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公知让人们关心什么样的“政治”?如何个关心法?

2021-03-07 12:02:56  来源: 淮左徐郎   作者:千钧棒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拜登上台,美国民主党卷土重来,像刮来一股还魂的妖风,国内蛰伏多时的牛鬼蛇神们又纷纷从阴沟角落里面爬了出来,露出獠牙。

  近日,在网络上又流传一篇文章《为什么要关心政治?》,之所以说是“又”,因为是旧文,我之前曾经在网络上见过,读过。

  “关心政治”有错吗?不能一概而论,关键在于关心的是什么政治,如何个关心法。在几十年前,政治挂帅是政府的重要特点,政治思想好是一个人人品优秀的重要标志。

  胡耀邦曾经回忆起他以前与毛主席的一次让他印象深刻的交谈,毛主席让他回答什么是政治,他如此这般地回答了一大堆概念术语,毛主席说,没那么复杂,政治就是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毛主席又让他回答什么是军事,他又引经据典说了一大堆,毛主席又打断了他的话,告诉他,军事就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深入浅出,把非常深刻的道理用非常简明扼要通俗易懂的话就说清楚了。

  那么什么是“政治”?

  政治,它指对社会治理的行为,亦指维护统治的行为。“政”指的是正确的领导,“治”指的是正确的管理。

  政治是各种团体进行集体决策的一个过程,尤指对于某一政治实体的统治,例如统治一个国家,亦指对于一国内外事务之监督与管制。

  政治是牵动社会全体成员的利益并支配其行为的社会力量。这个词一般多用来指政府、政党等治理国家的行为。

  政治是有阶级性的,无论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起主导作用的政治一定是代表统治阶级的利益和意志,而在社会主义国家里面,统治阶级的利益和意志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意志是一致的,资本主义国家里面恰好相反。

  当然这是从一般情况而言的,在特殊情况下,也会出现某种相悖的情况:

  就以美国为例,在通过剪全世界羊毛获得大量财富的情况下,资本家有时候也会从九牛身上拔一毛提高国内的民众福利,以缓和阶级矛盾;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具体过程中,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具体环节里面,由于受到新自由主义的误导和干扰,有时候也会出现局部的或者说暂时的背离民众利益的情况。

  而自由派公知就是要利用这一点,忽悠国内广大民众,要民众关心自由派们追求的“政治”,即在中国推进改旗易帜。

  公知喋喋不休地忽悠民众,美国就是“自由民主人权”的灯塔国,西方国家所谓的“民主制度”就是人类社会的终极制度。并且攻击中国是专制独裁的国家,他们称如果走西方的道路,人民就会生活幸福。

  我们不妨引用《为什么要关心政治?》一文的部分内容,帮助广大网友看清楚问题的实质。请注意这几段话:

  “你以为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就不‘关心’你吗?你吃到的地沟油、吃到的有毒有害的食品、喝到的被污染了的水、呼吸到的被污染了的空气、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或还不起房贷、嫌油价贵舍不得开车、以及现在吃不起的猪肉等等,哪一个不与政治有关?”

  “如今我们所享受到的各项权益,它不是从天而降的,更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我们先人一点点去争取的,甚至不惜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所以,当你享受到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的时候,一定要心怀感恩与敬意,不要忘记这一切的背后有人在奋力争取。”

  “为权益争取的人,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他人,更是为了我们这片所生存的环境。他们关心政治,生于平凡,归于尘土;他们有良知、有思想、有担当、有正义感且心怀悲悯;他们见不得穷人被欺压、弱者遭欺凌,他们永远站在正义这一边。”

  点评:如果不结合现实生活中的情况,仅仅是就文章的文字而言,文章的观点正确得不得了。而这正是自由派公知最狡猾又最具有欺骗性的地方。

  公知绝不会告诉你,你吃到的地沟油、有毒有害的食品、被污染了的水、呼吸到的被污染了的空气、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或还不起房贷、嫌油价贵舍不得开车,还有强拆、血拆、拖欠农民工工资等正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误导中国的改革,主张私有化和所谓的完全市场化造成的。他们更加不会告诉你,这种现象迟迟得不到纠正恰恰是由于资本及其代言人自由派公知以及资本在体制内的代理人控制了话语权的结果。虽然文章没有说明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但是用暗示的方法启发人们认为这一切是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造成的。

