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袁隆平逝世,成为牛鬼蛇神现形记

2021-05-24 08:53:56  来源: 热风2021公众号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复杂的社会生活本身,能够使原本简单的“事件”,演化出复杂得多的“舆论事件”,引发(广泛的)讨论和争议,甚至分裂——成都49中舆论事件,即是一例。

  今天,“教科书里的人物”袁隆平的逝世,同样变成了一桩不大不小的舆论事件;各路牛鬼蛇神粉墨登场,为我们奉献了精彩的戏码。

图片

  首先登台唱戏的,自然,是惯于吃人血馒头的“菲克纽斯新闻台”。

  01.假消息的背后:西方式媒体霸权时代的到来

  划重点:袁隆平院士是今天13:07离开人世的。

  之所以如此精确到分,是因为:在几个小时前,在上午,就已经有我们的“权威”媒体,代替医生宣布病人的死讯了……

  看来,这次,“心惊报”又立下头功:

图片

  甚至,还被“及时”发布到了外面:

base64!

  不用怀疑:这种按理说只能在有所谓“新闻自由”的“资本主义国家”出现的一幕,现在,也在我们眼前,真真实实地上演了。

  并且,不是第一次。

  不要忘了,历史性的2020年那个近乎“网络亡国”的“李文亮之夜”:和李文亮医生逝世当晚,以及反动文人汪芳造谣某护士去世的操作一模一样,一众媒体在人还活着的时候,就提前宣布死讯了……记得在“李文亮之夜”,李医生就硬是“去世”了好几回。

  并且,被网民斥为“谣媒”的涉事媒体本身,看来,并不用承担什么真正的代价——最多道个歉完事……

图片

  问题是:道歉就有用的话,要法律干嘛?

  媒体造谣传谣成本之低,以及他们“把节奏带起来”的能力的真实存在,足以说明,我们的新闻体制已经走到了什么地步。

  问题,恰恰在于胡编津津乐道的所谓“市场化”。

图片

  当然,作为老两面人的胡编,也说过这样一些话:

图片

  从道理上讲,“党性”和“人民性”是不冲突的,“党性”和“市场性”才是冲突的。要请教胡编的是:“市场化媒体”,如您的《环时》,该怎么兼顾党性和市场性,并以党性为本呢?该怎么让它们既“具活力战斗力”,同时又“坚持党性”呢?该怎么让它们既“按新闻规律”办事,又“为党为民”发声呢?以及,所谓“宽容它们出错”——是什么意思呢?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对它们,是“不够宽容”,还是“太宽容”了?主要矛盾、主要问题是哪个,胡编您作为一个“老媒体人”,清楚吗?

  看来,今天我们的媒体里堆满了没有脑子的机器:干啥啥不行,传谣第一名;外宣全拉胯,挖墙最专业。

  让一位老人今天有些不体面地离开人世——这,要给我们的“菲克纽斯新闻台”记上“头功”。

  在此,完全有必要重温毛教员的一篇重要谈话:

图片

  哦,对了:在今天袁老的事情上,又怎么能少得了我们话痨胡编的声音呢?

  02.阴阳怪气的胡编:暗黑前三十年

  胡编所谓“一己之力”,简直是对袁老的高级黑:

base64!

  我们来看看当事者自己是怎么说的吧:

图片

  显然,按袁老这段话的逻辑:胡编今天抛出的“一己之力”论,无疑,也属于“不能接受”的“其他的评价”之列。

  在这里,胡锡进再次暴露了他的精英史观,或说英雄史观。这是与群众史观相对立的;所以,胡编这种人,会那么“瞧不上”毛教员领导亿万劳动群众开天辟地的前30年,是一点儿也不奇怪的。因为,前30年,正是马克思主义群众史观在中国历史上最具能动性的、最高度的践行时期。包括袁隆平的主要科技成就,也是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取得了的。

图片

  撇开所谓“吃饱肚子”的问题不谈,胡编这种对重要人物的评价方法,本身就是对前30年及其精神的“鞭尸”。

  而在“吃饱肚子”的问题上,包括在当年“饿si人”的问题上,胡编的嘴脸就暴露得更明显了:

图片

  哈,好一个“兼听”!好一个“理中客”!好一个“不偏不倚”!!!

  在这种性质的问题上“兼听”,就等于纵容流行的谬见!!!

  只是,“3000万”这个数据终于可以索性还给美帝自己了。世界上一切帝国主义人权罪犯、右倾机会主义叛徒、右派谣棍,打了你们的脸没有呢?你们大概是不会认账的吧。那也不要紧,因为到底我们这个3000万是假的,你们那个才是真的。在这种性质的问题上,真理只有一个,骗子也只有一个;真理在我们这边,骗子是你们自己。

  当然:有人,走的比胡编还远,或者说比胡编更加赤裸裸。

  03.“拜市场教”分子的呓语:自由主义未成“阴魂”,更没有“不散”

  不是吧,不是吧?这,都能拿来尬吹?

  看来,自由派公知,起码这一代,真是水平堪忧,气数尽矣……简直是在侮辱网民群众智商。

  您要吹市场经济,要宣扬你们的基本教义,也不是拿这个事儿来说吧???

图片

图片

  “不要拜科学教”——嚯,那请问您是拜什么教?“拜市场教”?

  “市场经济才是所有人的上帝”——“你们”就“你们”,别扯上“所有人”,“你们”蠢不代表“所有人”蠢。

  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这都啥年代了,怎么还有人来这一套?

  恰巧,某大V最近发的一篇长文,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说:“真正决定未来网络舆论斗争朝向的,绝不是自由主义这种既没有官方支持,又缺乏群众基础的知识分子空中阁楼式思想……”

  嗯,大体正确。

  不错:在这儿,他有轻视自由主义的倾向。

  仅以“知识分子空中阁楼式思想”,解释不了为什么公知思想和言论,在今天仍会时不时“诈尸还魂”,让“粉红”和“深红”仍有将其挂出来加以批判和嘲讽的必要。还是毛教员的“皮毛论”正确:知识分子是“毛”,总要附着在什么“皮”上。如果停留在“毛”的层次,看不到自由主义之“皮”,那必定是轻率的。

  不错,可以预料:自由主义在未来中、长期内,会延续目前的衰势,重振乏力。但,这决不意味着自由主义是没有实际的社会基础的,它也并不只是所谓“知识分子空中阁楼式思想”。它甚至也不完全是“没有官方支持”的,因为建制内一直存在着心慕自由化的官员,只不过他们近年来不得势罢了。自由主义确实“缺乏群众基础”,但“缺乏”又不等于“没有”。自由主义思想最主要最深刻的根源,在于社会上已经成了气候的私人资本势力,以及既不同于垄断资产阶级又不同于无产阶级的“第三种人”——小资产阶级,和受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意识和生活方式影响的学生、知识分子以及部分无产阶级群众。算上前面提到的建制内心慕自由化的官员——这些,都可算是自由主义的社会基础。因此,准确的提法是:在未来中长期内,自由主义将延续近年来的衰势,但它仍是一个有着实际的社会基础的、有着一定范围内的影响力的主要思潮,是与民族主义、共产主义同时存在并同时发挥影响力的一大思潮。

  没错:汪芳之流,注定会是我们的“老朋友”。

图片

  搞清楚了这些,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在“粉红”强势占据霸主地位、“深红”思潮暗流汹涌的当下,还会时不时有“公知”那一套玩意儿冒出来,恶心恶心人。

  不错:是“粉红”、“深红”、“公知”三方混战,而不是其他。这个基本的舆论格局,想必还会延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