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欠条还是收据——关于货币起源问题与何新商榷

2021-03-30 11:11:2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欠条还是收据——关于货币起源问题与何新商榷

  作者:吴铭(20210329)

  谈某个事物的起源,通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谈货币的起源,也同样不容易。所以,我有些不自量力。

  之所以要不自量力地谈货币起源问题,这要提到何新老先生。

  何新写了一篇“偶感”,说货币起源于古代私有制之下商品交换的欠条,还说原始的货币就是牛头、布匹、粮食、盐之类,又说,信用就是企业负债的能力。

  我不太赞同。在当前外资金融控制中国金融主权特别是人民币发行权的情况下,把信用定位于企业负债的能力,其实是替华尔街金融寡头并吞中国企业充当了理论先锋。兹事体大,不可不察。

  所以,我不能不来凑下热闹。我本人的古文功底不太好,对古代货币的情况也不太了解,故而本文也谈不上多严谨。不过,何新老先生写“偶感”,恐怕也不那么严谨。

  何新先生提到了管子,引用了管子下面的这段话:

  “玉起于禺氏,金起于汝汉,珠起于赤野,东西南北距周七千八百里。水绝壤断,舟车不能通。先王为其途之远,其至之难,故托用于其重,以珠玉为上币,以黄金为中币,以刀布为下币。三币握之则非有补于暖也,食之则非有补于饱也,先王以守财物,以御民事,而平天下也。”

  恐怕,管子的意思,并不是说,先王发行的“三币”是欠条。

  欠谁的呢?先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秦始皇还“官山海”。可见,先王不可能欠任何人的东西。

  把货币的起源归于私有商人之间的欠条,我觉得不可接受。

  我觉得,货币的起源,与私有制有关,与原始货币布匹、马牛羊、粮食、盐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又不是起源于这些原始货币,也不起源于私人之间的欠条。

  我所谓的真正的货币,是如管子所说的那样,是由中央政权发行,用于政权统治范围之内(即普天之下)的,用来从事重大军事行动、经济行动的,由政权保证其信用的,无使用价值的物资交换凭证。注意其特点:一是必须由政权发行,二是用于政权所辖范围内的人口,即王臣;三是无使用价值。而原始货币如马牛羊、布匹、粮食、盐之类,是有使用价值的,且其本身的使用价值可以用自身的重量、面积、数量来衡量。而政权发行的货币,如秦半两、汉五铢,没有使用价值,且其自身价值由政权确定。

  从使用价值的角度看,黄金、白银,很可能并不属于原始货币。我以前将其视为原始货币,这里,存疑。

  为了区别于布匹、马牛羊、粮食、盐之类原始货币,我把真正的货币,称为初币。我所讨论的货币的起源,就是指初币的本质是什么。

  初币的起源,与原始货币的起源,应该不是一回事。当今中国的财政、金融、经济、贸易、科研、教育、宣传、舆论界,可能误把原始货币的起源当作了初币的起源,这引起的后果非常严重。所以,搞清楚这个问题,我认为对于推动中国认清金融主权,摆脱华尔街金融寡头对人民币发行权的控制,从而再次实现中国经济、金融、市场主权的独立自主,有思想理论上的指导意义。

  初币的起源,很可能与奴隶制中央政权的建立有关。

  奴隶制中央政权,即管子所说的“先王”,也可能就是指黄帝,由于需要进行较大规模的战争,或者平时也需要有军备,有经济建设如兴修水利、修订历法、治理水患、防治瘟疫、营建基础设施等等,也是需要向诸侯、部落征集人力、物力。而诸侯、部落向中央政权尽量交出自己的人力、物力,以便于军事行动和日常建设,也是其作为臣下而不可推辞的义务。先王向诸侯、部落征收人力、物力,需要一个记账、要给个收据,这个记账、收据,为了方便,就统一使用“货币”。

  比如,一场大的战争,中央向派出使者,手拿货币这种特殊的圣旨,向诸侯征调人力、物力,并按照诸侯提供的军队、夫役、马匹、牛羊、粮食、布匹、草料等,计个总数,并发给诸侯相应的货币,算是收据。

  等战争结束,或者重大建设工程结束,或者定期,或者先王觉得应该搞一次按功行赏了,就搞一次专题总结或者阶段性小结。各路诸侯把自己手里的货币——也就是此前上缴人力、物力后中央开出的收据,拿出来,到首都,献给先王,以便于先王按功过行赏罚。先王的奖励,大约可能包括加官进爵、扩大领地、荣誉称号、赐予封号、赐予礼物、减免刑罚、减免劳役等等,总之,以荣誉奖励为主,以物质奖励为辅。这里的物质奖励,可能就是管子所说的上币、中币,如珠玉、黄金之类,相当于先王把诸侯手中的刀布等下币,兑换成了相应数量的上币、中币,也可能是铸个一个或几个鼎隆重地奖这个诸侯,以便彰显其功绩。

  赏罚,即是先王给自己发行的货币提供的信用。先王不可能用足够的粮食、马牛羊、布匹、草料、盐之类实物,作为自己货币的信用,不然,还发行货币还什么?先王哪来那么多的这类物资?

