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公知叫兽的哀鸣:可劲儿忽悠青年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2021-03-15 15:10:51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风雷
点击:    评论: (查看)

  《南方人物周刊》近日刊登一篇对政法大学丛日云教授的采访:“只要我从正面阐述西方文明,学生就反感。”

 

  光看这个题目,其实就极具误导性。

  丛日云教授真的如他自己所标榜的,“从正面阐述西方文明”,通过自己的通识课“西方文明通论”,帮助学生更加清醒、理性、辨证地看待中西方。

  然而,看完整篇采访,跟丛日云教授自己提供的证据,我们毫不意外地发现,这的确是一位“公知教授”。

  他的课哪里是在“客观阐述”西方文明?分明是一如既往地无限美化帝国主义侵略、掠夺、屠杀的罪恶殖民史!

  丛日云在访谈中讲到了一个细节:

  “比如英法两个强盗烧了圆明园,之前清政府跟英法联军谈判破裂后,把英法代表团的39个人,包括记者、家眷抓到了北京,施以虐待或酷刑,其中20个人被弄死了,活下来的人身上长满蛆,有的疯掉了。这个情节绝大多数学生不知道。”

  且不说这一讲法,早就被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王开玺教授撰写的《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说考谬》用大量的中西史料所证伪。

  退一万步说,如果这事是真的,难道烧毁圆明园,在北京烧杀抢掠就是合理且应该的了,中国平民惹着他们了?死了就该白死?

  这就跟争议第一次鸦片战争是因为中国人缺乏契约精神、七七事变是中国士兵先开第一枪一样,妄图以局部、细节的“真实”(还往往是捏造的),掩盖整体的真实,掩盖殖民和侵略的本质。

  对于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罪恶行径,连有良知的法国大文豪雨果都看不去下了。1861年11月,他曾复信给一个名叫巴特勒的上尉,怒斥侵略者的罪行:

  有一天,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大肆掠劫,另一个强盗纵火焚烧。从他们的行为来看,胜利者也可能是强盗。一场对圆明园的空前洗劫开始了,两个征服者平分赃物。真是丰功伟绩,天赐的横财!两个胜利者一个装满了他的口袋,另一个看见了,就塞满了他的箱子。然后,他们手挽着手,哈哈大笑着回到了欧洲。这就是这两个强盗的历史。

  在历史面前,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国,另一个叫英国。对他们我要提出抗议,并且谢谢您给了我抗议的机会。统治者犯下的罪行同被统治者是不相干的;政府有时会是强盗,可是人民永远不会。

  抛开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立场,即便是一个有良知的法国人尚且能得出这样的结论,那么身为中国人的丛日云教授,肆无忌惮地歪曲历史,美化给中华民族造成深重灾难的强盗,还有一丁点做人的良知吗?

  还有这一段丛日云教授的“自白书”:

  所谓“西方文明在近代领先是因为对内外的掠夺”不符合历史,西方进入现代文明,主要是内部经历了思想积累、权利积累、制度积累、资本积累和技术积累的结果;而当代西方发达国家内部实现了和平,不太可能用战争解决纠纷,最新研究表明,一个国家现代化水平越高,战争的意愿越低。

  丛日云的这段话直接否认了西方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与殖民扩张的密切联系,直接否定了西方300余年的殖民史,其根本用意还是为否定了中国近代被殖民的历史,教导他的学生不要去“恨西方”,继续以西方文明为灯塔。

  15世纪来自欧洲的探险家、野心家、航海家们,在大海上开辟出了一条条新航线,在海洋的那端“发现”了一块块新陆地,从“文明”的欧洲而来的开拓者变成了疯狂的掠夺强盗的急先锋。

  ——类似的历史叙述,且不说革命导师马克思如是说,马克思还进一步指出,殖民统治者从殖民地掠夺了大量的财富,在欧洲转化为资本,成为欧洲资本原始积累的主要来源之一,加速了欧洲资本主义的发展,为即将发生的工业革命提供了资金和市场两个重要条件;就连欧洲资产阶级学术界普遍认可的《全球通史》(斯塔夫里阿诺斯)、《剑桥美国史》同样对欧洲的罪恶殖民史也有着详细的记载和论述。

  不知道身为中国人的丛日云有着怎样的底气和良知,要拼命为殖民强盗洗白?大概在这位丛教授的潜意识中,那些西方“文明”发迹过程中的饱受非人待遇的非洲黑奴和近乎被灭绝的印第安人都不算人了。

  有意思的是,当人家说赵州桥的时候,丛教授非要说罗马的石拱桥更早;人家说十字军,他说古代战争多,不能说西方文明是野蛮的;据他学生说,在课堂上,他还用大半节课讲人家西方文明就是高明,理由是希腊的建筑是石质,中国用木质,无法保存……

  ——总之,在丛日云的概念里,凡是讲中国好的就是假的,凡是讲帝国主义坏的也是假的,一句话就是西方更加高级、更加文明。

  最早的石拱桥的确可以考证,但古罗马早亡了;说“建赵州桥的隋朝时期,中国的造桥术领先欧洲几百年”也没多大毛病。

  丛教授如果真有考据精神,为什么就敢红口白牙地无视基本史实,否认英法强盗火烧圆明园的历史、否认西方殖民史?

  这难道还不是驰名“双标”吗?

  这几年民族主义思潮的崛起,一方面遮蔽了阶级议题,但另一方面也让80年代兴起的西化思潮编织的西方神话一个个破灭了,自由派知识分子的话语霸权已经岌岌可危,青年一代也终于可以放眼看到一个真实的世界和世界历史,互联网的发达也让普通青年有了便利的条件进行检索、学习、思考,公知教授凭着一张嘴就可以可劲儿忽悠青年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只要我从正面阐述西方文明,学生就反感”,真正该惊诧丛教授,该惊诧的应该是中国人民,丛日云这样“叫兽”为什么至今还能招摇撞骗于大学讲台、主流媒体?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