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申鹏:什么是真正的“觉醒”?

2021-05-05 10:14:12  来源: 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今天是五四,我想再讲一讲《觉醒年代》。

  清明节的时候,有人说《觉醒年代》出“续集”了,因为他们在上海龙华烈士墓园陈延年陈乔年的墓碑前,看到了铺了满地的鲜花。陈乔年烈士的墓前,还有人放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

  这就是好的文艺作品的作用,它会让人们主动去了解那段历史,那些人物,了解他们做了什么事情,并且为了什么去做!

  我建议没有看过的人都去看一看这部剧,我还建议大家把这部剧和《我们的法兰西岁月》、《秋收起义》串起来看。顺便再读一读陈独秀、赵世炎、毛泽东、周恩来他们的传记。

  这样刚好可以把陈独秀、陈延年、陈乔年、赵世炎、周恩来、蔡和森、毛润之的经历串起来,完整了解他们轰轰烈烈的革命岁月,了解他们的思想转变、路线选择,同时还可以了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初历程,以及党内党外所有思想路线的碰撞过程。

  这时候,你才会理解剧中陈独秀对延年讲的那几句:“革新和保守是相对的,今天的保守派,曾经有可能是革新派,今天的革新派,有一天也会变成保守派”。

  《觉醒年代》讲的是北大、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我们的法兰西岁月》讲的是留法和中国旅欧少年共产党的成立;《秋收起义》,讲的是大革命失败,同志们一个个倒下,毛润之开始独自寻找新的道路。

  在《觉醒年代》中,毛润之还只是个少年,他见识不够开阔,思想也没有成型,也曾是无政府主义者,是陈独秀、李大钊两位先生带他走上了那条道路,但是他豁达、慷慨、坚定、能力强,同志们留法的4万大洋,就是他找章士钊先生借的。

  在《我们的法兰西岁月》中,毛润之已经是一个共产主义者了,他出身的环境,不在大城市,与乔年、延年、赵世炎都有区别,他是一个从大山农村走出来,亲眼见过广大牛马一样劳作的农民的人,他对这个世界有着更底层的认知......所以,他没有去法国,他留在了国内,并且开始像陈独秀先生一样当媒体人、教育工农、筹备建党。

  在《秋收起义》中,四一二大屠杀已经发生了,陈独秀已经不再担任总书记了,共产国际派来的代表罗明纳兹到中国开会的时候,甚至要求所有的党员进会场的时候都要写一句“打倒陈独秀”,似乎只要把锅都甩给陈独秀,共产国际就没有责任了一样......在湖南,毛润之和共产国际代表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他不同意在大城市发动暴动,他不同意进攻长沙,他要往农村去.......

  在《觉醒年代》、《我们的法兰西岁月》中,毛润之还是个学生,而到了《秋收起义》中,他已经是一个教员了,一个导师了,他开始培养自己的同志,传播红色的火种。

  润之先生是从一开始就是想做教员的,他想让每一个工人、农民都能识字、读书、算账,“免得上XXXX的当”......让每一个人都会写自己的名字,都知道自己是谁,都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为什么而战,他说:“将来如果夜校收钱了,你们都可以来找我,毛泽东”。

  马克思的墓碑上有一句话,叫做:“哲学家的工作是认识世界,但更重要的是改变世界”。

  你看,陈独秀先生是一代才子、社会名流、全国青年的偶像,是北大的文科学长,是蔡元培、胡适之的好朋友,他原本可以在书斋里、高校中过一辈子,他平时也可以和辜鸿铭、黄侃他们辩论新旧文化,也可以和胡适辩论马克思主义和实验主义.....每个月拿着120块大洋,天天辩经,不伤和气,岂不美哉?

  知识分子可以很“进步”、很“洋气”,可以和帝国主义国家的知识分子没有区别,但是国家呢?社会呢?人民呢?难道要站在高高的城楼上,看着穷人卖儿卖女?军阀草菅人命?刽子手砍头?封建余孽流毒无穷?洋人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无忌?

  如果启蒙只是精英知识分子之间的智商游戏,那么中国和印度也没有什么分别。

  剧中,陈独秀和李大钊曾经在天津海河边遇到了一个放河灯的义和团老战士,这位老人正独自在河边祭奠亡魂。陈、李二人来到老人身旁,奇怪地问他为何会祭奠这么多亲人?老人说,这些亡魂是当年死去的义和团兄弟们,二十年了,谁还记得他们?李大钊安慰道:他们为了国家而死,是值得的!老人竟激愤地反驳:为了这样的国家,值得个屁

  这位义和团的老人,也是近代中国斗争的一个缩影,当国家危亡了,当帝国主义欺凌到头上的时候,奋起反抗的就是这样的普通人,他们或许没有知识,没有见识,不知道未来的方向是什么,他们甚至迷信,他们只懂得本能地反抗,但是反抗有错吗?

  《觉醒年代》中,李大钊先生有句话,叫做:“我们的启蒙,不能局限于精英层面”。

  陈独秀先生有句话叫做:“我要的不是北大的生机盎然,是中国的生机盎然!”

  进步、觉醒、革新不是靠辩经辩出来的,不是好好先生妥协出来的,是斗争出来,所以《觉醒年代》中的陈独秀一直在说:“采取直接之行动”,他在当时的判断,是超前的,实事求是的,符合中国实际的,后来有人总结了一句更通俗易懂的话,叫做:“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反动派,你不打,它就不会倒”。

  北大得风气之先,北大汇聚了当时中国最优秀的青年才俊,但一个北大救不了中国,真正最伟大、最磅礴的力量,蕴藏在那些普普通通的工人、农民、贩夫走卒之中,他们需要光,有人就走进了他们中间,把自己变成了光。

  伟大的思想,想要开出花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是喝茶念经可以解决的事情,需要实践,需要一代一代的人去做,甚至要去牺牲,去流血,才能让后辈享受他们披荆斩棘来的幸福。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