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卡车司机自杀】胡锡进评论的左右为难、前后矛盾和欲盖弥彰

2021-04-10 15:32:41  来源: 八角楼的灯光   作者:红色卫士
点击:    评论: (查看)

  (胡锡进文章部分截图,全文在最后)

  河北大车司机金师傅因为北斗行车记录仪掉线被扣车罚款,进而喝农药自杀一事已引起全网关注。金师傅的遗书指出不是为了两千元的罚款而死,而是要以死抗争,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为3000万卡友说句话。这更加令人愤慨。

  毫不意外,《环球时报》主编、知名网络大V胡锡进也就此事开始了他的“胡说八道”。

  不知由于心虚还是什么原因,胡主编的雄文《胡锡进评卡车司机被罚款后自杀事件》在其微博和公众号上被删除,整个网络关于这篇文章的信息也几乎被删得一干二净。

  然而在信息时代,说过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想抵赖可不是那么容易。笔者颇费了一番周折,找到了老胡这篇雄文,让我们看看胡总编发表了什么高见,又为什么匆匆删除了文章。

  老胡是个聪明人,也是打太极的高手,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更可以用他的生花妙笔和三寸不烂之舌来“四两拨千斤”,什么样的问题在他这里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面对汹涌的民意,老胡无论如何都得说几句,这是其作为大主编的原则和操守:民意泛滥,后果难测,他“胡大禹”怎么能不来疏导一下呢?然而老胡这次面对的是一个烫手的山药,不那么好下口,这让他有些为难。

  他知道,面对血的事实和汹汹民意,不能视而不见,更不能敷衍塞责或者逆流而上和群众对着干。该怎么办呢?

  不愧是老胡,他很快就找到了对策,首先是打感情牌。

  老胡首先表达了对“这一悲剧”的“极为痛心”,希望交警同志对弱势群体——大车司机能多一分人道关怀,他认为我们的社会不缺乏人道关怀,只是希望基层部门的每一个人都能去实践这一伟大的人道主义精神。

  真是忧国忧民的老胡啊,我都被感动到了,胡编希望能给冷冰冰的秩序套上一件温暖的外套。然而秩序仍然是秩序,不罚款,基层交警的业绩怎么办呢?胡编的“殷切希望”又值几个钱呢?

  胡编认为金师傅自杀是“多个叠加因素促成的”,“有一定偶然性”。那么是什么因素呢,胡编这里没有明说,这似乎有些不符合主编的素养。面对这一悲剧,表达悲痛的心情是必须的,但是,怎么能忽视问题原因的分析呢?不搞清楚原因,怎么能避免悲剧再次发生呢,胡编写此文只是要表达一下对死者的慰问和善良的期望吗?

  面对读者的疑惑,胡编有些左右为难,因为此事还真有些棘手。北斗系统掉线(偶然的),但这一令全民自豪的“中国制造”是不容质疑的,只好不讲了;金师傅心理素质不够强,但看了金师傅的遗书,这个理由也似乎说不过去;执法人员可能以权谋私,这也不好说……

  毕竟,中国很复杂嘛,三言两语怎么说得清?

  于是用三个字——“偶然性”暂时予以化解,但也在不经意间埋下了伏笔。胡编不止会“胡说八道”(胡侃),也懂哲学。他知道,任何事件都是偶然性和必然性的结合,偶然性的背后是必然性。人都是会死的,这是必然的;但某时某地,哪个人死了,因为什么原因死了,却是偶然的。

  “偶然性”这三个字让读者大大松了一口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偶然事件而已”,怒气顿时消了大半。

  紧接着,胡编略显尴尬地谈起了罚款问题,他说有亲戚是大车司机,经常向他抱怨罚款多。但胡编认为这是他们的一面之词(言外之意,我们听到的大车司机的抱怨也是一面之词,杀人诛心啊!),不予评论。

  胡编又指出,发达国家的罚款也很严,被罚之后也很难申诉。然而鲁迅先生问得好,“向来如此,便对么?”我们要问:“美国如此,便对吗?”胡编怎么这么喜欢向美国看齐呢?

