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福岛核废水“保证安全”与转基因食品“实质等同”

2021-04-14 14:02:57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庚言
点击:    评论: (查看)

  题记:“福岛核废水”与“转基因食品”这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议题,却在资本操控媒体的时代,有着惊人相似的演化路径。

  4月13日早上,日本政府正式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东京电力公司将在2年内向海洋排放处理后的核废水。

  资料图:福岛第一核电站,左下方为储藏核废水的储水桶

  此举引发了国际有识之士的广泛质疑和日本民众的强烈抗议。

  来自德国的一家海洋科学研究机构的计算结果显示,福岛沿岸拥有世界上最强的洋流,从排放之日起57天内,放射性物质将扩散至太平洋大半区域,10年后蔓延全球海域;绿色和平组织核专家指出,日核废水所含碳14在数千年内都存在危险,并可能造成基因损害……

  来自日本福岛县各地的民众,在磐城市小名浜港附近举行集会,反对日本政府将核污水排入大海,抗议日本政府罔顾民意和地方政府的反对,不顾民众死活。反对者指出,此举将使福岛地区灾后重建的努力化为乌有,使正在承受地震创伤、渔获量低迷和病毒大流行这三座大山的日本底层人民更加雪上加霜。

  如何“保证安全”?

  日本东电公司宣称,经处理后的核废水已经去除了氚以外的62种放射性核素,其浓度甚至低于日本环境监测标准要求的浓度;正式排放的核废水在释放时将用海水稀释到100倍以上。日本首相菅义伟声称,日本政府将确保排放污水达到安全标准。

  尽管东京电力公司宣称已经利用“多核素去除设备”(ALPS)净化核污水,但是,早有报道披露,即使是日方宣称的“处理水”中,也含有放射性物质残留。2019年,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称,核污水中含碘-129、锶-90、钌-106、碳-14等放射性元素;2020年,“绿色和平”组织曾指出,处理过的福岛核污水中的放射性同位素碳-14和其他放射性物质的含量之高相当危险。

  事实上,目前根本不存在由国际第三方机构对处理后核污水进行检验再排海的规定,一切都是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的“一面之词”,而东电公司在这方面完全没有诚信可言。2013年,就有媒体曝光东电公司悄悄向海洋排放核废水,偷排从2011年就已经开始;在事件曝光之后,东电公司辩称此前是“无奈之举”。

  这些放射性元素经过长年累月会沉积到海洋生物身上,人类在摄入海洋水产品的过程中,放射性元素最终会通过食物链的传递影响到人类,引起癌症等慢性射线病等疾病,并造成血器官、内分泌系统、神经系统等损伤。

  日本政府单方面宣称“核废水达到安全标准”的做法,让笔者不得不想起了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在任上推动转基因食品“实质等同”原则,这一原则实际上有两重意思,一是认为“如果转基因食品在蛋白质组态和营养成分上和非转基因食品一致,就可以将两者视作‘实质相同’”,二是认为“除非能够证明转基因食品存在风险性,否则就认定其与传统食品在实质上是等同的,不存在风险性。”

  前一重意思实际上已经被证明存在问题。例如,2010年2月五位中国学者发表在美国期刊《农业与食品化学杂志》的研究论文《转基因的亚洲栽培稻籽粒发生非预期成分改变》指出,可抗霉菌病和抗虫的转基因水稻中重要的营养物质成分组成和物理性状有非预期改变,其中蛋白质、三种氨基酸、两种脂肪酸、两种维生素及其他数种(微量)元素出现了非预期的构成变化。差异幅度:氨基酸20-74%,脂肪酸19-38%,维生素25-57%,(微量)元素20-50%,蛋白质35%。

  至于第二重意思,表面上看来是公平合理的“谁质疑谁举证”,实质上却是在耍流氓。转基因食品安全与否,本身就不是几个月或者几年时间能够验证出来的;而一旦大范围商业化推广,其对环境已经人类健康带来的危害又是不可逆的;而仅有的已经做出的数例有关转基因产生危害的动物实验的结果,又被资本操控的媒体和学术界联手排斥,不予认可。

  资本主义如何制造共识?

  日本政府排放核废水的决定作出后,除中国外交部及韩国政府明确提出质疑之外,西方国家却普遍持默许态度,美国甚至明确表态称支持日本政府的决定,表示该做法“似乎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美国务卿布林肯发布推文,称“感谢日本在决定处理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水方面所作的透明努力。”

  与中国国内舆论普遍关切、热议日本政府的这一决定截然不同的是,西方各大媒体对此事却大多保持沉默,或只是“客观中立”地报道一下,这个“客观”就是尽量不去触及核废水排放带来的危害问题。

  这件事难道真的不关中韩之外其他国家民众的安全吗?因为洋流的走向,日本排放核废水首先将影响的是环太平洋国家,中国反而在其后;全世界有31亿人目前主要从水产品中摄入动物蛋白,海洋是最重要的来源。因此,日本政府不负责任的行为并不是无关世界人民的安全,而是关系重大!

