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不能把撒谎当专业

2021-03-09 11:43:2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关于对外输出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美帝国主义的政客们特别重视,有很多很多指示。

  社科院特邀研究员肖黎同志,收录了一些,这里选摘几则。

  美国第25任总统威廉·麦金莱在1898年解释他决定占领菲律宾的决策时说:“教育菲律宾人,使得他们变得高尚、文明,并且信仰基督教。除此之外,我们没有什么可做了。承蒙上帝保佑,尽我们所能为他们做得最好,像为我们的同胞一样,基督也为他们而死。”

  曾任美国中央情报局高级官员的艾伦·福斯特·杜勒斯说:“如果我们教会苏联的年轻人唱我们的歌曲并随之舞蹈,那么我们迟早将教会他们按照我们所需要他们采取的方法思考问题。”曾任美国国务卿的约翰·福斯特·杜勒斯还指出:“我们必须时刻记住这些被奴役的人民的解放问题。不过,解放并不是解放战争。解放可以用战争以外的方法达到。”“它必须是而且可能是和平的方法。那些不相信精神的压力、宣传的压力能产生效果的人,就是太无知了。”“如果我只能选择一条对外政策原则,而不能选择其他的话,我会宣布这条原则就是自由信息潮。”

  1982年7月9日,时任美国总统的里根宣布,他将建议使美国的国际广播系统现代化,以便“使美国的广播能被共产党国家里更多的人们收听到”。他还引用波兰团结工会领导人的话说:“从长远来说,事实也许会证明,广播是你选择的最省钱、最有效的一种手段。”他说:“许多国家已经成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俘虏,因此,对共产党国家定向广播的电台的设备应当现代化。”

  这样的论述极其丰富。

  不过,最典型的、最著名、最露骨的论述,还要数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先生,他说:

  “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

  就是说,美国人要做什么坏事,人家是公开做,不是偷偷摸摸地做,这样反倒更容易成功。

  美国的媒体、大学、智库、专家、学者、记者、主持人、政客等等,一个最基本、最擅长的本事就是:撒谎、欺骗、偷窃!

  美国对中国的所谓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说白了,就是以各种方式,花钱雇佣中国的大学、媒体、记者、主持人、明星、专家、网红等所谓知识界、舆论界、媒体界、教育界、研究界人士,按照美国要求的口径和指挥,统一说谎。

  在中国,大家回顾一下,去年疫情期间,舆论上一个又一个焦点事件,是不是都冲着搞乱中国抗疫、破坏中国抗疫来的。

  疫情从开始到结束的舆论焦点问题有:美国是世界上应对疫情准备最充分的国家,免费医疗、医疗体系强大、民主自由,李文亮吹哨人事件,“武汉病毒”,方方日记(这个霸占焦点的时间最长、居心最为险恶),韩红慈善事件,敲锣人事件,“没有特效药、致死率极高”传言,“气融胶传播”(就是空气传播),追责事件,瑞德西韦事件,群体免疫事件,某假药能治新冠病事件……

  与此同时,某人大叫:我们左派爱国力量把美国当作世界老大!

  所有的舆论焦点问题,无一不是指责中国抗疫不力,指责中国政治,制造恐慌,制造焦躁的社会气氛,趁火干扰抗疫。

  意图何在?就是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唯恐天下不乱。

  就是说,中国的主流媒体、自媒体、一些官方媒体、著名作家、医疗专家、名人,在制造谎言、制造恐慌、干扰抗疫方面,同流合污了。

  它们就做了一件事:撒谎!

  当中国疫情迅速得到有效控制,美国疫情掩盖不住时,舆论焦点为之一变:对中国追责!

  当初鼓吹美国应对疫情准备最充分、免费医疗、医疗体系发达等等,舆论上都不见了。

  他们还是做一件事:撒谎!

