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新冠病毒起源实锤?美国法西斯,请退出地球

2021-01-21 11:27:03  来源: 热风2019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目次

  01美帝解救法西斯

  02美帝就是法西斯

  03美帝继承日帝:德特里克堡

  04美帝与新冠病毒:养蛊反噬?

1.jpg

  走在黑暗的世界里,我似乎,瞥见一个巨大的魅影。

  为了对这个世界进行严酷的压迫,资本主义美利坚内部的一切统治力量,在至少70余年间,调用了他们的一切手段——热战与冷战,争霸与独霸,杀人与诛心,掩盖真相与篡改历史,炮制“自由民主”骗局与推行隐蔽的法西斯化,高扬“普世价值”与暗施国家恐怖主义……

  天下苦美帝久矣,天下又惑于美帝久矣!

2.jpg

  然而,72年前,一位从东方古老大地上诞生和成长起来的,全世界被压迫民族、被剥削阶级的伟大领袖和导师,在美帝全球霸权初兴之际,就已经这样正确而鲜明地告诉人们:

  “至于艾奇逊所说的‘右派极权政府’,自从德意日三个法西斯政府倒了以后,在这个世界上,美国政府就是第一个这样的政府。”

  “美国确实有科学,有技术,可惜抓在资本家手里,不抓在人民手里,其用处就是对内剥削和压迫,对外侵略和杀人。美国也有‘民主政治’,可惜只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独裁统治的别名。”

  “自我批评的方法只能用于人民的内部,希望劝说帝国主义者和中国反动派发出善心,回头是岸,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组织力量和他们斗争,例如我们的人民解放战争,土地革命,揭露帝国主义,‘刺激’他们,把他们打倒,制裁他们的犯法行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

  “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

3.jpg

  在特朗普时代,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时代,美帝一次又一次“直播裸奔”,在世界人民,特别是太平洋此岸的中国人民面前,不断暴露其法西斯式的资本帝国主义本性——这一切,不过是在以最鲜活的实例,映证那位无产阶级风流人物的美国判词罢了。

  01

  美帝解救法西斯

  今天,全世界的主流思想、宣传和舆论,都把第二次世界大战,定性为一场正义的反法西斯战争。

  其实,那,固然是一场完结了的反法西斯“战争”,但却同时是一场未完结,甚至远未完结的反法西斯“运动”。

  也就是说:法西斯这个东西,在人类世界上,还没有被清扫干净。

  其原因,一言以蔽之,正是:美帝国主义,在战后,进一步演变成了一个新型的、隐蔽的、成功的法西斯化资本全球帝国。

  没错:“屠龙者”,非但没有真的“屠龙”,虚有其名,而且变得比原来的“恶龙”还要恶。

  美帝国主义反动派及战贩集团,和它所主导的、延续至今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大乱之世,从来都没有消灭法西斯主义,而是以披上“自由民主”画皮的、实质而隐蔽的、高明的法西斯资本帝国,取代了那赤裸裸的、实质而公开的、简单粗暴的法西斯资本帝国;以成功的资产阶级法西斯运动,取代了失败的资产阶级法西斯运动。

4.jpg

  世间万恶,必有其源。

  反法西斯战争取得胜利后,美帝国主义却出于其确立和扩张全球霸权、对苏东“冷战”的一己战略之私,改变了对日占领政策,放过了日本国内一批罪大恶极的原法西斯分子(其中就包括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甚至实际允许他们再登堂入室、担任至首相级别的政府高官……就这样,美帝,庇护了战后日本延续至今的右翼势力。

  美帝国主义者,在其国内,把共产主义打成异端;在国际上,露骨而卖力地推行反共冷战政策,打了一场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排斥真正的左翼力量参与其国内政治,把进步势力打入十八层地狱,迫害进步人士和华裔人群,禁书烧书,并通过持续的宣传教育培育其人民的反共仇共心理——他们自己的国务卿杜勒斯,这样说道:

  “许多欧洲领导人似乎认为我们正在麦卡锡的领导下走向美国式的法西斯主义。”

  美国一保守派作家,如是评价说:

