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姬喵:互联网圈为什么喜欢不讲人话?

2021-04-08 14:59:50  来源: 新潮沉思录   作者:姬轩亦
点击:    评论: (查看)

  文 | 姬轩亦

  最近,大量的文章开始吐槽互联网和创业圈不讲人话,喜欢发明各种词汇,讲黑话的有趣现象,比如下面这种。

  我们都知道这套互联网黑话以及背后的企业文化体系,某福报公司是一大发源地。这个现象的本质是什么?本质当然是莫名其妙弄到钱的这些人试图维持自己的社会地位,一种新的语言文字的发明永远是为了阶级隔离,这种事在历史上是反复发生过的,尤其在刚刚爆发了信息技术革命的时代是百分之一百会发生的。

  甚至,在没有爆发信息技术革命的时候,第二个三十年的很多自以为自己是统治阶级的人也发明过一整套“读起来像毛选,写起来像毛选,但是其实并不是不是毛选”的语言体系,如果你去找一找九十年代的一些报纸,你就会立刻发现一长串的看似朴素的废话,那么这些废话究竟是干什么的呢?唯一的作用,就是说一些“让你觉得很高大上,从而对说话人产生敬畏,但实际上压根什么都没说,也根本不值得敬畏”的后果罢了。

  当然,新时代以来,先锋队已经进行了自我革命,我看到的文件里,废话是基本没有了,然而很不幸,很多互联网大厂还停留在第二个三十年,还在发明一套除了只能吓唬懦夫的黑话,就不能不说,没有与时俱进了。

  这是令人欣慰的,先锋队的组织术仍然领先被统治阶级一个三十年的时间。

  而没有与时俱进是肯定不行的。

  创业圈黑话是最容易让你品味出你生活的世界究竟是什么味道的。这种味道一开始你是觉得很高大上的,就像我某一次喝了某种酒,为那种说不出的刺激感着迷不已,但是在一个睡够了的黎明你再去喝这种酒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所谓这种高大上的味道其实不过是盐而已。

  是的,这酒之所以你第一次觉得很特殊,仅仅是因为,他是咸的。

  那我们时代的这种盐究竟是什么呢?也很简单。

  为什么从自以为自己是统治阶级的人就必须要发明一套别人听不懂的话语体系?

  因为他们想固化自己的阶级。

  为什么他们这么想固化自己的阶级?

  因为他们的出身非常差,所以他们对自己的地位是不自信的,对自己的领先是惶恐的,对未来的预判是悲观的,他们心中的潜意识很明白,自己的领先地位是固化不住的。

  那为什么他们明白自己的领先地位是固化不住的?因为在信息技术革命的伟大时代,阶级的再生产无法完成。如果你不懂得这一点,我建议你去搜一下叶大鹰的微博。

  结论虽然如此残酷,但真相就是这样。说到这里,我想起某个生了一堆儿子,以为能够多子多福的可爱人物,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候,没有一个儿子来看他,没有一个儿子在乎他的所谓政治遗产,阶级的再生产和自己的权势,欲望和生育能力毫无关系,下一代人并不觉得成为你是很荣耀的事情,毕竟你自己用一生去逃避着成为父亲的自然法则。

  所以我们在网上可以看到很多人都在焦虑,焦虑阶级固化,焦虑无法阶级上升,焦虑无法实现阶级再生产。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嘴里总是说着自相矛盾的东西。

  他们意识到了物质和争夺财富的重要性,同时也似乎都内心明白,拉清单的时候终会来临,所以他们一边喊着竞争万岁,一边又要求对自己最有利的公平。一边讲述着社会主义的原则,一边却无论如何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敛财的机会。他们一方面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一方面却又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求神拜佛的机会。就像我相信马老师反思自己的时候一定不会认为自己的人格出了问题,无非是战术上的操作出了问题。

  如果一个社会到处都是这种道貌岸然既要又要的庸俗利己主义者会如何?这样的味道是似曾相识的。

  这样的味道叫做轻佻。

  我们可以看看英国。十九世纪的英国最终迎来了世界大战和霸权的跌落,二战之后的英国成了一个成熟到腐烂,但又不允许任何汁水流淌的怪物,只有理解到这一步你才能够明白约翰逊首相看似疯癫的左右互搏。

  而历史最终要寻找出口,于是,戴安娜踢了第一脚,查尔斯踢了第二脚,威廉王子的小孩去卡出生日期却最终差了几分钟,这是第三脚,脱欧公投踢了第四脚,梅根踢了第五脚,现在,所有在期盼女王去世的人都等着在踢最后一脚。

  正如狄更斯所说,他们直上天堂,又直下地狱。

  所以,我们不能像英国这样。当然了,我不会像梅津美治郎一样说一些无聊的话,去讲,要朴实刚建,不要轻佻儿戏,日本的问题就在于少壮派假装自己很有责任感,对不起,中国人是不会这么干的。甚至,就算大正浪漫卷土重来,现在的日本人也是不会干第二次的。

  所以读者都要问,结局是什么?

  大海的对岸,是敌人,轻佻的背后,是迷茫。狂歌痛饮,是因为他们本质上在空度时光,再怎么飞扬跋扈,也不会成为强者,因为他们本质上不能对弱者负责,历史的车轮已经碾过了很多人,也会继续把更多的人变成二维化,虽然悲哀,但是世界法则的这一面就是这样。

  而在世界法则的另一面,历史终是会找到出口。历史是会找到出口的,历史会沿着阻力最小的那条路运行。这就是结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要明白,如何随着历史前进。

  要明确,共同体的建立不能依靠想象,尤其不能依靠把黑话作为交流的区块链。尤其在互联网时代,想象出来的共同体太多,靠黑话维系的共同体太多。

  不要在乎名词。不要在乎信息。不要在乎世界的反馈。历史是且只是用来体会的。

  在乎历史和身体呼应时的第一直觉。在乎自己的过去。在乎自己无法复制的童年和青春。为无数个已经死去的自己哀悼。站在无数个已经死去的自己面前,命运会要求你再一次举起右拳。

  努力前进吧,不说话的人能够活下来。就像,虽然白垩纪的鸟类已经占领了天空,但是现在的所有鸟类的祖先,都是白垩纪某种飞行能力很不行的走地鸡类。大丛林的法则从来不是弱肉强食,大丛林的法则是沉默的。

  只有这样,别人的轻佻和迷茫对你才是有好处的。

  闭上眼睛,深呼吸。

  轻佻和迷茫的气味是如此甜美。

  当然,阶级还是会固化的,不过,那是许多年后的事情了。而现在,用残酷的法律和市场竞争把自以为是统治阶级的阶级们踢下去,是曾经的英国和美国保持强大的唯一秘密。

  所以,不要在重划学区房的时候就使用哭喊,普通人能发出的音高是很有限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