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欧洲金靴:“国民党还知道尊敬长官嘞!”“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

2021-01-20 10:56:58  来源: Europe金靴公众号   作者:欧洲金靴
点击:    评论: (查看)

  市委书记当众掌掴市政府秘书长,只因为其“不懂规矩”、与之共进一个餐厅用餐……

  这是从前天开始不断发酵的一则河南省济源市的官场新闻,主角为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与济源市人民政府秘书长翟伟栋。

  该事件关注度不断爆炸的同时,据悉,当前河南省纪委层面已经介入调查。

  根据自称翟伟栋妻子尚娟实名举报的内容(下图),这则新闻值得细细品味的地方着实不少。

图片

  1.

  “国民党还知道尊敬长官嘞!”

  真是一句话让人喷饭。

  七十余年前,我们依靠工农发动土地革命、依靠农村妇女同志一阵一阵缝出的军布鞋打跑不可一世的八百万美械蒋军——结果七十年后,我们共产党的父母官开始“峰回路转”去学习国民党的党风了?

  如果尚娟女士反映的情况属实,那么这位张书记对即将被扑灭在历史尘土里的国民党,还真是足够了解,甚至为一种“心向往之”的情绪。

  在民国,百姓和的下层士兵面见国民党大员和国军高级军官,大老远就堆笑叩首、腾街避让,对其一口一个“军爷”、“官爷”得点头哈腰。

  在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之三《关山夺路》中甚至有记载,在民国时期,“老百姓”一词当时为国军军官的骂人词汇。

  王鼎钧认为,“那时国军士兵所受的训练就是要把‘兵’从百姓中分化出来,与百姓对立,以‘老百姓’为耻。试问这样的军队怎么可能得到百姓支持?拿什么去打共军呢?共军的背后全是群众,你永远打不完。而国军的背后只有皮鞭!和一座座竖着蒋委员长头像的临时军法处!”

  史载,1943年,刘峙转任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后,长官部四周的农民“大遭其殃”,花、果、菜蔬时为官兵强取而去,例不给值。

  农人有来诉苦的,而国军长官部里的人却说:“我们一向是这样的。军人为国抗战,难道吃点水果、菜蔬,还要花钱买?”

  在东北,在我军发动辽沈战役解放群众之前,东北的老百姓给国军军队取的一个外号是:“五强”。

  “五强”本来是个荣誉称呼,二战结束后美英苏并称“三强”,后法军和中国国民党方面——这两支二战时期东西两线的著名降军,强行加上法中,于是合称为“世界五强”。

  然而当时在东北,“五强”这个词逐渐变味、成为百姓讽刺国军军官在民间“强买、强卖、强借、强住、强娶”的“五强”作风……

  国民党的党风可见一斑。

  在《关山夺路》中,王鼎钧不但详尽描写了国民党军的种种不堪,也观察了当时毛泽东领导的中共军队是如何赢取民心:“正在国军班长殴打虐待新兵、辱骂他们是‘老百姓’时,也就是这个时候吧,八路军走出解放区、蹲在收复区农家的灶门,竟然亲亲热热地叫着老大娘老大爷……”

  2.

  八年前,2013年4月,经大大批准,解放军总政治部正式下发《规定》,要求全军和武警部队组织团以上领导和机关干部下连当兵、蹲连住班。

  《规定》明确:“领导和机关干部下连当兵,就是要戴列兵军衔,以士兵身份,与连队官兵实行‘五同’;蹲连住班,就是要蹲在一个连级单位,一般住在班排,搞好对所在连队的指导帮带,并进行‘解剖式’调研。”

  “干部下连当兵代职”这项制度,源于1958年9月经毛主席指示、解放军总政治部作出的规定。

  当时毛主席要求全军各级干部除年老、体弱、有病和连队干部、科研人员外,每人每年至少用1个月的时间下连当兵或代理连排干部职务。

  “官兵无鸿沟、军民鱼水情”,这是我军作风建设的两条主线,这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灵魂之一。

  1946年,当白崇禧们还在沾沾自喜地欣赏着张灵甫精良豪气的第七十四美械师、并得意讲评“共产党哪经得起咱们现代化武器的攻击?”时,毛泽东却在手把手地指挥土改、“将土地还给农民”、“不得多拿农民一根萝卜”。

