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台湾疫情这口锅,差点就扣在大陆身上

2021-05-18 15:24:55  来源: 新潮沉思录   作者:刘梦龙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这两天台湾的疫情迅速恶化,这口焖烧锅恐怕是捂不住了。就像很多人担心的,台湾始终并不清晰的疫情,终于到了出大事的时候了。这种担忧是有道理的,多年前的非典已经在岛内上演过类似一幕。当年的非典在岛内就是风平浪静好一阵,拼命向全世界吹嘘三零记录,结果猛然翻车,疫情异常惨烈,从此使人对岛内政治化严重的防疫工作不能不打上问号。

  而这几天的疫情不免使人想起不久前由于舆情大哗,紧急叫停的某地对台免检开放政策。事到如今,想必当初迫于舆论宣布的择期再行将要遥遥无期了吧。这样惠台不及就惨遭对岸拉胯而幸运止损的情形,如此的黑色幽默,既可以说让人松了一口气,也不免要叹上一口气。

  只要稍有理智的和阅历的人就应该能看出台湾当前的抗疫工作是不能让人放心的。这不是基于两岸关系的偏见,而是基于历史经验、岛内社会现状和疫情以来岛内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而得出的结论。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台湾一贯认为自己的医疗水平在亚洲前列,但本身的防疫水平实际远不像他们自我感觉的那么良好。岛内几乎每年都会出现比较严重的热带疾病流行,比如2015年的登革热大流行。类似的美国曾经也吹嘘抗疫水平高,其实每年流感都损失惨重,如今新冠一捅就破功了。

  抗疫,尤其是新冠这样的烈性传染病,本就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政治要服从科学,一点漏洞都不能有。而岛内一贯是一切服从政治,这些年来各党派之间对立严重,立委会等于菜市场吵架,一个比一个极端又善于做秀,任何会得罪人的强硬政策都没法落地,这必然影响到抗疫政策的执行。

  抗疫要令行禁止,严防死守,最怕是松紧不一,以邻为壑,哪怕最爱台湾的岛民扪心自问下,这么多年来岛内有几件事能做到这样的?从台军爆丑闻的役男,到每次救灾抗疫,各种不问苍生问鬼神的神操作,作秀是没有好办法下的一种搪塞。当代选举政治的典型表现就是表态就是一切行动的终点,岛内的政治生态这方面就极为典型。总不会年年传染病都防不住,新冠一来,岛内就蓝绿团结,行政水平就一下子就赶英超美了吧?

  实际上,台湾社会由于长期的停滞,社会资源和人才都很紧张了。就像不久前的大断电,之前的严重缺水,还有火车事故,这种情形现在的美国也有,就和国军不断出事故的老飞机一样,其实都是基础设施长期得不到投资更新,余量已经接近极限了。所以,才特别容易出问题,而且容易出大问题。一叶可以知秋,日常民生所系的基础设施都没有余量,何况是防疫这样必须长期紧绷,宁可千日防空,不可一日空防,需要大量投入而遥遥无期的工作。

  实事求是的说,台湾确实不能照抄大陆的作业,就算现在疫情紧张起来了,也每天控制检测量,坚决拒绝做普筛,不仅是检测力量跟不上,更多是怕真的疫情太严重,自己没办法控制。如果真的搞封城,停止人员流动,不止经济上要垮,行政上也没办法执行,一定会出现饿死人,大面积哄抢挤兑的情形,可能疫情还没爆发,社会就崩溃了。

  如果要评价疫情爆发以来岛内的抗疫工作的话,那么它确实存在一个老师,那就是日本。台湾一贯亲日,两者面对疫情,无论社会反应,还是政府施政都确实相似。如果说大陆算是依靠国力以主动消灭疫情为目标,那么台湾和日本抗疫都采取的是被动拖延,以在疫情下尽量维持社会运作为目的,乃至不惜在一定程度上掩饰疫情。

