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个人选择?只要代孕合法,每个人都可能沦为商品

2021-01-26 10:58:26  来源: 西北野战军   作者:@洞察者也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有陈大导演拍片鼓吹代孕,后有某女星被爆出代孕弃养,终于!借助两件事的热度让“代孕”这个潜于黑暗的腌臜现象前所未有地被大众所讨论和了解。一时间反对代孕成了舆论的一大共识。

  但这绝不是一场娱乐名利场上的偶发事故。事实上,当舆论才刚刚了解代孕的恶劣性质时,推动女性代孕已经成了匿名的事实。

  代孕的暗流

  2001年卫生部颁布部门规章,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然而代孕并未因此销声匿迹而是转入地下。社交平台上轻易搜索到的广告、公交站街头、大学校园随处可见的招揽贴,都在说明着代孕已经发展出了成熟的产业链。

  早在2007年,就有媒体报道,在湖南祁东县当地妇女在代孕公司地招揽下服药物、注射黄体酮来备孕。2010年,依然是湖南祁东数百名农村妇女被猎头招揽赴广东进行代孕。

640-(1).jpg

  2015年、2017年央视记者相继暗访了几家处于地下状态地代孕机构,这些机构招揽物色青年女性,捐卵或者代孕,中介机构进行海选,按姿色标价。

图片

图片

  上海、广州一些代孕机构已经名目张胆的进行宣传其拥有10年的代孕运营经验。嘘唏的是,在2017年,正是为郑爽提供代孕服务的公司“神州中泰”董事长还登上了央视大众生活频道进行代孕宣传。

图片

  在隐秘而活跃的大量代孕机构中,一个打造了专门代孕服务APP(Blued)、拥有5800万注册用户的公司“蓝城兄弟”,公开在美国纳斯达克揭牌上市了。

图片

  另外在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关键词“代孕”,仅2021年就有400余宗和代孕有关的纠纷判决,且近几年的代孕相关纠纷判决呈快速增长趋势。无法想象,每年进行代孕的数量到底有多少,有多少女性的子宫成为像这些女星的人的工具。

  代孕对女性的身体健康有着十分严重的危害。女性一生中只能排出400多个卵子,但为了促使女性排卵,代孕机构往往会让“卵妹”服用激素药物,每天打两到四针的促排卵针,连续打半个月,然后再使用30cm长的取卵针通过阴道反复穿刺15-30次,可能导致停经、卵巢癌变、创口感染、甚至导致不孕不育、器官衰竭危及生命。

  而胚胎移植之前,还必须向代孕妈妈注射大量黄体酮,以抑制子宫活动,使受精卵成功植入,并产生胎盘。然而,大量黄体酮也会导致胎儿脊柱、肛门、四肢等发生畸形,致畸率是正常怀孕的8倍。由于代孕女性并非自然怀孕,出现流产、早产的风险,会比正常孕妇大得多。

  如果中途由于胚胎不好,代孕失败,代孕方必须面临流产。代孕方在代孕期间会被不断要求产检,一旦发现问题,会被要求终止妊娠。有的女性竟被流产三次,才获得雇主的满意。

图片

  甚至,当雇主对出生婴儿不满意时,婴儿就会像一件残次品一样被抛弃给生母。

  问题严重在哪?

  面对越来越多的女性陷入捐卵、代孕的陷阱,拿身体去换取金钱时,部分舆论不谈资本、贫富博弈而将讨论停留在指责具体女性的个人道德和自律问题上,批评她们贪慕虚荣、拜金主义,批评她们是消费主义的拥趸。显然是没有抓到重点。

  关键点,从来不在代孕问题本身,更不在所谓“部分女性没有自制力、经不起诱惑”身上。代孕问题的关键,就是在那个不可言说的背景板,那个资本肆无忌惮,不受管控的问题身上。在资本主义系统中,资本异化和个人意志从来无关。

  恩格斯指出,卖淫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最明显的直接肉体剥削。用这些话来描述代孕也毫不过时。资产阶级为了获得交换价值力图在人们身上创造新的“需求”。因此资本必然将一切异化成可交换之物,终于连劳动者的器官和婴儿也将沦为商品。“资产阶级......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地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地”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关系了......”。

  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对人类劳动的异化使其不得不出卖一切。马克思在回答“什么是人”的时候指出,人性的本质是“劳动”,即人类通过创造性的改造和处理物质以创造出生活。

