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外资在中国粮食市场大举布局

2021-01-28 09:32:59  来源: 《中国民商》   作者:郭志江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1).jpg

  外资粮食巨头已基本垄断国内非转基因大豆市场,掌握了中国植物油销售的终端渠道,还在再建立或收购面粉厂、大米加工厂,用植物油的销售渠道进入粮食消费市场,这将给中国粮食流通带来极大风险。

  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我国大豆播种面积1.48亿亩,比上年增加825万亩,增长5.9%;大豆产量1960万吨,比上年增加150万吨,增长8.3%。连续第5年恢复性增加,提升了我国国产大豆的供给水平,为有效应对国际复杂环境和风险挑战增添了底气。

1.webp (3).jpg

  大豆作为为五谷之一,原产于中国,世界各国栽培的大豆都是直接或间接由中国传播出去的。1936年中国大豆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91.2%。

  近年来,外资疯狂进入中国,涉足大豆产业。由于受到大量低价进口转基因大豆的冲击,黑龙江作为大豆主产区,当地很多以加工国产大豆为主的企业大规模停产。

  据了解,跨国企业益海嘉里已斥巨资进驻东北,每年以高于国家保护价的价格收购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已基本垄断国内非转基因大豆市场。

  作为国家重要的非转基因大豆生产基地,黑龙江的大豆的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占全国1/3以上,商品量占全国的一半以上。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黑龙江省大豆种植面积增加1068万亩,占全国增加面积的77.3%。

  有关专家指出,如果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就会消失,进口转基因大豆制品会彻底垄断市场,每个中国人吃的大豆食用油都要看“别人”脸色了。

  外资疯狂进入东北大豆加工市场

  豆油是中国最主要的食用油,约占国内食用植物油消费的40%;豆粕是重要的饲用蛋白原料,占国内饲料工业蛋白原料的60%左右;豆制品是中国主要的传统植物蛋白食物。

  2001年我国正式加入WTO,在大豆等农产品贸易领域做出了仅3%的低关税等诸多让步,使得转基因大豆顺利进入中国市场,并先以低价策略,迅速敲开了当时数量激增、生意红火、急需大豆原料的中国各地油脂厂的大门。

  就在目前黑龙江本土油脂企业停产、停购的同时,一些外资巨头已经在黑龙江省开始行动,与当地企业接触洽谈,并以入股、兼并或合资等形式进入中国的豆类加工产业。

  由于国内一些民营粮食企业资金有限,外资就以私下对民营企业投资、参股等隐蔽方式进入,规避国家政策监管。更为严峻的是,由于外资的低调和保密,它们对中国粮食产业民营企业的投资规模和渗透程度难以估计。由于多年来很多国有粮库改革致当地粮库空置,地方政府为了利用闲置粮库,充分利用资源,大多对外资入驻表示“欢迎”。

  海关总署此前发布的预警报告曾指出,外商投资企业正在加强对我国粮食领域的控制力,并直接点名指出:“丰益国际(益海嘉里集团下属企业)斥巨资进驻东北,企图垄断国内非转基因大豆市场。”海关总署表示,这是当前我国在粮食生产和出口中值得关注的问题。

  此次被海关总署直接点名的丰益国际实际上受新加坡郭鹤年家族控制,该集团控制着嘉里粮油,并与美国ADM共同控制着益海嘉里。市场上流行的金龙鱼、胡姬花、鲤鱼等食用油品牌同属新加坡益海嘉里。

  益海(佳木斯)粮油公司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于2005年成立,负责丰益国际东北业务开展,涉足水稻、大豆、玉米等进行系列深加工。该公司负责拓展益海集团东北业务的同时,还与黑龙江益海粮油和黑龙江龙粮储备公司合作,准备建设大型收储基地。

  记者在建三江前进农场采访时了解到,近三年来,每到大豆收获季节,益海粮油就以高于国家保护价的价格收购国产非转基因大豆。

  一位宋姓粮食经纪人告诉记者,他每年都和益海签收购合同,因为益海给的价格比其他油企和国储库高,所以生意很好做,另外益海的资金非常雄厚,对储备大豆不限量,所以合作很有保障。

  据他初步统计,仅在建三江农管局,至少有50个粮食经纪人与益海合作。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现在益海已经基本垄断了佳木斯地区的大豆市场,农民的大豆八成要被益海收储。

  益海(佳木斯)粮油公司一位负责人介绍说,益海收购国产大豆主要是在哈尔滨加工,每年收购价格的确高于国家保护价,所以益海的油脂企业每天都能满负荷生产,但他坦言这是市场规律,并不存在垄断收购。

