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华亭:国人接种新冠疫苗的必要性不大

2021-04-14 11:39:4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华亭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我并不反对接种疫苗,而且我也希望某一天人类研发出一种有效的疫苗,一针打下去就能万事大吉,只可惜这种好事现在还没有出现。“疫苗来了,美国就有救了么?”我看不一定,况且现在的疫苗不仅有副作用,而且其安全性和有效性都有待进一步验证,毕竟才研发出半年多嘛,因此,我建议国人对新冠疫苗应采取相对保守的态度来对待。

  1、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的局限性太大,若想依靠新冠病毒疫苗来建立起防御体系是十分困难的。

  首先,不是所有的人注射疫苗后都会产生抗体。通常,人体接种疫苗后两周左右的时间产生抗体,但也有15%左右的人对疫苗中所含抗原的刺激反应不敏感,因而不会有抗体产生,这就等于“超级防护衣”穿戴失败,这些人就不能靠疫苗来免疫,而你我他都可能是这类人,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接种疫苗后也不能保证必然有免疫力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即使人们接种了疫苗也还需配戴口罩的原因。

  其次,任何疫苗都不能提供终身免疫。人体注射疫苗的免疫保护有效期通常在6个月到1年左右的时间,而病毒却是长期存在的,一年以后我们怎么办?如果我们年年都打疫苗,那不论是从经济方面(国家)还是人体承受方面(个人)代价也都太大了。

  再次,新冠病毒是单链RNA病毒,很不稳定,因此极易发生变异。中国的研究者通过对新冠病毒基因组进行分析,发现了149个突变和L、S两个亚型。从去年到现在病毒已经发生了变异。据《纽约邮报》2020年9月24日报道,美国多家医学权威机构联合在得克萨斯州休斯顿地区进行了一项美国最大规模新冠病毒基因研究,结果显示,在该地区的第二波疫情中,一种新的、传染性更强的新冠变异病毒占据了“主导地位”(99.9%),而且变异病毒还会继续变异下去。这一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可能已经进化到能够抵抗诸如洗手和社交距离等行为。而感染变异毒株的患者上呼吸道中的病毒载量明显更高,这表明其传染性更强。但研究同时指出,几乎尚无证据表明新冠病毒的变异使其更加致命。据今年新华社伦敦2月2日电,英国卫生专家在英国此前报告的变异新冠病毒部分样本中,观察到了一种新的突变,这一新突变被称为E484K。上述事实说明,如果病毒发生变异,原有的疫苗就可能失去免疫作用,那么,人类将不得不继续加紧研究新的疫苗,但是,人类研制出新的疫苗,总是迟后于病毒变异,这说明依靠疫苗防御新冠肺炎这条路不但被动而且也走不通。

  更为重要的是,疫苗的有效性与安全性是一对很难拿捏的矛盾体。通常,有效性高了,安全性就差了,安全性高了可能有效性就差了,而一种疫苗对亿万人同时既安全又有效,这肯定难为医药专家了。如果拿捏得不好,就会造成不良后果:一是有效性差,疫苗没有在体内产生相应的保护性抗体或者保护性抗体没有达到一定的浓度,故而达不到免疫的作用,二是安全性差,如果安全性太差,则会出现致命的危险,因而自已作死。

  再者说,病毒是无穷无尽的。迄今世界上已经发现有超过5000种类型的病毒,新冠病毒是去年底才产生的,今后还会有源源不断地新的病毒产生,如果我们都依靠疫苗来预防,那我们成天就什么都不要干了,天天打疫苗得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还有,疫苗是通过刺激人体而产生免疫力,其前提条件是人体必须是健康的,如果接种者本身就是病秧子,那就很难产生抗体,说不定还可能经受不住疫苗的冲击呢,所以,疫苗只能给健康人使用,有严重基础性疾病的人或高龄老人就不易使用疫苗,否则,烧香不成却引来了鬼。

  最后,世界各国现在日以继夜地研发、制造新的疫苗,以抢占有限的发财市场,这就使得这些疫苗可能并不是“万能防弹装备”,很难达到优质产品,特别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然而,谁能说清生产加工新冠疫苗有多大利呢?虽然国内接种疫苗是免费的,但那也是国家拿老百姓的钱去向生产企业买单呀,如果有高利,企业会想方设法投机钻营的。

  2、建立群体防御能力取得成功的例子现在还没有,但失败的例子倒是活生生的现实。巴西的玛瑙斯(Manaus)位于亚马逊河雨林中央,这个美丽的城市在2020年3月13日被新冠病毒攻破,疫情迅速蔓延。4月份的时候,玛瑙斯新冠患病感染率是4.8%,5月是44.5%,6月是52.5%,7月为66.2% ,在10月时则达到76.0% ,这是当初人们提出的群体免疫的标准值,他们实现了所谓的群体免疫,他们成了世界新闻的中心,他们是全球第一个达到群体免疫的城市,玛瑙斯全城欢庆!然而好景不长,2021年1月,已经风平浪静的玛瑙斯再次沦陷。在2021年1月的头三个星期里,玛瑙斯新增了1333例新冠确诊病例。后来,亚马逊州新冠住院患者飙升到2221人,死亡人数暴增183%,比前一年4月还要高,仅仅1月14日和15日,玛瑙斯就有29名患者由于氧气不足死于新冠肺炎。残酷的现实让人们从群体免疫理论的美梦中清醒出来。

