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无论谁赢:我们的经济体系越来越倾向于大资本

2021-02-17 09:08:00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到中流击水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推送了理查德·沃夫关于美国大选的评论《NO Matter Who Wins》(无论谁赢)的编译视频版,今天推送这个评论的字幕编译内容。字幕内容由“星火1996”编译制作,A站、B站、知乎网友可搜索同名用户“星火1996”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NO Matter Who Wins

  (无论谁赢)

  朋友们,欢迎来到《经济更新Economic update》栏目。《经济更新》是一个每周节目,致力于我们和我们将出生的孩子的生活、工作、债务、收入等经济方面。

  我是主持人,理查德·沃尔夫。在进入今天的《经济更新》之前,我想澄清,这期节目是在选举的结果完全公布之前制作的。希望大家牢记这一点。

  Ok,我要从一个关于唐恩都乐(一家快餐品牌)的故事开始。好吧,我应该纠正我自己的错误,它应该叫唐恩公司。

  当它决定生产其他产品时,除了对于现代食品进口的巨大贡献外,它去掉了都乐(甜甜圈)。

  以前的唐恩都乐,现在的唐恩正在被灵感品牌公司(Inspire Brands)以113亿美元的巨额收购。

  我想简单地跟你们谈谈这场有趣的企业合并就发生在经济崩溃和全球疫情的中间。

  首先,唐恩公司已经拥有芭斯罗缤冰淇淋公司,所以这是其中的一部分。灵感公司已经拥有在世界上有11000家门店的Arby’s餐厅,同样如此的还有布法罗狂野鸡翅、business餐厅、索尼克餐厅、吉米·约翰餐厅和其他餐厅。

  所以关于这次并购的第一件事是,它是庞大的资本公司怎样利用疫情和崩溃变得更庞大的一个案例。

  唐恩都乐有一段艰难时期。在最后一个季度,人们不出门,不购买他们的产品。所以它的收入下降,它的股价也大大下降。

  经济崩溃和疫情在起作用的方式是有趣的。美国有二十二万五千人死去,更不用说全球有超过一百万了。大公司在变得更大,而中小企业在以创记录的速度被抹去。

  这是不可避免的吗?当然不是。

  政府以解决我们同时面临的两个危机——疫情和经济崩溃的政策本可以倾向中小企业,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川普政府,更确切地说,民主党人没有抓住这个机会,没有做到。

  所以,我们的经济体系越来越倾向于大企业,而不是中小企业。虽然中小企业更需要(政策倾斜)。这是这场危机对于美国造成的长期损害,除非它能够被扭转,否则我们将与之长存。

  第二,我想把我之前提到的和你们评论的解释清楚。所以我想解释清楚美国的私有资本主义系统,通常被称为私营部门或是我们经济的主导部分,它不是政府而是私人资本主义企业。这个系统现在正被维持生命。把私人资本主义想象成已经死掉四分之三的企业。它已不能再生存。我的意思是,它耗光了油,耗光了能量。美联储或美国央行正在创造大量美元来维持我们的资本主义系统。

  这些美元是他们以电子方式在银行账户上生产的。并且他们发行的钱在事实上是“无中生有”。他们将这一切实现,而且利率几乎刚好为零。简而言之,美联储在提供无中生有创造出来的美金。因为资本主义系统离开它就不能运行。这就是我所说的,它正被维持生命。

  我来解释一下。今年,美联储开始直接向企业贷款,而不是像以前一样,间接贷款。

  不,就在这里。你需要钱。你是陷入麻烦的公司,你关于生产什么做出了错误地决定,你选择了糟糕的技术,或者被中国公司淘汰,不论你的问题是什么,这是最简单,最快速的解决方法。来拿免费的钱,正像这一样幼稚。

  所以美联储生产货币并将其借给公司,这就是所谓的货币政策。

  但是,让我们看看政府支撑资本主义的另一种方式,财政政策。那时候政府减税,所以人们消费更多,企业消费更多,同时政府自己也会或更多的钱,将所有购买力都注入到经济中。

  当政府像川普共和党一样减税、花钱,猜猜会发生什么?政府财政赤字!正是如此。为了让政府在减少税收的同时,花更多的钱,它必须借助差额,这正是它的运行方式。这带来了两到四倍的高额财政。

  理解了吗?好的。

  联邦政府现在借用数万亿的货币。它将国债债卷,一小张打印的文件给了每个向美国政府借钱的银行、保险公司、公司和富人。这是它运作的方式。政府可以通过向公众发行国债来实现财政赤字。

  接下来是公众所做的。美国财政部购买支撑赤字的国债不久,银行和保险公司就立刻将这些国债转售给你。

  美联储再用新的资金来购买国债。游戏的结局就像是三张牌的赌博,那么,联邦政府可以花费比税收更多的钱来支持不景气的经济,而联邦储备银行则坐拥一大批国债。因此,最终,美联储通过给公司放债来直接维持美国的资本主义,并间接借款给联邦政府以维持超万亿美元的巨额赤字。

  这就是所有这些的含义。

  首先,我们的私人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失效,它无法奏效,它破灭了。您知道高科技经济中最热门的新术语是什么吗?

