以我们看到,内卷的本质就是剥削。只不过剥削也分为不同种类:当生产力取得突破、经济高速发展时,资本家虽然攫取了经济发展的大部分果实,但是所有人也都能从生产力进步中分一杯羹,所以大家虽然会抱怨累一些,不过还是有许多新机会和上升通道,是可以掩盖剥削现象、消化大量社会矛盾的。但是,当科技革命基本完成,经济增长进入温和与稳定的阶段时,社会上没有那么多机会了,这时候资本家再想剥削人,就只能靠“帕累托劣化”去压榨劳动者了,这个时候所有人的被剥削感就特别明显了,关于“内卷”的热议也就应运而生。

  (三)资本永不败

  简而言之,资本家是一定要剥削的,不能通过生产力的发展去剥削,那就要通过生产力的内耗去剥削。

  最具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当今外卖骑手的境遇。去年人物杂志写了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今年北大的博士后的论文《“数字控制”下的劳动秩序——外卖骑手的劳动控制研究》,这两篇都反映了一个共同的现象:系统是怎样通过“优化”,让外卖骑手的送餐时间越来越短的。同样的距离,挣的钱越来越少,需要的时间越来越短,这就是系统操作下的“内卷”;同样外卖员更拼命了,给道路上所有人的交通风险变大了,大家的境遇都糟糕了,“帕累托劣化”完成了。而唯独通过“生产力内耗”赚到钱的,是背后的大资本。

  这里直接引用博士后陈龙在论文里的原话,大家可以感受一下专业人士的专业语言是怎样反应这问题的:“一方面,经过平台公司对控制权的重新分配,平台系统与消费者取代了平台公司对骑手进行管理。平台公司看似放弃了对骑手的直接控制,实则淡化了雇主责任;劳资冲突也被相应地转嫁到平台系统与消费者之间。另一方面,‘数字控制’从实体的机器、计算机设备升级为虚拟的软件和数据,平台系统通过潜移默化地收集、分析骑手数据并将数据结果反作用于骑手而使劳动秩序成为可能。”“数字控制不仅削弱着骑手的反抗意愿,蚕食着他们发挥自主性的空间,还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参与到对自身的管理过程中。数字控制还表明,资本控制手段不仅正从专制转向霸权,而且正从实体转向虚拟。”

  “尽管平台系统用于管理骑手的数据是客观的,但其背后存在利益导向。技术不管再怎么飞跃,本质上依然服务于资本。而对技术神话的盲目推崇时常让我们放松对幕后操作的警惕。因此,我们应该看到,平台系统并非客观中立的‘管理者’,‘数字控制’的背后存在着资本操纵的身影。如果说社交媒体、购物网站的内容会根据受众的偏好和习惯进行因人而异地推送已成为公开的秘密,那么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互联网平台公司正将他们收集来的数据运用到使其利益最大化的管理中。”

  就像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一样,上述例子也形象的证明了:生产力停滞造成内卷,内卷反作用于生产力,导致生产力更加内耗。

  估计又有人会拿起老生常谈的论调了——你参与“内卷”是你的个人选择,你完全可以辞职啊,你签了劳动合同不是你自愿的吗,要有契约精神啊?其实本文讲的就是这个问题——资本可以通过其优势地位永不言败,不管进步还是内耗总能剥削成功;而劳动者往往没有选择的余地。下面这张图可以很形象的解释这个问题:


 

 

  我们即便不用马克思的理论,我们用西方自由主义社会契约论和罗尔斯正义论的理论、用西方经济学中博弈论的理论也不难发现,资本家和无产阶级直接是一个不平等契约、不对等博弈。因为资本家和工人的地位、实力和他们所面临的风险完全不对等,这样他们所接受的契约也必将无限有利于资本家——简而言之,工人们无非是饿死而已,而资本家们则要损失无比珍贵的资本增殖的机会啊!

  (四)为什么反对资本主义

  关于“内卷”话题的探讨,必须要上升到对于资本主义的批判,否则就是毫无意义的和稀泥。

  我在之前讲过这个问题,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的道德批判分为两层。第一层是:资本主义谴责为一种非人道的社会体系,它使人变得冷血逐利、它异化了劳动和劳动者、它残忍地吸血底层人民。在马克思文章的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浓浓的对资本主义的道德愤慨,诸如像“盗窃”“肮脏”“吸血鬼”“刽子手”“榨取”等负面词汇是他文章中的高频词。

  然而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的道德批判远远不止先于一个卫道士的层面,第二层批判才是马克思主义区别于其他一切反资本主义(封建主义也反对资本主义)学说的根本:社会主义者反对资本主义,是因为资本主义制度阻碍了生产力的进步。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马克思主义经济原理的根本出发点是发展生产力。其实资本原始积累虽然罪恶,但在当时毫无疑问是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的,诸如羊吃人运动等,马克思还是赋予了它在特定时代中的积极意义。这涉及到两个辩证法的问题,第一个辩证法:要看到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对农民、下层手工业者、殖民地人民残酷的剥削;同时也要看到对生产力发展的巨大意义。正如马克思所说:“美洲金银产地的发现,土著居民的被剿灭、被奴役和被埋葬于矿井,对东印度开始进行的政府和掠夺,非洲变成商业性地猎获黑人的场所——这一切标志着资本主义生产时代的曙光。”我们再来看第二个辩证法,资本主义取代封建主义,是历史的进步,是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那么当资本主义因为其自身的种种缺陷而成为生产力发展阻碍的时候,自然就应该被更高级的制度所取代。

  自资本主义制度确立以来,英国先后与1778、1793、1797、1810、1815、1819年发生局部性经济危机,1825年第一次爆发全国经济危机,1836、1847年又爆发了波及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自此,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平均每10-20年就要爆发一次严重的经济危机,直至1929年大萧条之后凯恩斯主义的确立。因此,当资本主义制度成为了生产力发展的阻碍之时,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合法性也就存在了。正如马克思所说的:“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这个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魔法师一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

  大家可以看《共产党宣言》,其中内容的有不少篇幅介绍了资本主义对生产力的巨大促进作用。但是宣言更重要的内容在后面:资本最大的进步,是产生了资本主义的掘墓人——无产阶级。资本主义曾经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但是现在已经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所以需要无产阶级去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符合社会化大生产需求的科学社会主义制度。这就是“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辩证法思想。

  现在有些人提《共产党宣言》,只讲前面的肯定资本生产力发展的部分,不讲后面的资本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内容,更不讲“资本否定自身产生无产阶级——最先进、最有战斗力的阶级”这种贯穿始终辩证法思想的精髓,实在是“半本宣言治天下”,也就是欺负欺负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的人了。

  所以这就是本文探讨“内卷”的意义,是想让用身边通俗的例子给大家讲解:生产力是怎样内耗的,资本家为了自身利益是如何让劳动者互相伤害的,这样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马克思要站在“阻碍生产力发展”的高度去批判资本主义了。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