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子午:给子孙留条活路吧!还有什么缺德事是资本家不敢干的?!

2021-03-31 15:10:58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黑龙江日报报道,哈尔滨五常市的凤凰山区惊现“采矿式”盗掘,大量黑土被盗卖到城市育种养花。

  五常大米因为优质的口感而闻名全国,在资本下乡、土地流转的政策背景下,一些南方的不法商人打着租地的旗号,大量盗挖五常市的林地黑土、湿地黑土和田地黑土。

  据当地村民介绍,“来包地的都是南方商人,泥炭在这里经过简要的加工后,会以每公斤4元左右的价格被卖到南方用作花卉肥料、有机土等。”

  笔者在电商平台“淘宝”随手检索了一下,有大量关于“东北黑土”的产品:

  而据环保志愿者介绍,黑土地最深处已经被挖到了两米,而这样的黑土地土层每年只能沉积2毫米。也就是这帮南方商人已经盗挖了需要一千年才能沉积出来的黑土!

  黑土地是一种性状好、肥力高,非常适合植物生长的土壤。全世界仅有乌克兰的乌克兰平原、美国的密西西比平原、中国的东北平原以及南美洲阿根廷连至乌拉圭的潘帕斯草原拥有黑土区。

  我国东北黑土区土地面积约一千万公顷,目前已开垦出耕地七百多万公顷,是我国最大的商品粮生产基地。

  东北黑土地是大自然馈赠给中国人民的得天独厚的宝藏。在旧社会,战乱频仍、生产效率低下,这里曾是茫茫无际的东北大荒原,荆棘丛生,人迹罕至。新中国成立以后,开始对“北大荒”进行有组织的开发、改造、保护和利用。

  1955年秋天,在地处中苏边境的鹤岗萝北县附近布满草甸和森林的荒原上,来自北京的67名青年组成了新中国的第一支青年垦荒队用马拉大车、肩挑背扛的方式,开垦出一片片耕地,并建起了一个浇灌着青春和热血的集体农庄:北京庄。

  我们愿做一名垦荒者

  让我们

  以百倍的勇气和毅力

  向困难进军!

  不仅用言词

  而且用行动

  说明我们是真正的公民!

  在我们的祖国中

  困难减一分

  幸福就要长几寸,

  困难的背后

  伟大的社会主义世界

  正向我们飞奔!

  1955年11月,著名诗人郭小川面对热火朝天的垦荒场景,用生动的笔触记录下了时代的脉搏。

  其后,在毛主席的亲自决策下,北大荒进入了大规模开发时期,10万转业官兵、5万大专院校毕业生、20万各地支边青年、54万知识青年陆续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北大荒,拉开了中国垦荒史上的壮丽一幕。

  “啃着冰冻馍,雪花汤就饭”——今人大概很难想象当年近百万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转业官兵和知识青年,在只有少量机械配合的基础上,究竟克服了怎样的困难,住马架、喝雪水、挥镐拉犁、披荆斩棘、战天斗地,将曾经的“北大荒”建成了名副其实的“北大仓”,每年产出的粮食能为一亿国人提供一整年口粮,有力地维护了国家的粮食安全!这对于曾经“一穷二白”的新中国,是多么重要的历史功绩啊。

  现代化的农业生产同样是一项系统工程,1954年9月,毛主席与周总理就首次提出了建设“现代化的农业”这个概念,毛主席还亲自主持制定了“农业八字宪法”(即土、肥、水、种、密、保、管、工),极力提倡选种、改进耕作方式、水土保持,对实现科学种田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在“农业八字宪法”的指导下,北大荒的开垦的确是在一张白纸上画出了“最美的图画”,走上了一条既丰产又生态良性循环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开发之前的北大荒,到处都是沼泽,一到雨季更是内涝成灾。北大荒开垦伊始,就兴建了大量的排涝、蓄洪、防旱的水利工程,人工沟渠水网密织,大大小小的水库星罗密布,极大地减少了洪涝灾害的发生;水库的建成,又极大地繁荣了东北地区的水产养殖业。

  70年代的八五三农场,建了四座水库,既可防洪灌溉,又可养鱼

  在北大荒还兴建了大量的养殖场,利用人畜粪便大量堆积有机肥,进一步丰富黑土地的有机质。

  在垦荒的同时,还常年坚持植树造林和绿化,将沼泽荒漠变成绿洲。

  与之同时,北大荒的农业机械化也是走在全国前列的,播种、施肥、灌溉、收割的全套农业机械化到60年代就已经基本实现。

  70年代的“北大荒”连施肥都出动了飞机

  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的“春风”席卷中华大地,原本多是国营农场的“北大荒”也逐步走上承包之路。而土地承包所带来的后果与全国其他地方都有相似之处。

  例如,土地承包之后对公共水利设施的兴修与维护力度开始下降。60-70年代,东北地区的洪涝成灾次数越来越少,防洪意识逐渐淡薄,导致80年代的受灾情况甚至超过了50年代。

  东北地区洪水成灾时间分布规律图

  个人或私人公司从国营农场手中承包到了土地以后,每年向国营农场缴纳一定金额的租金,怎么种、怎么收就是个人说了算,承包土地之后首先考虑的是个人怎么多创收,缺乏统一的协调和长远规划。肆意扩大耕地面积、过度密植、大量地使用化肥农业导致黑土地的土壤质量不断下降,黑土层逐渐变薄。

  2015年,黑龙江省的黑土地监测结果显示,全省耕层厚度为19.7厘米,与1982年的第二次土壤普查时的28.8厘米相比下降了9.1厘米;盐碱地发展到56.67万公顷,比1982年的盐碱地面积增加了两倍;由于化肥投入量逐年加大,农肥投入逐年减少,以及除草剂的普及应用等,导致土壤板结硬化程度逐年加剧;全省耕地土壤有机质平均含量为2.68%,而1982年的有机质含量是4.32%……

  今天,某些生态学家和主流媒体却将黑土地环境恶化的责任推给了毛泽东时代的北大荒开垦,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大概在他们眼中,遍地是沼泽、人迹罕至的北大荒才是生态环境最好的,这不过是从一个极端跳到了另一个极端。

  土地承包之后过度垦殖造成的黑土地土壤恶化毕竟是缓慢的,这几年相关部门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着手黑土地的生态恢复和保护。

  相比而言,本文开头提到的无量奸商盗卖黑土地牟利的行为,对黑土地的破坏极其迅速、且难以修复的,大自然几千年来的馈赠本来是亿万劳动人民共同的财富,却被他们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挥霍殆尽。

  人们原本以为资本下乡顶多也就是农民失地、土地兼并、套取种粮补贴,现在看来,资本最可能选取的路径,却是一次性榨干土地能够提供给他们的财富、发绝户财,盗卖黑土地就是典型的例子。笔者不希望以最坏的恶意去揣度这些资本家,然而,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象,他们的所作所为还是一次又一次刷新了我们对他们道德下限的认知。

  996我可以忍,“穷尽三代购买力”我也可以忍,哪怕是过劳死、中年夭亡我也认了,有生之年未必能见到“赤旗的世界”,但笔者不会悲观绝望;然而,看到为了利润而肆意采掘、廉价出口的稀土,因为大量种植桉树造成水土流失、从而导致石漠化的红土地……再到而今被大量盗卖的黑土地,笔者不禁想问:还有什么断子绝孙、发绝户财的事是资本家干不出来的?!

  这已经不仅仅是“崽卖爷田”了,这是在卖“子孙田”啊!这帮缺德的混蛋,给子孙留条活路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