  西方媒体的缄默,让西方民众远离了对问题真相的认识,舆论操纵的痕迹再明显不过。美国学者乔姆斯基用“制造共识”来描述美国资产阶级是如何操控舆论、欺骗民众的,而日本福岛核废水事件上,我们又一次见证了资产阶级操控的西方媒体如何“制造共识”。

  在日本核废水的安全性问题上,打着“科普”旗号的某些组织及个人又一次向国内民众扮演起了“辟谣”的角色:

  近两年来,民族主义的高涨,让上述这样的蛊惑和欺骗已经很难在民众中产生影响;而此前这些团体在转基因食品“绝对安全”,甚至“比传统食品更安全”(方舟子语)的论调,却已经逐渐占据了舆论的主流。

  近两年来,方舟子在贸易战以及大流行起源问题上的丑陋表演,已经让国人彻底认清了他的“美帝走狗”的真实面目;而更早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方舟子对中医的污蔑诋毁以及对转基因的推销却收获了一大批支持者。

  十年前,出于对美帝国主义“木马战术”以及国内粮食主权和种业安全的担忧,反对转基因的民众舆论一度高涨,参与者不乏民族主义者;然而,近年来,随着转基因产业化的落地以及中美在转基因产业前沿的争夺,相当多的民族主义者又逐渐转身成为转基因的支持者,将“反转”斥之为美帝妨碍中国产业进步的舆论阴谋,将“反转人士”丑化为“民科”、“科盲”、“反科学”。

  某些民族主义者对转基因技术的反对与支持,根本不是基于客观事实,而是民族主义立场。十年前的“反转”更多的是民众自发行为,而今天的“挺转”背后,我们看到更多的是资本和权力介入的痕迹,这不也是在“制造共识”吗?

  是“必选项”吗?

  讨论完前两个问题,我们再来探讨一下,向海洋排放核废水以及转基因商业化推广究竟是不是必要选项。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强烈地震并触发海啸,东京电力公司运营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灾难性辐射泄漏,4个核反应堆不同程度受损。地震发生后,福岛核电站检测到了地震并且自动关闭了反应堆,但是用于冷却反应堆的应急发电机却在随后的海啸中冲毁,东电公司直接引入海水淹没反应堆用于降温,稳定住不断反应的核燃料,阻止核反应继续升级。

  受媒体报道的误导,很多人认为海水冷却是产生核废水的主要原因。事实上冷却的问题现在已经不是主要问题,最简单的处理方式这样的冷却海水是可以循环使用的;福岛核电站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管控不住不断涌入核泄露区域的地下水。

  福岛核电站所处位置临海、地势低,途经此地入海的地下水源源不断地流入。2014年,日本政府及东京电力公司启动“冻土遮水壁”工程,用于防止地下水持续大量流入厂房而造成高放射性核废水的不断增加。但是“冻土遮水壁”工程最终效果欠佳,一是反应堆厂房周边电缆等通过的地下通道底部无法冻结,二是地下管道交叉处的冻土壁出现缝隙。尽管未达到预期效果,但一定程度上还是减少了核废水的产生。

  现在,福岛核电站的核废水仍在以每天140吨的速度增加。当初,东电公司迫于舆论压力,修建了约1000个储水罐(总容量约137万吨)用于存放处理过的核废水,目前核废水已经达到125万吨,就快达到既有储水罐的容量上限。

  说到这里,一个问题就显而易见了:东电公司第一次修建的储水罐工程就容纳了10年多的核废水;随着“冻土遮水壁”工程的兴建,核废水的产生速度已经大大降低,继续努力的话,完全可以进一步减少甚至彻底阻止核废水的产生;即便按照目前每天150吨的速度,一年也就产生5.5万吨新的核废水;再修建同样规模的储水设施就可以储存25年的核废水,而再修建四倍同等规模的储水设施,就可以管100年。有这100年时间的缓冲,相当多的放射性元素就已经衰变到安全浓度;有这100年时间的缓冲,人类的技术进步可能也足以彻底安全地处理这些核废水。

