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申鹏:为什么选择“共产主义”?

2021-02-27 11:16:57  来源: 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人问:近代中国为什么不选择走“资本主义道路”?

  搞资本主义,首先你得有“资本”吧?

  好比做生意,要有本钱,本钱越大,赚钱的概率越高;本钱越少,越容易血本无归;没有本钱?是准备卖儿卖女自己吗?

  清末民国是落后、分裂、混乱、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是被侵略、被掠夺、被吸血、被压迫的半殖民地国家,你发展现代工业、和帝国主义“商战”的资本从哪里来?

  资本主义好比一个“公平”的拳击场,一个先天不足、身体虚弱、疏于锻炼的病夫,想要在这个拳台上和职业拳手按照规则“公平”地较量,你觉得这公平吗?

  他起码要先治好病,补充营养,锻炼身体,进行职业训练之后,才能打吧?

  一个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是没有资格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国家内忧外患、生产力低下、主权不完整、没有工业化、没有资本原始积累,拿什么去自由市场中和对手竞争?

  中国的资产阶级先天不足,非要走资主义道路,只能成为剥削本国人民、供血帝国主义的“买办”和“代理人”。

  清末民国的时候,中国有什么工业?有什么技术?有什么产品?非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和帝国主义做“自由贸易”,只能是贱卖原材料、劳动力、华工“猪仔”,买入工业制成品、鸦片,摧毁本国民族工商业,肥了少数“买办”,让四万万中国无产阶级陷入更黑暗的深渊。

1.jpg

  有关资本主义中国不是没有试过,近代中国几乎把所有的方案都试了一遍,为了“救亡图存” ,我们是什么药都敢用,哪个能救中国,就学哪个。

  君主立宪、民主共和、民族主义、复古运动、议会政治、各省“联邦”、实业救国、资本主义、无政府主义……都试过。

  清末的时候,中国地主阶级搞过“洋务运动”,民族资产阶级搞过“实业救国”,一边从西方学习技术,一边自己发展轻工业,如纺纱、面粉、制碱等产业,和帝国主义竞争,但这种“学习”和“竞争”注定是“与虎谋皮”。

  一来帝国主义不可能给你真正的技术;二来资本主义的原始阶段是需要密集的资本、强大的投入,甚至是烧钱开路、赔本垄断市场,单个开明地主、民族资本家哪有这个实力和欧美大资本刚正面?三来轻工业的基础是重工业,是机器生产机器,你的流水线都是直接买来的,自己没有办法造,而人家可以随时更新换代,从产能、效率、到质量都是降维打击,你怎么竞争?四来市场规则、技术标准是人家定的,人家在你国家还有驻军,有“治外法权”,就算你拼了命,用低人工成本赶了上来,人家还可能动用律师讼棍、勾结买办政府,直接物理消灭你。

  所以,清末、民国资产阶级“实业救国”的结局就是大量的民族企业在帝国主义和本国买办打压破产、倒闭。

2.jpg

  而买办阶级却因为给帝国主义当狗,剥削掠夺本国人民,赚了个脑满肠肥……“宰相合肥天下瘦”的李中堂,掌握民国经济命脉的“四大家族”,都是如此,他们自己是更有钱了,但对整个国家而言,灾难是更深重了。

3.jpg

  想要发展资本主义,大国支持、原始积累、密集资本、技术优势,一个都不能少。

  当年荷兰开始搞资本主义,靠的是国家背书、皇室支持、全社会募集资本、武装舰队、殖民掠夺;英国开始搞资本主义,靠的是皇室支持正规舰队和海盗组织进行“合法掠夺”,皇室参与分赃……资本主义不是请客吃饭,是血与火的战争,是靠对落后民族的毁灭性屠杀和掠夺完成原始积累的。

  近代中国,不存在这个基础,中国甚至都没有诞生过成熟的“资产阶级”,举个例子,辛亥革命,甚至都不能算作真正的“资产阶级”革命,因为同盟会的元老们,几乎没有一个是“资产阶级”,大部分都是些地主阶级的读书人、帮会会党,并没有强大资产阶级的支持……《三民主义》开宗明义,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与其说这是资本主义,不如说这是民族主义。

