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美国的“推广民主费用”和国民党军的“五两烟土”

2021-03-16 11:30:59  来源: 淮左徐郎公众号   作者:千钧棒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一切反动势力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用金钱和其他物质诱使一些人为他们卖命。

  在一些解放战争题材的影视剧里面,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场面,那些国民党军官一方面用手枪逼着士兵往前冲,一边吆喝:“小的们,给我上,打死一名共军有赏五两烟土!”

  在现实生活中,一些国际恐怖组织也常常用重金雇请那些世界各国的退役军人尤其是退役特种兵组成雇佣军。

  据环球时报报道,“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以下简称NED)在2020年里竟疯狂砸了至少1000万美元用于在中国推行“民主”。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月24日在其官网上公布了他们在2020年各地区的活动经费,其中针对中国香港、内地、新疆和西藏这4个中国的地区,设置了包括“女性权利”、“宗教自由”、“人权”.......数十个项目,总计投入了1000多万美元。

图片

  早在2017年特朗普就明确表态,“在中国收买民间人士的行为必须终止”,时任女发言人加莉还煞有介事的表示,“靠美元收买是不现实的,宣传美式价值观最好的方法是将美国人的生活变好,将美国做得人人有应得的经济救助,让美国更强大,希拉里的做法除了让更多的俄国人和中国人更加厌恶美国,没有任何好处。”

  这就引出了一一系列的问题,需要进行剖析:

  一、“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以下简称NED)等所谓的非政府组织是什么东东?它们在中国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图片

  环球时报的报道印证了此前网络上的一个统计资料。

  根据曝光数据表明,2012年,仅仅美国情报机构控制下的所谓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一家,在中国问题上花了近750万美元狗粮经费,其中香港三笔,共计76万美元;新疆四笔,共计70万美元;西藏11笔,共计42万美元;整个中国政治上花了数十笔,560万美元。以下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012年的数据,显示该年在中国花了多少钱和花在哪里:

图片

  上述这些仅仅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一家发放的“推广民主费用”,而在中国境内从事非法活动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并不止这一家。因此无论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012年发放的750万美元还是2020年发放的1000万美元,只不过是美帝给我们国内的汉奸公知发放的狗粮的一部分。

  具有境外政治背景的非政府组织,实质是境外政权的延伸和变种,是境外渗透的马前卒和急先锋。他们往往以慈善、公益、学术等面目出现,在目标国广泛积累人脉和基础,千方百计进行渗透分化。从历次“颜色革命”看,境外非政府组织都担当了孵化、引爆、助推和组织者的角色。

  它们下面还有多如牛毛的各类NGO,有青少年的,女权的,环保的,人权的,公民的,宗教的,教育的,性取向的,慈善的,医疗的,公益的,司法的……如水银泄地,无孔不入。

  《中国社会科学报》曾经发表王存奎的题为《少数在华境外非政府组织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活动》的文章,揭露和分析一些境外敌对势力通过所谓的在华非政府组织大肆进行破坏活动的情况——

图片

图片

图片

  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NGO这些年来在中国尤其是在香港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实际上,外国尤其是美国在我国有很多所谓的非政府组织(NGO ),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2015年,全国人大就通过了《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主要目的是加强管理和预防。

  2018年3月,“亚洲促进会”未依法登记备案,在中国境内开展项目活动,涉嫌违反《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有关规定被查处。

  2019年12月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宣布:

  中方决定自即日起暂停审批美军舰机赴港休整的申请,同时对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多个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

  华春莹说,“日前美国不顾中方坚决反对,执意将所谓‘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签署成法,这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已就此表明坚决态度,针对美方无理行为,中国政府决定自即日起暂停审批美军舰机赴港休整的申请,同时对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人权观察、自由之家等在香港修例风波中表现恶劣的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

  直接了当地说,这些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白手套,香港这些年来每一场街头混乱背后,都离开不了它们的“功劳”。在中国内地一些群体性事件后面,也有他们的影子。

  “非政府组织”不全是坏蛋,但坏蛋总喜欢藏在这里面。

  冷战时期,西方国家就将NGO变成了政治工具,华春莹提到的这几家NGO,龙头老大就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成立于1983年,由美国国会通过《国务院授权法》拨款3130万美元建立,针对目的是苏联和东欧地区。苏东剧变后,又向中国和中国周边地区渗透。

