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2021-04-03 14:55:24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某地集中学习“途中突遇停电”,“全体党员、干部在一盏盏马灯照耀下继续学习”的事突然火了。

  本来是一次想“突出亮点”的基层活动宣传,却被网友批得体无完肤,这大概是活动“设计者”没有想到的。

  关于“突出亮点”,笔者深有体会。此前有一段时间,笔者曾在一个公益机构兼职,主要目的是以此为途径做点工友服务的事,机构为了生存,也会去承接一些单位党建的项目。笔者很傻很天真地去帮人家设计一套扎实的党史、革命史学习,笔者自以为这方面还是有点积累的。结果人家根本不买账,为何?因为没有“亮点”——所谓“亮点”,必须是形式新颖、“有创新”、可以“宣传”得与众不同,最好是“开天辟地”。既然如此,那就“道不同不相为谋”吧。

  站在基层工作人员的角度老实讲,马灯下搞党史学习,这样的“形式主义”搞搞本无伤大雅,这个“形式设计”的确比较新颖,是可以作为突出宣传的“亮点”的。

  很多网友不知道“马灯”为何物,笔者曾经去过长征路上的苟坝,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这段历史。(了解历史的可以直接略过下面这段)

  向下滑动查看

  遵义会议虽然名义上重新确立了毛主席在红军中的领导地位,但“阻力”依然很大。

  因情报失误导致土城战役失利以后,毛主席提出放弃北渡长江进入四川,改为向西进入云南扎西;随后在扎西会议毛主席又提出回兵黔北,再占遵义。这场运动歼灭战歼敌20个团,成为长征以来打的最大胜仗。

  1935年3月8日,毛主席随前敌司令部和军委机关驻扎到了苟坝;10日,红一军团林、聂提出发起打鼓新场战役,获得朱德的认可,而毛主席根据多方情报判断,国民党实际上已经在打鼓新场这个红军西进的必经之地布下了口袋阵。朱毛发生分歧以后,张闻天就召集了一个紧急会议,毛主席成了少数派。

  以往的赣南会议、宁都会议,毛主席也多次做过少数派,尽管事后证明他是正确的,但他也都服从了大局。可发起打鼓新场战役,却有使中央红军全军覆没的危险,且这里不像苏区根据地,有良好的群众基础,一旦失败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毛主席被逼无奈用要挟的口吻说:“你们硬要打,我就不当这个前敌司令部政委了!”张闻天还真就搞了个表决,撤销了毛主席前敌司令部政委的职务。

  回到住处,毛主席深为红军的前途担忧。深夜,毛主席独自一人打着马灯在乡野小路上走了两里多地,去到周恩来住处,周恩来最终接受了毛主席的意见,于次日说服大家取消了攻打打鼓新场的计划,毛主席也复职了。

  后面的事实很快证明毛主席的军事预见是完全正确的。12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毛主席提出的集中军事指挥权力的建议,进一步确立和巩固了毛主席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

  在这段历史中,一盏马灯给毛主席照路,挽救了整个中央红军,意义的确是非凡的,这段历史也给了我们很多启示。

  所以,在马灯下学党史,了解这段历史,完全是无可厚非的。错在错在编造学习党史的故事情节以及“作秀式”的宣传。

  “眼尖”的网友很快发现诸多疑点:

  宣传中声称是“学习途中突遇停电”,可十几盏崭新的马灯,一时半会儿从哪里买来的?如果是提前准备好的,一个区党工委又不是博物馆,准备这么多马灯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这一次的“突遇停电”?

  更加离奇的是,未拉严实的窗户外面明明显示学习时间是大白天,会议室四周有都有窗户,需要马灯照明吗?

