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又见“爆雷”,这次是老人

2021-01-25 09:04:11  来源: 疫观全球   作者:风雷
点击:    评论: (查看)

  1月19日下午一点多,一名62岁曹姓老人赤身跳入益阳资江。

  1月21日下午三时,另一位老人来到跳江的资江一桥,在寒风凄雨中安静的打了几个小时的鼓。

  他说,以前打鼓能把人从河里打出来,这次不灵了;寻了几天都寻不到,他是去走亲戚了,不可能找见了。

  打鼓的老人,与死者并不认识,他就住在附近,只知道有人跳江了,于是他来到了江边,打起了鼓。

  跳江的曹姓老人叫曹荣林,做杂工为生,一生积蓄被益阳纳诺养老院给骗走,最后一生辛劳化为一片乌有。

  更为严重的是,曹荣林的妻子,此刻正因糖尿病并发症,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等着他送钱来。

  这又是一起本不该发生的悲剧。

  根据中新网删除掉的报道,曹荣林不是轻生的第一名老人,该事件涉及到的老人至少有2000余人。

  关于益阳纳诺养老院,网上的信息不多,但网上流传的一封公开信显示,该养老院打着预订养老床位的名义和老人签约,运营8年,签订合同多达4000余人,合同款4亿多,实际能够入住的据其他资料仅仅300多人。

  这种所谓的养老产业,妥妥的非法集资,搞的还是庞氏骗局那一套。

  方式大体如下:

  部分有实业的资本下场圈地,然后立项贷款、搞发布会、动土,以上三环节至少一项拉来政府部门露个脸,然后借用实业和政府的信誉,以类似传销拉人头的方式(比如免费体检、送鸡蛋、旅游参观、与实力雄厚的保健机构合作、社会化养老是大趋势、以后哪怕自己不用转让也能赚),让老人们“集资”建养老院,其条件是“预定不同级别的床位”。

  许多老人之所以上当,一是或家庭有变故养老只能靠自己,或有不给本已负担过重的子女添麻烦的心态;二是,他们此前工作生活的环境基本是个诚信环境,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很容易建立,因此看到有人住着,条件还不错,加上“公司马上上市”、“占地几十亩”、“门口挂着和地方领导的合影”,就很容易相信;三是,有政府保证、自住或出租稳赚不赔的心理预期,加上现场卧底“床位这么少你不要和我抢啊”的戏码,想不上当都难——有的甚至得到的是一张不三不四的收据。

  据公开信,纳诺老年公寓16年名字就变更为光辉颐养院,但还继续以纳诺老年公寓的名义与老年人们签合同;在公司的忽悠之下,甚至出现1名老年人签订了不同级别的床位的事情,说白了就不是为了养老,而是以投资等名义,将老人的血汗钱给榨光。

  要仔细查看公司资质、历史,一字一眼地扣合同文书,那基本是市场经济中成长起来的80以后的中青年群体才会有这个心眼。

  然后,某一天,养老公司卷钱跑路了,血本无归、一生积蓄化为一无所有的老人们方才恍然大悟。

  这些打着养老名义的诈骗公司,简直是活生生的喝人血!

  嗯,我们正在逐渐步入老年社会,康养行业算是个阳光产业,加上由于成长环境和时代的因素,老年人比较单纯,也基本靠不上自顾不暇的子女,手头还多少有点积蓄。

  某些嗅觉灵敏的人就此嗅到了巨大的商机。

  但他们的搞法,不是通过提升养老院的配置和水平,关爱老年人的身心健康,服务好老年人,以服务和口碑逐渐扩大规模。

  他们的搞法是通过画个大饼,搞商业欺诈,把老人一生的积蓄骗到手,然后跑路,至于老人的死活,他们才不在乎呢。

  换句今天我们熟知的话叫“互联网思维”。服务不是最重要的,ppt做得漂亮,能持续从外界吸纳自己或者获得巨头们的融资才是重要的,至于韭菜们,只是ppt上的漂亮的数据罢了。

  去年11月,大雪纷纷的日子里,蛋壳爆雷了,年轻人被连夜赶出了长租公寓;

  12月底,线上一对一教学的头条系“学霸君”爆雷,这家机构最牛的地方在于,管理层明知马上要倒了,双十一双十二抓紧机会连割两茬韭菜;

  如果再加上未成年人的追星贷和这一次的养老产业。

  简直齐活了。

  资本的镰刀从未手软,从摇篮割到坟墓。

  有网友说,应该恢复集资诈骗的死刑,因为有的社会危害极大,并且,经济犯罪虽然以侵害财产为主,但并非一定不威胁被害人的生命权。

  这话当然有道理,以2012年吴英以集资诈骗最被判死缓(后减刑为二十五年)为标志,集资诈骗被废除死刑。此后P2P及互联网行业的“金融创新”风生水起,最终落个一地鸡毛。

  但仅此,远远不够。

  以养老为例,本是性命相拖的事,如果继续以市场为主,再加上老人无子女或与子女关系不好,难保机构不会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让行动不便加上一堆基础疾病的老人合法地去世,以提高床位的周转率。

  目前养老行业的基本态势是:高端养老院靠高收费来获利,有盈余;小养老院依靠降低服务标准、减少人工来实现盈余;最苦的是平价的大中型养老院,人工、管理成本,加上前期成本,怎么都亏。

  突然间莫名的有点怀念小时候乡里面的养老院了,那是公社时代的残余,利用社里(含社办企业后来的乡镇企业)的公积金、公益金建起来的,解决的是无儿养老的老人的困境。随着时代的变迁,自然慢慢就垮了。

  说到底,问题又回到了生产资料由谁占有,怎样组织生产及依附于其的分配如何进行这一基本命题。

  不解决这一问题的任何措施,包括重刑,最终效果无异于扬汤止沸。

  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