  一年后,张灵甫殒命孟良崮,装备豪华美械的国民党第七十四师被我军全歼。

  等级化、阶级制,这是国民党军队的标志之一,由内而外也就发展成为面对群众与下层士官的高高在上。

  战争时期的国军内部存在严重的官兵对立,导致其军令不一,故只能靠法西斯纪律来维持秩序,驱使士兵和下层军官卖命、直接服务于大小军阀,从而维护各买办军头的利益。

  在蒋介石治下,国军内部普遍实行效仿意大利军队墨索里尼式的“肉刑”,军阀作风明显,对士兵、下层官兵非打即骂,对败兵处罚更是残忍,刀砍、枪杀、分尸、打死煮汤令其他人喝下等封建军队式惩律层出不穷。

  根据高戈里的研究:

  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军获最高荣誉的有172人,其中职衔基本明确的:将校以上文武官员占96.51%,将军及省部级以上官员又占83.72%;

  “国光勋章”在抗战期间国府仅授2人,即蒋介石本人和傅作义;

  “青天白日勋章”在抗战期间共授170人,其中将官以上136人(含美军4人:马歇尔、史迪威、魏德迈、陈纳德),占80%;校官20人,占11.7%;尉官3人,占1.7%;军士2人,占1.1%。

  士兵,则为0。其他9人,占5.2%。

  而毛泽东与中共领导的抗日军民获得最高荣誉的有183人,除4名营团职干部外,占97.81%的都是基层指战员、民兵和普通老百姓!

  3.

  当时间来到2021年,一个地级市的一把手竟然能够公开以独据单位小食堂、霸开小灶为炫耀权力和搭建“权力护城河”的象征,甚至对“僭越者”动辄武力惩戒,不免让人唏嘘。

  1960年12月23日,毛主席在中央工作会议汇报会上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有些是假共产党之名,行国民党之实!国民党统治那么久,土改只不过几个月,就搞得那么干净?国民党是不容易消灭干净的。”

  回想苏俄十月革命后,列宁曾建议设立“疗养食堂”,让那些为人民日夜操劳的同志们能够吃饱肚子。

  这本是完全正确和无可非议的。

  可是,列宁导师当年倡议设立的“疗养食堂”,却在苏共执政的后期慢慢扩展为“特供商店”和“高干餐厅”,规模、数量特别是性质都发生了根本变化。

  半个世纪后,只有苏共的高级干部可以凭着特殊证件出入那些没有任何招牌的神秘大楼。那些莫斯科最大的特供商店,每到周末就会有一辆辆高级轿车停在门前,把整条街堵塞得满满当当。

  在那里,有丰富的法国白兰地、苏格兰威士忌、美国香烟、瑞士巧克力、意大利领带、奥地利皮鞋、英国呢绒、德国收音机、日本录音机等外国名贵以及苏联国内稀缺的商品,可谓琳琅满目。

  一位苏联记者曾公开地说:“对于上层人物来说,共产主义早已经建成了。”

20210119_231732_013.jpg

  这样的商店仅在莫斯科就有100多处。

  当时,克里姆林宫的特权阶层有自己的规则:职务越高,特权越大,享有的种种物质待遇同普通群众之间的反差也越大。

  当然,享有这一特权的仅仅只是苏共干部中的极小一部分,但是这一特权是否就是这一阶层产生的第一个垒块呢?

  在20年代、苏联刚刚开始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人们艰苦创业、奔向新的生活,在为实现共同理想而艰苦奋斗时,攫取特权、谋取私利是为社会所不齿的。

  在国家民族处于危急存亡的时刻,作为苏共的党员干部,如果说有什么“特权”的话,那也是身先士卒浴血奋战,在喀秋莎的怒吼声中,带领苏联人民将侵略者赶出去。

  在斯大林时代,党对干部的要求是相当严格的,苏联本身也面临严酷的战争环境,以及政治斗争的波高浪险。党员干部成批走向前线,领导干部更迭频繁,不可能形成特权阶层。

  但在赫鲁晓夫上台后,开始实行特殊的干部政策。

  不过总体而论,根据苏共二十二大通过的党章第25条规定,党员干部还是会有更替, 基层党组织选举时每年也有大批书记由于任期届满而被更换,更换率高达60%。

  因此,赫鲁晓夫时期党内真正享有特权的群体尽管有抬头,但尚未形成。

  苏共内的特权阶层,实质是从勃列日涅夫上台后、特别是其后期彻底形成的……

  4.

