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何苦?英驻美大使:绝不能让中俄成为抗疫赢家

2021-01-04 15:13:33  来源: 后沙公众号   作者:后沙月光
点击:    评论: (查看)

  无论世界卫生组织(WHO)如何呼吁全世界携起手来共抗疫情,有的国家却偏偏要将意识形态凌驾于人类健康之上,人为制造政治对抗,刻意将消灭病毒的斗争变成了国家之间的“斗争”。

  事实证明,越是在抗疫过程中鼓吹冷战思维,制造对抗的国家,越是焦头烂额,身陷泥潭。但一些西方政客仍然不思悔改,而且变本加厉。

  1月1日,英国驻美大使凯伦·皮尔斯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宣称:在抗击新冠疫情这场“世界大战”中,“开放社会”才有资格成为胜利者,绝不能让中国和俄罗斯在这场战斗中胜出。

  皮尔斯还强调,当下人工智能技术的战略意义不亚于上世纪50年代的核技术,中国则在该领域迅速崛起,应该谨防中国成为高新技术未来发展规则的制定者。“我们不想一觉醒来,发现在诸如AI和赛博(Cyber)这样的新事物上出现中国标准。”

  凯伦·皮尔斯,现年61岁,是英国历史上第一位驻美女大使,2020年2月上任。约翰逊内阁的外交大臣拉布当时还说,皮尔斯将推动英美关系进入新篇章。

  之前,皮尔斯担任过驻日本、瑞士、巴尔干半岛的外交官,2015年-2016年任阿富汗大使,2018年3月出任英国驻联合国大使(目前兼任)。

  虽然她的官职都与外交事务有关,实际上她却是英国情报机构负责人之一,是“五眼联盟”重要角色。原先,特蕾莎.梅准备任命她为英国“军情六局”局长,让这位“斗志顽强”的女士领导对外情报活动。

  但2019年英美关系却出现了一场意外,原英国驻美大使金.达罗克得罪了特朗普。达罗克向英国政府汇报工作的秘密电文和备忘录当中称特朗普是个“自负而愚蠢的人”,特朗普政府“难以预测、运行不畅、能力不足……”

  这些对特朗普的秘密评价却被泄露,当一部分邮件被英国报纸曝光后,特朗普勃然大怒,说自己不会再与这位大使打交道,并警告英国必须停止“泄密”。

  然而,泄露特朗普““自负而愚蠢”这个机密的人却是来自英国内部,金.达罗克成为了英国政治倾轧的牺牲品。

  获知秘密电文的人是45岁的英国政治事务女记者伊莎贝拉.奥克肖特,她将电文泄露出去,是为了让她的情夫(54岁的英国“脱欧党”主席理查德.泰斯)挤掉金.达罗克,而得到驻美大使这份肥差,两人也可以在华盛顿双宿双飞。

  当首批密件曝光后,泰斯和“脱欧党”创始人法拉奇马上呼吁特蕾莎.梅撤掉金.达罗克。而泰斯本人符合新大使的两个条件:商人、支持脱欧的政治活动家。

  但此事又涉及到特蕾莎.梅与鲍里斯.约翰逊的派系之争,结果,那对设计排斥金.达罗克的“野鸳鸯”,由于得不到特蕾莎.梅支持而功亏一篑,反而便宜了亲特朗普的凯伦·皮尔斯。

  特蕾莎.梅内阁如果不是被“脱欧”拖垮,她或许不会换掉金.达罗克,2019年7月,英国有个半真半假的笑话,特蕾莎.梅一直找不到金.达罗克的替代者,她问那些申请成为驻美大使的求职者们:“你认为唐纳德.特朗普是个白痴吗?”结果没有人选择“否”。

  2019年7月10日,在蓬佩奥一再施压下,金.达罗克被迫主动辞职,给了英美外交风波一个交代,同时也成了英国政治内斗的炮灰。

  2019年7月24日,鲍里斯·约翰逊就任英国首相。

  2020年2月7日,约翰逊正式任命凯伦.皮尔斯为新任驻美大使。她的主要使命之一就是推动“美英自由贸易协定”顺利达成。特朗普还挺喜欢这位与他臭味相投、满脑子冷战思维的女大使。