  NED手下有四大护法,分别是:

  国际共和研究所(共和党的)

  国际民主研究所(民主党的)

  国际私营企业中心

  国际劳工团结美国中心。

  由于美国强大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力量,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敢制裁NED,不好意思,中国偏偏就是其中之一,还有俄罗斯。

  2015年,俄罗斯总检察院宣布NED为“不受欢迎组织”,关闭NED在俄办公室,冻结在俄资产,禁止其传递信息。

  每一个反华NGO,真正想拥有的就是“社会动员能力”。

  2019年的香港动乱是一面镜子,NGO就像白蚁,要从内部掏空目标国家和地区:

  一,掏空政府公信力。

  二,解构爱国主义精神。

  三,摧毁官方背景的公益慈善机构声誉。

  香港受NED控制的NGO(包括政党)有,香港“民主党”,“公民党”,“思想政策研究所”,“新网络力量”,“香港职工联盟”,“香港人权监察”等,大型街头运动都少不了他们的组织和策划。

  黄之锋就是美国NGO栽培的产品,美国当时急需一个青少年成为街头运动领袖,进行长期培养,带动其它青少年加入。

  NGO物色来物色去,最终确定接受黄伟明推荐的黄之锋。

  黄伟明是香港“公民党”成员,丝毫没有中国人情感,认贼作父。2012年8月,美国驻港领事杨苏棣和NGO头目约黄伟明和“公民党”主席余若薇会面。双方先后会面四次,总时长达到十多个小时,就是商量如何栽培黄之锋。

  2012年11月,美国在香港负责教育领域的官员道尔顿,面试黄之锋,测试他的忠诚度。面试很成功。月底,NED拨款10万美元,由“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干事叶宝玲交给黄伟明,算是他卖儿子的头期款。

  黄之锋被封闭训练一年多,除了学街头暴乱策划,他还学过格斗术。2014年3月,NED通过中间人交给黄之锋一笔巨款,这笔钱就是“占中运动”的启动资金。

  同时,为了让黄之锋消除恐惧感,NED还告诉他和他的父亲,如果他受到司法指控,那么,NED将找大律师出庭,还承诺将他送往美国或英国名牌大学留学,一切费用由NED负责。

  “占中运动”时间,NED,国际民主研究所,自由之家等NGO极为活跃,乱港分子如何演讲?如何占领街道?如何对抗警察?如何接受采访?……全部由NGO请来的“专家”手把手指导。

  街头混乱被成功制造后,美国主流媒体马上响应,《纽约时报》在2014年9月份,连续在头版要栏报道“占中运动”,称这是一场“有秩序,无领导的民主运动”。

  10月,《纽约时报》,CNN重点推送黄之锋,称他是“掀起民主风暴的17岁的少年觉醒者”。

  然后,《时代周刊》将黄之锋推为封面人物。

  黎智英的毒媒体也一拥而上,与CNN等美国媒体保持高度一致,美化混乱局面,丑化香港警察,神化黄之锋。

  街头运动背后的资金支持,主要分成两块,除了NGO直接拨付款项外,另外一大块就是交给黎智英分配。

  黎智英拿到上亿巨款后,再交给陈方安生,陈日君,李卓仁,戴耀廷等乱港骨干,水笼头可以一直延伸到街头小曱甴(日结现金)。

  2014年前后,黎智英两次跑到缅甸投资项目,再通过复杂的商业往来账务,将资金回拢到香港,美国的黑钱,就这样洗成白钱。

  除了香港,反华NGO还在东南亚布局,目标是搞乱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的国家,伺机颠覆该国政权,扶持代理人上台。另外,利用当地NGO分支机构,以环保,动保等名义,破坏一切中国投资的工程项目,甚至连非洲都有这种现象。

  三、NED等所谓的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内地都干了些什么?

  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常常搬出罗斯福所说的“所有人民都应该享有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招摇过市,忽悠民众。

  财新周刊副主编高某,去年年底就发了一篇文章叫做《2020年随感》,在文章里面哀叹:“三十年启蒙已经失败了,越来越多我们想给予帮助免于恐惧的人,变成了痛恨我们的人”。

图片

  这就奇了怪了,连那些公开反对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公知都还活得好好的,其他人需要他们帮助免于什么恐惧?

