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方城法院的教育整顿应从这张判决书开始……

2021-04-30 14:12:06  来源: 方城故事   作者:方城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老话说,国民党的税多、共产党的会多。这话真不假!

  ——昨天看到咱们方城县法院在“教育整顿”的旗号下,又开了一个“查纠整改环节”的民主生活会,禁不住就想起了这句话!

  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全面铺开,是从今年三月份开始的。这次教育整顿被命名了“三大主题”,虽然我不是政法队伍的一员,这教育整顿也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我依然主动学习了这“三大主题”,知道它指的是: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铸魂扬威式的主题教育。一句话说到底,就是刀刃向内,清理害群之马。

  而且我还知道,这次教育整顿被分为学习教育、查纠整改、总结提升三个环节。

  昨天方城县法院召开的民主生活会就是属于“查纠整改环节”的。也说明了,这次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在咱们方城法院,已经进行到一半了。

  方城县法院是在2021年3月10日开的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动员会”,那一天自然可以视为此次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在咱们方城县法院的开始,然后昨天开的“查纠整改环节”民主生活会,是4月28日。从3月10日到4月28日,整整49天——我查了查,这49天里,方城法院仅以“教育整顿”为名或跟“教育整顿”有关的,就已经开了整整59个会了。

  49天,59个会,平均一天开一个都打不住,不正恰如其分地证明了“共产党的会多”嘛。

  你问我怎么知道人家开了这么多会?

  没有“深喉”给我提供秘密——其实很简单,我就是查方城县法院的官方公众号“天平方城”上公开发布的文章,不用看内容,只是查标题就能查出来他们开了这么多会。

  其实不仅仅是方城县法院的官方公众号,咱们老家好多单位的官方公众号,你像什么方城电视台啦、方城消息啦、方城交警啦、公安局的平安方城啦,政法委的方城政法啦,还有方城县医院等等,他们这些公众号我都关注着。

  这还是去年疫情时期留下来的一个习惯,当时隔离在家不能出门,只能靠关注各类官微才能了解分析老家疫情防控的进展。后来疫情结束了,咱也不能卸磨杀驴、取消关注不是?

  但我也不是整天大把的时间都刷手机看他们开会了,谁闲着木球事那么无聊啊。微信里各种各样的公众号我关注了一二百个,有内容有意思的文章多了,哪有功夫总盯着方城这些人叨咸姜?

  但是方城县法院的官方公众号“天平方城”我是惦记着的,只要隔一两天我就会找找它推送了什么文章?至少我要浏览一下标题——这是因为我惦记着一件事,一直在等着看它的结果。

  这是一件什么事呢?

  就是去年的一张判决书。

  去年是全国性的三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收官之年,各地都有扫黑除恶的收官之作——咱们方城的扫黑除恶收官之作毫无疑问就是李献生案了。

  李献生案从侦查、起诉到开庭历时两年多,几乎贯穿了方城县整个扫黑除恶运动的全过程,涉案人员最多,涉案金额最高,仅涉案罪名就有10个,一审开庭就开了整整9天,方城县检察院的一把手检察长亲自出庭担纲公诉人,方城法院的一把手院长亲自出庭做审判长——可见领导们的重视程度,就凭这方城县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最高配的“豪华法庭”,说它是方城县扫黑除恶第一大案毫不夸张,说它代表了方城县公检法的执法最高水平也完全应该。

  但是很可惜的是,就是这样一个代表了方城县公检法执法最高水平的大案,竟然在最后环节闹出了一个大乌龙!——法院竟然把判决书了

  被告人中的一个易某某,是在李献生西关那个鸿源加油站打工的,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两年。本来判决书的前面写得清清楚楚,此人是“2018年11月16日被方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的,那么两年的刑期自然应该“自2018年11月16日起至2020年11月15日止”,结果在判决书的后面,却被算错为“2018年10月16日起至2020年10月15日止”——整整提前了一个月。

  判决书既然这样写,这个易某某自然也按2020年10月15日的这个时间,到期就被看守所刑满释放了——可是谁知都回家半个月了,法院才发现判决书搞错了,于是又将人家通知回去“亡羊补牢”。

  这样一个“乌龙判决书”一经媒体报道,自然引得舆论大哗。

  因为这判决书“印错”,可谓最弱智、也是最不该犯的错误,即便是书记员算数算错了,可判决书打印出来之后,审判长不看吗?合议庭不审核吗?这么大的案子不上审委会吗?

