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GDP破百万亿,墨茶死于贫病,盛世?惨世?——兼说墨茶事件“反转”

2021-01-26 10:58:19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网友火箭军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1年1月两条大新闻,一个好消息:中国GDP突破一百万亿;一个坏消息:B站年轻的UP主墨茶official在饥寒交迫中死去。

临1(1).jpg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杜甫这句诗,写于大唐盛世,我们最牛逼的万国来朝时代。

  80年代提出的追赶汉唐那轮太阳的目标,今天终于实现了。

临2.jpg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上面这段话,狄更斯写于1859年他们最牛逼的日不落帝国时代。三年后,雨果也在他的那个最牛时代里写下了著名的小说《悲惨世界》。

  和杜甫的句诗一样,狄更斯前半句写的是剥削阶级的盛世,后半句写的是被剥削阶级的惨世。

  前一半是火,后一半是冰,冰火两极再次证明了一个铁的事实:只有阶级国家,没有全民的国家。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全体,也从来不存在什么共克时艰。

  墨茶为什么会怀念他的阶级领袖?因为他的故国早已不堪回首月明中了。

  据说墨茶的故事彻底反转了。

  为什么说“彻底”呢?因为之前就反了几次但没反过来,这一次官方出头才“反”过来。

  墨茶事件刚传到网络,枕戈待旦的“自干五”瞬间就赶到了战场叼飞盘。

  自干五三板斧之第一斧:谁说中国社会不好?国外更惨,慕洋犬滚外国去;如果说是人类社会不好,那就对了。众生皆苦——“刘强东一夜白头,任正非半夜哭醒”,人间常态,这不算个事。(王可可听了大吃一惊)

临3.jpg

  例如,一旦出现下面这条新闻:

临4.jpg

  正常的自干五洗白程序,就是抛出下面这条新闻比惨:

临5.jpg

  看到了吧?美国也这样,这就是人间,众生皆苦,不算个鸟事,洗洗睡吧。

  再有力点,就抛出下面这条新闻比烂:

临6.jpg

  看好了,我们这边是一家两口跳海,台湾地区可是一家六口跳海,比我们惨了整整3倍。跟他们比,我们算不错的了。

  第二斧:别啥事都赖社会,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那么多人正舍生忘死前赴后继,努力解决我们现有的问题,使国家变好;你们就会到处乱喷。

临7.jpg

  第三斧:凡负面新闻,都是美帝为搅乱中国而故意散布的。若不加以洗白,则国将不国,成为下一个伊拉克或叙利亚。

  必须反转。

临8.jpg

临9.jpg

临10.jpg

  装神弄鬼莫须有的,现身说法或推理论证置疑职业骗子的,还有技术派自干五,反复收索有关糖尿病和酮症酸中毒的医学知识,期望从技术角度反转,最后都被B站的一纸公告给否了。

  最后“四川在线”出马了,携着明晃晃的针对性,专为“贫”和“惨”而来。

临11.jpg

  而下面这段,就像极了地方官宣的脱贫致富典型的汇报材料:

临12.jpg

  在短短一段文字中,竟三次提到了 “二(两)层小楼”。可惜记者“为保护当事人,未采用图片和视频”,未能满足当代网民“有图有真相”的需要。

临13.jpg

  上面这句“记者离开“墨茶official”生前居住过的二层小楼”,就带着浓浓的“刻意”了。生前居住过,还是他曾经的居所?

  之前关于墨茶的信息里,根本没提到他的外公,而是说父母离异后,他跟着父亲和奶奶住,显然,外公的二层楼房与他无关。所谓生前居住过,大概是父母离异前去跟母亲回娘家临时住过几天,而所谓“生前居住过”,却刻意给人一种这是他生前居所的错觉。

  虽然以我一个边远小县民的切身经验,省媒来人,地方政府如果需要,一夜之间就能让被采访户家电齐全,月入五千,还可以当着记者的面,去厨房掀一下锅,里面正炖着鱼或排骨,但我并不置疑这个报道的真实。

  单看这篇报道,本瓜民并未看到有神马反转的地方,根本就拽不着几根毛。

  之前的消息也说墨茶家开始并不贫困,是后来因奶奶生病致贫,父母(因为后来的信息又说他父母在他3岁时就离异了)为躲债跑路,他才缀学打工,一个人面对生活。从他的经历看,他与外公和母亲基本没有什么交集。

  父母离异后墨茶归父亲抚养,母亲和外公显然没有资助过他什么。母亲说他外出打工那几年向她要过钱,然而她拒绝了,让他自食其力。然后他母子二人亲基本就不联系了。显然,母亲连基本的扶养费都没给过他,外公家母亲家再有钱又跟他有一毛关系呢?

