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劝君少骂戈尔巴乔夫,仔细看看他都干了啥

2021-03-07 15:15:4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火龙果
点击:    评论: (查看)

  3月2日是戈尔巴乔夫的生日,欧美各国政要纷纷向其发去贺电,这位已经写入历史的人物又一次受到了人们的关注。

  不出意料,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也纷纷以笔作为投枪和匕首,刺向了这位无法反驳的“出卖了苏联的叛徒”,比如这位网络大佬——“乌鸦校尉”。

  真的是极尽嘲讽之能事。

  然而,苏联解体,苏共解散,为什么是一件坏事呢?对谁来说是坏事呢?

  从苏共二十大开始,苏联就已经逐步走上了修正主义道路。从1956年开始,持续十年的“中苏论战”已经很充分地说明苏联是一个“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修正主义国家。后来一直在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复辟资本主义,在六七十年代,苏联被我国称为“社会帝国主义国家”。

  勃列日涅夫统治期间,苏联军事实力极度膨胀,到处对外扩张。1969年在我国北方的珍宝岛和我军起了冲突,后来长时间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成为了我国最大的威胁,1979年又大规模入侵阿富汗。苏修不仅对外扩张,在“华约”内部搞不平等贸易,还在国内搞“大俄罗斯主义”,压制少数民族和损害其他加盟共和国的利益。因此,勃列日涅夫又被骂为“新沙皇”,苏联又重新成为了“各民族的监狱”。

  1982年勃列日涅夫突然去世,继任者都是行将就木的老人,直到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改革,六年之后,苏联解体。如果说是戈尔巴乔夫把这样的苏联送入了地狱,那他不是立了一大功吗?为什么要把他当作一条落水狗来痛打呢?有什么理由为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号丧呢?

  如果戈尔巴乔夫是苏联的罪人,那么,勃列日涅夫就一定是苏联的功臣了,尤其是他打击了中国。

  有的人还是不服,说什么“苏联解体损害了百姓的利益”,但是不解体呢?我们来看看教员是怎么说的。

  他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表达了对苏修的态度,“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共产党是列宁创造的党。虽然,苏联的党和国家的领导现在被修正主义者篡夺了,但是,我劝同志们坚决相信,苏联广大的人民、广大的党员和干部,是好的,是要革命的,修正主义的统治是不会长久的。

  毛主席在这里不是给苏修发出了诅咒吗,可是苏修的统治玩儿完了,那些自称为毛主席信徒的人们却为其掉下了眼泪。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列宁和斯大林缔造的社会主义早就亡了呀,你们是不是拜错了坟头?

  请同志们不要骂娘,认真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我们再来看一下戈尔巴乔夫搞了什么“致命的改革”,又是如何“加速”了苏联解体的。注意是“加速”,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只是加速了苏联的解体,起了类似催化剂的原因,他本人一直努力维护苏联的存在,直至苏联解体前最后一刻。

  (戈尔巴乔夫辞职演讲,表达了他对苏联解体的态度)

  我的资料主要来自于戈在1987年发表的著作——《改革与新思维》,里面记录了他改革的主要思想。

  我们先看看饱受攻击的戈式政治改革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要改革呢?

  因为“国内形势已经潜伏着严重的社会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党组织的领导陷入停滞状态,整个官僚机构臃肿不堪,效率低下,特权现象严重,不平等和不正常的现象到处都是。

  官僚主义是最严重的问题,整个官僚特权阶级窒息了国家的活力。

  戈尔巴乔夫写道,“占上风的是一味宣传成就,不管成就是真是假,对普通劳动者和舆论界的正当要求和意见习以为常地采取轻视态度。创造性的思想被逐出社会科学门外,肤浅的、唯意志论的评价和论断成了真理,对之只能解释,不容争辩……消极倾向没有放过文化、艺术、政论,甚至也没有放过教育学和医学。在这些方面也暴露出平庸习气、形式主义、无用的空话”。

  “人们开始不大相信向他们号召的、讲台上说的、报纸上和教科书上印的东西。社会道德水平开始下降,在革命、头几个五年计划、卫国战争、战后复兴的英雄时代所培育那种人们和衷共济的伟大感情渐渐淡泊了,酗酒、吸毒和犯罪行为开始滋长,同我们格格不入的那些老一套的“大众文化”日益严重地渗透到苏联社会中来,向人们灌输庸俗格调、低级趣味和无精神价值的东西。”(由他的这段话可以看出,他高度评价社会主义革命精神,而对“大众文化”也就是资本主义文化持批评态度,他并没有向资本主义投降)

  “在某些领导环节出现了轻视法律的问题,对大量存在的欺上瞒下、贪污受贿、阿谀逢迎、肉麻吹捧等事实安之若素。一些干部的行为引起了劳动者的义愤,他们受到信任,被授予权力,却滥用职权,压制批评,为自己聚敛钱财。有些人竟成了罪恶活动的同谋,甚至成了主谋。”(官僚主义、贪污腐败的现象已经见怪不怪了)

  戈尔巴乔夫没有在抹黑苏联,他的批评甚至留了许多面子。

  而在七十年代由美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出版的《资本主义是怎样在苏联复辟的》,则直接将苏联斥为“法西斯国家”。文章指出,苏联为了压制人民的反抗,大大强化了国家机器,对百姓实行恐怖主义,并伪装成社会主义。例如大大扩充特务机构克格勃的实力,警察人数大大增加,加强对人民的监控。还有囚禁超过数百万人的劳动营和监狱,以及摧残政治犯的大量的“精神病院”。可见苏修内部的黑暗,简直到了道路以目的程度。

  在这种情况下进行政治改革,你们说该怎么办?该如何医治官僚主义这个毒瘤?

