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补壹刀 | “疫苗混战”全面爆发,富国的操作绝了!

2021-01-31 15:16:38  来源: “补壹刀”微信公号   作者:补壹刀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5).jpg

  “当下,搞到(新冠)疫苗比搞到核武器还难。”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这样感慨。

  一边是富国疯狂囤积疫苗,并不惜为此爆发“战争”;另一边是许多国家拥抱中国疫苗。

  这样的现实在美国媒体上却被生生扭曲。

  他们一边把辉瑞等疫苗捧在手心里悉心呵护,一边对中国的疫苗发出风刀霜剑般的抹黑刻画。

  傲慢与偏见,淋漓尽致。

  结果颇有些讽刺:辉瑞等疫苗因“产能问题”对西方国家单方面“毁约”,同时又因为极其傲慢的态度令发展中国家充满怨言;而中国疫苗在谦逊的态度中,走出越来越宽的路。

  荒诞吗?

  不荒诞。这背后藏着掖着的,是美国的政治私心和霸权焦虑。

  一

  在一些西方媒体的报道中,中国新冠疫苗是那么的“面目可憎”。

  纽约时报一篇“中国新冠疫苗在多国引发抵制”的文章抛出了最新的炮弹。

  文章宣称,中国供货太慢,巴西、土耳其以及菲律宾等国家都有一些不满。

  再加上“中国新冠疫苗有效性不佳”,文章断言,这些国家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将病毒遏制住了。

  这大概就是文章的核心论点了。

  说得好像美国能很快遏制住疫情似的。

1.webp (6).jpg

  疫情下的美国

  《纽约时报》还搬出了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想要借此嘲讽科兴疫苗在巴西三期临床试验有效率较低,即使科兴早解释过,这是因为试验主要是在医务专业人员中进行的。

  但讽刺的是,就在纽约时报的文章发出后不久,博索纳罗就发推特感谢中国提供可行疫苗以及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活性成分。

  这不是西方媒体第一次黑中国疫苗了,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刚开始,他们说中国疫苗临床试验不公开、不透明。

  中国按自己临床试验进展进行披露后,他们不相信国药疫苗的保护效力可达79.34%。

  科兴的疫苗在不同国家、不同群体间临床试验的数据不同,他们又说科兴疫苗有效率低、副作用多。

  更有甚者,说中国疫苗研发就是别有用心,比如去年12月中国卖给印尼120万剂疫苗,《金融时报》和一些西方政客狠批这是疫苗外交,提醒印尼这些疫苗有明显风险,“会迫使印尼在一些事务上对中国言听计从”。

1.webp (7).jpg

  美国接种陷入混乱,数百老人彻夜排队14小时,险些斗殴。

  这些言论其实反映的是他们自己的真实想法:疫苗是一种地缘政治资源和工具。

  实际上,美国和西方自己的疫苗输出才带有强烈的经济和政治意义——先是富国,然后是盟友、伙伴,再然后是有一定地缘意义的国家,至于偏远的穷国,那就自求多福吧。

  然而即便如此,自身抗疫一团糟的美国,要支撑起它的疫苗雄心,似乎是相当吃力。

  二

  位于比利时北部的皮尔斯是个宁静、美丽的小镇。它只有1.6万居民,但这场疫情却为它赚足了风头。

  西方媒体对它不吝赞美之词:“皮尔斯镇上最重要的两个地方相距大概5公里:一个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啤酒之一的产地;另一个是人类新希望、也就是新冠疫苗诞生地。”

1.webp (8).jpg

  位于比利时皮尔斯的辉瑞疫苗工厂。

  这看似是皮尔斯小镇的高光时刻,但实际上,真正被西方媒体捧在手心里大加赞扬的,是美国辉瑞公司。

  辉瑞在全球仅有的两个疫苗工厂,其中一个就在这里,另一个则位于美国密歇根州的卡拉马祖。

  理论上,皮尔斯生产的新冠疫苗主要供给美国以外的其他市场。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它优越的地理位置——皮尔斯位于布鲁塞尔机场和安特卫普港口之间,这将极大方便疫苗的全球分发。

  56岁的市长科恩•范登•赫瓦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皮尔斯几乎没有失业人口,哪怕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

  “我感到居民的骄傲,我们现在可以说,我们将拯救世界!”