  而且,墨茶不向母亲求助,决非什么性格怪僻(相反,从他的贴子看非常阳光非常善良),而是他的母亲早就把他抛弃了。

  记者为什么不去他真正的家采访他的直接监护人父亲,而去采访从他3岁就已经离开他的母亲,以及基本无瓜葛的外公?显然是后者的经济状况能拿得手吧?一点也不意外,媒体采访致富样板时,地方必须往最富的那家领。

  另外,墨茶从未向他最好的朋友说过母亲的情况,似乎连父母离异的事也没有说,只含混地说“父母跑路”,明显有说谎的成分。难道他害怕好朋友追问母亲的事情?他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

  按四川在线的描述,在大凉山如此贫困的地区,他母亲和外公家的经济情况简直好的令人意外。外公的家况记者已经给大家展现了,据说他母亲在西昌市区开足浴城,有车,有商业用房和办公用房,这条件恐怕连普通西昌市民也比不了吧?

  如果没猜错,是他母亲嫌他父亲家贫穷,就在他3岁时抛弃了他和父亲,自己赚大钱去了。而她,一个国家级贫困地区的普通妇女,又是凭什么在西昌打拼到今天的状况,有车、有店、多处房产?

  以我阴暗的心理来推测,开足浴城有几个没有猫腻?也许,这就是墨茶为什么要向最好的朋友隐瞒母亲情况的原因。

  摘一段欧洲金靴网友的文字:

  从90年代国家逐渐开始将市场作为“关键性的资源配置手段”以来,四川凉山等西部山区的劳动力逐步进行了成批次、有秩序的“外逃”,可谓不分男女老少地将劳动力推向了东部沿海,把整座大山留给了不具劳动作业能力的高龄老者和初生孩童。

  也正是从90年代开始,凉山成为了毒品、艾滋病、卖淫、黑社会藏匿军火的西部深窝。

  然而,根据少部分良心记者和媒体过去深入东莞、广州等地的调查,凉山打工人在东部的遭遇往往让人无语凝噎……

临14.jpg

  墨茶母亲的足浴城里有没有从凉山弄来的女孩?她是不是靠这个发家?一个贫困地区的妇女一旦在城里失足出道,往往就会再从老家带出一大把女孩来从业,这基本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

  墨茶宁死也不向经济条件很好的母亲求助,这决不是一句“性格怪僻”可以解释得了的,怕是与母亲早已形如路人了。

  所谓墨茶惨死,不是社会问题,完全是他的性格问题,这是资本走狗自干五们最无耻的洗地谰言。出生在70年代的白岩松,和墨茶家的遭遇差不多,然而他家却没有因父亲得病致贫,父亲去世后,母亲也不必躲债跑路,他与哥哥也不会缀学到处打工。

  墨茶的悲惨故事,不是一个特殊现象,而是亿万不能依靠家庭资助的打工者所共同面临的困境,这只是资本对无产阶级欠下的累累血债中的一笔。

  资本走狗想借墨茶母亲的口,把墨茶归于自闭、沉湎网游、不想自食其力者一类,那么,他的悲剧就成了特殊的个案,他的苦难也就咎由自取了。

临15.jpg

  事实恰恰相反,自干五最欠打工最欠劳动,吃饱撑的瞪着血红的双眼,像战狼一样嚎,把他们送到血汗工厂,第二天就会向社会主义左倾。

临16.jpg

  墨茶的悲剧之所以刺痛了整个网络,是因为他是个UP主,他与我们分享了他生命的最后时光,让我们看到了他的内心,感受了他的苦痛,他的卑微,他的无助,仿佛看到一个亲人的遗言,我们也许可以用40元的一支胰岛素就能把他救活,可以轻而易举地满足他那个小小的愿望,一盒草莓,一碗饺子……,但是,我们来晚了。

  其实不是的,资本一天不死,都会有另外的墨茶悄无声息地死去,形如草芥。我们永远都会来晚一步,也许能拯救一个墨茶,但拯救不了千千万万个墨茶。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

  墨茶一路走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