  据了解,益海嘉里高于保护价收购国产大豆一事,国家发改委已经多次进驻佳木斯市约谈该企业负责人,现在已经对该企业进行限量限价,并不再新增粮油加工审批项目。

  有数据显示,四大跨国粮商(ADM、邦吉、嘉吉、路易达孚)已经控制了我国75%以上的油脂市场原料与加工及食用油供应,中国97家大型油脂企业中,跨国粮商参股控股了64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李国祥研究员认为,海关总署预警的目的是“以大豆为鉴,在稻谷、小麦等主要粮食产品上防备外资的大举进入”,跨国粮商的目的是通过跨国战略谋求高额利润,中国对粮食需求大,跨国公司一旦进入中国粮食市场,就会加大中国粮食市场的波动,同时影响到国内的粮食安全。

  国产大豆减产豆企基本停产

  益海高价收购国产大豆的同时,国产大豆面积和产量正在逐年减少。

  “佳木斯市作为大豆主产区,大豆种植面积曾经占全市总耕种面积的3/5。”佳木斯市农委产业化项目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每年大豆种植补贴都非常稳定,但也难以改变每年百万亩的速度下滑的局面。

  建三江农管局前进农场农民魏鹏告诉记者,自从1984年开始,自己承包的3000亩土地一直种植大豆,那时,种植大豆和水稻的利润基本差不多,大豆相对还好“侍候”。自从1995年以后,大豆价格涨幅很少,水稻价格逐年上涨,所以不得不在2005年把3000亩地改成水田种植水稻。

  “水稻的收益比大豆高一倍以上。”魏鹏如此解释农民弃种大豆的原委。黑龙江大豆协会提供的数据可以佐证这一观点。黑龙江一亩水稻的产量是600-700斤,每斤1.4元左右,一亩水稻收入840-980元;一亩大豆的产量是220-230斤,每斤2元,每亩收入450元左右。

  建三江农场的农民都知道,现在国产大豆不值钱,都是因为从美国等国家进口的大豆,但很多农民想不明白,为何国外的大豆就那么便宜。魏鹏介绍说:“如果我们也卖那么便宜,无法收回成本,对我们来说,种豆的成本每斤起码要1.7元。”

  事实上,在整个黑龙江省,大豆种植面积都在逐年减少。黑龙江省兰西县农民吕广告诉记者,从2008年开始,就将所有的承包地全部种植玉米了,村里农民几乎都是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现在种植玉米能比大豆收益多一倍以上,而且最近两年的玉米的价格也在一路攀升。

  黑龙江省是我国最大的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主产区,在多重利好因素影响下,2019年全省大豆种植面积达到6419万亩,随着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产量逐渐下滑,黑龙江的大部分油脂企业日子也开始不好过。

  整个黑龙江省有100多家大豆食用油压榨企业,现在大部分处于停产状态。

  一位佳木斯市油企负责人李先生称,目前企业停产损失要比加工亏损少得多。油厂停产每个月是三四万元的费用,如果要加工的话一年下来就得赔上百万元。“现在佳木斯多家油脂加工企业,全部处于停产状态,几乎没有一家生产的,主要原因就是豆油价格低,不够成本。”

  一面是高企的原料成本,一面是低价豆油豆粕的冲击,双重夹击下的国产大豆压榨企业现在只能坐以待毙。

  黑龙江可以看作是中国非转基因大豆和豆油的最后一块净土,很多城市居民遍寻不着的非转基因豆油,在这里可以轻易买到。不过在当地超市里,转基因豆油也已经登堂入室,占据了半壁江山。

  在黑龙江,几乎所有的压榨企业都是天然大豆加工企业。在廉价的转基因大豆面前,有些豆企确实也曾动摇过。

  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介绍,10多年前,进口大豆价格走低,有家哈尔滨的豆企通过大连港买进一批转基因大豆。王小语获知后,召集哈尔滨所有的大豆企业进行座谈,让大家想想压榨转基因大豆的后果。最后,在场的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达成共识:不进口、不加工转基因大豆。

  不进口、不加工转基因大豆并不能实质性保护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王小语认为,按照目前国际市场的冲击,假如没有进一步措施,可能不到10年的时间,黑龙江的大豆就会消失掉。

  国内大豆产业的困境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发改委、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此前联合发文,要求各地严厉打击各地哄抬农产品价格的行为。此前,大蒜、绿豆、玉米、大豆等农产品已被轮番爆炒。

  失去大豆定价权危及粮食安全

  目前,中国以进口大豆为原料的加工企业已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市场著名品牌“金龙鱼”“福临门”等都在使用转基因大豆作为植物油的原料。

  据记者了解,益海嘉里此前已经与山东兖州当地粮管所合作,由益海方面提供资金,兖州当地粮管所每年为其收购粮食,利润双方按一定比例分摊。早在2007年,益海在兖州投资建设总额达6亿元。据记者了解,益海在全国多个省市进行了类似合作。