  “半个世纪之后,只有一些无害的怪物还自称共产主义者的时候,人们很难捕捉麦卡锡发动的反共战役的重要性。但是今天‘共产主义者’这个词听起来和‘君主制主义者’一样可怕,不是毫无原因的——那绝不是因为大无畏《纽约时报》的社论谴责麦卡锡,赞美哈佛大学教育出来的苏联间谍。是麦卡锡使得当共产党主义者成为可耻的事情。美国内部的共产主义运动再没能恢复元气。”

  不错的,美国的帝国主义统治者们,神文圣武,斩获颇丰,使美国从那个时候起,就成为政治思想偏于保守的、全世界的反动堡垒,至今依然。

  没错:帝国主义美国,从来就不是什么自由的、民主的“灯塔国”,而是不折不扣的资产阶级反动堡垒!

  2009年,民主党籍政客奥巴马,在他的总统就职演说中,将共产主义跟法西斯主义并提:

  “回想起先辈们从容地面对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时候,并不仅靠导弹和坦克,还靠强健的联盟和持久的信念。”

  2019年,共和党籍政客特朗普,以美国时任总统的身份,在联合国大会讲台上,将社会主义列为美国面临的严重威胁之一,以更加明白无误的语言宣称:

  “今天,我重复我对美国人说过的话,美国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

  02

  美帝就是法西斯

  资本主义不根除,法西斯主义也就无法根除。

  资本是老子,法西斯是儿子。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父才有其子——这个老子和儿子的关系问题,不能弄错了。

  中国愚蠢的公知文人,有意无意地把秦始皇、汉武帝时代还没达到专制水平的集权政治,跟作为近现代事物的资产阶级法西斯政治混为一谈,那是混错了,瞎扯。

  我们千万不能忘记:法西斯主义及其制度体系,本身,就是(垄断)资本主义的产物,是资本主义造就了法西斯这个可怖的怪物。

  法西斯制度,究其实质,不过是资产阶级专政的一种形式,不过是专制主义形式的资产阶级专政罢了。

  近代以后,在资本主义总危机的特殊时期,在社会上占据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通过延续近代资产阶级民主制的旧办法,已经不能有效地镇压人民的反抗和维系其统治了。所以,资产阶级统治者才撕破了一切“文明”的脸皮,对内取消资产阶级自由民主,公然采取了恐怖独裁的统治方法和统治制度。

  法西斯制度,实际上,是世界现代史上,那些最富有侵略性的、最极端的垄断资产阶级分子的,公开的恐怖独裁统治。正如革命导师在论述德、意法西斯制度时,所指出的,“这是资产阶级已经不能用国会制度和资产阶级民主制的旧方法来实行统治,因而不得不在对内政策上采用恐怖的管理方法的表现”。

  我们看到,正是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资本主义总危机时期,1922年以后的意大利,1933年以后的德国,1936年以后的日本及西班牙、葡萄牙等国,都实行了法西斯专政,建立起了法西斯制度。

5.jpg

  此外,虽然美国通过成功的资产阶级改良(罗斯福“新政”),一度避免了走上法西斯道路,但它在战后形成的反共主义的内外制度和政策体系,不啻为一种新型法西斯主义的具体形式。

  美国的“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到底,是一件什么样子的宝贝呢?

  这,就要说到“民主”与“专政”,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

  民主、专政,从来,都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一种对全体社会成员同等适用的民主——对一部分人的民主,往往就意味着对另一部分人的专政;对一部分人专政,才能保证对另一部分人的民主。比方说,迈入近代以后,资产阶级要实现他们控制下的民主,就必须首先经过资产阶级革命,推翻旧的封建剥削阶级,然后以暴力震慑和法律之治的手段,对可能复辟的他们,或说他们的残余,实行专政。

  美国所谓的“自由民主”,归根到底,是资产阶级一阶级的专政工具,是受控制于、服务于大资本家和权贵们的。它,是资本主导、政客主演、群众(选民)参演的一种,形式上的有限的民主,实质上的不折不扣的资产阶级专政。这种政体,优先排斥真正的劳动人民代表和可能的劳动阶级政党参与,因为它“很有先见之明”地将共产主义思想和势力打成万恶不赦的异端,然后再宣称自己是对“所有”人同等适用的。

  实际上,仅就根本排斥马列毛主义真左翼这一点而言,美帝的“自由民主”,难道还不足以称为“法西斯”政体吗?