  胡编向来是“述而不做”的,给你摆事实讲道理,结论读者自己去下。发表了一通高论之后,他又狡猾地说,“我不知道规矩是该严格还是灵活”。

  而且,胡编在这里又一次玩起了偷换概念的游戏,他说在美国因为不系安全带被处罚的很惨,但是系不系安全带是显而易见的,责任也是明确的。但三千万卡友因为北斗行车记录仪掉线被罚,却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因为自身的原因。

  胡编漂亮地把执法滥权和法律严苛的问题掉了包。

  法律的主要问题不在严厉或者宽松,而在于是否合理,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少数人的人民币服务。

  然而胡编还是无法睁眼说瞎话,不得不承认“罚款太多“和”认为这种罚款不合理的比例蛮大的”是事实。刚刚还说不敢相信自己亲戚的一面之词呢,就急着打起了自己的脸。难道胡编认为文章发了之后可以删,就可以随意胡说八道吗?

  胡编小心翼翼地透出了一点事实,又匆匆忙忙地加以掩盖。他指出问题,但只是说有这种可能,问题不大,只要及时调整便是可以解决的。搞罚款是“为了创收”和“有指标”,这仅仅是人们的“质疑”,罚款究竟是为了什么,每天接触海量信息的胡编还不清楚吗?

  胡编的文章就这样在反反复复和前后矛盾中不断打脸,说出一部分事实却只是为了涂脂抹粉。

  当然,老胡作为一名媒体人,我们也不应对其期待太高,这么多问题,总不能让他一个人解决。他自己也清楚这点,于是再一次发出了“衷心希望”,希望执法者能多一些“人道关怀”。

  然而,赤裸裸的利益面前,哪里有什么人道关怀的空间呢?司机因为罚款太多自杀的新闻并不少见,2013年和2014年就有司机因为交警滥权罚款自杀的新闻,这么多年有多少改变呢?

  胡编在这里掉几滴悲伤的眼泪,发几声可有可无的“希望”,究竟有什么用呢?

  令人意外的是,胡编没有纠结笔者所纠缠的那些细节,却直戳问题的本质,他高屋建瓴地指出:

  “不要因为我们有14亿人,就认为出一个金德强事件‘是难免的’。体系性地避免这种悲剧发生,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值得为这样的目标而竭尽全力。”

  好一个先抑后扬,令人拍案叫绝。

  胡编说,不要因为我们人多就认为出一个金德强事件“是难免的”。胡编这句话应该不是胡说八道,究竟是什么人这样认为呢?

  三千万卡友和广大的劳动者肯定不会有此想法,他们失去了一个用生命为他们说话的阶级兄弟,他们感同身受,他们要讨要一个说法。这恐怕是那些罚款创收人的借口吧。

  清朝的戴震批判理学时说道,“酷吏以法杀人,后儒以理杀人”。没想到的是,到了二十一世纪,成了“人多难免要死”。可金师傅是被逼死的呀!

  这哪里有什么人道主义呢,这是赤裸裸的对立呀。

  更难能可贵的是,胡编看出了司机自杀背后的必然性,指出要“体系性地避免这种悲剧发生”。既然如此,这样的悲剧当然不是个案,而是“体系性的”了。究竟是什么体系性的问题呢,胡编没说,又一次给大家留下了思考的空间。

  鉴于胡锡进先生的一贯的风格,他难能可贵地写下了这篇文章,本以为能够赢得满堂彩,结果却是欲盖弥彰,草草地以删文收场。

  大宣传家胡锡进翻车的时候不多,再复杂的社会事件到了他这里都能巧妙化解。但我担心,他的胡说八道可能会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这样在左右为难中自己打脸怕是今后的常态。

  如果不服,有本事别删文章。

  附,胡锡进删除的文章全文: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