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葬送苏联的戈尔巴乔夫,今年90岁了

2021-03-13 09:27:54  来源: 新潮沉思录   作者:刘梦龙
点击:    评论: (查看)

  所谓老而不死,不知不觉,戈尔巴乔夫也九十岁了,活得比苏联长寿得多,来得及再看一个时代的开启和落幕。在戈尔巴乔夫九十岁生日的时候,普京和拜登都发了贺电,两份电文都耐人寻味。

  普京恭维戈氏乃是“卓越、非凡的一代风云人物”,“杰出的当代政治家,对国家和世界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这段评价充满了当代俄罗斯政治生活的扭曲味道,作为腐烂母体的霉变产儿,一天不能真正清算戈尔巴乔夫的遗产,那么俄罗斯就一天无法真正从苏联解体的烂泥塘里走出来。

  而拜登的电文“对自由的忠诚”,“艰难但必要决定的勇气”,这句话恐怕特朗普不会这么说,而在大势不妙的今天,这句话也不仅仅是说给戈尔巴乔夫听的。至于是不是如拜登所说,“世界已经变得更安全”,纵观当代风云,这可真就不好说了。

  中国人对苏联和戈尔巴乔夫应该同样抱着复杂的情感,有几个问题总会萦绕心头,尤其在今年这样特殊的年份。

  为什么戈尔巴乔夫这样的掘墓人能成为苏联这个社会主义大国的领袖?这是我们的第一个问题。

  戈尔巴乔夫的上位是有一定偶然性的。所谓偶然是指安德罗波夫与契尔年科连续两任苏共总书记短时间内连续病死,使得当时年纪最轻的戈尔巴乔夫得以上位。但这也谈不上偶然,自勃列日涅夫以后,苏联领导人就是典型的病夫治国,大量高级干部盘踞在岗位上,贪恋权位和待遇,要干到至死方休。一群老人长期把持最高权力,终于拖死了其中一个,接班人出现连续暴毙是正常的。

  这种情形的出现,和苏联没有完善的领导人退休制度是有关的。按照苏联早期的规定,待遇和职务挂钩,这很社会主义。相应的,高级干部退休后,很难享受原有的待遇,导致普遍性的尸居禄位。但更深处说,还是因为自斯大林暴毙后,苏联连续几任领导人都是通过党内政变的手段上台,根本没有正常权力交接。而到了勃列日涅夫时代,干脆就进行广泛收买,其乐融融,自己带头搞终身制和老人政治,上行下效,也就怪不得其他人效法了。

  而我们回到戈尔巴乔夫的问题上,为什么上台的是一个掘墓人?这就和苏共上层,因为得位不正导致的政治混乱有关。一方面,连续的政变和长期的老人政治,导致党内暮气沉沉,任何理想主义的色彩都被政治现实所磨灭。居于下位者能上位,就不得不同流合污,根本不能提供合格的新血。另一面,惨烈的政治斗争后,上层大搞一团和气,无论任何错误都得不到有效纠正。典型就像戈尔巴乔夫的亲信走狗,宣传部长雅科夫列。此公七十年代就在留学期间被西方思想渗透,公然和西方唱和,结果也不过是外放到加拿大当大使,最后还拿着西方的政治资源抱上戈尔巴乔夫的大腿顺利回归权力中心。

  可以这样说,苏共由于长期扭曲的政治生活与和稀泥的体制,已经完全褪去了革命的理想色彩,沦为一具严重的官僚僵尸。这种情形,是头脑上的坏死,而相比当时的西方国家,这具统治机器既不自信,又不高效,长期不能解决斯大林体系遗留的过渡性问题。

  典型像中国熟悉的筒子楼,也就是赫鲁晓夫楼,本来作为战后的过渡性建筑,却一口气盖了几十年。所有人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保持自己的权势地位,谋求个人的富贵上,对改善人民的福利却不闻不问。即使像安德罗波夫或者契尔年科这样有能力的领袖也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群老朽,只能不断打补丁,根本无法系统性的解决问题。

  所以,苏联统治末期,统治阶级的主流老朽无力,国家看上去还能正常运转,但又面临迫切的改革压力。在老人政治难以为继的情况下,迫不得已进行权力的世代交替和大规模改革。双重压力,本身就让国家走到了一个非常脆弱的时刻。就给戈尔巴乔夫这样的人提供了历史性舞台,也为苏联的灭亡敲响了丧钟。

  这里实际上涉及了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戈尔巴乔夫会成为掘墓人?他当然不会一开始就想着结束苏联,更不会想到自己会替他人做嫁衣,除了滚滚骂名,彻底失去全部权力。

  戈尔巴乔夫的优点是什么?不仅仅是相对年轻,还在于他善于进行内部权力斗争,是一个出色的政客。他长期在中央工作,能巧妙的在老同志彼此平衡中维持自己的位置,长期维持不倒翁的位置,堪称一个官僚体制下的娴熟政客。比如戈尔巴乔夫的亲西方不完全是意识形态上的问题,是很大程度上借此来巩固自己的党内权威,乃至不惜牺牲国家利益。不仅仅是戈尔巴乔夫,这种挟洋自重的做法,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内部都出现过。