  这确实是一种精巧的机制,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颇能迷惑普通群众,让他们以为每隔一段时间投一次票,同时又能肆无忌惮地拥抱不理智、宣泄情绪、发表不负责任的“自由”言论,就是有了“民主”和“自由”这两件宝物了。在他们那里,选举变成狂欢的盛宴,社媒平台变成充斥各种不理性、负面情绪和不负责任言论的粪坑。

  大资产者,以自己控制着的民主,代替了和阻碍着劳动人民全过程的民主;又以允许人性充分堕落的毒品般的自由,代替了和阻碍着既对自己负责,又对他人负责的自律的自由。

  很好,很好,很好嘛!

  江山一统,千秋万年。

  于是,一个狂乱、反智而又自大的国家,出现在了技术水平与财富总量领先世界的那块土地上。美国“精英”足以统治世界的精明强干,与美国“底层”让人惊掉下巴的愚昧无知,同时存在着,一经充分暴露,便让观察者产生一种难以言说的魔幻感。

  03

  美帝继承日帝:德特里克堡

  现当代美国的帝国主义者,不仅从德意日法西斯那里,实际继承了法西斯主义的政治、制度和观念遗产,而且从在东亚的日本法西斯那里,堂而皇之继承了魔鬼般的生物实验遗产。

  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是继承的日本731魔鬼部队遗产。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同意提供人体试验数据,换取免于被起诉战争罪——美国政府同意了。

  在70年前的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帝就搞过细菌战。

  1952年1月,美匪军在实施“绞杀战”一再受挫后,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和人道主义原则,在朝鲜战场和中国东北地区,实施细菌战,给中朝两国军民造成巨大伤害。

6.jpg

  我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首次在抗美援朝战场发现异常昆虫时,各级就十分重视——一边采集标本进行调查取证,一边组织力量开展疫情防控。在确认系美匪军对我实施细菌战后,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开展反细菌战的斗争。

7.jpg

  根据毛主席指示,迅速成立了以周恩来为主任委员,郭沫若、聂荣臻等为副主任委员的中央防疫委员会,统一领导全国的反细菌战斗争。

  同时,展开宣传舆论和外交攻势,发动群众搜集美匪军布撒的各种细菌媒介,公布25名被俘美飞行员关于美匪军实行细菌战的供词,接受国际细菌专家到中、朝调查鉴定,总理两次发表声明向世界控诉美政府在中朝使用细菌武器的罪行。

  1953年9月12日,毛泽东同志,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讲话指出:

  “我们方面发生的问题,最初是能不能打,后来是能不能守,再后是能不能保证给养,最后是能不能打破细菌战。这四个问题,一个接着一个,都解决了。我们的军队是越战越强。”(《毛泽东选集》第五卷,《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和今后的任务》)

  70年后,2020年春天,新冠疫情席卷全美,纽约迅速成为疫情“震中”。与此同时,在约240英里之外的德特里克堡,美国政府正在开展危险病原体实验。

  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是个什么堡?

  它,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即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曾是“二战”时美军方的生物战研究基地。上个世纪中期,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竟邪恶地接手了侵华日军731部队沾满数千人鲜血的生物战资料。

  它,研究和储存了五花八门的致命生物武器,甚至被曝出试验进行精神控制的“洗脑术”。在1955年到1975年的长达20年间,有约7000名美士兵,被迫接受化学武器试验,并且这些士兵至今都无法获取试验中的完整医学记录,不知道自己到底被注射过什么药物、是否会有后遗症以及是否会影响后代。

  它,过去几十年,曾多次被曝出存在病菌泄露、废水违规处理等安全漏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发生过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丢失的事件。美国政治分析家丹尼斯·埃特勒称,事实上,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历史上一直存在安全问题。

8.jpg

  2019年,就在那个看似平淡无奇的夏天,德特里克堡却因违反生物安全规定,被关停。违规原因,则以美国某些人特别喜欢的“国家安全”之名,不予公开。

  2020年3月10日,在美国白宫请愿网站“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上,出现一条请愿帖。该帖列举当时最近的一系列重要事件,包括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大量关于“德特里克堡被关闭”的英文新闻报道被删除等,要求美国政府公开全美最大生化武器基地的信息,并公布此前关闭它的真正原因。