  在旧式军队和国民党军中,“官兵不同灶”是一个老传统。

  它是阶层分化的象征,这就正如尚娟女士所反映的张书记对国民党的描述(如果所言属实)。

  甚至连秋收起义部队在登上井冈山之前,部队也都设有“军官食堂”,军官每顿饭四菜一汤,与士兵的待遇悬殊极大。

  但是三湾改编彻底实现了变革。

  毛泽东为扫除部队内部的旧习气和旧制度,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其中重要一项就是取消“军官小灶”。

  他规定“官兵必须同灶吃饭”,红军上至前委书记和师长,下至马夫勤务兵,均实行同吃一锅饭一盘菜,谁也不许搞特殊。

  这一重大变革得到了士兵和群众的拥护。

  罗荣桓后来直言:“这是一个了不得的变革,它更加密切了官兵关系,对干部的考验和改造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有一段时间,红军官兵们日子苦、只能喝粥。即使是粥,也得在粥里掺上许多野菜,毛泽东就和官兵们一样喝难咽的野菜粥。

  炊事员同志见状,实在不忍,有一天偷偷的专门为毛泽东做了一碗白米饭。吃饭的时候到了,毛泽东看到饭桌上的白米饭,就端起问道:“大家吃什么?”

  炊事员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毛泽东已经看到一大桶野菜粥,他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将白米饭倒到粥桶里,用饭勺搅了搅,然后盛起一碗,走到战士们中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到新中国成立后,卫士武象廷改任了毛主席的生活管理员。

  一次毛主席来到厨房,看到他在忙碌,问他:“象廷,你在做什么?”武象廷说:“我刚买菜回来。”

  毛泽东说:“你改行了。好啊,我告诉你,只要你们饭菜做得干净卫生就可以了,不要买贵重的东西给我吃。比方说,现在是冬天,你就别买那些西红柿、黄瓜之类的新鲜蔬菜。现在买一根黄瓜的钱,到了夏天就能买一筐黄瓜,冬天买一根黄瓜只能吃一顿,夏天买一筐黄瓜能吃几十顿。”

  毛主席每月都要检查家庭的收支账,到外地视察,他虽然日理万机但也不忘自己伙食费开支。

  一次到庐山开会,毛主席找来秘书高智,对高智交代道:“高智,你与李师傅核算一下,看看我伙食费超了没有,超了不能补贴。”

  李师傅认认真真算了一遍,汇报道:“没有超过。”

  毛泽东又问道:“煤钱算进去没有?”答:“算进去了。”毛泽东又叮咛道:“超过了不能叫当地补贴!”

  5.

  当历史走进80年代,一切开始起了新意。

  根据程汝明——自1954年始就一直是毛泽东的专职厨师长,后来作为中南海总厨师长还为几代领导人服务的官厨——的回忆,80年代时,北京机场时有飞机从海外运来上好的牛排原料,而接机的只有两辆车,一辆是马克西姆的,另一辆是中南海的。

  “在……这一批领导人中,很多有在国外生活的经历,思想开放,对西餐的接受程度很高。比如……,他吃牛排就只要五成熟的。而且,当时我们对外开放,接待的外宾越来越多,所以也需要引进更多的西餐。”

  “这个时候的国宴开始和国际接轨。经过研究,大家认为国宴分餐既是一种礼节,又能保证每个人都吃饱,而且也更加卫生,所以可行。从那以后,我们的国宴就开始采用分餐的形式,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个吃’”。

  “这无疑是国宴自身的一个进步,但同时更能也反映出我们国家的发展变化。”

  6.