  戈开出的药方是公开性和民主化。

  他说,“还有一种人利用现行的法律和制度为自己谋私利。他们给予社会的甚少,却费尽心机地从社会得到一切,而不管这是应得的还是不应得的,他们靠非劳动收入生活……公开性之光照出了有的人享受非法特权的原形。我们再也不能容忍停滞的局面了。”(这对那些享受特权的官僚简直是最客气的批评了,因为他甚至没有引用一个常见词:寄生虫)

  他说,“需要全部社会生活的广泛的民主化”,他引用列宁的话来解释他的“民主化”:

  “西方往往把列宁说成是专横的管理方法的拥护者。这是完全不了解列宁、有时甚至蓄意歪曲列宁的明证。实际上,在列宁看来,社会主义和民主是不可分的。劳动者是通过争得民主自由而掌握政权的。他们也只有在发扬民主的条件下才能巩固和实际行使这种权力。”(从这段话看来,戈对列宁的理解比批判他的那些“列宁主义者”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劳动者往往提出许多有益的、很有意思的建议,而“在上面”却不是任何时候都看得清楚的。正因为如此,对人民说的话绝对不能采取轻视态度。”

  这就是他对“民主化”的理解,他就是想这样搞垮苏联的。

  有些人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十月革命,认为改革应该改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他做出了驳斥:

  “我们用社会主义的尺度拉来衡量一切成绩和错误。谁希望我们离开社会主义,他就会大失所望。”

  戈的自白,是不是使各位大吃一惊呢?

  他的公开性和民主化政策的重要体现是开放报禁,这也是社会主义卫道士所猛烈批评的。仿佛只要允许人们自由办报,整个国家就会迅速充满颠覆社会主义的言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不正说明该国政治的失败吗?因为它把所有人都培养成了反对者,既然如此,让大家都来说话有什么不对。

  还有其他反对的声音,他们说这样一来,媒体就会掌握在自由派手中,人民就会被愚弄,就会被引到资本主义的道路上去。群众难道都是没有脑子的吗,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英雄史观。相较于谣言和神话,更能教育民众的是现实。

  当然,言论自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声音,确实出现了大量抹黑和否定苏联历史以及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但是这样的声音究竟占多大比例,有多大影响,我这里还不缺定。但是,在类似《苏共亡党亡国二十年祭》这样的宣传片中,这样的言论是占了统治地位的。

  即便如此,这样的反苏反共言论能获得人们的拥护,根源在哪里?我认为绝不是人民的脑子有问题。而批评的声音确实指向了苏共,但我觉得民众最不满的怕是其官僚主义吧。这也是苏共高层一部分官僚反对改革的原因。

  苏联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怎么能禁止人民说话,把人民当作帝国主义一样来提防?

  针对可能出现的问题,戈也做出了一些期望:

  “有一点是对的——批评始终应当以真是情况为根据,而这就取决于作者和编者的良心,取决于他们对人民的责任感……特别重要的是,你采取什么立场,是否关心人民的命运、人民的未来,这是主要的”

  不幸的是,有责任感的批评不多,更多的是带着自己特殊目的的宣传。戈的这种期待反映出他的唯心主义和政治上的天真。

  安德烈耶娃就发现了很多反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言论,写了一篇《我不能放弃原则》来质疑改革。

  这样悲剧的根源在于,苏联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戈尔巴乔夫的一剂猛药加速了苏联的崩溃。他在苏共的铁屋子里捅开了一个缺口,民意就像汹涌的洪水一样猛烈的喷射出来了。

  (他接手的苏联,已经是无药可救了)

  尽管戈抱有幻想,“对自己的经验批判地重新认识,是有力量的标志,而不是虚弱的标志。”

  但腐朽的苏共,就像长长的裹脚布密密地包裹起来的臭鸡蛋,已经见不得一点光。很不幸,苏共在这种批评面前迅速奔溃,证明了自己的虚弱。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继续裹上一层又一次的裹脚布,并喷上浓浓的香水,来掩盖日益腐烂的制度;另一条是彻底曝光,重新来过。

  从长远来看,后一条道路更符合人民的利益,因为他们打破了谎言和幻想,直面惨淡的现实。有一些真诚的社会主义者可能会心痛,甚至因此而自杀。但是他们应该想一想,那臭臭的裹脚布包裹着的,早已不是红心,而是一颗腐臭变质的黑心了。