  3、群体免疫体系建立不起来,是因为个体的免疫力的建立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今年70岁的亚历山大·切普尔诺夫博士,曾在制造俄罗斯新冠疫苗EpiVacCorona的国家病毒学和生物技术研究媒介中心工作,去年2月他从法国滑雪归来,飞往新西伯利亚时,中途停留在莫斯科,结果首次感染了新冠病毒。切普尔诺夫此次是轻度感染无需住院,在自家休养后就逐渐康复。很多人寄希望于感染新冠病毒后能就此免疫,作为科学家的切普尔诺夫,决心拿自己当实验的小白鼠,来衡量群体免疫的可能性。

  在首次感染后6个月,他故意毫无防护措施地身处在新冠患者周围,把自己暴露在可能充满病毒的环境中,结果他再次确诊阳性!第二次感染来势汹汹,已经年近70岁的切普尔诺夫博士这次直接病倒住院了。他感到嗓子痛,连续5天一直高烧39度以上,嗅觉和味觉也出现了问题,情况似乎越来越糟。在他患新冠的第6天,CT扫描还显示他的肺部是清楚无阴影的,等到3天后再照X光,已经显示出左右肺部双肺炎!幸运的是,切普尔诺夫再次从新冠肺炎的侵害中挺了过来。在大约两周后,他的鼻咽道和其他样本中都不再能检测到该病毒。无独有偶,当地时间4月3日下午,据阿根廷总统府医务室通报,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确诊新冠肺炎,而他曾于今年1月接种过了新冠疫苗。费尔南德斯目前正在官邸进行自我隔离,身体感觉良好。由此得出如下结果:感染过新冠肺炎的人不一定具有免疫力。这一结论不禁让人不寒而栗:如果感染上新冠病毒的人,都没有建立起有效的免疫能力,那么,接种灭活疫苗的效果就更可想而知了,看来指望(疫苗)免疫来对抗新冠病毒恐怕只是美好的梦想了。

  4、退一万步讲,即便新冠疫苗有百分之百的免疫力,但在中国要想依靠疫苗建立“群体免疫”系统,其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所谓“群体免疫”,是指在一个处于封闭的人类社群中,如果有70%以上的人感染了该病毒,理论上,病毒在这个封闭的社群里只能灭绝,这样就达到了群体免疫。但是,中国有十四亿人口,要形成免疫屏障需要接种10亿人,这显然是很困难的。而且这10亿人要在半年内完成疫苗接种,因为如果不在半年内完成疫苗接种,那么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后面的人还没有接种第一针,而前期接种疫苗的人已经超过6个月有效期,这就造成可能在某一时段内永远也建立不起来百分之六十几的接种人群的防御城墙。这是其一。其二,中国的农民占人口的百分之八十,农村地区地域偏远、人口分散且医疗条件薄弱,要完成农村人口的接种难度可想而知。美国有3.5亿人口,中国有14亿人口,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中国能走美国那种靠疫苗防御疫情的道路吗?

  5、可以说疫苗是西方人唯一的希望,但对于中国人来说则不然,现代医学对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但我们中医有。在抗击新冠中,中医总结了三药三方,其中三方:清肺排毒方、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都是从我国中医药抗疫史上的经典名方化裁而来,在新冠患者的临床治疗中效果显著。2021年3月初,国家药监局通过特别审批程序应急批准了清肺排毒颗粒、化湿败毒颗粒和宣肺败毒颗粒上市。也就是说,这三个好方子历经一年时间变成了人人可及的新药。如果我们按照《第七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对轻症可采用治疗寒湿郁肺汤和治疗湿热蕴肺汤,对普通型病症可采用湿毒郁肺汤或寒湿阻肺汤,对重症可采用疫毒闭肺汤或气营两燔汤,对恢复期采用肺脾气虚汤或气阴两虚汤,新冠肺炎是不难防治的。正是因为中医对付新冠肺炎有绝招、秘招,所以中医人大言不惭地对外宣布:“中医干预新冠肺炎治疗没有一个轻症患者转为危重的”,这就意味着“新冠肺炎----死不了人”!中国人有中医的呵护,所以,我认为中国人打新冠疫苗有点舍近求远、舍本求末的味道,(必要性不大)。退一步而言,在中国实行全民强制注射新冠疫苗,副作用和死亡人数很可能超过当前中国所有新冠死亡人数,这真是得不偿失。因此,中国根本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强制全民注射新冠疫苗。值得庆幸的是,4月1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米锋宣布:“强制要求全员接种,必须坚决予以纠正”,我为国家此举点赞!