  但这种人长于政治而短于真正的治国理政。他缺少真正的基层锻炼和地方工作经验,对国家面临的问题有一定的了解和看法,但主要精力放在巩固权位上,对真正的改革方向缺少系统性的思考和认知,反而是为了巩固权力被一群各怀心机的小团体包围。而作为领袖,戈尔巴乔夫没有真正处理复杂国家治理的丰富经验,更没有沧海横流,力挽狂澜的勇气和政治定力,这在苏联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表现的非常明显。

 

  当时的苏联需要改革,而且需要深度的改革,但戈尔巴乔夫没有这个能力,他是苏联政治机器的依附者而非真正的驾驭者。而更糟糕的是,改革是他上台的政治基础,这种情况下,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一旦面临阻力,就必然从积极走向激进,最后走向崩盘,这在历史上并不罕见。

  戈尔巴乔夫最大的错误在哪里?在于长期的党内斗争经历使他和真正的现实严重脱节,他从来不明白,权力到底来自哪里?在年轻士兵的枪杆子,在人民群众的菜篮子,而不是屁股下面那把椅子。当最后,戈尔巴乔夫推动苏联解体的时候,是基于一个完全错误的判断,那就是他能从苏共体制的束缚解放出来,在西方和自己小团体的协助下,实现从总书记摇身一变为大总统,获得更大权力,真正主宰国家,甚至能通过甩掉包袱,实现他的改革意图。

  在体制内呆久了,总有一些人产生一种自己无所不能,下级服从命令理所当然的错觉。苏联末期的戈尔巴乔夫就是这类的病入膏肓者。很难想象,戈尔巴乔夫在做出驻德苏军撤离回国决策后,能放任几十万苏联最精锐的军队和他们的家属在莫斯科饥寒交迫,连一处可以过冬的驻地都没有,还需要叶利钦站出来为他们安置。

  作为苏联的另一个掘墓人,叶利钦内斗是不如戈尔巴乔夫,被赶出了苏共中央,而当拼刺刀的最后关头,叶利钦完全不遵守内斗那套规则的时候,就轮到戈尔巴乔夫之流傻眼了。当两年后,叶利钦改革失败,哀鸿遍野,面临弹劾时,叶利钦做了什么?解散杜马,炮打白宫!应该给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立一座大大的雕像,戈尔巴乔夫面无表情地宣布苏联完蛋,叶利钦恶狠狠地站在背后,底座上只需要刻一句话,照着念,别废话。这就是面临真正的残酷斗争,那些所谓体制内斗争强者的下场,所有国家的后辈领袖都应该来看看。

  当戈尔巴乔夫之流的温室花朵,天真的以为松开链条,所有人还会围绕着自己转的时候。原本在苏联体制内掌握了各种实权的军人,地方领袖,国有资产持有者,纷纷享受享受了这一顿盛宴,就是魔鬼出笼的时刻。当他们纷纷意识到,国家的灭亡是一出悲剧,但他们能从中分一杯羹,并且已经把国家的财产藏进自家腰包的时候,今天俄罗斯的悲惨命运也就决定了。这种碎了一地的中央权威和大一统,不经过至极惨烈的斗争,不用无量的财富和无数的鲜血,是戈尔巴乔夫之辈死一千次,死一万次都不能重新粘合回来的。

  正因为苏联的教训是如此深刻,我们才应该深入吸取和警惕。列宁和斯大林所缔造的苏共拥有强大的执行力,赢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却没有战胜内部官僚主义的腐朽。苏联的灭亡不仅仅是因为戈尔巴乔夫之流,也是苏共长期内部政治腐化,严重脱离人民群众的恶果。

  在苏联灭亡的时候,仍然可以支配大量的资源,但当红军战士在流落街头,当莫斯科的市民排队买不到面包的时候,苏联的命运就岌岌可危了。像戈尔巴乔夫式的干部上位,本身就是苏共内部理想主义丧失,大搞形式主义,干部脱离一线实际,务虚胜于务实的直接表现,而面临纷繁复杂的局面,这样典型的三门干部,长于内斗,拙于治国,是一定会到来灾难的。

  拜登说,戈尔巴乔夫之流让世界变得更安全了。像苏联这样一个超级大国,灭亡的不如放一个屁,当然让西方世界更安全了。但就像孟子说的,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为了应对苏联的挑战,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对各种国内问题进行了妥协,提高了人民的福利,克制了对内的剥削。

  但在苏联解体后,全球资本主义进入了倒计时般的疯狂。其肆无忌惮的结果是金融腐蚀了实体经济,人民的生活长期得不到改善,未来被不断透支,洪水般的美元收刮全世界的财富为美国日益严重的金融危机埋单,而始作俑者的华尔街精英却夜夜笙歌,安然无恙。今天的主要西方大国比起当年是大大不如了,无论是统治阶级还是人民,都是如此。

  所以,世界并非变得更加安全了。至少在打破已经成为人类发展进步的阻碍,让后发国家长期陷入动荡不安,用武力来维持的单极霸权前,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加安全。而比起苏联,我们更应该吸取的是西方这些胜利者,在短短几十年间就落得如此下场的教训。

  可以说,苏联的灭亡,和美国的堕落,两个前所未有的强大霸权,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为我们上演了人类历史上最震撼人心的一幕悲喜剧。也许像戈尔巴乔夫这样的人,应该再多活几年,看到他亲手开启那个时代的终结。而中国人所要担负的则是沉重的多的使命,在苏联和西方都失败的实践上,为人类探索出一条更加合理的发展道路。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