  该请愿帖,根据时间线,列举了当时近半年内发生的一系列“引人注目的”事件:

  ·2019年7月,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最高机密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被关闭

  ·2019年8月,一场大规模的“流感”造成美国10000多人死亡

  ·2019年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Event 201”全球流行病演习

  ·2019年11月,中国发现不明原因肺炎

  ·2020年2月,世界暴发流行病

  ·2020年3月,有关德特里克堡关闭的大量英语新闻报道被删除

  该帖据此表示:现在,我们有理由要求美国政府,澄清德特里克堡有关实验室是否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问题。

  除了美国本土的上千所生物实验室之外,美国甚至还在全球25个国家,建有超过200所军事生物实验室。这些实验室,长期存在着各种安全问题。

9.jpg

  时间,终于来到了2021年1月18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说:

  “我想强调,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他们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国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的事实,那么就请他们邀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回应国际社会的关切,用实际行动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10.jpg

  04

  美帝与新冠病毒:养蛊反噬?

  2020年5月1日,美国疾控中心(CDC)网站,发布该中心首席副主任舒沙特及“CDC应对新冠病毒小组”撰写的报告,称:美1月21日报告首例确诊病例后,疫情似在2月份得到控制,但随后迅速加剧。2月至3月,美境内疫情加速蔓延。3月初,美国疾控中心官网停止更新,并删除了新冠病毒检测人数及死亡人数的相关数据。《纽约时报》援引美方“吹哨人”海伦医生及其团队经历报道称,面对可能是一个世纪以来未曾见过的大规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美国并未做出灵活的反应。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时,美国公开确诊病例只有1例。2月2日美国对所有中国公民和过去14天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时,美国官方统计确诊病例只有10余例。3月13日,美国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时,国内公布的确诊病例是1896例。4月8日武汉“解封”时,美国内公布的确诊病例达40万。在美国,公布的确诊病例数,从1人到100万人,用了不到100天!

  在病毒溯源和疫情起源上,美国纽约州州长称,美东北大学研究显示,纽约州首个新冠病毒毒株并非来自中国;《纽约时报》援引美国专家研究证实,纽约疫情主要传入来源并非亚洲;加拿大几个大省疫情统计数据显示,病毒系由美国旅行者传入加拿大;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发现,在法国当地传播的病毒毒株来源不明;俄罗斯输入病例,无一例来自中国;澳大利亚卫生部数据显示,从东北亚输入病例所占比重极小;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表示,3月以后在日本扩散的疫情,并非源自中国……

  在病毒传播和疫情扩散上,医学期刊《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在英国《卫报》撰文指出,中国医生迅速向政府发出预警,政府随即向全世界发出警告,然而西方国家没有听取这些警告;试图把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归咎于中国就是要改写新冠肺炎疫情的历史,掩饰西方国家自身的失败。《纽约时报》曾发表题为《为什么说美国正在出口新冠病毒》的文章,指出美国作为全球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最多的国家,正持续不断地遣返数以千计的“非法移民”,其中很多是新冠病毒感染者;据报道,4月末,危地马拉政府报告显示,该国将近五分之一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与被美国驱逐出境者有关,76名被驱逐者中有71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在阻断病毒传播和抗击疫情上,至今,被中国资本走狗,尤其是恶臭公知文人们吹成廉洁透明模范的美国政府,完全拉胯,不管是出于无知、无能还是无耻。这,使得美国抗疫极端严重地拖了全球抗疫的后腿。当前,美国是全球抗疫难以替代、无可争议的“正面战场”“主战场”,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疫情大国……中国网友戏称:超“疾”大国,“毒”领风骚!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有脸要求中国“道歉”,甚至向中国“索赔”……

11.jpg

  美帝主导的这个世界,乱象丛生,神魔颠倒。

  细究起来,眼前所谓“觉醒”的时代,其实非常可笑:闹了几十年,原来资本剥削真的是万恶的,原来美帝真的是邪恶的新型法西斯、现世利维坦。

  这不叫“觉醒”,叫“再确认”。

  历史并不总是在前进的,它可能停滞,也可能倒退。

  寄希望于人类自己,寄希望于无产阶级兄弟姐妹,寄希望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打倒美帝国主义,世界人民万岁!!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