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再驳马霞——没有国际收入也照样可以有国际支付能力

2021-04-27 09:36:2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朋友传来马霞女士4月25日的文章《驳外汇吃亏论和积累外汇造成国内通货膨胀论》,作者“风铃”,发表在《马霞价值投资》公众号上。

  其观点,第一是“没有国际收入就没有国际支付能力”。其他观点,是建立在这个观点之上的。这个观点站不住脚,其他观点,也当然成了空中楼阁。

  马霞的“没有国际收入就没有国际支付能力”,我觉得根本不懂国际贸易的本质,同时,当然也不知道中国共产党搞贸易的高超本领和辉煌历史。

  “没有国际收入就没有国际支付能力”,换言之,就是没有外汇,无法采购外国商品;就是没有外汇怎么搞外贸易。这个观点,我已经批驳过。没有外汇,照样搞外贸,其办法,一是用外汇支付结算,这当然会受国外货币贬值的影响;二是易货贸易,就是我用我这堆商品,换你那堆商品,你干不干?干,就贸易,不干就算了。1952年莫斯科国际经济会议上,中国就开始与英国、法国搞易货贸易。三是用第三国货币计价。以上三种办法,都可以反驳“没有国际收入就没有国际支付能力”的观点。

  第四种办法,应该说是我们最应该争取、也是新中国已经争取到的办法:就是中国的对外贸易,用人民币结算。

  这个办法,虽然曾经存在于新中国历史上达三十年之久,但是,经济、金融、贸易界,居然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也是偶然才从1970年《参考消息》上看到,当看到此消息时我大吃一惊:原来,早在文革期间,中国就搞定了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就是当时世界贸易的重要结算货币,而且,美元居然不是国际贸易的支付和结算货币。这样的事实,可能会让很多人吓一跳,他们听到这一消息后的反应,不是寻求人民币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结算货币的办法和经验,而是拼命掩盖这种消息。后来,由于黄卫东等人的努力,并成功找到了《中国银行行史》,找出了充分的证据。

2.jpg

  现在,人民币在上世纪60、70、80、90年代曾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结算货币的消息,传播已经十分广泛了。人民币丧失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地位,是90年代以后的事。我正在读《中国银行行史》,我会写一篇简介性的文章。

  所以,当我听到马霞说“没有国际收入就没有国际支付能力”,感觉不可思议:怎么连最基本的经济常识和历史常识都不知道?

  马霞此文的第二个观点:“充足和外汇盈余是汇率稳定的根本保证。”这个观点也是瞎说。外汇盈余,如果国家能够控制人民币投资和外汇投机,与汇率稳定,没有什么关系。

  再说,如果人民币成为国际贸易支付、结算货币,中国完全可以自主控制人民币汇率!保证人民币的汇率稳定。这样,对中国、对全世界,都可以做到公平。

  第三个观点:“中国的进出口企业高度融合在全球产业链之中,他们并不是完全用本土的资源生产出商品出口到美国换取美元。中国大量进口原材料和零部件,在中国生产加工,然后出口到美国赚来了美元,这些进出口企业的资金主要在离岸货币系统流动。”

  评论:马霞女士描述的这个事实,是客观的,即指中国的代加工业。这个事实中,还要强调,其中生产环节的定价,完全掌握在外资手中,中国所得利润极少。中国融入这种国际产业链,其实就是为他人做嫁衣裳。这也是我认为中国是殖民地的事实之一。

  马霞说“这些进出品企业的资金主要在离岸货币系统流动”,其实是说,人民币金融体系,完全被排斥在这些中国参与的生产环节之外。这是中国丧失金融主权的证据之一。

  这种情况,不但不会造成中国的物价上涨,反而会造成劳动力价格、资源价格被压低!即定价权旁落于外资控制的所谓“国际产业链”,是中国吃亏的重要表现。中国,应该远离这种所谓的国际产业链!而不是拥抱、加入这个产业链。

  关于通货膨胀,我已经解释过了。所谓通货膨胀,其根源并不是什么货币发行过多引起的,而是资本控制了货币发行、商品生产和流通,在不提高工人工资的前提下故意抬高物价的结果。那些认为通货膨胀产生于货币发行过多的人,只意识到了货币发行数量问题,没有意识到货币发行对象、领域、方式问题,这是极不可原谅的。他们也不有认识到,所谓通货膨胀的本质,不是物价飞涨,而是工人的收入即劳动力的价格相对急骤下降!

