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牟承晋:自主创新是根本,自立自强真中华

2021-02-06 11:28:33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牟承晋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12).jpg

  “TCP/IP协议栈是因特网安全危害的根源”问题,涉及到不得不全面审视“规模部署IPv6”的可靠性和安全性,这才是问题的实质、关键和要害。某些文章围着TCP/IP“协议”兜圈子,回避“协议栈”在ICT供应链安全中举足轻重、牵一发动全局的根本性问题,是某些人热衷于网信学术和技术“打太极”的真实目的。说到底,是要不要关键核心技术“立足自主创新、自立自强”的问题。

  一

  1985年底,按照美国国防部和商务部的意图,以及遵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律成立的“因特网工程任务组(IETF,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是一家不设理事会和委员,没有严格成员概念的民间机构,主要是组织、协调和制定符合美国联邦政府要求的因特网相关技术规范。

  所谓IETF的“工作原则”:“We reject kings, presidents and voting. We believe in rough consensus and running code.(我们拒绝国王、总统和投票。我们相信粗略的共识和运行代码。”并非IETF正式的“行动纲领”。这是因特网开创者之一、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高级研究员大卫•克拉克(David Clark)的一句格言。对于这句话,英文中有一个重要的形容词“rough”(粗糙的、粗略的、大致的、不确切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被某些中译文“省略”了。

  在中文的语境里,“我们相信粗略的共识和运行代码”,反映了实事求是的真实状况和科学的认知态度。表明在“粗略的共识和运行代码”形成之前集思广益,并不强求一致,且为形成过程之中和之后,留出了修订、补充乃至创新的空间。有没有“粗略的”(rough)这个词,大不一样。

  若是IETF要省略掉大卫•克拉克清楚表明的“粗略的”这个词,“共识和运行代码”就成了强求一致的结果,成了IETF独家说了算、谁也不可改变的定论。显然,省略或拿掉“rough”(粗略的)另有其人。若是中国因特网“专家”的杰作,拿掉“rough”(粗略的),是不是为了向中国用户和管理者灌输无条件服从(盲目崇拜)IETF的意识?还是为了证明写过几条“RFC”文档建议的中国专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威呢?

  RFC(Request For Comments)的英文本意是“征求意见”、“请求评议”。其文件格式及序号,1969年起源于美国国防部阿帕网(ARPAnet)计划,早期就是阿帕网的文件资料汇编。RFC文件在成为正式标准前,至少要经历因特网的草案发布(取得RFC号)、提出供开放讨论的建议标准、拟定提交审核的草案标准,以及最终经IETF及其下属的“因特网工程师指导组”(IESG )审定、作为RFC文档出版的正式标准4个阶段。即便如此,也只是形成“粗略的共识和运行代码”,或如某些说法,“IETF虽然自己制定标准,但并不硬性推广标准,更不谋求控制互联网。”

  但是,在中国的网信领域,硬是说IETF是“互联网国际标准组织”鼓吹盲从,硬是将IETF“粗略的共识和运行代码”强加于国家、国人和业界,硬是打压、阻止、封杀国人对IETF推出的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大有人在。IETF,早已成了某些因特网专家抱团抵制“立足自主创新、自立自强”构建我国主权网络,坚定不移建设网络强国最大的“挡箭牌”、“杀手锏”。

  二

  计算机是构建计算机网络的基本要素,是自主可控的基础,是现代科技人拳不离手的工具和武器。计算技术人才是计算机事业持续创新发展的重要先决条件之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计算机科研事业的起步,比美国等晚了大约十年。

  回顾我国“立足自主创新、自立自强”的计算机发展历史,激励国人,不待扬鞭自奋蹄!

  1952年,美国侵略者在朝鲜发动细菌战,故意拖延和干扰停战谈判,壮烈的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爆发。全国军民义愤填膺、同仇敌忾。

  就在这一年,我国著名数学家华罗庚亲自组建了由闵乃大、夏培肃、王传英组成的我国第一个计算机科研小组。

  曾被誉为“中国计算机之母”的夏培肃,1951年就试制成功一个模拟计算装置的电解质溶液计算盘,可用来求电讯网络的稳态解和瞬态解,还可用来求高次代数方程式的根。在当时没有计算机原理中文资料、没有复印机、没有实验室等实实在在“一无所有”的艰难条件下,1953年,夏培肃所在的计算机小组提出了研制相当于当时美、英水平和规模的中国第一台电子管串行计算机的设想。夏培肃完成了运算器和控制器的设计,编写了我国第一本电子计算机原理讲义。

  1956年,中科院计算研究所筹备成立,我国建立起最初整建制的计算机科研、工业生产、应用和管理团队。在以中科院为主、军民融合的举国协作下,1958年8月和1958年9月分别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小型电子管数字计算机(103机)和第一台大型通用电子管数字计算机(104机),填补了中国计算机技术的空白,成为中国计算机事业起步的里程碑。