  然而“拯救世界”的梦想还没跨出门槛就被绊了一跤。

1.webp (9).jpg

  辉瑞疫苗

  在美国的好朋友们对辉瑞疫苗翘首以盼的时候,本月15日,辉瑞公司与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发表联合公告称,由于需要对皮尔斯的疫苗工厂进行“生产流程的调整”,在接下来3至4周内给欧盟国家的新冠疫苗交付量将受到影响。

  对绝大多数国家来说,疫苗的接种本质上就是与病毒的一场赛跑。

  截至今年1月,欧委会已经签订了6种疫苗的购买意向合同,总量达到23亿剂,其中辉瑞疫苗以6亿剂拔得头筹。而辉瑞单方面的“毁约”行为,对迫切期待疫苗的欧洲国家来说,无疑是当头棒喝、釜底抽薪。

  饱受疫情之苦的意大利反应尤其强烈。

  受辉瑞公司决定的影响,意大利日均疫苗接种人数从每天8万人下降到2.8万人,降幅近2/3,个别大区分配到的疫苗剂量甚至比预计的减少60%。

  “我们受够了辉瑞的保证,意大利现在需要的是疫苗!”意大利新冠疫情应急委员会专员多梅尼科•阿尔库里说。

  “民众想看到的是隧道尽头的光亮,而不是海市蜃楼。”

1.webp (10).jpg

  意大利开始疫苗接种

  意大利还表示,可能将对辉瑞采取法律行动。随后波兰政府表示将跟随这一行动,法国也宣称如果疫苗无法按时交付,将对辉瑞发起制裁。

  此外,瑞典、丹麦、芬兰、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致信欧委会,要求向辉瑞施压,以确保疫苗交付及时、稳定和透明。

  这样突然单方面“毁约”的不止辉瑞一家。

  英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上周五也突然宣布,由于一座疫苗工厂产能不足,计划减少今年第一季向欧盟提供疫苗的数量。

  而在去年8月,欧盟向阿斯利康公司订购至少3亿剂疫苗,并为此支付了3.4亿欧元(约合26.7亿元人民币),后者承诺于今年3月底前首先供应约8000万剂疫苗。

  据悉,阿斯利康在3月底前只能向欧盟提供3100万剂疫苗,较之前承诺的交货量减少60%。

  “围绕新冠疫苗供应问题,欧盟与英国之间爆发了‘战争’。”英国《卫报》这样说。

1.webp (11).jpg

  阿斯利康公司

  在“一苗难求”的情况下,究竟是“产能不足”,还是另有蹊跷,这其中有许多疑问。

  一些欧盟领导人指责阿斯利康把疫苗以更高的价格优先供应给欧盟以外的国家。为此,欧盟因此将强化“出口审核机制”,强制辉瑞、阿斯利康这样的公司向欧盟报告其疫苗出口情况。

  “让我生气的是,某些西方国家订购了7倍于他们人口的疫苗,就像他们想给国家的猫猫狗狗都接种似的——留给我们的已经没有了。”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24日说。

  他感慨说:“当下,搞到疫苗比搞到核武器还难。”

  三

  发展中国家似乎对辉瑞的怨气更大——不仅拿不到多少,还设置了极为苛刻和严重不平等的条款。

  比如此前在疫情问题上对美国亦步亦趋的巴西。

  巴西首先对辉瑞能够提供的疫苗数量表示失望。该国卫生部表示,总共200万剂的疫苗,意味着“我们将在一个人口超过2.12亿的国家中,选择接种疫苗的人”。

  而更让巴西感到愤怒的,是辉瑞“不公平、侮辱性” 的条款。

  巴西卫生部说,这些条款也为谈判和采购设置了障碍。

  据悉,辉瑞的条款包括将巴西的海外资产主权作为付款担保;如果延迟交付疫苗,不应被处罚;疫苗出现严重副作用时免责等。

  巴西卫生部还特别指出,辉瑞是“唯一需要在-70°C至-80°C之间储存和运输的疫苗”,此外,辉瑞不提供疫苗的稀释剂,也没有按照要求提供合同,对于何时能申请紧急使用,辉瑞方面也没有说法。