4.jpg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国早期的“资产阶级革命党”,一没有自己的产业,二没有自己的武装,三没有自己的基本盘,上来就要求“政党政治”、“联省自治”、“三权分立”、“议会选举”……这就叫“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同盟会号召搞“政党政治”,结果一夜之间全国出现数百个大大小小的政党,很多封建官僚摇身一变就成了各路党魁,各有各的纲领和主张,把议会搞成菜市场;国民党号召“议会选举”,结果军阀政客黑帮各显神通,导致宋教仁被暗杀;北洋政府学“三权分立”,结果导致段祺瑞黎元洪“府院之争”,张勋复辟打进北京城,段祺瑞“再造共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独裁者;各省呼吁搞“联邦制”,搞“联省自治”,结果搞出了军阀割据,有枪就是“总督”、“大帅”。

5.jpg

  一个落后、混乱、分裂、经济政治命脉掌握在帝国主义列强手中的旧中国,是没有办法搞资本主义“议会政治”、“小政府”、“联邦制”这一套的。因为你连一个统一的、独立的、有组织动员能力的政权都不存在,你怎么推行“民主”?各路军阀、买办反而可以借此机会兴风作浪,残害的还是人民。

  实际上 ,在中国共产党诞生之前,中国是不存在现代政党的。中国国民党,其实是在苏联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才勉强建设成了一个现代政党,有了完整的纲领、基层组织和武装力量。当时国民党的党员发展、黄埔军校招生工作,都是共产党人帮助完成的。

  如果没有第一次国共合作,国民党充其量就是一个大号的“帮会组织”,根本称不上什么“资产阶级政党”。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蒋介石政府的“清党”和“反共大屠杀”,不但导致了国共决裂,还事实上清除了自己38万基层党员,国民党基层党组织被彻底破坏,基层重回地主乡绅手中,国民党退化为给地主、买办看家护院的“打手”,这时候就更不能称之为“资产阶级”政党了,实际上,国民党政权对民族资产阶级的迫害也是相当严重的,甚至逼得很多民族企业破产。

  《剑桥中华民国史》记载:……然而,上海商人和银行家还须酬劳蒋介石。4 月25日,他们再给蒋介石700 万元。但是,这笔款项仅仅提起了蒋介石的财政胃口,因为他的军费每月约达2000万元。他派出专人逐店逐厂要求捐款。例如,命令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捐款50万元;华商电气公司捐款30万元;先施公司捐款25万元。当资本家回避时,蒋介石的代理人就采取恐吓、敲诈,甚至绑架的手段。欧文·查普曼报道,“富有的中国人会在家中被捕,或神秘地失踪于街头……百万富翁以‘共产党’的罪名被逮捕。在近代,上海从没有在以前的任何政权之下,经历过如此恐怖的统治”。

  国民党政府哪里懂什么“资本主义”,主要靠滥发钞票和借外债来弥补赤字,其结果造成恶性通货膨胀和物价飞涨,使商业投机空前发展,黑市猖獗,囤积奇货。社会上普遍出现的工不如商、以商养工、商不如囤,使社会生产无法正常进行,造成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一小撮特权阶级大发横财,而广大人民则处于极度贫困之中”。

  解放战争中,国民党看似占据了富庶的大城市、主要交通枢纽,掌握整个国家的财富,拥有美国的援助……但这些所谓“优势”,在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其实用处不大。城市需要粮食供给,军队需要物资供给,在当时的中国,光有“钱”,是没有用的,只要掐断交通线,物资供应不上,城市和军队就有崩溃的风险,国民党的“城市化”、“现代化”,建立在流沙之上。

  而共产党占据了广大的农村,通过土地革命、宣传教育赢得了中国“大多数”的支持,并且建立了广泛的基层党组织,拥有了空前的组织动员能力。

  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和之前任何一种党派都截然不同,她追求的不是“精英层面的启蒙”,不是单纯的民族主义救亡图存,而是普罗大众的生存权,是人人平等天下大同的新世界,他们反帝反侵略更为彻底,他们也坚定地和最广大的无产阶级站在一起。

[s]6.jpg

  从红军到八路军、新四军到解放军,他们在也用行动证实了他们的理想和信念。他们和人民一起生产,和人民一起战斗,他们理念更先进,组织更严密,行动更务实。

  人民信任共产党,党是人民的党,军队是人民的军队,所以兵源、粮食、后勤不是问题,淮海战役中,甚至出现过两百多万农民用小推车送粮食支援前线,所以,中国共产党以摧枯拉朽之势解放了全中国。

  实际上,“旧民主主义革命”,也就是“资产阶级革命”,中国资产阶级是无力完成的,他们没有本事反帝反封建,是中国共产党替他们做到的,中国共产党真正做到了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