  两者的手段都是很像的,就是尽量减少检测数量,尽量不确诊来减少病例数量,乃至尽量减少治疗来减轻医疗系统压力,通过一系列社会管控,上下一起配合,避免社会崩溃,营造出稳定的假象。相比之下,日本各种资源和医疗水平都比台湾强,对外管制也更严厉,但即使这样,日本也已经难以为继,这就很难不让人怀疑台湾的抗疫真实情况。

  这类做法其实就是西方群体免疫的东方翻版,只不过亚洲文化下老百姓更配合,政策也不像西方那么赤裸裸,上下一起装糊涂,并取得了相当成绩。这样做,长期目标当然是以拖待变,要么实现群体免疫,要么等待疫苗量产。很多国家在面对疫情时都有这种想法,不过在疫苗全球紧张,印度病毒突变的当下,全球疫情常态化恐怕已经难以避免,这个目标只怕也不可能了。

  而日本和台湾两者各自的短期目标,现在恐怕也有难度了。日本是为了东京奥运会,现在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硬着头皮干的窘境。而台湾这样做的目则是为了争取国际关注,这种情形和当年的非典是十分相似的。

  无论台湾和日本,虽然质疑不断,能支撑到现在都是颇让人佩服的,称得上御民有术。在抗疫的能力上两者或者有所欠缺,但在社会控制上是了不起的,能把抗疫做到缓慢燃烧,斗而不破,这种情形在中国大陆是做不到的,在西方恐怕也早就翻车了,是东方式的面子文化和西方式的怙恶不悛的完美结合。

  这当然也是一种恶政,甚至还不如前清末年面对东北鼠疫的决断和社会动员。但谁让中国大陆之外,整个西方都拉胯,既然只能装作大陆这个例外不存在,就显出日台装死的能耐了。因为这种维持,虽然牺牲了一部分人,也使社会运作和医疗资源免于崩溃,是取得了一定成绩的。当然这也是拜新冠在医疗尚未崩溃时,死亡率没有那么可怕所赐,如果像鼠疫和西班牙流感一样,大街上人走着走着突然就死掉,那谁也没办法装糊涂。如今随着印度养蛊一样诞生的烈性变异病毒出现,这种情形恐怕越来越难维持了,而日台经过长期的缓慢燃烧,本身社会资源的余量也堪堪耗尽了。

  其实,台湾现在最大的困境不是来自病毒变异,而是它挂着一个抗疫优等生的旗号,就像偶像,风再大,天再冷,都要露大腿,自己也骑虎难下。台湾这个抗疫优等生,本质上就是西方希望有一个对抗能大陆的先进典型,是基于反共的目的竖起来的。如今各种主张撕裂严重的岛内相对能达成共识的大概有两点,一是台独,二是反共,两者是二位一体的。虽然几乎所有的岛民都认为台湾已经是一个不同于中国的独立行政体,但台独其实还可以分为急独,缓独,绿营的台独和蓝营的独台。而要说唯一能让台湾上下放下成见,团结起来的旗帜,恐怕就是反共了。

  两岸力量对比早就失衡,台湾小政权生存的关键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它存在最大的意义就是反共,而回过头来,反共就决定了它不可能和祖国大陆搞统一。应该说,台湾作为全球反共最前沿,内战的残余政权继承者,本来就是反共氛围最浓郁,反共态度最坚决的地区。

  现在,由于盟友实力衰退,两岸经济交往密切,台湾很大程度上不得不靠大陆吃饭,但这是不影响台湾反共的,岛内也从不掩饰这一点。台湾的疫情处置现在不仅仅是在力有未逮的情况下勉强维持,坚决不肯向大陆妥协,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要向西方盟友表明自己的特殊价值和反共潜力,这就难免要政治化了。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之前福建对台快速通道的政策执行了,陆台交流恢复并扩大了,会是什么情形。那样,一切责任都能顺利推到大陆身上,感染源一定会是来自大陆,可以理所当然的向全世界指控大陆果然是隐瞒疫情,并因此破坏了台湾抗疫的大局。于是岛内的政治困境就解套了,上下也得到解脱了,甚至西方盟友也松了一口气,反共的大义也得以保全了。在反共的大义下,是没有谎言和羞耻这回事的,一切都是应当和正义的,谁要是敢质疑就是通共的内贼。