  傲慢态度可见一斑。

1.webp (12).jpg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

  同为南美国家的阿根廷对辉瑞有同样的抱怨。

  15日,阿根廷政府表示,美国辉瑞制药公司要求向南美国家供应冠状病毒疫苗的条件“有些无法接受”。

  其中辉瑞的一个条件是寻求“法律豁免权”。

  作为谈判的一部分,辉瑞要求阿根廷国会批准一项法律,以保证其不受地方司法的束缚。也就是说,如果出现医疗事故或者医疗纠纷,辉瑞将不会面临当地法律的制裁。

  为此,阿根廷国会去年10月批准了一项法规,采取了更为折中的办法,即不给予辉瑞希望的法律豁免权,但允许更改合同中预先设定的管辖权。

  但辉瑞显然对这一妥协并不满意,它要求阿根廷“重新制定法律”,而且还进一步要求,合同不能由卫生部长签署,必须由总统亲自出面签署。

  好大的派头啊。

1.webp (13).jpg

  疫情下的阿根廷

  南美国家由于地处美国“后花园”,还能勉强分得一杯羹,离得更远的非洲就更惨了。

  据世卫组织上周的一份报告,在50个以高收入国家居多的国家中,已经注射了4000万剂新冠疫苗,但是非洲的低收入国家,一共只接种了25剂。

  是的,25剂。

  四

  一个客观事实是,发展中国家的综合医药研发能力与西方世界相距甚远,目前世界上正在使用的几款疫苗里,有能力进行自主研发的只有中国、俄罗斯和印度。

  古巴的本土疫苗进入了二期临床试验,但是否能研发成功,还未可知。

  没有自己的疫苗,就要受限于人?

1.webp (14).jpg

  俄罗斯"卫星V"疫苗

  的确,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历史记忆很不友好。

  2009年甲型H1N1流感期间,发达国家大量囤积疫苗,使得拉美最贫穷国家收到疫苗的时间要比富裕国家晚6到8个月。

  当时,H1N1导致穷国里数万人丧生,等它们能获取疫苗时,疫情早已结束。

  40年前,艾滋病毒暴发,相关药物被研发出来后,一些富国和制药商为了利润大量囤积,穷国直到10多年后才能取得药物,这导致艾滋病死亡人数曾高达每天8000多人。

  这是天灾吗?

  也许开始的确是,但是到后来,就不是了。

  现在历史似乎又要重演,占世界人口14%的富裕国家已经预先订购了全球疫苗预期产量的53%。

  此前一份报告披露的数据显示,富裕国家购买的新冠疫苗剂量足以为其人口接种三倍以上,光是加拿大就买了足够本国公民接种5到6次的数量,然而近70个贫穷国家在2021年最多只能为十分之一的人接种疫苗。

  而如今,美国和盟国公司垄断疫苗分发的全球格局可能正在被打破。

  正如许多购买中国疫苗的国家所称赞的,中国疫苗便宜、运输和储藏条件低、安全,等等。

  最关键的是,它容易获得,且没有歧视性条款。

1.webp (15).jpg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亲自迎接中国疫苗

  中国对它们的尊重态度还体现在研发上。

  比如,科兴疫苗是中国科兴公司与巴西布坦坦研究所合作研发生产的新冠疫苗,并且这种合作也惠及巴西自主抗击新冠疫情。

  中国向巴西提供疫苗,不仅仅是买卖。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也许是发展中国家第一次有了与发达国家同步推进疫苗接种的权利。

  这是他们最基本的人权之一。

  我们看到,土耳其、塞舌尔、塞尔维亚、菲律宾等多国元首站出来力挺中国疫苗,埃及、泰国、秘鲁等国也的在近期采购了中国疫苗,佐科、埃尔多安等地区大国领导人甚至当众接种中国疫苗。

  这不是中国“公关”的结果,而是事实自己会说话。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和西方一些媒体一边把辉瑞等疫苗捧在手心里倍加呵护,一边不遗余力地抹黑中国疫苗,

  因为它们真的着急了。

  (来源:“补壹刀”微信公号;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