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帝国坟场”阿富汗,美国为什么重蹈覆辙?

2021-04-28 10:41:52  来源: 新潮沉思录   作者:dlsdyc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人要跑了!”如果对于阿富汗民众而言,最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肯定就是美国及北约部队的撤军。可以说,上至九十九,下至才会走,只要是阿富汗的活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只不过大家的感觉可能就不大一样了。

  对于塔利班而言,这无疑是胜利的前奏。或者用塔利班自己的话来说:“我们赢了”。对于阿富汗政府和城市中产阶级而言,撤军则是绝望的开始。虽然阿富汗总统加尼表示,感谢美国为阿富汗和平稳定做出的贡献,阿富汗政府有能力处理自身安全问题,但明眼人都知道,“西贡陷落”不止是个理论问题。

  事实证明,美国跑路的意愿不可谓不强烈。4月14日拜登宣布,将从5月1日开始撤军,在“9·11”二十周年正式完成。此次撤军是无条件撤军,这意味在理论上即便塔利班攻占总统府活捉加尼也不能阻碍美国人跑路的决心。甚至等不及五一劳动节,4月25日,驻阿富汗美军以及北约部队司令斯科特·米勒就宣布,美国已经开始从阿富汗撤出部队,将基地移交阿富汗政府。

  当然,为了表示自己在名义上没有放弃阿富汗政府,拜登政府强调将以驻军以外的方式维护阿富汗的自由民主。不过,无论美国人嘴上怎么说,大家都已经发现美国正在步大英帝国和苏联的后尘。帝国坟场阿富汗再一次证明自己绝非浪得虚名。

  帝国坟场阿富汗

  帝国坟场——这绝对是阿富汗最广为人知的外号,但是这一说法的源头已经难以考证。事实上在英国入侵之前,阿富汗很难被称之为帝国坟场,因为它自身往往就是某个中亚帝国的一部分,或者自己就是个帝国,杜兰尼王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个发端于阿富汗地区,并且定都于喀布尔的政权曾经近乎控制了现在整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疆域。艾哈迈德·沙·杜兰尼甚至被尊为阿富汗的民族之父。

  阿富汗成为帝国坟场,与三次英阿战争密不可分。第一次英阿战争爆发于1839年,那一年维多利亚女王刚刚即位两年,英国开启了被后世称为维多利亚时代的大英帝国鼎盛时期。作为彼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英国自然将征服的目光投射到了英属印度的附近。尤其是考虑到阿富汗对北印度地区在历史上的数次入侵,征服阿富汗无疑是一个具有诱惑力的选择。

  起初的军事活动一切顺利,在扶持完傀儡政权之后,英国留下数千名士兵维持秩序就凯旋归国。然而噩梦接踵而来,阿富汗糟糕的气候和地形严重影响了驻军的健康,阿富汗部族此起彼伏的反抗则迫使英军于1842年仓换撤离,或者说逃离阿富汗更为准确,英军驻阿富汗指挥官埃尔芬斯通甚至成为了阿富汗人的阶下囚,作为俘虏病死在了阿富汗。

  第二次英阿战争爆发于1878年,这场战争的结果对英国稍微好一些。1878年11月,英军入侵阿富汗,扶持亲英的阿富汗政权,并签订《甘达玛克条约》。这一条约堪称阿富汗统治者遭受过的最屈辱的条约。1879年,签署条约的英国特使被不满的阿富汗部族所刺杀,英国不得不再次入侵阿富汗,并且放松了一些苛刻的条款。此后,英国不断加强对阿富汗的控制,并且将俾路支等地区从阿富汗分割出去。(这也是巴基斯坦塔利班和阿富汗塔利班关系密切的一个重要原因)

  阿富汗无疑不满英国的控制,这成为了第三次英阿战争的结构性原因。与一般人想象的相反,这场战争是由阿富汗主动出击导致。1919年,刚刚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国面临严重的厌战情绪,兵力和准备都严重不足,在阿富汗军队进攻的同时,白沙瓦等地也出现了起义和叛乱。虽然英国凭借自己的军事优势,取得了许多战术胜利,但始终缺乏扭转整个战略的资源。于是在同年8月,英阿双方签订《拉瓦尔品第条约》,英国被迫承认阿富汗为独立国家。

  进一步让阿富汗作为帝国坟场名声远扬的,则是苏联在1979年的入侵。与100年前的英国人一样,苏联通过武装政变的方式扶持了亲苏政权,一切都显得十分顺利,两周内,阿富汗境内的苏军数量超过十万。然而,历史似乎再一次重演。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苏联及其阿富汗傀儡政权,始终只能控制大城市和一些交通要道。阿富汗部落则在外国,特别是美国的支持下,此起彼伏地发动进攻。