  凯伦.皮尔斯对中国、俄罗斯敌意有加,并不是偶然的,对于这些从事情报工作的“外交官”来说,就如同蓬佩奥一样,心里只有谎言和仇视。

  现在,美国新冠肺炎患者人数已突破2000万,死亡人数近35万,而英国死亡人数也高居欧洲榜首,并且由于变异新冠病毒出现,成了世界“孤岛”。

  就这样,凯伦·皮尔斯还在大言不惭地讲什么“开放社会”才有资格成为胜利者。

  所谓“开放社会”,就是2020年年初西方媒体所说的抗疫要靠“自由和民主”。如今他们脸都被打肿了,而这位英国驻美大使却还在那里做着春秋大梦。

  在她眼里,中国甚至没有资格获得成为胜利者,因为中国无论在意识形态上,还是在体制上都跟西方不一样。既然凯伦·皮尔斯认为西方体制最为优越,那么,它们必须是抗疫胜利者,无论事实如何?这一点不能动摇。

  1月2日,俄联邦委员会议员普什科夫发文反击皮尔斯,“皮尔斯大使还活在过去,那时英美的卫生系统尚未经受疫情考验,被认为是全世界最好的。但现在,全世界都看到了,它们的有效性究竟如何?他们已经输掉了竞赛。而且,与他们不同,我们并没有打算与他们展开竞赛,是他们自己垮掉了。几乎全世界都有目共睹,只是皮尔斯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皮尔斯就是这种人,哪怕都尿炕了,她还假装一切正常,睡得更香。

  中国这一年的防疫努力、防疫成绩、防疫水平,全球有目共睹。中国对生命权的重视,对社会资源公平性的重视,对国际抗疫的责任心,与英美形成了巨大的对比。皮尔斯们心里会不清楚?但她们一定要颠倒这个事实,手段就是舆论攻击。

  数据是不会骗人的,皮尔斯的无耻在于,她不讲数据,只讲意识形态。英国、美国必定是岁月静好,而中国必定是“黑暗悲惨”,仿佛只要话语权够大,黑的就能变成白的,白的就能变成黑的。

  问题是病毒根本不懂政治,它们被中国打败,却在英美找到了“乐园”,皮尔斯们则充当了病毒的同盟军,不是吗?否则,如何理解“绝不能让中国和俄罗斯在这场战斗中胜出。”这种疯狂言论?

  当全世界在疫情面前需要共御强敌时,皮尔斯们却将抗疫划分出不同阵营,划分的标准不是基于科学,而是政治。这是增强抗疫力量?还是在削弱抗疫力量?

  在西方反华政客眼中,剧本应当是这样的:中国人陷入疫情泥潭痛苦挣扎,而西方人则扮演救世主角色,最后,大家都皈依于西方的体制、价值观、意识形态。

  那些美粉水军嘴里念叨的不也是这些?年初,它们为蓬佩奥那一亿美元“捐款”而感动流泪,接着,在朋友圈建造了108座美国野战医院,几十艘医疗船,再后来就是美国神药,还有丧心病狂吹捧“群体免疫”的……

  而正是由于有皮尔斯这种政客存在,因此西方宁可愿意蒙上眼睛,去相信圆圆之流编造的“日记”,并将它们捧为“说真话”者。

  凡是能抹黑中国抗疫努力的谣言,都能令皮尔斯们感到满意。双方一拍即合,各取所需,圆圆们想得到西方的荣誉勋章,卖国求荣;皮尔斯们想得到中国抗疫不力的“证据”,提供狗粮。

  它们真的在意过疫情?在意过人权?疫情给皮尔斯们带来了极度的焦虑、更令其心态更加扭曲。

  皮尔斯们真正在意的是:在疫情之后,世界的领导权仍必须掌握在美英手里,绝不能旁落到中国手中。

  而这些并不是中国在意的事情,中国要做的就是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就这样,都能令皮尔斯们感到气急败坏。

  如果皮尔斯真的想让英美“获胜”,那么靠谎言和仇恨救不了自己,请她先把嘴巴闭上,把口罩戴上,何苦出来到处吓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