  相关资料显示,目前,益海在国内的食用油市场已经占有60%-70%的份额。有知情人透露,市场份额是决定定价权的主要因素。

  一般情况下,大豆压榨企业的资金大约有95%用于原材料的采购。因此,大豆价格至为关键。一位黑龙江油企负责人对此曾断言,外资粮商所拥有的国家大豆价格的定价权正是其拥有的整合中国市场的能力的关键因素。他们打垮竞争对手、垄断市场的最佳武器,也正是这个定价权。

  益海嘉里在控制了中国大豆的进口权和国产大豆收购份额后,它们将目光继续向产业链下游延伸。

  目前,益海嘉里已经全面进军面粉加工业。据知情人士透露,益海已经具有日处理小麦3万吨以上的面粉加工能力,这个规模甚至超过中粮。但这还不是益海企业的最终目标。

  现在,益海嘉里已经开始进军东北大米加工业,前不久,黑龙江最大的水稻基地佳木斯市大米加工企业大面积停产,主要原因在于国家临时收储价格抬高了米价,致使米厂一方面收粮难,另一方面加工大米无利可图,停产成了无奈的选择。

  但就在这些企业普遍停产之时,益海(佳木斯)粮油公司每天却加足马力,全天生产。

  益海(佳木斯)粮油公司负责人表示,该公司现在主要产品是稻谷油和袋装大米,稻谷油主要使用原来农民废弃的稻糠为原料。产品现在销量很好。“因为我们是当地政府招商企业,还享受优惠政策。”

  佳木斯市政府一位官员向记者透露,事实上,就是益海在资金上有保障,让地方政府和农民信任,再加上政府免税政策,才得以有如此业绩,很多当地同业无法与其竞争。

  王小语表示,外资粮食巨头掌握了中国植物油销售的终端渠道,然后再建立或收购面粉厂、大米加工厂,用植物油的销售渠道进入粮食消费市场,这就给中国粮食流通带来极大风险。最危险的是,外资粮食巨头都是一条龙的集团化运作,从种子、化肥等生产环节到建立自己的运输通道等流通环节,掌控了整个产业链,就很容易控制粮价。而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中国的大豆业就是这样被外资“剥夺”了定价权。

  王小语建议,应尽快提高国产大豆的品质。为什么美国、阿根廷、巴西的大豆漂洋过海运到中国,价格却比国产大豆还低很多?他分析,主要原因在于种植方式不同、产业结构不同以及补贴等政策机制不同。

  中国大豆多为散户种植,每户平均只有3.5亩生产规模,专业大户也只有150亩,而美国、巴西、阿根廷的户生产规模在2200亩。两相比较,外国大豆成本平均每吨要低100-200元。

  另外,国际大公司还建立了从种植农场、贸易公司、港口、船队、加工厂甚至期货公司等覆盖“全产业链”的商业体系,占有市场的顶端优势。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黑龙江省农委、发改委、财政厅等部门已经制定该省大豆产业发展振兴规划,以期促进该省大豆产业多元化发展,增强对大豆市场的调控能力。

  为了挽救濒临死亡的国产大豆和豆企,国家发改委早在2009年1月宣布给收购国产大豆的加工企业每吨160元的补贴,以拉平进口大豆与国产大豆的价差,但此后该项目贴停止发放。

  王小语认为,要建立两个价格体系,一个建立对豆农的保护体系,建立效益不低于玉米价格的价格体系;另外建立一个企业的原料的收购不高于进口大豆的价格体系。建立这样的价格体系,来平衡国产大豆和进口大豆、大豆和玉米两者之间的价格差,从而保证大豆产业的竞争力。

  “建立非转基因保护区,强制非转基因标识管理,建立远期农产品交易市场、构建稳定的原粮供应,也是我们应该探索的思路。”王小语表示。

  李国祥认为,外资粮食企业到中国来,对中国的粮食市场的发育是有好处的,但是如果外资一旦在中国的粮食市场中起主导作用,国内的粮食安全就会出现问题。

  李国祥还表示,跨国资本高于国家保护价收购国产大豆,目的是对大豆产业的垄断。从全国的市场占有率来说,国产大豆只是一小部分,益海在国内转基因食用油市场占有率很大,他们的目的是控制大豆产品的定价权。外资控制了大豆领域,大豆油价格便被操纵,每一位消费者必然要为高价油买单。

  随着跨国资本对国内市场的掌控,中储粮在食用油方面的调控能力日显苍白,近期,在跨国粮商的操控下,国内各地食用油价格出现新一轮上涨,令有关专家担心的是,大豆的悲剧或在其他粮食品种上重演。

  (来源:昆仑策网,转编自“中华粮网”,原刊于《中国民商》杂志2020年12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