  从戈的政治改革来看,他是不应当为苏联解体背锅的,在这里,“加速”这个词再恰当不过了。但是,加速一具政治僵尸的死亡,不是没有好处。

  更何况,苏联各加盟共和国本来就有退出联盟的权利,当苏联不再是那个苏联,而苏共又虚弱的不能再像1968年那样用空降兵和5000辆坦克碾压“布拉格之春”的时候,再加上其内部的利益集团相互斗争,苏联解体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充满幻想的戈尔巴乔夫当然不能拯救苏联,但是相较于勃列日涅夫统治下的苏联,他改革后的苏联,也并不那么坏。起码的遗产之一,就是人民有权利走上街头反对政治强人普京大帝。

  戈尔巴乔夫的经济改革当然充满了自由主义色彩,但是,破坏社会主义的行为从赫鲁晓夫就已经开始了。戈式经济改革并不是由于他的“坏”,由于其主观上要破坏社会主义,而是其无法找到正确的药方。

  同政治改革的原因相同,他认为经济停滞的原因是僵化的体制和官僚主义。他强调要把计划工作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刺激因素结合起来,要增加企业自主权,减少指令性计划,在农村搞家庭承包。这听起来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样灵活的经济政策,能使苏联失败吗?

  但是他的经济改革仍有可取之处。他强调按劳分配和集体主义,反对利用特权霸占社会资源,谋求不正当利益。

  “从承包集体和家庭农场的例子来看,我们的人渴望当家做主。他们不光是希望挣更多的钱——这种愿望是有的,而且也是可以理解的——而是希望堂堂正正地挣钱。不是捞国家的钱,而是真正挣来的。难道这不是一种社会主义的愿望吗?这种愿望完全是社会主义的,因此不要做任何限制——只要是一个人挣来的就应当归他自己所有。同时不允许有人不干活却得到过高的奖励。”

  这里又一次体现出他的天真和幻想,资本家的钱也是自己挣来的,但这种挣钱的愿望不是社会主义的。但这种“真正挣来的”钱,确实比官僚利用特权贪污腐败鲸吞蚕食得来的钱更加堂堂正正。苏联的官僚特权和腐败有多严重,就不必赘述了吧。

  更重要的是,他还批评了苏联的企业的“一长制”:

  “如果劳动者没有在作业队、车间、工厂、联合企业各级通过相应的机制参加管理,事情就不好办。不仅如此,劳动集体应当有权选举自己的领导人。而这个领导人又代表劳动集体获得一长制的权利,用统一意志把一切人联合起来。”熟悉吗,有没有想到《鞍钢宪法》?

  他还特意强调了他的这种“民主”和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的区别:

  “不过,什么时候西方社会的工人和职员在全体大会上开始自由选举工厂、银行经理等等,什么时候大众信息手段开始经常批评公司、银行及其老板,谈西方各国的真实情况,而不只是同政治活动家们进行无休止的和无益的争论,到那个时候我们才相信西方社会的民主制”。真的是绝了。

  我们惊奇的发现,社会主义者竟然比帝国主义者更害怕戈尔巴乔夫的这种“民主”。

  赫鲁晓夫也是一个天真的和平主义者,某些人因此批评他向帝国主义投降。他很担心核大战毁灭世界,因此主动发起核裁军,并希望所有国家能够一起废除核武器,希望所有国家都能和平竞赛,放弃对抗和军备竞赛。这显然是幻想。

  不知道我国那些批评戈尔巴乔夫外交政策的人到底在批判什么,大概是戈尔巴乔夫这种“和平主义”的姿态满足不了他们的强国梦吧。他们更喜欢的是勃列日涅夫统治下的苏联,即使那个苏联对我国发出了和威胁,在我国边境陈兵百万。当然美国对于这种和平政策是拍手欢迎的,因为他们少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于是,我们今天看到了对戈尔巴乔夫各种各样似是而非的批判,例如像“乌鸦校尉”这种货色,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拿谣言做论据。

  但是,戈尔巴乔夫在土耳其美国大学的这场“演讲”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被辟谣了。《东欧中亚杂志》2001年第6期的文章《澄清一个假材料的真像》对这次莫须有的演讲做了详细考证,并且得到了官方的回应。

  即使是做生意,也得讲点职业操守,可是这位“乌鸦校尉”在谈论政治,怎么也一点底线都没有呢?读者们可千万要擦亮眼睛,动动脑子,别再被这些人欺骗了。这骗子文章的阅读量已经十万加了呀。

  戈尔巴乔夫算不上一个坏人,当然也不见得好。对他的评价是一面镜子,可以照出人们的立场和头脑。当然,历史的发展比戈尔巴乔夫的设计更为复杂,还需要我们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总而言之,我们在评价其所作所为时,一是要知道苏修当时已经复辟了资本主义病入膏肓了,已经不是列宁和斯大林的那个社会主义国家了,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二是要坚持人民立场,看看他的改革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

  我们应该向前看,而不是去保卫一个已经腐朽发臭行将就木的体系,给它继续裹上长长的裹脚布,掩盖臭味,欺骗人民。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