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如果拜登对中国使绊子,谁会跟?

2021-01-24 18:00:54  来源: 虚声   作者:虚声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01 拜登来了

  昨日,特朗普时代落幕,拜登时代到来。

  特朗普为展示对华强硬,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制裁中国公司。尤其是国务卿蓬佩奥,对中国的攻击简直丧心病狂。

  要知道,国务卿代表美国在地球村的形象。蓬佩奥对中国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不顾形象了。

  中国外交部已经宣布,对蓬佩奥等28位政客实施制裁(他们及其家属被禁止入境中国内地和香港、澳门,他们及其关联企业、机构也已被限制与中国打交道、做生意)。

  中国这么做,一方面是对特朗普政府内的极端反华政客拉清单;另一方面也是在给拜登政府的政客们提个醒,不要越过底线。

  那么拜登政府会如何选择呢?

  根据拜登就职演讲的内容看,他未来的施政方针主要有三条:

  其一,用“裱糊匠”思路去治愈美国;

  其二,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那就印钱;

  其三,推翻特朗普的政策,向奥巴马时代靠拢。

  奥巴马后期搞亚太再平衡,对中国也不友好。

  拜登继承奥巴马的政策,对中国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拜登准备提名一个名叫坎贝尔的外交专家担任亚洲事务主管(这个职位是刚设立的,专门应对中国的挑战)。

  坎贝尔曾担任克林顿、奥巴马的智囊,并帮助奥巴马政府制定了“亚太再平衡”战略。

  那几年中国周边鸡飞狗跳,就有坎贝尔的身影。他虽然挂着外交家头衔,实际在美国军方和商界拥有丰富的资源。

  拜登把国务卿的位置给了密友东尼·布林肯。此君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副国务卿(希拉里副手),堪称美国外交事务的老手。

  布林肯在白宫亮相时说,“我还认为,特朗普总统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是正确的。尽管我不同意他在许多领域的做法,但是这个基本原则是正确的,我认为这实际上有助于我们的外交政策。”

  按布林肯这个说法,拜登政府依然会继续给中国使绊子。这事再次证明,一定不能保有换总统中美关系就会逆转的幻想,遏制中国崛起是美国精英的共识,区别只是手法不同。

  所以说中美博弈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

  那么如果拜登使绊子,会有谁跟?

  02 日本

  如果说拜登和特朗普的风格有什么不同,就是政治素人出身的特朗普,更喜欢直来直去;作为老辣的政客,拜登更喜欢拉帮结派。

  美国总统更迭频繁,相互看不顺眼。但是有些政策会跨越党派,不论谁上台都会一贯坚持。英国、以色列、沙特、日本,是美国制衡欧亚大陆的根基,不受政府换届影响。

  不论奥巴马还是特朗普,对中国使绊子,一定会拉上日本,因为日本是美国东亚战略的根基(枪杆子与钱袋子之所在)。拜登也不例外,肯定也会拉上日本。

  日本甘心为美国所驱使的原因有两个。

  其一,美国对日本渗透极深。

  过去几十年,凡是亲华的大员都没有好的结局,亲美才能保平安。典型的就是安倍晋三,第一次上任有亲华倾向,很快干不下去;第二次亲美,就打破了日本首相在任纪录。

  其二,日本也想争夺亚洲的经济主导权。

  奥巴马时代,美国主导TPP,日本很高兴。

  特朗普退出TPP后,日本取代美国成了TPP主导者。

  日本的野心就是试图主导亚洲经济格局。在东盟,和中国搞商品竞争的并不是美国,而是日本。菅义伟上台之后,第一站便出访东南亚,其目的昭然若揭。

  但另一方面,中国又是日本第一大贸易国,经济彼此依赖。

  所以中日关系,就是政冷经热的局面。可以推测,拜登和菅义伟的关系,应该类似于奥巴马与安倍。拜登稳住脚跟之后,很可能重回TPP,那时美日会在亚洲方向折腾不少事。

  03 欧盟

  古往今来,大国崛起一直都是世界历史的主要课题。

  过去的大国崛起史,基本都是修昔底德陷阱之中的残酷博弈。远的不说,就20世纪的热战与冷战,教训就很深刻。

  中国崛起,大概是人类历史上最温和的崛起方式,因为中国并没去颠覆既有的国际规则。

  但不论中国多么温和,崛起过程中,都会让欧美日等发达国家不爽。

  拜登是典型的左派政客,善于拉帮结派。拜登就职之后,欧盟干了一件很微妙的事。

  1月21日下午,欧洲议会通过一项决议,要求欧盟立即同俄罗斯停止“有争议”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建设。