  为什么在通货膨胀中,都是物价上涨,而也是商品劳动力,怎么就不“膨胀”、不上涨?因为资本控制下的货币发行的对象只能是资本,而不是劳动力。所以,资本控制的物价就可以飞涨,劳动力价格自然不会“通胀”、不会飞涨。

  第四个观点:央行给中国企业结汇的确增发了在岸货币(就是在中国市场上发行货币),但是这些增发的人民币又换成了离岸货币(指国家手里有了相应的外汇)。

  评论: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因为中国放弃人民币结算权,接受中国外贸美元结算这个耻辱的条件,中国出口企业赚取的外汇,不能在中国市场上使用,中国银行将这些外汇为出口企业兑换成人民币,让其在中国市场上使用。这样,在出口创汇企业这个领域(这里不谈引进外资和开放金融),人民币的发行数量取决于出口创汇的多少、发行对象是出口型企业、发行领域是出口生产企业所在的领域、发行方式是拨款。

  这样,要想得到人民币,必须出口,要是在国内生产,因为销路问题而销量不好,则企业就不赚钱即得不到人民币。这就导致中国相应企业喜欢出口,而不喜欢为国内市场生产,因为只有出口才能得到货币;这样,中国必须的商品,这些企业是不生产的或者生产不了的,——生活用品则交给垄断性外资企业生产。同样,这也导致出口型企业发展快、外资企业发展快,而内销型本国企业发展慢甚至倒闭。这些出口型企业集中在生活用品领域,故而生活用品企业发展快,重工业、尖锐工业、军工业、农业等真正支撑中国国力的产业,自然就发展较慢,甚至倒闭、破败。

  所以,从出口创汇领域来看(先不说引进外资和开放金融),说中国人民币数量、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方式取决于外汇及其构成,同样是正确的。

  那么,国家为这些出口创汇型企业结汇后,手里就有了巨量外汇。这些外汇有什么用?屁用没有,根本就花不出去。因为美国已经对中国采取了极其严苛的禁令,不允许中国政府用美元投资开发、并购企业、购买我们必须的重要商品。就是说,从国家的角度看,本国企业白白把自己的产品送给了外国人,而且,还要为这些把产品送给外国人的企业发行相应的人民币。

  有人会说,中国外汇管理局手中的外汇,可以采购美国的股票、期货、国债、虚拟货币,不照样“保值增值”呀?怎么能说花不出去?这话讲得非常“雄辩”,在中国,还真有那么一帮人,在替美国分析其金融市场的“信用”。

  其实,美国的股票、国债、期货、虚拟货币,也是一种货币,只不过没有购买商品的功能,或者说是一种更假的假币,既不保值,也不增值,只有欺骗意义,没有价值意义。你以为花出去了,其实,仍然没有花出去。其实,我认为,美国的股票、国债、期货、虚拟货币等所谓金融市场,其实是其回收输入到国外的美元的一种陷阱!

  第五个观点:“美元一天还是国际流通货币,中国对美顺差赚来的美元就是实实在在的‘硬钱’,也是我们在国际市场的支付能力的保证。”

  评论:这个观点,我觉得不可容忍。

  美元之所以是“国际流通货币”,并非其有什么信用、什么“硬通货”,而中国接受这种假币的结果。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量、这么大的市场,都接受美元支付、结算,储备大量美元,那么,在美国人眼里、在全世界眼里,美元自然就不是假币了,就成了真币。就是说,是中国的引进美元、出口创汇、美元结算、储备美元,甚至推动以美元储备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成就了美元的信用和美元霸权,成就了美帝国主义,让美帝国主义可以在全世界横行霸道,甚至也让美帝国主义有足够的力量来侵略中国。就是中国的引进外资、出口创汇、美元结算、开放金融、开放市场,掩盖了美元假币的本质,支撑了美元霸权。我讲得还不明白吗?

  前文已经讲过,美国方面,已经禁止中国使用美元来采购我们必须的美国商品(只能采购特定的商品)、禁止并购美国重要企业、禁止在美国投资开放,只能用来购买美国的金融产品。

  这样的事实,马霞也是承认的。但是,对于这样的事实究竟意味着什么,我和马霞就有原则性区别了:我认为,这样的事实表明,美元就是假币,如果中国拒绝美元结算、引进美元外资、对美元开放金融,那么,美元假币的本质就失去了中国经济的掩护,就会暴露!而马霞是认为这恰好说明美元是“硬钱”。

  马霞也反对中国购买美国的金融产品,也知道美国的金融产品是骗局。但是,马霞给中国手里的美元找的出路,是投到“一带一路”。我只能无语了。如果中国继续认为美元是硬通货,继续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市场、开放金融等政策,并把自己手里的美元投到“一带一路”,那么,人民币的结算权就被放弃了。强调一下,一带一路的重点项目的基础设施,还不是商品贸易,就是说,中国用自己的美元在一带一路国家搞基础设施,为未来的中国所谓对外贸易(用美元控制发行权的人民币结算)提供市场。但,华尔街金融寡头却继续控制中国人民币的发行权,中国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形成的市场,仍然是华尔街金融寡头的市场,不是中国人民的主权市场。