  而NED等所谓的非政府组织对港独小头目黄之锋的培训,就是对公知所谓的“给予帮助免于恐惧”的最好注脚。

  为了让黄之锋消除恐惧感,NED还告诉他和他的父亲,如果他受到司法指控,那么,NED将找大律师出庭,还承诺将他送往美国或英国名牌大学留学,一切费用由NED负责。

  “占中运动”时间,NED,国际民主研究所,自由之家等NGO极为活跃,乱港分子如果演讲?如果占领街道?如果对抗警察?如果接受采访?……全部由NGO请来的“专家”手把手指导。

  街头混乱被成功制造后,美国主流媒体马上响应,《纽约时报》在2014年9月份,连续在头版要栏报道“占中运动”,称这是一场“有秩序,无领导的民主运动”。

  10月,《纽约时报》,CNN重点推送黄之锋,称他是“掀起民主风暴的17岁的少年觉醒者”。

  其实,NED等所谓的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内地的一系列非法活动中,都可以看到他们搜寻,物色和培养黄之锋之流的影子。

  比如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叫嚣要靠中国的五亿年轻网民扳倒中国,比如曾经挑选韩某作为“起义军领导人”,只不过他最后临阵退缩,比如通过被自由派控制的部分大学课堂对大学生进行洗脑,比如通过资本控制的媒体对社会事件进行歪曲事实的报道,通过用所谓的非政府组织提供的资金收买水军在网络上造势,营造虚假“民意”胁迫中国政府,比如少数律师组织“法闹”和一些人上街拉横额等,只不过所有这些,在内地都没有得逞,而在香港能够暂时威风一时而已。而香港动乱的剧本原来就是为内地准备的。

  他们所谓的“想给予帮助免于恐惧”实际上的内容是,用金钱甚至是重金收买一些人充当颜色革命的马前卒,最好是年轻人,忽悠他们充当颜色革命的马前卒的时候的拍胸脯称这样做没有危险。而那些公知通常是在背后摇鹅毛扇的角色,他们一般不会直接上阵。为了帮助“小的们”“免于恐惧”,公知这些年来不遗余力鼓吹取消死刑,让马前卒们免除最大的恐惧。对于那些在重大刑事案件中尤其是报复社会的恶性行凶杀人的人,公知会千方百计美化他们,说他们在家里是好孩子,懂事、孝顺,又说他们家里很穷,而且有家人住院,博取民众的同情。对于警察在执行任务中击毙穷凶极恶的歹徒,他们会对警察百般挑剔,比如为什么不打腿等。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公知把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对立起来,钻法律的空子千方百计为他们选定的对象洗脱罪名或者说减轻处罚。甚至是抛出所谓的“公检法听政法委的,所以不是法治,而律师无罪推定,所以是法治”的荒谬论调。但是由于公知以及他们的美国主子的倒行逆施是最好的反面教员,他们“想给予帮助免于恐惧”的这些东西民众不需要,但是民众恐惧的事情他们一直在勾结境外敌对势力在做。

  民众惧怕公知充当“带路党”以后法西斯军队在中国重演当年的的“三光政策”。是惧怕中国跟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那样陷入没完没了的战乱,民众从此生灵涂炭。是惧怕中国像乌克兰那样,从欧洲比较富裕的国家沦落成为欧洲最穷的国家,女性要沦落到欧洲卖淫谋生。惧怕公知们改旗易帜成功以后,像公知们威胁民众的而且是俄罗斯的叶利钦当年变成事实的那样“民主以后杀全家”。惧怕的是中国改旗易帜以后像美国那样漠视人的生命,死亡五十万人仍然吹嘘美国政府领导有方。惧怕的是像西方国家那样让老人首先死亡,尤其是英国的“群体免疫”。惧怕的是注射美国生产的疫苗,也会死亡上千人。惧怕的是走在大街上,会随时遭到美国警察的枪杀(去年仍然保持枪杀将近1000人的记录)。惧怕的是像弗洛伊德那样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美国警察跪杀。惧怕的是到“民主灯塔国”的“民主殿堂”美国国会大厦里面请愿也会像那个美国女性退役军人那样被警察打死。惧怕一不小心看到了佩洛西的电脑以后不久,就在家里用长枪打自己五六枪“自杀”。等等等等。