  就是我们所说的,僵尸公司,我之前已经讨论过,那是一种利润不足以偿还债务所欠利息的企业,因此,利润不足以偿还债务的公司生存的唯一方法是借更多的钱来偿还债务来摆脱先前的债务,因此比以前更像一个僵尸。

  我是在描述一个幻想吗?不,我是在描述美国资本主义的现实。没有人对此说一句话。所有那些自由主义者,这一定是他们最糟糕的噩梦。

  联邦政府不是入侵,联邦政府是阻止私人资本主义彻底瓦解的唯一因素。那就是现实,各位。共和党与民主党人都心照不宣,因为没有人愿意承认皇帝没有穿衣服,承认这个系统破裂,承认这不起作用。

  这又引出另一个方面,不要忽略这一点:美联储可以做到这一切的唯一方法是取得政府的同意。政府能够维持运转的唯一方法是向大量人征税并最终从美联储借钱,那么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我们对美联储保持资本主义的这种运转方式了解什么?它资助了一个世纪以来美国历史上最极端的不平等现象。

  在过去的六、七个月中,美国排名前50位的亿万富翁像匪徒一样。新冠对他们来说是个好消息,我们经济的崩溃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财富之源,你我可能遇到困难,但不平等现象正似雨后春笋。

  而我们,正用税收来资助创造这一切的政府。因此,我希望你消化一下这个事实:你买酒、加油时支付的税和收入所得税,都有助于维持让美国更加不平等的美联储货币和财政政策。危机爆发之前已然如此。不论是大企业与中小企业间的不平等,还是贫富不均的情况,发生的一切都表明资本主义可能危在旦夕,但是富人却绝不错过一场危机或疫情,一直在赚钱,那就是美国私人资本主义的真正本质。

  我最近的更新将于正在到来的海啸有关。在我开始之前,我想推荐一本书。有一位非凡的人,他的名字叫Matthew Desmond,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社会科学系的教授,他2016年写了一本现在比四年前看来更有意义的书,叫做《被驱逐:美国城市的贫困与盈利》,嗯,它赢得了普利策奖,所以如果您对我要告诉你的任何事情感兴趣,那么就可以去看这本书。

  疾控中心在三月宣布延期支付(治疗费用),并于今年夏天再次延期。它宣称直到本年最后一天,人们不必支付房租且不会被驱逐。因此,离现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实际上已经有数百万的美国人拖欠了房租。因为延期支付延迟了支付房租的时间,但并没有减少它的金额,你还是欠房东钱。这项政策在美国范围内执行得参差不齐。

  所以对于某些人来说,这还是个新闻,因为你可能被试图回避延期支付政策的房东的律师所困扰。房东总有方法规避它。如果他们能找到其他理由的话,你还是会因此被驱逐。租金会累积起来,这样数百万的家庭将在12月31日(嗯)欠下几个月的租金,而且他们不可能赚得到这笔钱。

  这是自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以来美国数百万租房者遭受的最严重的危机。大约一个世纪前,在三、四十年代的大萧条时期,也有延期支付,但同时房客也会有一些直接行动,这些房客不付租金甚至有时会与房东发生暴力斗争。

  现在也可以做和当时一样的事情。近年来,平均每年有370万次驱逐发生,这是欧洲任何一个国家的许多倍,每分钟7次驱逐。租金占穷人收入的百分之五十以上,这是一场灾难。不能给人们足够的钱来购买自己住房的经济系统是行不通的。

  我们今天节目的第一部分到此结束。

  在我们继续之前,我想提醒你的是,我和D@W出版了第三本书叫做《病态在于制度:当资本主义未能将我们从流行病或自身中拯救出来时》这是一本文集,旨在解释资本主义,而不是说新冠疫情,是如何以及为何是我们最担心的疾病。

  今天就来Democracyatwork.info/books获取您的副本吧。同样感谢Patreon社区宝贵以及不间断的支持。如果你喜欢这个节目,请继续在patreon.com/economicupdate注册,并获得我们提供的各种额外服务。

  不要走开,我们马上回来。

  第一部分的视频内容(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欢迎回来,朋友。接下来是今天的第二部分:经济现状。