  疫情,全世界都面临同一个考验,古巴、朝鲜,社会主义国家,做得非常好,中国依靠社会主义的残余,做得也不错。也说明疫情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而美国呢?美国人民今天仍然在疫情中挣扎!所谓应对疫情准备最充分、完全可以轻松控制疫情的事,子虚乌有,完全是一种包装、夸张、欺骗,属于公关行为。

  这次新冠疫情事件,非常雄辩地证明了舆论、媒体、教育、宣传、知识界,多么擅长说谎,多么擅长颠倒黑白,多么擅长替美帝国主义掩饰。他们可以随意制造舆论焦点,干扰人们的视线,制造社会错觉。

  美国的所谓对外输出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说白了,就是收卖、雇佣各种各样的名人、专家、媒体、大学,做同一件事:说谎。

  关于中国经济金融问题,能指望这些自媒体、官方媒体、专家学者、大学会讲真话吗?指望他们给人们以正确的观念吗?

  我们看看这段时间,关于中国金融开放的言论:

  吴某晓某求:

  中国经济是大国经济,从历史上看,大国的金融都是开放的,中国也概莫能外。中国金融开放的意义非常重要,其重要性比我们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要大得多。

  在“十四五”时期,应该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完成人民币可自由交易的改革。中国金融开放的目标,是要把中国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建设成重要的新的国际金融中心。

  加强系统性风险管控的前提一定是改革,而不是走回头路。通过停滞改革来管控风险是不正确的。

  市场化、科技化、国际化是中国金融未来面临的三大任务。

  李某稻某葵:

  美国希望中国在贸易方面所做的让步,有90%以上实际上符合中国自身的改革目标;

  美中但不管签署何种协议,其措辞必须给中方留有足够颜面。李稻葵认为,中国不想看起来被美国欺凌,而美国的谈判代表过于拘泥于法律条文,没有充分考虑到中国的政治情况。

  任某泽某平:

  国际货币体系新框架任重道远,保护我国外汇和金融安全,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修炼好金融体系和资本市场内功,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和监管;外部霸权是内部实力的延伸,最根本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深化改革开放。

  公众号“风雨去雾”:

  如果中国失去使用美元结算的种种便利,对外经济交往可能迎来空前的困境。

  黄某奇某帆、新某京报:

  金融的本质,三句话:一是为有钱人理财,为缺钱人融资;二是金融企业的核心定义在于信用、杠杆、风险三个环节,要把握好三个环节和维度;三是一切金融活动的目的是为实体经济服务。

  “上海过去是金融中心,是货币自由兑换的地方,今后也要这样搞。中国在金融方面取得国际地位,首先要靠上海。”(黄引用某人的话)

  计划经济时期没有资本市场,也没有非银行金融机构,金融体系90%以上靠银行贷款,经济不会活跃,更谈不上分类调控、结构改善。

  国防大学少将乔某良:

  在1971年8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关闭黄金窗口,美元与黄金脱钩。这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的开始,也是美国人对世界的一次背信弃义。但是对于整个世界来讲,当时人们还不能完全理清楚头绪。原来我们相信美元是因为美元背后有黄金,美元成为国际流通货币、结算货币、储备货币已经实行了20多年了,人们已经习惯使用美元。

  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不是别的,不是一战、二战,也不是苏联的解体,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是1971年8月15日美元与黄金脱钩。……人类真正看到了一个金融帝国的出现,而这个金融帝国把整个人类纳入到它的金融体系之中。

  郭某树某清:

  在信贷市场竞争十分激烈,而且银行的股东早已多元化的背景下,即使是国有股份占比较大的银行,也不可能向国有企业输送利益。

  我们认为,罢工游行不是解决雇员与雇主争议的有效办法。通过相互协商和多方监督,可以更好地实现互利共赢,切实保证人民群众的财富和福利与经济发展同步提升。

  某务部:

  1月20日,记者从SW部官网获悉,2020年我国全年实际使用外资逆势增长,实现了引资总量、增长幅度、全球占比“三提升”,圆满完成稳外资工作目标。

  翟某东升:

  开放金融市场其实是在“脱钩”。

  美国的货币是全球储备货币,所以它替别人承担了风险。

  贾某康:

  民企的“定心丸”还得继续吃

  资本的概念早已是广义的、中性的生产要素的概念,是不可或缺的概念,要发挥要素的重要作用、形成贡献。如果把这样的认识确定起来,有利于我们进一步处理好民营企业发展的问题。

  某位左翼战士:

  股市是投资者信心指数,投资者看好未来,对未来有预期,股市就涨,反之就跌;美国今天这么一副景象,照理应该大跌才是,为什么不跌反升,是以XXX提出迷之问,谁能解?

  另一位知名左翼战士:

  今天美国敢于滥发美元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世界重新大洗牌的动荡即将开始,资金流向的目的,首先是安全,其次才是增值。而美国是大家(注:这里的“大家”,指谁?能说清吗?)预期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即便美国滥发美元,美元不断贬值,大家也只能接受美元资产(混账透顶的观点)。这才是中国应该醒悟的地方,就是把中国变成大家预期最安全的地方,吸引各路资金涌入中国,让中国也能享受到世界重新大洗牌的变革红利。只是中国不能像美国那样依靠武力,而是要依靠道义,用“道义为主,武力为辅”的方式,改变自身和世界的命运。

  大家同流合污了,异口同声地叫嚷“开放金融”,共同重复一个谎言,其意何在?

  一位前辈建议我,对这些人,最好还是用劝告的语气,可能他们中的大部分,未必真想那么多。或许吧。无知,不要紧,可以通过学习,了解掌握经济、金融、货币、市场知识。我也愿意用劝告的语气讲话,我们一起探讨货币的本质是什么、什么叫信用、美元的本质是什么、人民币的本质是什么,人民币与美元有什么不同,中美金融关系的本质是什么,当前全世界金融斗争形势又怎样。

  我也不想出口就骂人。

  研究经济金融问题,研究任何问题,都要作风扎实,本着联系实际、老老实实的态度,不要搞教条主义,不要完全相信专家、著作、教材,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全面、深刻、联系、发展、运动地看问题,不能片面、肤浅、割裂、静止地看问题,要实事求是,要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我总觉得,所谓金融、所谓货币的本质,并不复杂,不但不难掌握,而且还十分简单,“大道至简”嘛,如果说难,就难在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学关于经济、市场、货币、金融的论述,基本上都是为了撒谎,我们的难处在于冲破这些谎言的迷雾。

  明显的立场错误、前后矛盾的言论,我实在是忍不住火气。

  有朋友让我谈谈数字货币问题,我对什么加密技术、区块链,并不十分了解。但有一点,任何技术,都是可以攻破的,都会相对落后。当前,中国没有互联网主权,中国银行的技术参数早就报给了美国,中国金融方面,或许没有什么机密可言。保险柜在美国,我们手里即使有开柜密码,又如何?难道美国不会破解我们的密码?难道能够保证我们的金融系统里永远不出内奸?这种情况下,搞数字货币,不是把金融主权完全交给美国吗?此其一。

  其二,主流金融界对货币、对信用的理解,并不准确或者说非常荒谬,严重缺乏金融主权意识,充满“金融开放”观念。这种情况下设计出来的货币,当然是丧失金融主权的货币。推广这样的货币,等同于出卖国家金融主权。

  其三,据说,有些大的金融机构,已经在研究自己的数字货币,简直是不可容忍。这就是公开分割国家的货币发行权,等于是财阀割据,分裂国家。

  所以,我认为,所谓数字货币的推广,应该立即停止。

  要是挡不住金融开放,中国的殖民地灾难,恐怕就生根了。再想翻身,极难。所以,在“金融开放”问题上,没有商量的余地。

      【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原载公众号“吴铭再评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