  不过,笔者认为这件事也没必要小题大做,比起笔者以前打算帮忙做基层党建的遭遇,这也不算什么“离奇事”,顶多就是一次“宣传事故”。

  今年2月3日,青岛某街道办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宣传该街道某社区慰问困难户的宣传报道,文章配图显示,“贫困户”家中柜子上放有茅台酒瓶,还有乌龙茶叶袋子,47寸大电视等;涉事基层部门先是解释贫困户有收藏茅台酒空瓶的癖好,网友随后指出还有其他“奢侈品”,最后又解释这不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而是助老对象。

  显然,这个事件就已经不仅仅是“宣传事故”的问题了,“助老”也没问题,干嘛要滥竽充数当“扶贫”来宣传呢?

  青岛慰问困难户的舆论风波尚未结束,2月5日,广东东莞长安镇乡镇干部慰问困难家庭的宣传又引起了轩然大波,“困难家庭”竟然是住豪华别墅的,家里还有真皮沙发、旋转楼梯。

  后来,当地部门也解释称慰问对象是71岁的患有长期高血压、还在去年交通事故中受伤的老人。

  面对这几起“舆论宣传事件”,有人辩解说现在社会发展了,“困难户”都是这个标准起步了。这才是活见鬼了,“六亿人月入不足千元”呢?笔者就不相信青岛和东莞没有真正的“贫困户”。

  真别怪“眼尖”的网友“没事找事”,这几起事件恰恰说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事件背后的根子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怪,而要根治这些问题,毛泽东时代的历史经验就是“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

  相比这种流于形式的官僚主义作风问题,最近舆论热议的哈尔滨市电业局原副局长李伟、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原总经理李桐的34亿腐败案才真是触目惊心。

  34亿判了两个死缓,不知道那个贪污18亿被判死刑的赖小民服不服,当然,不谈这个事。就说这起腐败案中浮出水面的赃物:上百辆豪车、69套房产、一处豪华码头、10亿现金,还有什么清代蓝底蟒袍、清代雍正年制黄地绿彩龙纹菱口盘、乾隆年制粉彩花卉大碗、石釉粉彩花瓶……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这么多赃物也不可能是一日敛到的;人家兄弟二人不仅是在敛财,而且是在赤裸裸地“露富”了。李伟的大肆腐败已有数年,这么长的时间里,这么大的动静,监管部门竟然会没发现?即便李伟的上级“眼瞎”了,群众可能“眼瞎”吗?

  至于你信不信,反正笔者是不信的。

  哪个领导干部腐败,14亿人民群众不可能都清楚,但周围的群众、他的上下级肯定是清楚的!清楚了,为什么没早点办?这才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前几天,笔者在文章里提到了商城项目骗集资、推销“xx币”、类似传销的电子商城销售分成、通过所谓的养老项目骗光老人的养老金……这些烂事不乏群众的举报,然而举报有用吗?精英们嘲笑老百姓“按闹分配”,事实上,这些烂事不出点事(例如被骗光养老金的老人自杀)还真就没有人管。可见,“群众路线”的宣传与实践显然是完全背离的。

  说到底,群众路线的真正落实,离不开工农当家作主和无产阶级的大民主。

  回顾起苟坝会议、古田会议前的红军七大、八大这样的“少数人掌握真理”的历史事件,某些人立刻就滑到了历史唯心主义和精英史观。在张闻天召集紧急会议参会的近20人范围里,以及在只有红军领导参加的红军七大、八大会议上,毛主席的确是少数,“真理掌握在毛主席这样的少数人手中”。可是你把红军一线的战士以及苏区的广大老百姓加入进来呢?毛主席还是少数吗?

  正因为毛主席坚持调查研究,坚持听取一线战士和群众的意见,他才能掌握这个“绝对多数”的真理。反观那些反对毛主席的人,他们搞的是“唯军事路线”、“上级打骂下级”的旧军阀那一套,20来个“精英”关起门来、脱离群众搞起一人一票的“形式民主”,你“民主”给谁看呢?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远的咱不说了,王振华强奸幼女案二审的消息过去快10个月了,上海劳动监察部门调查拼多多用工情况的消息过去快3个月了,都还没有下文,还有最近热门的“延迟退休”,群众都关切着呢。

  就问: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