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拜登想要遏制中国,但是亚洲的北约在哪里?

2021-04-05 16:33:55  来源: 峰锐观察   作者:峰锐观察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编者按】美国媒体《政客》3月26日刊登由JACK DETSCH撰写的文章,声称拜登正在亚洲组建遏制中国的同盟,但这个同盟有别于共同防卫的北约模式,而是“因地制宜”搞不同的小圈子。现将文章内容摘编翻译如下:

  想要遏制中国,拜登政府在亚洲找到几只愿意倾听的耳朵。

  日本越来越接纳四方安全对话,还有一直谨慎的伙伴印度和澳大利亚,这些国家在停顿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后,最近又聚在一起举行了联合军事演习。美国新政府团队正试图通过在驻日、驻韩美军费用分摊谈判上与日本和韩国言归于好,关系取得进展。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日前首次外访期间,美国官员们苦苦思索的是一个更为深远的问题:在容纳全球三分之二人口以及美国最大的战略对手(中国)的这个大陆上,美国应该建立怎样的的盟友结构?

  与特朗普政府一样,拜登政府已经把中国标定为最主要地缘政治对手。但与前任采纳的单边方式不同,拜登总统与其团队想要借助盟友和伙伴国家的帮助来遏制(所谓的)中国威胁。

  在冷战初期,华盛顿协助引导一群志同道合的欧洲国家来对抗苏联威胁。但如今在与中国对抗时,美国没有与那时相同的选项。根本的问题是,如何与这里的大杂烩伙伴国一起来遏制中国。

  有美国官员透露,起码可以说,美国不打算组装一个类似北约的组织来对抗中国。

  在二战后,华盛顿的确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和泰国打造了一个协约联盟集群,这也成为半个世纪以来被吹得天花乱坠的“中心辐射”式的美国亚洲安全模式。而现在,拜登政府希望借助较小的集群,双边、三边,或者甚至是多边的国家集群,来发挥类似的作用。

  “看吧,由于各种原因--历史的、地理的、政治的,亚洲不具备条件建立我们在跨大西洋联盟中的那种联盟结构”,美国国防部一名高级官员在不透露姓名的条件下说,“我们正尝试将那种中心辐射模式转化为”一系列相互重叠的关系。

  于是“小联盟搭档”模式应运而生,各国军队通过频繁联合军事演习建立联系,在亚太地区争议领域秀肌肉,而不必建立一个亚洲版的北约,去完全照搬跨大西洋组织的第五条款:要求签约国协防受到袭击的盟友。

  拜登政府希望巩固现有的群组,比如东盟和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但问题是,东盟主要聚焦经济,不碰触安全议题,尤其是华盛顿与北京的最大摩擦点之一的南海议题。

  至于四方对话机制则正好聚焦印太地区的安全议题。这个机制最近被复活,四国领导人举行了一次视频峰会复活,澳大利亚在相隔十多年后也重新加入与印度和日本的马拉巴演习。

  美国前政府官员们说,除了日本重申一旦发生台海冲突,日本会与美国紧密合作之外,地区内的大多数国家主要专注保护自己的边界。而这其实正中美国下怀。

  “基本上每个国家都应该专注自己的国防,”特朗普政府国防部副助理防长、马拉松计划负责人科尔比说,因为从日本贯穿南海的第一岛链中心前线,已经让美国身处巨大的麻烦中,“从军事角度,我认为不应该组建亚洲版北约。”

  另一个分歧是情报共享。美国、北约盟友、以及“五眼联盟”主要伙伴国定期共享情报。而整个亚洲没有类似的网络(只有澳大利亚是五眼联盟成员)。但美国官员们强调,五眼联盟是英语国家中长期建立的成熟关系,若在亚洲的任何国家集团中分享情报,比如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就要求每个成员国同心协力,而这反而会搞砸基本的情报交流。

  “一旦超出(五眼联盟)范围,就变得特别难,”另一位国防部高官说。

  长远来说,美国追求建立一种可以与地区内所有盟友和伙伴交换机密和机要情报的通讯系统,类似于美国印太司令部在其最新预算报告中倡议的东西。

  眼下,华盛顿不得不与韩国、菲律宾和印度这些国家匆促探讨不同的情报交换系统。

  “想象一下,在美国同时用微软和苹果系统工作的情况,很头疼,但毕竟每件事都不同,”第三名国防部高官说,“这是我们现在要挥杆打入的最大球洞。”

  身体语言也可以更露骨地展现出美国与地区各国关系的温差。最近这在美国最紧密的地区盟友中展示出来。

  在东京,布林肯受到日本首相菅义伟的热烈欢迎,当时的情景仿佛失散多年的朋友再聚首。

  在首尔,韩国国防部长官徐旭在记者会上,显然挑战了布林肯要求“朝鲜无核化”的呼吁。

  此外,日本和韩国长期历史敌意,使得两国除了2019年的情报共享协定之外,鲜有其他联系。

  拜登政府还必须要谨慎处理地区内不同国家的(所谓)人权标准问题,白宫曾承诺要在制定国家安全政策时强调这一议题。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与印度高官提出关切印度穆斯林人口的待遇问题。泰国和菲律宾也有国内人权挑战,所以这些国家不在拜登政府高官首次外访之行内。

  美国官员们已经预见,国务卿和防长的这次外访之后,美国在亚洲的多边关系只会是小步前进,但亚洲没有自己的北约这一点,对拜登政府来说也有好处。

  美国历届政府都知道,北约国家需要增加国防支出,而亚洲不那么正式的联盟结构可以让美国盟友们就情报共享和军事演习展开合作,这些合作交流未必非要由华盛顿来主导。

  “那甚至并不意味着美国必须介入”,前面第一位国防部高官说,“如果我们能帮助伙伴做出更好的准备,防卫自己的利益,在其主权范围内更安全,那么这对大家都好。”

  短评:一句话,美国希望用省钱省力的方式,在亚洲搞小帮派,制造矛盾,组织打手,甚至可以自己缩在幕后不出面,放任帮派打手们自己发挥,即便达不到遏制中国的目的,也可以在亚洲制造混乱,而远离美国的混乱,是符合美帝的利益的。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