  而让财新周刊副主编高某以及汪主席之流郁闷甚至是绝望的是,他们30年的“启蒙”失败实际上是洗脑失败了,他们“想给予帮助免于恐惧的人”,变成了痛恨他们的人。

  所有的那些领取美元配合境外敌对势力破坏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人都是些出卖自己的灵魂换钱花的“精神娼妓”,但是他们之前偏偏贼喊捉贼,骂与他们不同观点的人是“五毛”。

  “五毛”最先的含义是政府部门为了引导网络舆论风向、改良社会风气而聘请的一批网络评论员简称网评员。据说他们的工作就是为政府说好话,据说发一帖的薪水为人民币0.5元而得名。但是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证明某些地方有这种做法,而在自由派公知能够在网络上呼风唤雨指鹿为马的时期,公知把这概念变成打向所有的与自由派不同观点的人的棍子,不管有没有这种事实,都把他们骂成“五毛”。面对公知的嚣张气焰,广大有正义感的网民开始反击了,一方面反唇相讥自由派是“美分党”(其实低估了他们的收入,其实从一开始他们就美元大大的有),自由派的精神领袖茅某轼就毫不掩饰地承认他自己就收了外国的钱。另一方面把这大帽子接过来,自称是“自带干粮的五毛”,简称“自干五”。但是那时候有正义感的网民同样是没有很多确凿的证据证明自由派能够领取到美国政府通过所谓的非政府组织给公知发放所谓的“推广民主费用”。

  而到特朗普上台声称“在中国收买民间人士的行为必须终止”以后,这一切终于坐实了,原来那些诬蔑别人为政府说好话得五毛钱报酬的自由派人士的的确确享受到了“五两烟土”,的的确确领取了真金白银的“推广民主费用”,也就是民间所说的“狗粮”。他们是境外敌对势力收买的“文化雇佣军”和汉奸,而并不是他们自我标榜的为了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等那么高大上。特朗普上台以后,有些人曾经以为特朗普要停发所谓的“民主推广费”,实际上这一消息是存在偏差的。笔者分析过特朗普集团的财政预算,尽管表面上在政府预算中将“民主推广费”砍去,那是他要造成政府开支缩减的表面文章,但是实际上在其军方预算中又偷偷增加了“民主推广费”,鉴于特朗普大肆提升军费开支,“民主推广费”自然水涨船高。实际上是换一个口袋往外掏钱,并且数量更多更隐秘。“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月24日在其官网上公布了他们在2020年各地区的活动经费就有力证明了这一点。此外,为配合特朗普明火执仗的对华霸权策略,公知们一度隐匿起来,有的甚至转而变身所谓的“五毛爱国者”或“左派”(当然是伪装的),但他们在关键时刻还是从美国利益出发,在中国带节奏,利用极端情绪和不理智的热情,歪曲事实,攻击中国。

  估计冲这一点,他们把特朗普恨透了,但是在错误判断对华凶狠的特朗普会连任的时候,他们把特朗普当爹,当美国大选局势明朗,拜登胜出以后,他们马上不管特朗普和拜登两个人水火不相容这一点管拜登叫爷爷了。

  所谓的“五毛”一开始就是没有确凿的事实依据的自由派颠倒黑白攻击具有正义感人士的概念,而现在有个别与自由派并非属于同一个阵营的人居然接过这个概念,用所谓的“左派五毛党”指称与他们观点不一致的人,这最起码是属于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错误做法。

  说实在的,在香港动乱期间,美国政府承认对港独势力给予经济上的支持,并且有媒体公布香港废青们游行以后领钱的照片以后,相信已经没有人怀疑美帝资助我们国内的敌对势力制造社会动乱这一点了,只不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月24日在其官网上公布了他们在2020年各地区的活动经费的事情,让那些至今还在死心塌地为美帝洗地的公知憋不出屁而已。

  港版国安法的颁布实施,既是对港独分子的犯罪行为的追究责任,同时也是对国内敌对势力的警告,境外敌对势力在香港都达不到的目的,你们在内地能够达到?别看现在领取美元的时候跳得欢,当心以后拉清单!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