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为什么要研究经济金融主权问题

2021-01-18 15:58:1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临1(1).jpg

  拙文《国内大循环何以可能》一文贴出后,有若干朋友诘问,为什么要给修正主义出主意?为什么要挽救修正主义?指责我是不是与修正主义同流合污了。现回答如下:

  一、如果这个主意被谁接受了,那么它就不是修正主义了,就在一定程度上向社会主义回归了。

  我极其重视中国的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和市场主权问题,尤其重视人民币发行权问题,我认为这是解决当前中国经济金融问题的关键之关键,是最重要、最有效的抓手。当然,我们的敌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这当然是一场极其激烈、极其艰巨的斗争!尽管表面上水波不兴。

  所谓经济主权,就是指独立自主、门类齐全、布局合理、比例科学、科技进步的公有制的劳动生产体系。所谓独立自主,就是我们任何一个部门、技术,都不接受外部力量和内部私有力量的控制、要挟;所谓门类齐全,就是我们可以生产大到卫星、宇宙飞船、氢弹,小到别针、扣子等所有商品,我们无求于人;所谓布局合理,就是我们不光沿海经济发达、门类齐全,而且我们每个较大的地区,都可以形成门类齐全的工农业体系,可以相对独立,可以自给自足。所谓科技进步,就是说我们的技术处于世界前列,保证生产效率不断提升;所谓公有制,就是说这个体系必须是公有制的,而不能是私有制的,一定量的私有制生产可以作为补充、但不能私有制主导,必须保证工人阶级的主体地位;所谓劳动生产体系,就是说这个体系是以劳动生产为核心,所有的教育、医疗、科研、宣传、外贸,都要围绕着如何发展生产而不是投机来运行。

  所谓金融主权,就是:一是人民币的发行权必须掌握在人民政权手中,而不能旁落于外资和私有资本;二是必须争取人民币在中国对外贸易中的结算权,而不能接受帝国主义货币为主要结算货币;三是在不能实现人民币在中国对外贸易中的结算权的情况下,要坚持国际收支平衡,不能视外汇为财富;四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严厉打击货币投机,或者叫金融投机;五是必须建立人民政权对大宗商品交易的定价权,保证生产者的足够的利益。

  所谓市场主权,就是必须建立公有制主导的发达的、先进的商业体系、贸易体系,即产品(包括部分服务)的供销体系,防止外资和私有资本控制这个体系。强大的公有制的商业体系,是确保人民政权使用人民币对大宗商品定价的关键,是确保人民币信用稳定的关键手段,也是排除私有资本和外资操控物价的关键。

  今天,我们的经济体系完备吗?我们的主流的经济学家都在鼓吹“融入世界”“与国际接轨”,甘心融入所谓国际产业链,甘心接受所谓“世界工厂”的低端地位,对中国发展高科技持反对态度,宁愿开放市场、保护外资知识产权,也要引进外国技术。我们的经济体系并不完善,尽管在某些领域,我们技术先进、生产能力强大,但是,在一些尖端技术上,我们受制于外国敌对势力。这在华为、中兴等事件中,已经受到了教训。

  我们的金融主权完备吗?当然远远谈不上完备。甚至,主流的经济金融教育、科研、宣传、舆论,长期宣扬“美元是世界货币”“没有外汇就不能搞外贸”,掩盖人民币曾经是世界贸易主要结算货币的历史事实,一意美化、鼓吹美元霸权,似乎我们只能接受美元的结算权、定价权,别无办法。根本无视金融主权的存在,对人民币发行权、定价权、结算权,丝毫不加重视,尤其不愿意正视因为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储备外汇、开放金融,已经导致了人民币发行权旁落于外资的惨痛事实,无视在这处情况下,中国实际上已经陷入了金融殖民地深渊的事实。

  我们有市场主权吗?市场主权关键体现在、人民政权对大宗商品进出口、零售的种类、数量的选择权、定价权,现在,我们对中国进出口商品的种类、数量,有自己的选择权吗?有定价权吗?我们已经把中国市场中性化了,我们还要优化营商环境、保留外资知识产权,无论什么商品、无论哪国的投资商,都可以到中国市场上销售商品,数量、种类都几乎没有限制。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情况下,连马校长、拼多多等私有商人都看到了这个领域的关键性,都在组建自己的队伍,占据这个阵地,但是,在互联网商业领域,几乎没有公有制、共产党的一兵一卒。就是说,互联网这个最先进的商业的、操控定价的武器,已经被外资、私有资本掌握,而公有制、传统商业,还在搞“地摊经济”!还把地摊作为民生手段!实际是把商业这个沟通工农业的枢纽、定价权的关键环节,交给了外资和私有资本,这居然还被当作什么先进的理念,可悲复可笑。