  本来应当作为治安主力的阿富汗军队由于逃兵率过高不堪重用。为了制止叛乱,苏军除了没有直接消灭民众之外,对存在抵抗组织的村庄进行彻底破坏,尤其是对牲畜和农作物的彻底破坏。另一方面,苏联建立了阿富汗秘密警察KHAD这一组织以渗透、贿赂部族武装。

  但苏军的策略非但没有压制叛乱,反而加剧了叛乱的血腥化。在巨大的消耗下,苏联被迫采取退出策略。通过与中国、美国、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的合作,确立了日内瓦协议框架。在这一过程中,苏联逐渐将制止叛乱的任务移交给阿富汗军队。1989年,苏联撤军之后,阿富汗军队无力独自作战,不得不放弃了越来越多的城市。苏联扶持的阿富汗政府,也在1992年彻底崩溃。

  重蹈覆辙美利坚

  如果有什么是历史可以告诉我们的,那就是它总是以某种充满黑色幽默的方式复现。2001年,一个新的世界强权决定挑战帝国坟场。这次挑战的理由十分充分,那就是9·11。在9·11发生之后,身为蓝星地表最强的国家,美国对阿富汗塔利班政府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其交出事件的策划者,也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本·拉登。本·拉登最终于2011年被美军击毙,顺带一提,当年本·拉登还曾在中情局的支持下抵抗苏联入侵,不得不说,他的一生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

  与大英帝国和苏联一样,美军在战争初期的进展也很顺利,在阿富汗北方联盟的帮助下,塔利班政府迅速土崩瓦解,基地组织也被迫东躲西藏。然而,小布什的雄心壮志很明显不是一个阿富汗所能满足的,在为阿富汗带来了自由民主制度的同时,他已经迫不及待地物色下一个目标,这直接促使了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爆发。

  对于塔利班而言,伊拉克战争的爆发无疑是天赐良机。这极大地转移了美国在阿富汗的注意力,塔利班也在该年进行重组,准备以游击战争的方式将美军驱逐出阿富汗。2006年,经过数年的厉兵秣马,塔利班再一次发动了大规模叛乱。简易爆炸物和自杀性炸弹袭击成为了塔利班进行不对称战争的法宝,在频繁的低烈度战争中,美军和北约部队的士气受到了严重的打击,阿富汗平民的伤亡也节节攀升。

  至2009年,塔利班已经重新控制了阿富汗数个省份的农村地区,这些地区的民众重归塔利班的统治之中。也正是从这一阶段开始,塔利班开始了与阿富汗政府的竞争,为民众提供基本民事服务。为了应对阿富汗塔利班越来越严重的威胁,美国不得不向苏联一样,加大对于阿富汗的投入。在叛乱的高峰也就是2011年,美军及北约驻阿富汗部队的数量达到了140000人。

  然后,历史再一次发生了轮回。2012年,奥巴马政府考虑到美国民众的厌战情绪以及自己的竞选承诺,开始削减美军在阿富汗的数量,同时希望阿富汗政府军能够独立维持秩序。2014年,北约正式将全部安全责任转移给阿富汗政府。理所当然的,阿富汗政府军与它的前辈们没有什么区别,塔利班的势力范围迅速扩大,美军不得不采用高强度的无人机战术,但同时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大量平民的伤亡。

  2017年,阿富汗16个省份中,有33个地区处于塔利班控制下,258个地区处于政府控制下,120个地区则成了双方的“争议地区”。2018年,美军和阿富汗政府极力掩饰塔利班坐大的事实,BBC对此不无讽刺性地说,虽然美国花费了数以十亿美元的经费打击塔利班,但塔利班现在至少可以在阿富汗70%的地区公开活动。2019年1月,美国政府的报告显示,阿富汗大约只有53.8%的地区受到政府的控制和影响。

  之后的故事与苏联没有什么区别。在经过了二十年的低烈度战争和近万亿美元的支出后,美国终于意识到即便是他也不能逃脱帝国坟场的诅咒。无论是亲苏还是亲美,腐败的阿富汗政府只能龟缩在主要城市和交通干线。特朗普政府果断将阿富汗政府抛在一边,直接与塔利班谈判,承诺将于2021年5月1日前撤军。拜登政府不好意思直接承认撤军的必要性,于是技术性宣布将从5月1日开始撤军,在9月11日撤军完成。

  至于阿富汗的未来,与当年的白沙瓦协议思路并没有本质区别。美国希望通过强调所谓的地区大国重要性,进行多方协调,共同维持阿富汗的平衡。或者更为坦白地说,我管不了啦,大家一起管管好么。

  美国是否会像大英帝国和苏联一样,在阿富汗由盛转败我们尚不得而知。但美国的确再一次佐证了帝国坟场的存在。我们不得不好奇,为什么这些世界强国纷纷把目光投向阿富汗,却又纷纷在阿富汗失败呢?