  “一带一路”国家手里有了这些来自中国的美元,有什么用?还不是投到美国的金融市场这个陷阱中,让美元完成发行、回收的循环,而美国什么也不用付出。马霞反对中国用美元购买美国金融产品,让中国把美元投入到“一带一路”,这不是以邻为壑吗?不是换个手,还把美元投入到美国的金融市场吗?对美国来说,不但没有损失,而且还为自己控制的人民币创造了市场,扩大了美元循环的范围。

  所以,我说,马霞,你真会替美国着想。你那是华尔街金融寡头的掘墓人,你分明是华尔街金融寡头的救命恩人。

  中国抛弃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让自己的工人深受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大山”压榨,却以丧失自己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为代价,完美地掩护了美元霸权、支撑了美元信用、掩饰了美元的假币本质,而且,让美元能够以中国经济中国金融为中继站、接力站,增加了力量,可以继续向全世界掠夺资源、实施殖民。中国经济、人民币,只不过是人家的奴隶、俘虏而已,是伪军而已!

  所以,我认为,一方面继续引进外资、开放市场、出口创汇、储备美元、彻底开放金融,一方面又把自己手里的美元投入到“一带一路”,推动以外汇特别是美元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为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了人民币发行权的中国买办资本提供了市场,与中国人民的利益无关,相反,还是对中国人民利益的重大背叛和出卖;同时,一带一路国家手里的美元,同样毫无用处,只能投入到美国的金融市场这个陷阱,供其收割。

  关于第六个观点,中国的外汇管制问题。我已经在昨天的文章中反驳了,此处略。

  第七个观点:“我们有这么多美元,大家担心美元崩盘了,这些钱就打了水漂了。的确,美元崩盘,我们将蒙受重大损失。但是我们应该换个角度看这个问题。我们赚到的美元已经结汇给国内企业了,支持了国内经济增长。也就是说,即使将来美元崩盘,该赚的钱我们已经赚了。”

  评论:这样的胡说八道,真让人不忍卒读。

  换个角度,美元崩盘对中国就不是损失了?损失就可以与收获相抵了?

  归根结底,还是个货币发行权问题。

  首先,我们印钱,发行给我们的企业,按比例地投入到农、轻、重、商,不可以发展经济吗?不可以实现增长吗?干么非要把钱发行给外资企业、出口型企业?干么非要出口创汇,不能争取人民币的结算权吗?

  其次,美元为什么会崩盘?如果中国一直引进外资、出口创汇、美元结算、储备美元、开放金融,把得到的美元投入到一带一路国家,则美元就真正由假币变成了真币,有中国经济的保护、支撑、掩饰,则美元不会崩溃!老人家说,“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美元的崩盘,必然来内外打击。而中国当前的政策及马霞提出继续引出外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开放市场赚取美元的政策,并把赚取的美元投入到“一带一路”国家,那只是让中国经济支撑美元,让美元不至于崩盘!

  第三,因为当前的政策,人民币发行权控制于外资及其金融机构!人民币丧失了一切主权特征,而被美元借尸还魂。如果美元崩盘,作为其代用券的人民币,当然也与之殉葬!哪还有什么出路?

  你还说中国不亏,这还不叫亏,什么叫亏?

  第八个观点:美元崩盘是必然的,除了另起炉灶推出世界元,我们别无选择。

  评论:这个观点,说明,马霞你不喜欢人民币!你从来没有想过重建人民币主权。即使美元崩盘了,你要建立的也不是人民币主权体系,而个子虚乌有的“世界元”。我相信,这个“世界元”仍然是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下的货币体系!

  谁负责“世界元”的发行?凭什么?以什么为依据发行“世界元”?发行给谁?用什么方式发行?在一个由200多个政治制度完全不同的国家组成的世界上,政权不统一,如何发行世界元?难道货币,没有主权性质吗?胡扯八道。

  你不是在死磕华尔街,你是在给华尔街找出路!你也不是人民币的救护者,你在给人民币掘墓!

  顺便说一下,我的文章,不是专门写给全球什么政治家、金融家或者别的什么专家学者、官僚看的,是写给文盲、金融盲、经济盲、货币盲看的。我想,如果这些“盲”人能够看懂我的文章,那么,有点文化、知识的人,更能看懂。所以,我尽量写得通俗易懂,尽管我做得不够好。

  我也不觉得金融学、货币学有多复杂,相反,我觉得很简单。之所以复杂化,是因为主流的经济、金融、贸易、货币领域的官僚、学者故意为之的缘故。

        【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原载公众号“吴铭再评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