  今天的下半部分是专门讨论一个主题的。这是关于无论谁赢得大选——川普或者拜登,一些事情其实并不会改变。

  而这些事情起码跟这次选举的结果一样重要。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无论谁赢得大选,不会改变的是美国经济中的资本主义组织方式。绝大多数企业将继续由一个由高层组成的小集团经营——所有者、董事会、大股东——他们做出了绝大多数美国员工不得不接受的关键决策。

  我们无法左右这些决定。是那些高层决定生产什么,如何生产,在何处生产;以及用我们在每个企业-每个工厂、办公室或商店-投入的劳动所创造的利润做什么。这些是不会改变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这两个政党以及那两个候选人,都是为这种资本主义组织方式而服务的。他们从来没有说过对另外一种选择感兴趣,更不用说让美国人民对另一种选择有一些真正的选择,这意味着我们将允许高层的一小部分人把大部分的钱据为己有。

  他们一直这样做,并用其中的一部分钱来控制我们所赖以生活的政治制度,所以他们的权力不仅是经济上的,而且是政治上的。

  你明白了吗?

  无论谁赢得大选,你看,政治的斗争都只是关乎谁掌握权力。我们都知道,当然他们也知道,他们以支持资本主义的方式所做的事情在两个党派之间没有任何差异。这(支持资本主义)是他们的首要任务,他们殊途同归。

  一个可以看出这一点的例子是,在提名Amy Coney Barrett为最高法院法官的过程中发生了一场引人注目的闹剧,我们看到:一个法官刚刚做出的关键司法裁决是阻止临时工们起诉那些侵吞了自己加班费的科技公司。

  这是芝加哥律师Len Goodman10月27日在《芝加哥读者报》上发表的社论。律师说得很好民主党人的反对是形式上的。

  他们没有消耗任何政治资本来阻止它(指法官提名)因为最终Amy Coney Barrett只不过是另一位纯粹的为资本主义服务的法官—— 无法超越和跳出资本主义来看待,而是停留在那个视角,但这就是两个党派都想要的,所以共和党推荐他们。而民主党则进行形式上的反对,反过来选择其他人,这是同样的游戏,同样的人以及逐渐被加强的同样的权势。

  但也许他们明白资本主义正走向艰难时期,并且他们需要支持那些在美国政治生活的最高层次上看不到超越资本主义以外的人。

  不管谁赢了,政府和私营部门为克服资本主义破坏性的不稳定的失败将继续。

  我的意思是——350年以来无论资本主义在哪里存在过,它都已经成为世界上支配性的制度——从17世纪的英格兰开始,然后扩散,成为了现在的世界性经济体系在这一段时间,每个资本主义国家平均每4-7年都会发生经济危机。

  每隔4-7年,上百万的人丢失掉他们的工作成千上万的企业破产。由于很多人失业了,城镇因为收不到和过去一样多的税而陷入困境。所以当我们需要更多公共服务时,我们没有资金来提供给它们。这些是当你探寻资本主义的经济史时你所了解的一切混乱。

  我们知道我们本该遇到一次,因为上一次经济危机是在2008年。如果你把2008加上4到7年,就会发现我们已经超过了经济危机发生的年限。

  如果没有新冠病毒其他的一些事情本应该会发生。我们进入21世纪已经20年了,20年来,我们在2000年春天经历了所谓互联网泡沫的危机,以及在2008的次贷危机,和现在的新冠危机。

  20年,3场危机,正好平均4-7年。

  任何一个严肃的政治体制都必然会有一个政党来承担未准备好应对疫情的责任。我们不仅仅是没有准备好应对一场病毒,我们也没有做好应对经济衰退的准备。

  即使因为根据3个世纪以来的4-7年发生一次的规律我们知道它即将到来,虽然这无法避免,但是两党都表现得好像在说:“哇塞!真没想到,是经济危机诶!”

  我们有很多单词来描述它:“衰退”“萧条”“大起大落”“崩溃”“暴跌”。

  为什么?因为它是一个迫近的事实——两党没有准备好应对危机这件事是一次失败。

  失败的不仅仅是没准备好应对病毒,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它已经袭来。虽然病毒古已有之,但是我们没有和它做任何有效的斗争,不是吗?