  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东电公司和日本政府不想继续再花钱了。

  日本政府提出了六种处理核废水的方式,最省钱的方式当然是排进海洋。其他五种方式都得花一大笔钱,但这笔钱对东电公司来说完全是可以承受得起的。尽管受到福岛核电站事故的影响,东电公司去年的净利润仍然高达4.66亿美元。

  所以,向海洋排放核废水绝不是唯一的“必选项”;而为了省钱,为了东电公司一家的私利,日本政府竟然选择了让全世界买单。资产阶级的自私、无耻、冷酷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美国政府的公然支持行为,反映的则是帝国主义集团内部的包庇、纵容和绥靖。如果中国发生类似的事故,他们恐怕早已发动铺天盖地的舆论围剿,鼓动全球索赔和制裁了。

  所谓的环境保护,在帝国主义那里早已沦为“定向打击”对手的工具。

  与核废水排海相似的是,转基因食品的大规模替代目前也不是人类的“必选项”。

  首先,目前的粮食短缺问题主要是食物分配不均造成的,而不是粮食生产不足造成的。一面是少数人、少数国家穷奢极欲、挥霍浪费,一面是众多国家的穷人们食不果腹、饥寒交迫。2019年,全球粮食产量高达27.22亿吨,人均粮食产量高达350公斤,已经足够满足全世界人口健康的食物需求。

  第二,粮食增产不仅仅是种子的问题,毛主席在60多年前就科学地提出指导现代农业的“农业八字宪法”,包括土、肥、水、种、密、保、管、工。种子仅仅占其中一项。目前全球的粮食产量波动主要是大范围的气候灾害造成的,而资本主义在应对气候灾害问题上明显是无能的。

  很多人误以为转基因技术可以带来粮食增产,这与事实也不一致。事实上,转基因技术本身并不能带来增产,它仅仅是更有利于工业化农业条件下,高效的除草、除虫带来的产量损失减少,间接带来“增产”。在私有制条件下,除草、除虫效率提高所带来的收益主要被农业资本所占有,而不是造福于全人类;与之同时,因为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目前转基因作物主要为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的推广,农药的使用量和化学燃料的消耗量大幅度增加,极大地破坏了环境。在拉美多个国家,因为草甘膦的滥用,给当地居民和牲畜已经带来了诸多疾病。此外,还有诸如“超级杂草”等转基因技术导致的环境灾难。

  在美国本土,杀虫剂减少的同时,除草剂却在增加

  在中国,某些民族主义者支持转基因的一个重要借口就是自主转基因技术的进步以及与美国在转基因技术前沿的角逐需要转基因产业化的支撑。这更是不符合事实的,转基因技术的研究目前主要在实验室进行,然后再大范围推广;这与特高压输电技术和高铁技术的进步需要大范围的产业应用支撑的情况完全不同。

  况且,特高压输电技术本身并不会带来生态或环境上的灾难;而转基因技术在目前来讲却并不是一项绝对安全的成熟技术。

  笔者完全支持对基因工程为代表的现代生物技术科研工作的大力投入,但是,在转基因食品不是“必选项”的情况下,没必要为了满足资本的利益去冒险,罔顾生态安全和人民群众的健康。

  亟需一个社会主义的终极方案

  日本政府作出将福岛核废水排向海洋的决定,是资产阶级自私、冷酷的体现;如今的世界,一面是霸权主义横行、一面是世界无政府主义,日本政府的这个反人类决定在目前似乎已经很难被制止,这笔帐仍然要记到资本主义制度头上。

  对于资产阶级而言,还存在一个更加邪恶的可能:那就是一面纵容日本排放核废水,污染全世界的海洋,一面陆基培育海产品“卖大价钱”。事实上,在美国,非转基因食品目前已经在食品高端市场占据了相当的份额。

  对转基因食品的质疑最早也是由美欧那些有良知的资产阶级进步知识分子提出的,西方资产阶级左翼提出的环保议题并不完全是虚伪的。而今天的众多环境灾难正是资本的贪婪以及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所造成的,要避免不可挽回的环境灾难,最根本的是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反对。

  相反,依靠资本主义来搞环境保护,我们看到的就是曾经激烈反转的德国绿党为了获得大资本的支持,而可耻地背叛了它的初衷,抛弃了反转主张,在这个问题上全面向资产阶级投降。

  10年前,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在福岛核事故救援上的迟缓和低效,已经充分展现了资本主义制度在应对环境灾难上的无能;相反,饱受西方媒体抨击和抹黑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却因为前苏联的饱和式救援而将危害缩小到最小的程度,即便那还只是已经变修了的前苏联。

  能够阻挡日本政府反人类行为的,能够阻挡人类自我毁灭的,也只有社会主义和真正的国际主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