  曾有人说,毛主席过去也“爱吃西餐”,这显然是误史。

  现存于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的1961年4月26日的一本西餐菜品清单,就被人拿来用以龃龉“毛主席吃西餐”,但其实这份清单属于“菜谱”的范畴,而非毛主席实际用过的“食谱”。

  这本菜谱根本就不是专为毛主席准备的,而是为在中南海或中南海之外举行较大规模、宴请对象多为西方客人的宴会时准备的“菜谱”,特别用作那一年为会见蒙哥马利而备做,绝非毛主席个人实际“享用”过的食谱。

  很简单的逻辑,任何一个人能够一天之内吃下那么多菜吗?

  那本菜谱制定时间为1961年4月26日,纸张较厚,白纸上有机制压印,共八页,封面上标明内容是:西菜、西菜汤;里面按食品类别分为七大类:鱼类、鸡类(含小鸡类)、猪类、羊肉类、鸭类、牛肉类、汤类。

  对照毛主席1962年及以后他自己实际用过(除招待外宾之外的)的食谱,均未发现与此本西菜谱相同菜品。

  由此可见,这这本菜谱并非为不喜西食的毛主席个人制定。

  2010年6月10日,韶山纪念馆曾专门邀请毛主席的秘书高智(1952年到1962年4月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和卫士张木奇,畅谈毛泽东的日常生活起居。

  高智就直面回答:“这个没有听说过,按照我的估计,不会的!主席吃饭很简单,就几个小碟……毛主席一辈子心里想的就是人民,现在有人说毛主席这错了那错了,我还不完全接受,这个要时间检验!”

  所以,那本西餐菜谱只可能用于接待外宾所用。

  1961年9月,毛主席在武汉东湖甲舍宴请蒙哥马利元帅,当时的菜单便为:“四干果、四鲜果、四凉菜、面包、奶油豆蓉汤、铁板扒鳜鱼、元帅虾、什锦炒饭、奶油克斯、水果拼盘、饮料。”

  7.

  从目前的事实来看,翟伟栋已经要求妻子全网删除了实名举报的帖子,并以很官方的口径对外言称:“(网帖)是我妻子发的,我不知道……”

  这非常奇怪。

  在其妻子不仅豁出实名、且在举报贴末尾放置个人手机号码(经网友和尚娟相关身边人士确认号码属实)的情况下,很难去揣想这位翟夫人会言之有误、当着亿万网友的面信口污蔑……

  同时,根据济源市委方面最新给出的说法,翟伟栋妻子的实名举报“与事实稍有不符”,声称该餐厅为“非济源籍领导专用食堂”,所以引发了两位不同地域间领导的冲突……

  这是机关食堂,还是籍贯食堂?

  且就单论此结论,同样过于模糊,在事发数日后才介入、并仅得出这么个说辞,实难服众。

  在一任机关班子中,临近退休的市委书记和年富力强的市长产生矛盾与隔阂,“龙福海与罗成”的故事,这在过往案例颇多。

  作为市长的第一助手、甚至是一种行政化身,翟秘书长此番是否有替人唉火之可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昨日下午,河南省济源市检察院正式干警李安林,同样实名举报张战伟“涉嫌违法提拔涉嫌违法犯罪人杜中联,后者在一起强拆过程中将被害人李平贵致死。”

图片

  不论是贪享特权饮食,还是大摆官僚架子,这次的“掌掴事件”都有太多值得品味的要素。

  希望河南省纪委给公众一个逻辑饱满的答案。

图片

  跋.

  “如果我们共产党员也是这样,那末,这种党员的作风就是国民党的作风,这种党员的脸上就堆上了一层官僚主义的灰尘,就得用一盆热水好好洗干净。”——在中共中央招待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大会上的讲话,1943年11月29日。

  “我们的同志应当注意,不要靠官,不要靠职位高,不要靠老资格吃饭……要靠解决问题正确吃饭。靠正确,不靠资格。靠资格吃不了饭,索性不靠它,等于还是什么官都没有做,就是不摆老爷架子,不摆官僚架子,把架子收起来,跟人民见面,跟下级见面。”——在南京市党员干部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3月20日。

  参考资料:

  ① 赫鲁晓夫关于苏共纲领的报告,《苏联共产党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中文版第287——290页。

  ② https://mu.mbd.baidu.com/pt31xib?f=cp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