  从书记员到审判员到审判长再到审委会的领导们,但凡有一个环节、即便是碰见一个能稍微负点责任、操点心的临时工,又怎会闹出这种笑话!尤其这还是一个检察长做公诉人、法院院长亲任审判长的黑社会大案要案,既然一个简单的刑期都会搞错,那谁知道那么错综复杂的案情、动辄一百多本上万页的卷宗、几百页的判决书牵扯到20多个被告人的实体认定部分会不会也有一不小心搞错的?

  所以可以想象,当时全国网友嘘声一片,甚至有人问,这要是死刑呢?【我可以把当时新闻报道之后的部分网友评论附在这篇文章下面,让大家感受一下网友的质疑。】

  也正是因为网友的质疑,当时咱们方城县的政法委还专门为此发布了一个“情况说明”。说方城县委政法委高度重视,立即会同县纪委监委,责承县法院、公安局、检察院等部门组成工作专班,对……问题进行调查核实,待查明事件真相后,将按照相关程序,予以追责处理。

  这个“情况说明”,是2020年11月6号发布在方城县委政法委的官方公众号“方城政法”上的,从那时到现在,屈指一算,已经半年了。却再也没有看到过“下文”,有谁能告诉我,这“追责处理”的结果吗?

  我一直比较留意方城法院的公众号推送,其实就是一直想等着看看,这个事儿他们到底会怎么自圆其说?

  我总忍不住猜测——这在全国都闹出了这么大影响的一件事,咱法院的领导总不至于把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硬生生地拖成烂尾楼最后不了了之吧?何况是县委政法委都说了要追责,难道他们硬是敢不追责、不给上级回复个结果?但是如果追责了,怎么法院天天开会发新闻报道,就不见他们把这个处理结果公开发布一下呢?难不成是最后让一个书记员背了锅,不好意思对外讲?

  其实按我想,现在正好搞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你说的再好听,忽雷闪电的动静再大,即便是49天时间里开上59个会,又怎么比得上抓住这样一个典型案例“予以追责处理”更能让上级领导看到你的行动、老百姓们相信你的决心呢?

  当然啦,开会也是必须的,也是充分说明咱们方城法院从上到下对这次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重视程度,但是,现在都已经到了“查纠整改”的环节了,通过前一阶段的“学习教育”,咱们法院难道还不该揪出来了几个“害群之马”甚至“挥泪斩马谡”以取信于群众?

  虽然说这不是搞运动,不能“一刀切”非得按比例下指标定任务,但是方城法院从领导到法官到书记员、法警辅警几百号人,难道都是八面光、六面圆,一个个干板直正没毛病?即便真是八面光、六面圆、一个个干板直正没毛病,那上次把判决书弄错是谁的责任呢?难道不该公开处理结果来证明教育整顿的成效?

  据说,此次教育整顿,要一查自查自纠是否做到全覆盖,思想发动是否广泛深入;二查组织查纠措施是否有效,是否发现新的违纪违法问题线索;三查顽瘴痼疾是否得到有效整治,存量问题是否基本消除;四查案件线索核查是否到位,清除害群之马成效是否明显;五查“自查从宽、被查从严”是否落实到位。

  ——说的很好听,但怎么能知道不是轰轰烈烈搞形式,扎扎实实走过场呢?

  还是建议不看广告看疗效。方城法院的教育整顿,请即从那张“印错”的判决书开始……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