  由于我们都是亲近资本主义的人,所以没有人指出这些,所以我们只能假装资本主义不可言说的不稳定性是一个不应当提出,因此也没有候选人提出过的问题。

  我再和你说一次,像以前我说的一样:如果你和一个如资本主义一样不稳定的室友一起生活,你大概早就搬出去了。

  无论谁取得胜利,有一件事情是将继续下去的:罗斯福新政的废止。你们知道,在20世纪30年代,我们经历了另一场令当时的人极其惊讶的经济大萧条 ,它从1929年持续到1941年。25%的失业率,是对美国经济的致命一击,持续了超过十年。哇塞!但是美国人恢复过来了,采用一种这次他们没有采取的方式。那时的美国人以我们从未见过的规模组织工会,加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政党。这些政党和工会共同努力并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有所成就,不是吗?

  社会保障金——此前从未有过的。所有超过65岁的人每月得到一笔钱来度过他们的余生,以不对家庭产生负担。这些改变了美国国内的生存状况。

  失业保险——如果你没有犯过失却失去工作,在一两年之内你会得到一笔钱。这也是以往从未有过的。

  最低工资——雇主不能在你一周工作40小时的情况下完全压榨你。这也是以往从未有过的。

  还有雇佣1500万美国人的公共工作项目,让他们不会丢失自尊,无家可归。

  我们真的做到了这些事情!

  到了二战结束后的1945年,当时的总统罗斯福已经去世了。

  商业联盟和富人开始破坏和取消“罗斯福新政”。

  为什么?他们是在反对社会保障金吗?

  不是,他们只是不想为社会保障金付钱,他们已经为此付了很多了。对富人和公司征税,他们不得不借钱给政府来帮助支付所有这些费用。这就是他们所憎恨的,他们一向如此,所以他们去废除“罗斯福新政”,我们因此没有了公共就业计划。我们现在的失业率和大萧条时期一样糟糕。

  两位候选人只字不提我们在1930年代成功实施的公共就业计划。

  哇塞!

  这是我们两党的合作——甚至不去思考或谈论过去为帮助人民所做的事情。

  他们所能想到的就是削减社会保障。嗯,呃,这可不便宜。

  他们甚至没有提高最低工资以跟上通货膨胀率。

  我是说,这两个政党的所作所为真是恶心。

  是的,共和党人做得更多,他们做得更快,而且更严厉。

  民主党人说,我们不会这么做;我们不是共和党人。没错,你们是“简易版共和党人”,你们是“无糖共和党人”。(编译者注:暗示民主党只不过是温和版的共和党)

  仅此而已。

  你们一点也不质疑。你们只是把新政撤销地更慢了一点而已。很快就不会有新政给你们取消了。

  最后,无论谁获胜,美国将继续没有真正的政治选择。

  我真的想把这一点讲清楚。

  美国人过去在涉及选择自由时,常把它称为典型的美国式。(也许你们中的很多人还是这样)

  我们应该有选择的自由。但在实践中,它真正的意思是希望能够走进你附近的药店在27种牙膏、36种洗涤液、27种汽车品牌中自由选择。这似乎是你关心的选择。

  因为当谈到政治时,两个是我们社会中神奇的数字。只有两个。你不需要三个?还是六个?还是九个?

  每个欧洲国家都有三六九个。我们不需要。我们不想要选择,很明显——在像政治这样不重要的事情上不想要选择。

  我们得到了什么?我们有两个很难区分的政党——尤其是在资本主义问题上,要把它们分开是不可能的。

  共和党和民主党——这些政党的管理机构——他们是资本主义的啦啦队。

  他们不会质疑它。他们不会挑战它。他们不主张其他任何东西。

  你想有政治选择去别的地方吗?你没有。因为其他政党受到迫害。

  他们的运作变得异常困难。这个系统被两党垄断了。我们不允许两个公司不产质疑就垄断一个行业,但我们允许两党操纵和垄断,从现在到未来。你别无选择。这两个政党合作得很好,以保持这种状态。

  这都不会改变——不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或者我应该修改一下。特朗普,也许他有兴趣把政党从两个减少到一个。

  但我猜你们大多数人不会支持这个方向。

  所以,是的,大选就要来了。但不管谁赢了,新政都会被掏空,经济的不稳定继续运转,没有任何反对意见对于一个如此不稳定的系统,一个产生如此不平等的系统,或者一个没有为下一次崩溃做好准备,或者为病毒做好准备的系统。真是非同寻常。

  作为资本主义的批评家,作为经济学教授,对我来说,最深刻的现实是,美国政治制度和当前政治时节最不寻常的现实是,我们现有的制度——它对如此广大人民的表现如此糟糕——得到了百分之百的通过。

  在政党辩论的播出中,没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没有问题,没有挑战,没有拒绝——什么也没有。

  这就是所谓的否认,伙计们,这是你下次和治疗师谈话时真正要担心的事情。

  我是Richard Wolff,感谢您的关注,下周我将再次与您交流。

  第二部分的视频内容(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