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子午:胡锡进“给每个人都发钱等于不发钱”错在哪里?

2021-02-05 09:23:40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几天,胡锡进发微博称,“国家如果给每一个人发钱,就基本等于都不发钱,反对向全民撒胡椒面的疫情期间刺激计划”。

图片

  胡锡进的主要理由是,“如果人均发1000元,中国一次就要发掉1.4万亿,财政根本承受不了。那就要增加赤字,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等于全民向自己借钱给自己发钱。”

  这个理由包含两个层面的意思:

  第一是技术操作层面,“1.4万亿”怎么出?由谁出?笔者觉得这是个“肉食者谋之”的问题,技术层面的问题总有技术手段可以解决,例如以政府债务的形式实现。2019年末全国政府债务余额为38.11万亿,2020年末全国政府债务余额为46.55万亿元,一年时间增加了8.44万亿,即便再增加1.4万亿用于按人头发1000元,其实也不是什么“根本承受不了”的问题。

  第二个层面是经济学家担心的问题,大水漫灌会导致通货膨胀、物价上涨,最后还是普通老百姓埋单。其实,通货膨胀的压力已经让老百姓切实感受到了,最近一个月蔬菜价格猛涨,“蒜你狠”、“姜你军”又重新回来了,笔者在菜市场买菜,青椒几乎都买不到十块以下的了,小米辣更是涨到了三十多一斤……专家说这叫“温和性上涨”。

  其实从年中M2(广义货币)余额连续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很多人就已经预判到了物价上涨的趋势,2020年12月末M2余额218.68万亿,比2019年12月末增加超过了20万亿。所以,再增加1.4万亿用于按人发钱,对于货币总量增加以及通货膨胀的影响也不是决定性的。

  胡锡进还在博文中提到了“公平”的问题,胡锡进说“穷人得1000块,富人也得1000块,这应该吗?这种公平我认为恰是不公平。”

  老胡貌似大义凛然地谈所谓的“公平”,不过这个话怎么听都有点“何不食肉糜”的味道。在“6亿人月入不足千元”的情况下,穷人得1000元与富人得1000元的意义能一样吗?

  首先,富人毕竟只是那1%,穷人是99%,对于社会阶层而言,富人阶层得1000,穷人阶层就能得99000,这怎么算都是对穷人阶层更公平。

  第二,富人拿到1000元可能就是给自己的宠物犬添置一点玩具,穷人拿到这1000元却可能用于救命,例如给墨茶发1000元,他起码能熬过这个春节吧?

  第三,与穷人、富人个体都得1000元的“不公平”相比,1%最富的家庭占有超过40%的社会财富,还有一种说法是最富1%与最穷1%收入相差10万倍,这样的“不公平”难道不应该是老胡更应该去抨击的吗?

  老胡还举到了美国的例子,“他们大概想拿美国准备给所有人发钱而中国没有该计划来证明美国如何‘优越’,所以就不去讲流浪汉发2000美元,比尔盖茨也发2000美元,这到底是公平还是不公平”。

  这句话里老胡恐怕对美国有一个极大的误读吧。首先美国的按人头发1200美元,针对的是年收入7.5万美元以下的,并不是“流浪汉发2000美元,比尔盖茨也发2000美元”,这种做法毫无疑问是为了缓解美国的社会矛盾,也正如很多人所说的,最后埋单的还是中国和世界其他持有美元储备和债券的国家。2020年,全世界生产停滞,中国一枝独秀,全世界都来中国采购,很多人非常高兴,但我们更应当注意到2020年外汇储备增加了1086亿美元,相当于人家是拿着美元白条来消费。

  美国给年收入7.5万美元以下的家庭发钱,并不是说不给富人“发钱”。人头发的这一点钱总计不足万亿美元,而美国在2020年就拿出了8500亿美元用于企业纾困,此外还有各种税收减免政策的支持,拜登政府刚刚又推出一项1.9万亿美元的纾困措施。病毒肆虐之下,美国的穷人苦不堪言,失业率高企,而2020年美国最富有的660人的总财富却增长了约1.1万亿美元(增长了39%),这是发生在美国2020年GDP缩减4.3%的大背景之下。也就是说,美国的资产阶级生产萎缩了,财富却增加了,那么钱是怎么来的?所以,美国的发钱措施实际上就是在为美国的大资本服务,在给穷人发钱的同时,给富人却发了多得多的钱,这是典型的借着危机“劫贫济富”,有丝毫的“制度优越性”可言吗?所以说,胡锡进一方面表现出对美国制度的“不屑”,一方面却又对美国有着“美好”的想象,真不知道你是在批美国啊,还是在夸美国?

  所以,给穷人和富人发一样多的钱,相比美国的做法还真是很“公平”了。这“一样多的钱”对富人来说,的确太少,起不了“拉动消费”的作用,但对于穷人来说,却是可以解燃眉之急的,显然不是胡锡进说的“给每个人都发钱等于不发钱”。

  不过,虽然发钱能解燃眉之急,但笔者并不认为发钱能彻底解决穷人的问题。

  如果不能控制物价的上涨,哪怕是专家口中的“温和性上涨”,这发下来的1000元顶多也就是抵消一段时间内因为物价上涨导致的日常开销增加。物价之所以上涨,一方面固然有货币投放总量增加的因素,更主要的因素则是大大小小的资本势力囤积居奇推高了价格,发给穷人的钱最后还流到资本的口袋。

  类似的道理也能说明胡锡进支持的“消费券”纾困方式是不适合真正的穷人的,消费券一般都有消费门槛和消费品类别限制,真正的穷人用不起或用不上这样的消费券,消费券对于商家和资本的确是有利的,但对于真正的穷人而言作用有限。

  对于脱贫的问题,一个常见的说法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要给贫困人口贷款和产业扶植,让他们去发展生产。然而,在上下游流通领域被大资本垄断的情况下,小生产一样处于被盘剥的地位。例如贷款养猪,遭遇到的很可能是仔猪、饲料价格的快速上涨,而生猪收购价格却被压低。

  隔壁的印度其实就是最好的证明。莫迪政府的农业新政之所以会遭到印度农民抵制,就是因为莫迪的“取消中间商赚差价”有利于农民,其实上却是让农民个体去面对大资本的统一采购,完全失去了农产品议价能力,而印度的化肥、农药、种子本来就是控制在大资本手上的,印度农民辛辛苦苦贷款种田,最后还债都还不起,所以近年来自杀率不断增加。

  造成贫富分化的根本原因是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一小撮占有生产资料的人无偿占有大多数人的劳动剩余,再加之“大鱼吃小鱼”,大资本吃小资本,小资本吃个体劳动者,贫富分化也就由此而生。只要是资本组织生产的格局不变,给穷人发钱或者放贷,都解决不了穷人的贫困问题,而这显然是比胡锡进担忧的“财政赤字”更加本质的问题。

  胡锡进在博文中反对发钱之后说,“有限资金进行尽可能地精准投放”,而在不改变生产资料私有占有的局面,“有限资金”只会“精准投放”给资本。对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本质问题避而不谈,胡锡进的“给每个人都发钱等于不发钱”其实就是站在穷人的对立面,给资本站台了。

  所以,在生产资料私有占有不改变的大前提下,笔者还是支持按人头发钱,正如前面说的,至少能解穷人的燃眉之急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