  6、中国正在大面积接种的疫苗到目前还没有获得世卫组织的认可。截至目前,世卫组织只授予3款新冠疫苗紧急使用权,分别为美国辉瑞制药公司和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和牛津大学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以及美国强生公司旗下杨森制药公司研发的新冠疫苗。4月9日,世卫组织举行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会上,世卫组织监管和资格预审部主管罗杰里奥·加斯帕表示,中国国药和科兴生产的新冠疫苗已进入评估的最后阶段。如果情况真如以上所说,那么,中国现在出口的疫苗是不是承受着巨大的风险呢?

  7、正确对待专家们的意见。专家们对疫苗的意见现在分为两派,但我们只能听到一种声音,而另一种意见却被屏蔽了,例如:谭亚娣博士的意见就鲜有人知。谭亚娣博士是清华大学生物系本科,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药理学博士,康奈尔大学博士后,他在《打不打新冠疫苗的风险获益分析》一文,首先考虑来自三期临床研究的事实:注射疫苗后有相当比例的受试者依然感染新冠病毒;按照是否感染病毒进行比较,疫苗组和受试组差别并不是很大(保护性不高);按照感染后是否发生重病或者死亡比较,疫苗组往往优于受试组,另外,重病或死亡患者数量的比较,在临床研究中往往只在完成第二次注射后的1-2两个月进行并对外界公告,并没有长期的保护性结果(公布)。因此他建议:中国的个人打疫苗的风险获益比不是很突出,就目前的科研数据,在低疫情和有中医药的社会(也就是我国的当前环境)大面积推广疫苗注射,这应该说是不太尊重科学的,很可能成为摧毁中国大众对现代医学科学信仰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的这些声音目前在社会上很难听到。

  目前我们能够听到的声音却是这样的。人民日报4月12日发表评论说:“战胜新冠,要靠疫苗”,“接种率越高,免疫屏障就越牢固”。86岁的殷鸿福院士说:“打疫苗是个好事情,我很放心”;66岁的夏军院士说:“前一天听说可以打,第二天就来了”;闻玉梅院士说:“疫苗不是万能,但万万不可缺失”;宁光院士呼吁:“保护自己,保护家人,从自身做起”,这都是主流媒体发出的声音。

  针对有人提议在国际上实行疫苗护照,世卫组织则明确表示不予支持。世卫组织发言人Margaret Harris说,还没有证据表明接种疫苗的人肯定不会传播病毒,同时疫苗护照还可能存在公平性问题,有些人可能因为某些原因无法接种疫苗,推行疫苗护照将使他们受到更严重的歧视。

  还有一些专家吓唬老百姓,说国外形成群体免疫以后,会对抗疫优秀的中国形成威胁。钟南山就说,中国控制得好就是为了争取时间接种疫苗,别等外国免疫,中国反而危险了。其实这种话不值一驳。我们都知道,因为中国现在的疫情主要都是输入性的,所以,如果国外疫情能控制住,中国就会更加安全而不是更危险,是不是这个理?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梁宗安说,只要是国家批准的疫苗,其有效性和安全性毋庸置疑,这种话误导了一大批人,一大批不肯用脑子思考问题的的懒人。记得前年底武汉新冠病毒爆发初期,就有专家和机构称此病“人不传人,可防可控”,有些人就盲从了同,结果致使我国错失了控制疫情的大好良机,至今都令受害者及家属咬牙切齿,也令国外不良之徒对此纠缠不休。还有,在去年的疫情期间,有个国内著名医疗专家,称美国吉利德公司研发的瑞德西韦是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结果马上让世卫组织扇了个大耳光。后来他又说羟氯喹有效,结果还是被打了脸。再后来他又说白云山板蓝根在体外有抑制病毒的功效,结果有网友调侃:敌敌畏在体外肯定也有抑制病毒的作用。结论:专家学者的话不可盲信!

  高福更是号召“大家一起打疫苗,一起‘苗苗苗’”我觉得这种让全国人民一起‘苗苗苗’(音:喵喵喵)真是挺滑稽的。

  张文宏更是厚颜无耻,他在谈及有人拒绝接种疫苗时竟称:“这其实不是疫苗问题,而是人性问题”。啊呸!

  依靠疫苗能否建立起有效防御体系?答案是否定的。西方发达国家能够做到足够的疫苗覆盖吗?答案也是否定的(因为西方国家存在大量反疫苗群体)。发达国家都不能做到足够的疫苗覆盖,那么世界上其它不发达国家肯定更不能建立起有效的防御体系,所以,最后整个世界只能是“带毒开放”。人们不禁疑问,为什么有这么多专家学者热衷于疫苗防御呢?难道就没有其它方法和途径吗?其实这不难理解,这说明这些医学专家在治疗新冠肺炎集体失败后,他们已经黔驴技穷了,只能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疫苗身上了,除此别无它能了,而中国则不然,我们中国有中医中药作后盾,因此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说:中国人接种新冠疫苗的必要性------不大!

  二〇二一年四月十三日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