  下面,他们诱导人们应该感恩公知:

  “如今我们所享受到的各项权益,它不是从天而降的,更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我们先人一点点去争取的,甚至不惜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所以,当你享受到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的时候,一定要心怀感恩与敬意,不要忘记这一切的背后有人在奋力争取。”

  最后,给公知们这些年来的倒行逆施涂脂抹粉:

  “为权益争取的人,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他人,更是为了我们这片所生存的环境。他们关心政治,生于平凡,归于尘土;他们有良知、有思想、有担当、有正义感且心怀悲悯;他们见不得穷人被欺压、弱者遭欺凌,他们永远站在正义这一边。”

  我把公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理念类公知,一类是行动类公知,两类公知都反对我们党和社会主义制度,都把改旗易帜作为他们的奋斗目标。行动类公知往往会有勾结境外敌对势力破坏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实际上的违法犯罪活动,而理念类公知暂时没有这种实际行动。

  平心而论,无论是理念类公知还是行动类公知,他们有时候为了骗取民众的信任,也会策略性地为弱势群体发声,也会拿一两个小虾米档次的资本家开刀,有时候他们以改旗易帜为目的的攻击政府也会产生“蛆疗效应”。所谓的“蛆疗效应”就是有些医生会专门养一些蛆,然后把这些蛆放置在人体的脓疮上面,结果这些蛆噬咬脓疮上的腐肉和有害物质,客观上产生了治疗的作用。公知们攻击中国政府,目的是改旗易帜,但是无论是他们的恶意攻击还是有正义感的民众的善意批评,中国政府都会从中发现问题和进行纠正。而公知却把这些美化为公知们“有良知、有思想、有担当、有正义感”。他们所谓的“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并不是指成千上万的先烈为新中国的建立的流血牺牲,而是忽悠国人像其他国家那些在参与颜色革命的过程中丧命的人那样,为了充当自由派们改旗易帜的马前卒而心甘情愿当炮灰。自由派公知们从前些年的一次次群体性事件中看到了改旗易帜的希望,以至于毫无遮掩地声称要当“带路党”给美军带路,并且威胁那些不跟他们走的民众“民主以后杀全家”。

  公知们望眼欲穿,终于看到了民众上街游行了,却让他们大失所望,因为这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反政府的游行,而是反对和声讨日本政府购岛闹剧的游行。公知们之前毫不掩饰他们所谓的“政治”就是“由美国和日本主导中国的民主进程”,结果民众上街反对的却是日本政府的行为,公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们通过断章取义移花接木的方法摘录了一堆世界名人“批评爱国主义”的语录欺骗民众,他们骂民众是“爱国贼”,骂“抵制美货日货,不如抵制中国蠢货”,这帮家伙忘记自己还是中国人,飘飘然自以为已经成为上等人了。

  他们用非常恶毒的语言咒骂那些不按照他们希望方向“关心政治”的人们:

  “百姓生活已经够难的了,就不用过于操心这些国家大事了,绝大部分人爱国爱到后头都是误国误民,只不过是让一小撮骗子得利而已。都WTO多少年了, 还搞义和团那一套抵制, 抵制日货与爱国无关, 历史上喊的最凶的, 砸得最凶的, 成为汉奸的比比皆是. 所以你不能用这些说明你比谁更爱国. 喊得凶, 该叛国还是会叛国, 两者没有必然联系.经常无脑转发反日贴的统统脑残,宣扬砸死买日货的平民百姓,却向欺压百姓的权贵当局献媚,甚至不惜牺牲其他人。宣扬抵制日货的都是打砸暴徒的帮凶”。

  然而,骂街没有用,没有人尿他们,于是他们就换一种方式,挑拨民众与政府的关系,最典型的就是提出“油命海心”的说法。

  这时候,他们不希望、不鼓动民众关心政治了,而是说,如果谁关心政治,谁就是“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谁就是“看新闻联播看多了”,并且自称他们从来不关心这些,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实在。

  “油命海心”从字面意思理解:就是通过讽刺要群众只操心自己身边的小事,没有义务关注国家大事和政府做的事,地位低的人不要为地位高的人操心,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他们不是要人们关心政治吗?怎么这时候又反对甚至是诋毁人们关心政治的做法了?