  张屠户在这里卖猪肉,如果再有李屠户来,是不是要抢张屠户的生意?是不是要挤垮张屠户?张屠户是不是要反对?连张屠户都有市场主权意识,偏偏我们整个国家的经济金融贸易部门没有。

  今天,中国对外国市场依赖严重,形成了“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的被动局面。中国人民在付出劳动力、环境、资源等代价后,在所谓国际产业链中的地位却极为低下,所得利润据说不到1%,而且,即使这不到1%的利润,也还是要交给外资打理,实际上是又还给了外资。这当然导致了一系列的民生问题,更导致了更加严重的主权沦丧问题。

  所有的中国人,可以对此袖手旁观吗?可能绕开这个战场、这个战斗吗?可以临阵脱逃吗?不应该研究并揭露吗?不应该思考其根源吗?不应该探求破解的办法吗?难道研究这些问题、提出斗争建议,就是帮助修正主义?就不是帮助中国人民?就不符合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不符合共产党的性质、宗旨、路线、方针?就不是服务于无产阶级?就不是服务于真正的中国共产党?

  我不能接受。

  如果这是帮助修正主义,那么,如何才是帮助中国人民呢?难道眼看着帝国主义与其豢养的官僚买办资本势力相互勾结,洗劫中国,我们幸灾乐祸、袖手旁观,才是真心帮助中国人民?我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

  那些置身事外、袖手旁观、指点江山、频频发出高论的人,你们对中国人民的感情、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感情、对中国人民的责任、你们的贡献,又体现在哪里呢?你们又能“等待”出什么样的结果呢?

  二、如果这个主意被攻击、诬蔑、抹黑,那么敌人就进一步暴露了。

  发生在教育、科研、宣传、舆论等领域的关于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的激烈斗争,是中国共产党与国内外敌对势力斗争、争取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解放的关键组成部分。我们在和帝国主义及其豢养的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斗争,我们还要和依附于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封建势力,即那些打着弘扬传统论,实际上却搬出孔夫子这个僵尸的反动势力斗争,我们还要批评、教育、引导、团结民族资本势力——尽管这个势力也在压迫劳动人民——斗争,这是争取革命的领导权的斗争。

  我们的观点可能被压制、抹黑、诬蔑、攻击、淡化,我们不能指望我们的观点会那么顺利地被接受、推广,我们没有那么幼稚。是谁在反对我们?通过这场思想文化领域的涉及争夺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的斗争,我们可以更准确地发现敌人,也可以发现我们自己的同志,培养革命队伍,同时,也发现我们同志的不足之处并加以教育。这有什么不好?

  放弃这个斗争,持袖手旁观态度的人,没有资格分享这个斗争的荣耀,也没有资格、没有可能分享这场斗争的成果。实际上,不参加这场斗争,反对别人参加这场斗争,就是自外于历史、自外于人民、自外于革命,是放弃了自己的使命责任,是投机主义,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态度。

  三、将来中国人民重新站起来,也还是需要熟练掌握这些知识的,要用这些知识建设社会主义。所以,必须研究并传播这些知识。

  主席说,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敌人;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帝国主义总要完蛋,人民总要胜利。这是历史的规律。

  我相信,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反击帝国主义及其豢养的资本势力侵略中国,瓜分出卖中国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的斗争,虽然面临艰难险阻,但最后的胜利,总归是我们的。不能指望速胜,但也当然不能消极,要坚决批判悲观主义,坚决反对把帝国主义纸老虎夸张得如何如何强大,似乎没有缺点、不可战胜。悲观主义必然导致失败主义、投降主义。

  即使在胜利后,我们还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还是需要经济、金融、市场、贸易知识和技能的。现在,研究这些问题,揭露其中的规律,即是当前斗争的需要,也是未来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即使今天,我们照样可以运用这些知识和技能,在一定范围内,排除资本的破坏,建立小型社会主义经济。不是有很多村庄已经进行了这种工作,并取得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吗?

     【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原载公众号”吴铭再评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