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申鹏:回忆那个“公知”肆虐的年代

2021-02-05 09:24:50  来源: 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现在是2021年,我和大家讲从前公知肆虐、横行无忌,大家可能都不记得了,甚至不相信他们曾经有多么大的影响力。

  有的人根本不相信存在过“公知时代”。

  有人甚至教育我:“申老师,一个健康的社会,要容得下不同的声音”。

  说得好,健康的社会要容得下不同的声音——但是在那个时代,公知群体在文坛、网络、媒体上是一统天下的,容不下任何不同的声音。那个时候,如果你公开宣称“爱国”、“爱社会主义”,就会被打成“爱国贼”,被他们嘲讽、辱骂、造谣、甚至线下攻击。有人被打破了头,有人被人肉出所有信息,有人被造谣移民出国.......具体的例子大家都可以搜。

  我90年代读初中,老师推荐的课外读物是《读者》、《青年文摘》。

  讲实话,这两本杂志几乎没有原创文章,所有的内容都是来自于“摘编”,也就是编辑满世界搜罗短小说、散文、小故事,然后整理成杂志出版。

  令我印象深刻的,有两个故事:

  1、一个中国小伙子在日本餐厅打工,餐厅要求一个碟子洗十八遍,小伙子发现洗十二遍碟子就很干净了,于是偷了懒,后来小伙子被通知开除,小伙子不服,说他已经洗了十八遍了,餐厅告诉他,日本有一种仪器,直接可以检测出餐具上的油脂含量,洗十八遍和十二遍,检测结果是不同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日本人严谨、工匠精神,中国人偷奸耍滑不诚实......

  2、一对中国留学生夫妻在巴黎读书生活,结果很多年了都没有怀孕,于是去看医生,医生告诉他们,“你们长期服用避孕药,当然没法怀孕”,夫妻俩不解,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服用避孕药。想了很久才明白,原来巴黎一处公园里,到处都是鸽子,夫妻俩没事就抓只鸽子炖汤改善生活,因为巴黎为了控制鸽子的繁衍,就长期给它们喂食避孕药,这对中国夫妻长期吃鸽子,相当于长期吃避孕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法国人爱护动物,充满人道主义精神,中国人自私、残忍、残害动物、自作自受.......

  当年我们的课外读物上,充斥着这样的文章,我也不知道都是什么人写的、什么人编的,另外还有更著名的“日本马桶的水干净得可以喝”、“美国小孩如何把25度的水变成100度”、“美国霸气的护照”。说来说去,归根结底一句话,中国的都是不好的,国外的都是好的,何不倒戈解甲,以礼来降,尚不失当狗之位,岂不美哉?

  当代年轻人生在一个好时代,没有读过孙云晓的《大草原上的较量》,没有欣赏过《青岛下水道里的德国油布包》,不知道什么是《丑陋的中国人》,没见过《河殇》,没听过袁腾飞高晓松们的“私货”,没见过李开复薛蛮子作业本变态辣椒们的群魔乱舞,没见过姚老师的“恶之花”......所以并不知道,当年爱国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当时的“公知”风潮,不但存在于体制外的微博大V、意见领袖,还存在于体制内的党媒评论员、作协作家中,比如这位曹林同志。对了,这位曹林同志到现在还活跃在舆论阵地上,2020年《不要妖魔化国外抗疫》正是出自他的手笔。

  不仅如此,在这些“大V”、“意见领袖”的引领下,当年整个舆论风气都是糟糕的,许多人以恨国为荣,以爱国为耻。

  2013年,刘嘉玲在自己的微博上晒出在北京天安门前的留影,并在微博上写道:“48年…我终于來到了这里!东方红,我心中的太阳”!结果评论区沦陷,到处都是不堪入目的辱骂,网易新闻客户端在推送该条新闻时,以“网易网友:48岁的县长夫人梦”为题,直接讽刺刘嘉玲(“县长夫人”,指的是刘嘉玲在《让子弹飞》中饰演的角色)。

  一个爱国艺人表达自己的情感,表达对开国领袖的尊敬,有错吗?但是在当时,居然是被全网辱骂讽刺的。你能想象吗?什么叫“言论自由”,什么叫“允许不同的声音”啊?2013年,也不过才过去了七八年。

  在那个时代,爱国爱党是需要“小心谨慎”的。举个例子,一群美国人可以抱在一起狂热地大喊USA、USA,一群中国人唱国歌都是小心翼翼,不敢大声唱出来,生怕别人觉得反感,觉得尴尬。一群人平时在同学、同事中往往要表现得是个“自由主义者”、“国际主义者”、“火星视角”,才显得高级、摩登,如果某人公开说自己“爱国”、是个“民族主义者”,其实容易遭到鄙视和耻笑。

  大部分人除了在网上愿意和带路党、逆向民族主义者战斗,现实中哼都不敢哼一声,因为“河殇派”、“精美”、“精日”往往是他的领导、上级、老师,是一群掌握权力的中年人,你得罪不起。

  亏得是我们国家走在正确得道路上,从来都不缺埋头苦干、拼命硬干得人,经历了这么多年无数人的努力和奋斗,国家和社会越来越好了,年轻的一代眼界更开阔,思维更辩证,当人民群众学会了思考,学会了实事求是,舆论形势终于发生了改变,特别是经历了2020年之后,公知们的话术纷纷破产,网络上“精神美国人”们也很难找到生存的土壤......我们才看似赢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但是,依然有人煽风点火、阴阳怪气,暗示中国“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暴涨,讽刺我等是“战狼”、“粉红”、“赚爱国主义钱的营销号”。

  其实,“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在中国,其实一直处于被压抑的地位,话语权极为弱势,不要觉得我们这些比较“愤青”的垃圾自媒体营销号吆喝几句,有一定的流量,就大惊小怪、杞人忧天,大喊“不得了了,昭和了”,实际上,谁“昭和”,谁自己心里清楚。

  那些藏在角落里,阴阳怪气、逢中必反的老公知和新小鬼并没有消失,他们的实力其实更强大了,他们摇身一变,还可以混进体制内,“我才是真爱国,你们不配”。他们在现实中,往往也拥有更正面、更公开的话语权。

  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在全世界现代国家都是主流,但在中国,其实是岌岌可危的,无论左派和右派,都在避免提这个词,仿佛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是“法西斯”、“瘟疫”一般,他们不怕帝国主义,不怕资本主义,不怕种族主义,不怕盎格鲁撒克逊人真正的“法西斯”。反倒怕追求平等的“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这不可笑吗?

  最后,你以为我们完全胜利了吗?

  你以为公知们真的偃旗息鼓、改邪归正、连夜绣红旗了吗?

  不,它们依旧是现实生活中的学者、大咖、老板、教授、前辈、领导、富家子弟,它们依然拥有常人没有的特权和影响力,它们只是在蛰伏等待,等待下一次兴风作浪的机会。

  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斗争是复杂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