  地缘政治中的阿富汗

  阿富汗成为帝国坟场,自然存在偶然性。但如果我们对历史做一些必要的共性分析,我们则可以发现阿富汗之所以获得这些强国关注以及强国纷纷在这里折戟的深层次原因。

  强国对于阿富汗的关注是由阿富汗的地缘政治位置所决定的。今日的阿富汗是位于中亚的内陆国,但它并不是简单地位于中亚的地缘政治板块之中。在历史上,阿富汗与印度次大陆(尤其是北印度地区)、波斯地区以及中亚草原地区皆存在着密切地联系。正如上文所指出的那样,它往往是某个中亚草原或者波斯政权的一部分,或者自己就是政权的核心,并且将力量投射到北印度地区。在这种情况下,谁能控制阿富汗,谁就能同时对三个地缘政治小板块产生影响。(比如巴基斯坦和印度争得头破血流的克什米尔地区,也曾经属于过阿富汗一段时间)

  进入到近代地缘政治之后,阿富汗的地缘政治利益则被转化为南北两个方向的压力。对于控制了中亚草原的俄国或者苏联而言,伊朗和阿富汗是其南下获得印度洋出海口的重要方向。并且这将极大地增加北方陆权的投射能力。反过来,对于英美这样的海权国家而言,越在靠北的地方建立缓冲区就越有利。

  与此同时,考虑到北印度一马平川的地形,以及历史上印度地区屡次遭受入侵,控制阿富汗是维护北印度安全的必要条件。这种结构性的矛盾,使得阿富汗反复处于南北方的拉锯之中。从沙俄到苏联,从大英帝国到美利坚,地缘政治的根本格局没有被突破,对于任何的阿富汗统治者而言,左右逢源和左右为难只有一步之遥。

  这种地缘政治的平衡也是强国失败的重要原因。所有人都希望自己一方独大,又不希望别人一家独大。所以对于该地区控制力最强的域外势力自然会受到其他几家的变相削弱。巴基斯坦号称是美国的反恐盟友,但私底下没少通过巴基斯坦塔利班给阿富汗塔利班提供支持。伊朗和俄罗斯同样在该地区浑水摸鱼,我国则是高度实用的态度。

  但阿富汗的地形却成为了强国难以在阿富汗长久统治的关键原因。兴都库什山脉贯穿了整个阿富汗,这导致阿富汗全国基本上都是高山地形和小型的盆地,虽然阿富汗境内有不少河流,但是大部分地区都是典型的干旱地区,因此基础设施的建设难度极高。这种地理条件直接导致了两个结果:第一,分散和碎裂的地形导致阿富汗难以建立有效的中央集权统治;第二,盆地的大小限制了栖息地部落的人口上限,这成为了阿富汗部族政治的客观基础。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外国政府很容易击败中央政府,却难以控制各地的部族。有一个非常相近的例子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就是我国的云贵高原。云贵地区的特点同样是山脉犬牙交错,只有稀少的小型盆地。明清两代进行了长达数百年的改土归流,才最终实现了对于云贵地区的有效统治。

  阿富汗的部族政治又进一步导致了一个新问题,即阿富汗有部族认同而没有国家认同。这在阿富汗农村地区体现得尤为明显。地区的裁决实际上是由长老而非民政当局所完成的。这种部落和民族认同,又导致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边界形同虚设。事实上,巴基斯坦对于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控制力度也极为脆弱,地方长老才是这些地区真正的主宰者。

  很明显,在今天的世界格局下,没有一个域外大国有足够的政治成本可以对阿富汗进行如此长时间的规划,即便通过大力发展基础设施的做法,阿富汗的转变起码也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才会产生一些效果。相比之下,半途而废反而可能更具符合现在的世界常识。

  当然,对于我国而言,这是一个很好的警示。我们需要意识到,从外力改变一个国家,并没有那么容易,在缺乏对当地情况的了解时强行干涉,反而可能事倍功半。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者和世界多边秩序的支持者,任何的行动都应该建立在详细调查研究后所形成的正确认识上,这样才能避免陷入帝国主义的诅咒之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