  我在其他文章中讲过,发行货币是调动全国资源以从事重大军事、经济行动最有效的手段,看来,这样一个功能,也是先王设计货币时的首要考虑。

  认同上述对初币的起源的认识,那么,应该得出以下结论:

  所谓货币发行,其实并不以市场上流通的商品为依据,而是以中央战时、平时的需要为依据!这个结论,恐怕有些大逆不道,石破惊天。

  平时、战时,需要多少人力、物力,中央就发行多少货币,然后向诸侯摊派。这说明,发行权必须掌握在中央政权手中。

  究竟一匹马、一头牛、一百斤粮食、一石盐、一车粮草值多少钱?如果不给出这个定价,那么货币发行数量,也无法确定。所以,中央必须给基本物资、大宗物资定价。因为这个定价,也使得这些物资可以作为商品在自由市场上流通。

  货币发行权,必须掌握在中央政权手中,不能给予其他诸侯。如果诸侯均掌握货币发行,则都可以调动本政权范围内的人力、物力,这就侵害了中央从事重大军事、经济行动的能力。因此,必须禁止各诸侯、豪强铸造发行货币——除非万不得已。

  货币发行对象,即货币发行给谁?自然,只能给负责重大军事行动、经济建设工程的后勤保障部门,不能发行给敌人、私人,这就是货币发行对象问题。

  货币发行领域呢?如果是战时,只能用来征集军队、夫役、军械、粮草、马匹、牛羊、布匹、医药等有用于战争的人力、物力,不能用来搞声色犬马,不能用来搞旅游业、房地产、教育产业、医药产业、娱乐业之类。

  货币发行方式呢?中央把货币拔给办事机构或者使者,自然不会再向其索回这些货币,要向这些办事机构和使者索回的是相应的人力、物力。这叫拔款。

  货币回收。重大军事行动、重大建设工程结束,或者平时定期,或者先王觉自主随机决定时机,就可以搞一次总结、赏罚。各路诸侯把自己积攒的货币——也就是皇帝发给的收据——集中起来,上缴给先王,让先王评定自己的成绩。先王履行自己的信用,该赏则赏,该罚则罚。这就是货币的回收。再次强调,先王发行货币,不可能和市场上流动的商品量挂钩,也不可能和自己保有的物资种类、数量挂钩。

  货币的价值意义。货币在中央手中,与在诸侯手中,其意义是完全不同的。在货币的发行者先王手中,只意味是一种工具,一种特殊的“圣旨”、命令,是使者向诸侯征收人力、物力的凭借,有强制意义,没有财富价值。如果诸侯服从先王的统治,自然遵守先王的诰命,接受这些货币,并提供相应的人力、物力。如果诸侯不接受,先王如果没有足够的军事实力,恐怕也没有办法,光靠王道、礼乐之类,是不行的。

  但是,如果先王发行的货币,在收取了诸侯的物资被当作收据给了诸侯,在诸侯手中,其意义就不一样了,就有财富意义了,因为它代表着诸侯给中央所做的贡献,意味着要以加官进爵、扩大领地、荣誉赏赐、免除罪刑、免除劳役等好处。所以,当然受到珍视,可以作用商品交换的媒介。因为先王已经为重要商品确定了价格,所以,也可以做为价值尺度,也当然可以储存起来,作为财富。

  先王发行的货币,如果被诸侯上缴给先王,并接受了先王的奖赏之后,这个回到了先王手中的货币,只意味着当初的收据又收回来了,就没有什么财富意义。不过,如果货币保存完好,可以循环使用,省去了铸造的麻烦,如此而已。

  前几天,赖小民家里被搜出了17亿人民币,当然,其他贪污犯家里,或者资本家手里,也有巨量的人民币,这个人民币,在他们手里,是有财富意义的。但是,因为犯了罪,被国家回收后,对于国家来说,就没有任何财富意义!只意味着这些人不能再使用这些货币为工具,向国家、社会索取了。

  有人因为国家从这些犯人家里搜出并回收了巨额的货币,就认为中国共产党应该“打土豪,分田地”,就应该把这些钱发给老百姓,增加老百姓的福利。我只能说,这种人,根本不懂经济、金融,不知道货币是怎么回事。

  国家要想有货币,非常为容易,印就是了。现在有数字货币,连印也不必了,随便写个数字,就可以发行货币。

  从以上关于初币本质的分析可以看出,一个政权强大与否,要看其下面的诸侯或者说下面各级政权是否服膺其统治,是否尽全力向其提供人力、物力保障。从货币的角度看,就是诸侯和国人是否接受其发行的货币。如果完全接受,不打折扣,则中央必然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可以进行大型的战争和经济建设,否则就软弱无力,不可能有什么大作为。

  同样,也可以看出,政权为自己发行货币提供的信用,是一种奖赏,而且以荣誉奖励为主,物质奖励为辅,有时可能是一种惩罚,而不是足够的物资。

  那种认为货币是政权作为货币发行的欠条,并要求政权提供相应的商品为其“锚”的说法,对于货币来说,是不适合的。

  那么,我以前也有文章讲过,货币的锚是种类足够多、质量足够好、数量足够多、价格稳定的商品,是不是和今天的文章矛盾?这个问题,以后再写文章说明。

  何新文章,参见:

  https://www.sohu.com/a/454606836_677531

    【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原载公众号“吴铭再评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