  关键在于,在自由派公知们的心目中,不管你吃的是什么油,只要你操的是白宫的心,就是“政治正确”,他们需要的是民众支持或者是参与他们的改旗易帜的“关心政治”,而反对和诋毁的是民众爱国和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颠覆的关心政治。所以才会出现同样是在关心政治问题上的双重标准,才会一会儿鼓动人们“关心政治”,贬斥“不关心政治的人是不值得深交的”;一会儿指责关心政治和国家大事的人是“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然而,随着他们自己一次次充当反面教员,尤其是特朗普在位的四年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整个西方世界在疫情期间的糟糕表现,公知花了几十年时间在某些人心目中竖立起来的“灯塔”顿时变成了“水塔”,最令他们伤心甚至是绝望的是,现在不仅仅是曾经沧海的老一代不断地揭露和批判他们,而且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00后”也加入了揭露、批判和反对他们的行列。

  从十八大以来尤其是2020年到现在,公知们的心情都不太好。

  四个字可以概括:“如丧考妣”。

  他们期待的事情没有发生,他们不愿看到的事情却不断发生,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走向了他们几十年都想象不到的方向,历史根本不在乎他们的看法,于是乎,他们发出了哀鸣。

  比如说,财新周刊副主编高某,去年年底就发了一篇文章叫做《2020年随感》,在文章哀叹:“三十年启蒙已经失败了,越来越多我们想给予帮助免于恐惧的人,变成了痛恨我们的人”。

  亏他还大言不惭地称他们三十年来是“启蒙”,民众是他们“想给予帮助免于恐惧的人”。

  准确说,他们是进行了三十年的洗脑,在他们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洗脑之下,是越“启”越“蒙”,由于自由派公知及其美国主子的反面教员的出色表演,老百姓们逐步明白了,自己的确是有“恐惧”需要免除,但是这不是公知忽悠他们充当颜色革命的马前卒的时候的拍胸脯称这样做没有危险,而是惧怕公知充当“带路党”以后法西斯军队的“三光政策”,是惧怕中国跟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那样陷入没完没了的战乱,民众从此生灵涂炭,是惧怕中国像乌克兰那样,从欧洲比较富裕的国家沦落成为欧洲最穷的国家,女性要沦落到欧洲卖淫谋生,惧怕公知们改旗易帜成功以后,像公知们威胁民众的而且是俄罗斯的叶利钦当年变成事实的那样“民主以后杀全家”,惧怕的是中国改旗易帜以后像美国那样漠视人的生命,死亡五十万人仍然吹嘘美国政府领导有方,惧怕的是像西方国家那样让老人首先死亡,尤其是英国的“群体免疫”,惧怕的是注射美国生产的疫苗,也会死亡上千人,惧怕的是走在大街上,会随时遭到美国警察的枪杀(去年仍然保持枪杀将近1000人的记录),惧怕的是像弗洛伊德那样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美国警察跪杀,惧怕的是到“民主灯塔国”的“民主殿堂”美国国会大厦里面请愿也会像那个美国女性退役军人那样被警察打死,惧怕一不小心看到了佩洛西的电脑以后不久,就在家里用长枪打自己五六枪“自杀”。等等等等,民众惧怕的这些,自由派公知们能够免除吗?恰恰相反的是,自由派公知的倒行逆施,将会给中国的广大民众带来他们惧怕的所有这些东西。正因为如此,公知的洗脑不仅仅失效,而且这些公知们要洗脑的对象一个个“都变成了痛恨他们的人”。这是社会发展规律决定的,谁也阻挡不住,在多年前自由派公知能够在网络上呼风唤雨指鹿为马的时期,公知都不能够让民众按照他们的意愿去“关心政治”,最后只能是讽刺民众“操中N海的心”,在境内外敌对势力的罪恶本质已经暴露无遗,广大民众尤其是80后、90后、00后新一代已经分清楚是非对错的大环境下,自由派公知还希望国人像香港的黄Z锋之流以及那些被深度洗脑的废青那样在他们的指挥下“关心政治”,可能吗?!

  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公知们妄图中国变成西方的企图将被历史的车轮碾碎,请公知们还是节哀顺变吧!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