  例如一位国营纺织厂女工人,她努力的工作不是为了获得生存的条件(已有国家和社会系统所提供),而是为了能够支援群众、前线的战士和第三世界的阶级同志。

  而资本主义下,人必须在市场上畸形地把自己人格切的零碎变成可卖的商品,越像一个商品就越能获得好的买家。本应成为幸福源泉的创造性活动,从此与生活无关。因此,除非精神不正常,996大厂的员工没有一个人会将工作时间称之为生活,他们只有在下班那一刻才觉得,真正的生活开始了。

  因此,当一个人或一位女性的认知、需求被时刻资本营销伪造时、当人的劳动成果都被时刻剥削而贫富分化时,他们必须通过购物和参与消费文化来逃避这种异化的感觉,但这往往需要更多的金钱,出租子宫便成了女性“自愿”的选择。弱势底层面对强大地食利者,根本没有任何博弈能力。

  坚决反对鼓吹

  看到众多代孕机构铺天盖地的鼓吹宣传,互联网上轻松就能搜索到推广。城市街头、高校女生厕所里广告也随处可见。舆论场上的那些公知们也“准时出现”,不出意外地发表着“高论”。

  例如南方周末前记者在微博怒吼:反对代孕的人应该给贫困代孕者一人50万。大名鼎鼎的财新掌门人胡舒立也微博上疑问式表态:“人有没有权利出租自己的子宫?”看,南方系媒体从不让人“失望”。

  顺着胡主编的设问,我们可以延申问:“女性有没有权利出租自己的性器官,人有没有权利出卖自己的器官?”答案当然是不可以,但为什么这些受过高等教育、自诩“人民良心”的知识分子们会回答不了如此常识的问题呢?

图片

图片

  话敞开了说,因为代孕合法化正是他们自己和背后豢养他们的官僚走资派和资本家主子所需要的。

  问题已经显然,然而情况并不乐观,女明星徐静蕾透露代孕在他们地圈子十分正常。神州中泰董事长梁波也“开诚布公”地透露,这就是富人的生意。资本的玩物尚且如此,更何况他们的主子呢。

  一个严峻的状况是,在不做出强制性法律规定和配套措施的情况下,无论人们如何反对代孕,代孕的需求和去捐卵、为别人代孕的女性会越来越多。别忘了,APP(Buled)的注册用户是:5800万。倘使仅有十分之一付诸实践,就有上百万的女性要遭受这种生育剥削,这何异于苏联解体后的东欧国家呢?

  在我国有《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禁止任何形式的买卖配子、合子、胚胎。然而这一规定只是部门规章,还缺乏法律层面的严格规定,目前并没有看到不合法的代孕会受到什么样的法律规制。

  而在201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计生法修正案草案》时,在一些委员的建议下,删除了原草案中“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的条款,这也让人担忧代孕合法化恐有开口的危险。

  更甚者,检察机关刊物《检察日报》在2015年发文称,一味否认社会需求,可能会适得其反,引发黑代孕地盛行。这样的话语逻辑你一定感到熟悉,因为多年来支持卖淫合法化者的论点就是禁止卖淫只会让非法组织卖淫更加猖獗。

  而检察日报官微又在1月18日发文称应“正视失独家庭、缺乏生育能力等特定人群的正当需求,在完善法律法规、严格监管的前提条件下,由具备资质的正规医疗机构提供相关服务”,真想问一下检察日报,你给翻译翻译,什么TM的叫“正当需求”?

  我们的愿望

  要实现女性的真正解放,谁也无法独善其身,必须根本上的反抗这个将人异化为物的、反人类反文明的资本主义系统。遏制私有化和市场化的浪潮。

  批判的武器无法代替武器的批判。面对强大的利益集团,仅仅依靠部分媒体和民众在舆论场上的批判是不行的。苦口婆心的说教,换不来实际的女性权益的保护和女性解放。

  群众必须团结起来,行使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向国家立法机关和行政机关提出要求,尽快制定相关法律和配套政策,彻底堵住代孕漏洞,容不得半点迟疑与探讨的空间。人民群众更希望看到的是社会主义铁拳的挥打和顶层制度的建立。

  教员曾说他不希望哪一天,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妓女等现象,我想他同样不希望曾经“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妇女们受代孕之苦。

  本文作者@洞察者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