  要知道该项目已经接近尾声,俄罗斯投入巨大,特朗普政府威逼利诱都没能把它搅黄。

  欧盟这么干,相当于示好拜登。因为拜登宣称俄罗斯是头号威胁。

  换句话说,欧盟跟随美国,还是有很大的历史惯性。

  默克尔继承人、大概率是未来德国总理的拉舍特,在被询问如何看待中美对抗时回答,目前整个西方与中国的竞争是一场制度的竞争,比如中国在抗疫中“彻底封锁、严密跟踪”的手段与西方的观念背道而驰。西方人无论如何不想生活在中国式的制度下,所以这场竞争必须是西方取得最终胜利。

  拉舍特的这段话,大致代表了西方精英阶层的基本观点。这种情况下,拜登对中国使绊子,欧盟很可能会在某些领域跟随。

  当然在政治上,欧盟比日本有更多的自主性,不会像日本一样亦步亦趋。

  04 印度与越南

  印度与越南虽然和中国一样是发展中国家,但它们也在大力发展制造业,并且视中国为竞争对手。两国的如意算盘是趁中美博弈期间,挖中国制造业的墙角。

  尤其是印度,为讨好欧美,一边针对中国企业,一边放任美国企业跑马圈地;甚至不惜在边境和中国对峙,展示倒向美国的决心。

  特朗普四年,已经基本上把印度变成准盟友。

  拜登上台之后,可能会让美印关系降温。因为按照美国精英的传统认知,印度也有超级大国的潜力,对印度也存有制衡思维(美国曾与巴基斯坦多次结盟)。

  而且拜登要推翻特朗普的政策,也可能改变美印关系。

  这种情况下,如果拜登拉拢,印度应该很乐意跟随。

  如今的越南走在闷声发大财的路上,2020年全球经济情况如此困难的情况下,越南GDP依然逆势增长。

  为了发更大的财,越南现在一方面向欧美示好;另一方面拼命改革,让本国环境更适合欧美企业。

  越南已经和欧盟与英国签订贸易协定,双方大幅相互减免关税。如果拜登回归传统,那么美国也可能加大力度在越南布局。

  奥巴马“亚洲再平衡”那几年,越南在南海跳得老高,其实就是想浑水摸鱼。

  拜登向奥巴马时代的政策靠拢,可以预见,越南为了自身利益,也可能继续蹦跶。

  05 恨国党

  其实我不想说这个因素。但它确实存在。

  古往今来,恨国党一直存在。

  国运往上走时,恨国党群体会小一些,国运下行时,恨国党群体便会壮大。

  如今中国的国运还在上行,因此恨国党群体少一些。

  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不得不防。首先澄清一下,恨国党并不包括批判者与异见者。

  恨国党主要有三类——

  一类是历史原因留下的各种毒派分裂势力,整天幻想美国化身大慈善家,帮他们实现目的。实际上他们在美国精英眼里啥都不是。

  另一类,极端理想派,视山姆大叔为圣诞老人与民主灯塔的混合体,以美国的思维与标准看待世界,厌恶一切和美国不一样的制度、社会、甚至是毛发与皮肤。

  由于特朗普干了很多和“民主自由”相悖的事儿,极端理想派失望了一阵子。随着拜登再次高举民主与自由大旗,极端理想派会把希望寄托在拜登身上,必然竭尽为其鼓与呼。

  第三类是买办投机者,他们不需要和平,而是要乱局投机。前阵子中国和澳大利亚贸易战,铁矿石被炒到历史高位,就是典型案例。

  再次澄清一下,恨国党并不包括批判者与异见者。因为任何时候都会有批评的声音,也应该包容批评的声音。

  06 思索与感慨

  经历了奥巴马与特朗普的折腾之后,目前中国已经很淡定。

  拜登即便使绊子,也是大国博弈的一部分。历史已经反复证明,大国之间不可能你侬我侬,也不可能相敬如宾;博弈不可避免。

  某种意义上说,大国博弈是人类文明前进的动力。

  但大国博弈,可以是恶性博弈,也可以是良性博弈。

  恶性博弈的结果就是战争,热战或者冷战。

  只要不触发热战与冷战,都可以算是良性博弈。

  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其实就已经走到恶性博弈的边缘。蓬佩奥的部分言论,已经越过了良性博弈的界限。

  好在中美的执政团队比较成熟,规避了不少恶性结果;中美之间的压舱石(贸易)并未受到根本性冲击。拜登使绊子,多半会出阴招,对贸易的冲击力度应该小于特朗普时代。

  放眼整个文明史,中美博弈可以说都很独特,是没有先例可循的那种。

  现阶段的中国汇聚华夏文明圈的精英,组织有序,且有几千年历史经验可以借鉴。

  现阶段的美国也是以基督文明圈精英为基本盘,同时吸纳部分犹太人、阿拉伯人、印度人、甚至华人精英。

  可以说中美博弈汇聚了地球村的主要精英,堪称谋略斗争、体制碰撞、意志较量之精髓。作为一个历史的过客,有生之年能见识到如此波澜壮阔的大国博弈,实在是有幸。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