  应该说反共这一点,岛内是从不掩饰的,甚至两岸这种不可调和的敌我关系本身就是长期存在的。而唯一会去主动掩饰的反而只有大陆的一些官僚。这件事最大的黑色幽默,就是差点在大陆官僚的配合下,台湾就能顺利过关,被在祸害大陆的同时贼喊捉贼了。甚至,我们与其关心台湾的疫情,还不如留心下某些内地官僚什么时候又会主动向对岸示好。

  其实从新冠疫情爆发开始,对岸就表现出对大陆的巨大恶意,包括疫情初期的物资封锁,网络攻击,比任何一个国家都癫狂。而随着疫情的发展,国内能少吃一些亏,其实还对亏了对岸肆意污蔑后,在高度不信任下的主动封锁,起码少了许多热脸贴冷屁股的机会。这些年,这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情形,我们可以说是习以为常的。

  对某些官僚,对岸到底是什么,不是实际上从未停战的敌人,而是衣食父母。他们当然不是宣传两岸一家亲到了自己都信的程度,而是有实际的利害关系的。长期以来对岸享受众多的特殊政策,利用这种政策塑造政绩,套取上级资金,又需不需要对岸商人的配合,更不用说搞所谓的两岸合作项目,哪怕单纯的对台卖好换两句违心而不值钱的称赞,都是再醒目不过的政绩。

  由于长期的超国民待遇和片面统战,早就形成了一个吃台湾饭的庞大利益集团。很多官僚不恨对岸常常吃干抹净提起裤子就骂街,而是恨刁民不肯配合,要去揭破皇帝新衣。这些人的眼里是没有人民的,有的只是政绩和升官发财。尤其是不少官僚的眼光,真的只有一亩三分地,再配合台商又抠又贪的特性,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比如之前被骂回去的快捷通道,未必有多大阴谋,说不定就是台商被地方捧习惯了,抠癌发作,加上台企那种非台干不用的作风,又不愿意承担隔离的成本,催着官僚行方便。这种通道未必就像宣传的那么便利,哪怕为了官僚自己的帽子,为了避免传染风险,很可能事后还是要加强对接口岸的检测和提高接待条件,最终订出一套成本高昂,宁可自己人委屈,也要方便对岸的土政策,说不定最后会搞出一个外紧内松,唯大陆人不准入内的台湾租界。只不过,谁能想到岛内疫情爆裂的如此迅速,差点就帮对方接锅,捅了大篓子。

  这次的新冠疫情真是好事,它就像照妖镜,照出了当代世界各种各样的问题和真相。如今来看,台湾的疫情恐怕是到了一个很严峻的关口,维持缓慢燃烧的政策,未必能顶得住新冠疫情的爆燃。实际上,从疫情来看,整个台湾社会也确实畸形到一定程度,才能上下一起装死,承受住这种无异于群体免疫式的断尾求生。

  而相比之下,我们再回看自己,我们在抗疫中取了很大胜利,是不是也暴露了不少问题。我们能胜利抗击住疫情,是因为强大的国力、以人民为重的决心和上下之间的通力配合。但随着疫情的缓和,一些官僚们的老毛病是不是又开始暴露出来了,而长久以来,群众对这种官僚慷人民之慨的胡作非为又有什么好办法呢?这次阴差阳错的避过一劫,是个好开始,只有群众自己勇于保护自己的基本权力,敢于发出声音,才能加强对官僚的监督。

  而从根本上说,和官僚主义的长期搏斗,是当年的伟人竭尽全力都没能解决的问题,官僚如同城狐社鼠,注定要伴随着共和国的始终。今年是建党百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怎么样才能算是不忘初心,才能不重蹈覆辙,真是一个值得整个国家和人民长期探索的问题。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