  建国初期,资产阶级和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曾经有一次“正面对决”,这就是著名的“银元战争”和“两白一黑战争。”

  上海解放后,一些留在上海的不法资本家和投机势力利用新生政权面临的种种困难,通过贩卖“黄”(黄金)、“绿”(美钞)、“白”(银元)扰乱金融市场,阻止人民币进入上海。

  当时上海著名的四大百货公司销售的商品也是公然用银元标价,不收人民币,以至于人民币早晨从人民银行发出,当天晚上就如数回到了人民银行。他们公开叫嚣:“解放军可以打进上海,人民币则进不了上海。”

  “银元之战”中,人民政府直接查封上海证券交易大楼,逮捕投机资本家,抄没黄金(含金饰)3642 两,银元 3.97 多万枚,美元 6.27 多万元,人民币 1545 多万元,呢绒、布匹、颜料、肥皂等各类囤积的商品折价人民币 3553 多万元,还收缴美式手枪 2 支。“银元之战”大获全胜,沉重打击了上海的金融投机活动,也使人民币在上海站稳了脚跟。

  1949年10月15日从上海、天津开始,接着波及华中、西北地区,发生了一次很大的全国性物价波动,这是投机资本兴风作浪,是资产阶级在经济上同共产党的一次大的较量。

  1949年底至1950年初,中共首先从浙江、江苏、山东、江西、湖南等粮、棉产区,调集大量粮食和棉花到上海和苏南各大中城市。经过大量的物资准备后,在“两白一黑”物价被投机商抬高到一定高度时,上海与全国主要大城市一起,大量抛售纱布、粮食、煤炭等重要物资,边抛售边降价,迫使投机商赶快出货,政府又适时低价进行收购。这一下,投机商惨重失败,血本无归。

7.jpg

  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止住了物价上涨势头,稳定了市场,并给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的投机资本以歼灭性的打击。事后,上海的资本家说:“中共此次不用政治力量,而能稳住物价,给上海工商界一个教训……是上海工商界所料不到的。”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比中国当时的资产阶级更懂“资本主义”。在后来的“三大改造”、社会主义建设中,中国共产党也证明自己比资产阶级更擅长集中资本、突击攻坚、实现工业化和产业的国有化。

8.jpg

  在苏联援助下建设重工业,通过一个个“五年计划”实现工业的逐步现代化,通过普及基础教育培养出高素质的技术人才和劳动力,通过“三线建设”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完善的工业体系和产业链,通过“上山下乡”吸收富余劳动力带动农村发展,通过兴修水利、化肥工业实现农业现代化,通过基础建设让全国成为一个“大市场”……

  前三十年让中国拥有了完备的国防工业、重工业体系,培养了大量高素质的劳动力……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了“改革开放”,加入WTO,带着强大的生产力进入全球化时代,后40年积累资本、升级技术、全产业链扩张,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国……如今再注重公平,反垄断,抑制资本恶性扩张,实施脱贫攻坚战,实现全国脱贫。

  新中国能走到今天,其中的艰难困苦,付出的汗水和鲜血,远不是我寥寥几句话能够说完的。

  我们再回顾教员说过的这几段话:

  “走建立资产阶级专政的资本主义社会之路吗?诚然,这是欧美资产阶级走过的老路,但无如国际国内的环境,都不容许中国这样做。依国际环境说,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人家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比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地区发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实际上四分五裂。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中国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的资本主义。强行走资本主义道路,中国只会回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状态。”

  是不是有了新的理解?

  不走资本主义道路,是因为帝国主义不允许一个后发第三世界大国走真正的资本主义道路,小国尚可以成为帝国主义产业链的一环,大国首先要自废武功、四分五裂……后发国家的资产阶级也不会真正致力于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做实业太辛苦,当买办太轻松了。

  有这个意愿和能力的,只有中国共产党和广大的中国人民,毕竟资产阶级可以换国籍,可以当香蕉人,无产阶级只能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下去,没有办法,只好拼命硬干,让国家富强,让人民安康。

  唯一的道路,就是和大多数站在一起,艰苦奋斗,团结一心,走独立自主的发展之路。

  当今世界,哪个国家更关注人民的生存权?哪个国家更关注最广大的大多数?哪个国家哪个更像是人类的希望?不言而喻。

  是中国选择了共产主义,也是共产主义选择了中国,这是历史的选择,也是人民的选择。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