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也说“血汗工厂加班没人反对,程序员996反对声强烈”

2021-01-30 12:00:12  来源: 到中流击水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知乎上有网友开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工厂都是采取886没人反对,互联网公司996却反对声强烈?”

  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困难。

  普通人一个直观的感受是,实体工厂里加班的是文化程度不高、没有话语权的青年农民工;而今天在互联网企业里加班的普遍是受过高等教育、熟悉网络有一定话语权的大学毕业生。

  这方面的因素固然存在,但笔者认为并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反对无效!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反对血汗工厂的声音早就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尽管这个“历史的长河”不过十年。

  当年实体工厂的超时加班问题并不是“没人反对”。十几年前,民众对血汗工厂的反对声浪并不小,富士康的工人更是在半年时间里用“十三连跳”发出了无声的控诉,某些地方甚至引发了“群体事件”……

  关于血汗工厂引发舆论潮的历史,笔者在之前的文章其实已经简单回顾过。

  最先让血汗工厂的超时加班、虐待工人、工作环境恶劣、工伤频发等等问题暴露给公众的,是十几年前大学生团体对可口可乐工厂、迪士尼代工厂、玖龙纸业等工厂的暗访、调查。富士康十三连跳之后,血汗工厂的问题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遭到了公众的广泛关注和声讨。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反血汗工厂尚未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工人状况还未得到实际改善,反“反血汗工厂”的舆论声浪就已经被推动起来了。

  2008年,多部门的联合调查得出结论“玖龙纸业并非血汗工厂”:

  2012年2月8日,央视网制作了一个专题,系统阐述“血汗工厂”的合理性:

  身为南方系四大门户之一的网易紧跟着在第二天策划了一个类似的专题:

  被自干五指责为“洋奴媒体”的南方系,竟然将“血汗工厂”的舆论指责为“外宾式调查”。意思就是西方国家见不得“我们经济发展迅速”,所以才要鼓捣和资助所谓的“外宾式”调查,跟今天的为996辩护的说法是不是很像?

  其后,别说是“反血汗工厂”了,就连那些关心农民工群体状况的大学生想进厂社会调查都恨困难,一个不小心就被“境外背景”了。

  与今天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毕业生群体996很不一样的是,实体工厂的工人上班时一般都要上缴手机,或者实行超长加班的“上三休三”的轮班制度,抑或是通过劳务外包形式“转移掉”企业本该给劳动者缴纳的社保费用,降低用工成本,企业与雇工之间不签订劳动合同,顶多有一份劳务合同……种种举措,让打工者取证企业违反《劳动法》,变得困难重重。没有充分的证据能证明他们的工作超时,这也是最无奈的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本该维护工农群益的地方权力,却扮演着十分魔幻的角色:

  为了“维护”农民工群体权益,各地纷纷出台了“最低工资标准”,最后这个“最低标准”真的就成了实体工厂最大程度压低工资的标准:8小时以内按照最低工资标准发放,加班时间可以支付1.5倍的工资。虽然近年来,各地的最低工资标准一直在上浮,但即便是在工资水平较高的深圳,2020年的最低工资标准也仅仅2200元,有些工厂还要扣除伙食、住宿,再算上日常开销,打工一年最后还能结余多少钱是可想而知的。

  通过这样的手段,实体工厂的工人们甚至是欢迎加班的,例如下面这则2014年的新闻:

  此情此景,笔者想到了两个词:“一盘散沙”、“任人宰割”!

  今天的反996声浪尽管十分强烈,但“反996”正在面临“反血汗工厂”类似的境地——

  典型如拼多多,到目前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吗?

  反996还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步,反“反996”的声浪却已经此起彼伏。比较有代表性的如某报的时评“996难言违法”:

  与“血汗工厂”通过“最低工资标准”+加班工资,规训工人“自愿请求”加班不同的是,互联网企业往往是月薪+奖金的模式,是不支付任何加班工资的,说白了就是“白嫖”!

  招聘时动听地忽悠你是“人性化的弹性工作制”,实际执行却普遍是“反人性”的996。在很多公司,你以为996真的只是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这只是“正常工作时间”,当下午悠闲地到公司上班的HR陪着你加班的时候,你不“自愿工作”到12点,“好意思”拿绩效工资和奖金?

  按理说,那些被996的“白领阶层”,他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熟悉网络有一定的话语权,且有一定的法律维权意识;一般还与公司签订过劳动合同,上下班都会打卡,员工要拿到超时加班、没有加班工资的证据,其实并不是不可能。

  真正的问题正如那位被拼多多辞退的王太虚所言,“新疆拼多多加班女孩猝死后,虽然大家都感到悲伤,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竞业协议”、“HR联盟”让企业家群体联合起来了,除非你不想“在这一行混了”……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枪打出头鸟”、“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

  超时加班从底层打工人的“血汗工厂”,蔓延到所谓的中产白领阶层的“互联网大厂”,这是社会进一步内卷化的体现。打工人不应该去指责打工人,相互比惨,而被敌人进一步分化,“血汗工厂”里的打工人与“互联网大厂”里的打工人,本来应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无产阶级。

  笔者不希望“反996”重蹈“反血汗工厂”失败的覆辙,企业主们的“神圣联盟”已经建立了,打工人有什么理由不团结起来呢?推动企业内部工会的建立、寻求行业内打工人的团结,积极搜集企业违法的证据,联合起来推动同违法企业斗争,让王太虚这样的勇士不至于成为“出头鸟”而被孤立,反996才会有出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