  1958年,夏培肃将原来设计的示波管存储器改为当时先进的磁芯存储器,完成了总体功能设计、逻辑设计、工程设计、部分电路设计以及调试方案设计,并参与电路测试和部件、整机调试。1960年,我国第一台自行设计和试制成功的107电子计算机问世,一面为教学服务,一面接受潮汐预报计算、原子反应堆射线能量分布计算等。

  60年代,美国等国家采用晶体管的第二代计算机开始问世。1964年,我国基于晶体管设计的119机,在美国等的国际封锁下,采用电子管先制成了119甲机;1965年制成第一台大型晶体管计算机(119乙机);两年后推出119丙机,应用于中国第一颗氢弹的研制、发射计算任务,被称为“功勋机”。1965⁓1975年间,我国研制成功每秒100万次的大型通用计算机,我国自行研制的多型号小型晶体管计算机实现小批量生产应用。

  80年代,我国第四代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计算机的研制,赶超美国等先进、发达国家,后来居上,已经处在同一水平。

  90年代,我国自行研制的超大规模并行处理计算机,进入国际先进行列。

  自此,我国立于世界计算机(电脑)强国之列。

  三

  然而,回顾我国的计算机网络发展历史,却长使英雄泪满襟。

  在90年代初共享TCP/IP协议的Internet商用网络系统推广普及之前,中国部分科研单位与高校,积极自主探索计算机网络的构建与国际联网,取得了重要的创新成果。

  1986年,北京市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与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University of Karlsruhe)合作,启动中国学术网(CANET,Chinese Academic Network)国际联网项目。1987年9月建成中国第一个国际电子邮件节点,发出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

  1988年初,中国第一个X.25分组交换网CNPAC建成,当时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沈阳、西安、武汉、成都、南京、深圳等城市。同年,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通过X.25网,使本单位的DECnet成为西欧DECnet中心的延伸,实现了国际远程连网及与欧洲、北美地区的电子邮件通信。12月,清华大学校园网通过X.25网,与加拿大UBC大学开通了电子邮件应用。

  1989年5月,中国研究网(CRN)通过X.25网实现了与德国研究网(DFN)的互连。中国研究网的成员包括:位于北京的电子部第15研究所和电子部电子科学研究院、位于成都的电子部第30研究所、位于石家庄的电子部第54研究所、位于上海的复旦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位于南京的东南大学等。CRN提供符合X.400(MHS)标准的电子邮件、符合FTAM标准的文件传送、符合X.500标准的目录服务等功能,并通过德国DFN的网关,实现了与因特网(Internet)的沟通。

  1994年4月,中国决定全面接入美国因特网。自此,中国的自主创新网络全部被陆续中断、改造。美国因特网(Internet)变身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中国科技网(CSTNET)、中国金桥信息网(CHINAGBN)扩展全中国,连接日本、美国。

  四

  自1994年全面接入美国因特网以来,我国宣传、教育和传承老一辈科学家在计算机和计算机网络发展的奋斗历程和拼搏精神方面,越来越淡化、低调、忽略,甚至出现空白,造成了几代人教育认知的落差。有些已是耄耋之年的当时少年,也忘记了过去,忘记了新中国崛起的艰难和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竟有青少年信誓旦旦地以为,中国的“两弹一星”,是靠算盘拨出来的,是靠弓箭射上天的。竟有人再三无中生有地公开指责污蔑,原信息产业部组建的“十进制网络标准工作组”的自主研发成果,尽管得到了美国国家成员体两次投票赞成并载入ISO/IEC(国际标准化组织)的正式文件,尽管获得了美国的知识产权授权,也是“伪科学”。我国政府主管部门,无动于衷,有失公正,情何以堪?

  有人将起始于1959年、结束于1972年的苏联“全国信息计算和处理自动化系统”(OGAS)的失败,归结于苏联国内的官僚内耗。庆幸美国的阿帕网(ARPANET)成功了。

  当时正是美苏冷战激烈时期。1957年,苏联发射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颗人造卫星,刺激美国在1958年成立了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署(ARPA)。美国不择手段地颠覆苏联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政权,不择手段地阻止和破坏苏联的科技发展,尽人皆知。恰在1972年,苏联OGAS计划下马,美国ARPANET开了现代计算机网络的先河,这难道仅仅是历史的巧合吗?

  OGAS的自主创新发展与本不应该的结局,对于今日遭到美国新冷战围困、封锁、制裁、打压的中国,实在是再典型不过的经验教训。今日之中国,不是当年之苏联。美国及其拥趸者不要打错了算盘,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作茧自缚。

  对于中国共产党人和坚定不移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的中国人民来说,自主创新是根本,自立自强真中华。退一步是为了进两步。盲目追随、迷信美国,唯“洋人”为大的殖民意识、屈辱时代,必将一去不复返。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