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战斗正未有穷期——元旦献词

2021-01-01 15:54:57  来源: 乌有之乡思想   作者:乌有文章
点击:    评论: (查看)

图片

  战斗正未有穷期

  ——元旦献词

  特约评论员

  一百多年前,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祖国──德国,不但社会主义革命发展艰难,而且就连马克思本人也被反动派驱逐出境。经过几番流离颠沛,马克思、恩格斯终在英国落脚,努力宣传社会主义,并组织共产主义活动。

  然而英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尽管有马恩等人发动,却也是常有激动而少行动。到了19世纪末,本来的无产阶级政党——英国工联,却离开马克思主义,羞羞答答地投进了资产阶级怀抱。随后,英国成了(被恩格斯称之为)“最资产阶级化的民族”,“安享着英国资产阶级剥削世界的成果”。

  社会主义灵魂在欧州徘徊,但作为真理,它不可能永久受冷落。继巴黎公社失败后,于20世纪初,社会主义终于向东转移,以韧性的战斗,在资本主义薄弱环节——俄国──取得了胜利。

  人们不难发现,从1847年马恩的《共产党宣言》发表起,到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1917年的苏维埃联盟,整整经历了大半个世纪的时间。其中革命几次潮起潮落,潮落潮起,革命中心、热点几经转移。

  几十年中,欧洲人们有过若干兴奋激动;有过千重誓言和决心;有过多次浴血奋战;也有过一次次失败后的痛苦失落和一些人懊丧彷徨,以及个别人的骂爹怨娘。可谓是长夜漫漫,道路歧曲艰险。

  这远不是社会主义道路曲折的全部。人们眼前的现实展示:社会主义的前苏联在经过几十年的振奋发展后,尽管已将本来较为落后的沙俄帝国变成名列世界前茅的大国,但由于种种原因,资本主义,如“胡汉山般的志高趾扬”,又回来了。

  人所共知,自1956年前前后后的“改革”,赫鲁晓夫将社会主义一系列文化思想、价值观念讥笑和咀咒为“白痴”、“疯狂”、“简单化”、“泯灭人性”……,

  继经勃列日涅夫对资本主义文化思想,诸如所谓自由、人权等,“冷静选择”……然后是投口合味的赞同,进行“同西方接轨性”的创新。

  再由戈尔巴乔夫的“精彩一跳”,完成了由起步对资本主义文化思想的“合理合情”的认受,到由此自然地发展为对社会主义的“通灵宝玉”──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推翻……这样一个开始甜蜜蜜、兴高采烈,中途理直气壮——并宣布“不可逆转”,结果是资本主义全面复归的——这样一个过程。

  最后是叶利钦。他以公开反对社会主义,到处宣布共产主义运动是人类的迷误,而招摇于世,并以此获得了俄罗斯英雄的誉号和国家总统的桂冠。

  由当代社会主义运动回溯,人们不妨进一步归顾人类社会形态变革前进的全部历史:

  其实,历史上每一次新社会形态的建立,都是如此这般地充满曲折。

  在人类历史上,由原始共产状态向私有制过渡,即原始社会主义向奴隶制社会过渡,就是一个艰难缓慢而长期的过程。欧洲历史文献表明, 由于人们习惯了原始状态的“四海之内,莫非吾土,天下之物,莫非吾物”的公有生活,与此相应,人们头脑中也没有私有观念,为了确立私有制——这在当时是社会的一大进步,聪明的改革家不得不借助于“神”的力量, 并利用上千年的时间,使土地,主要生产工具等成为私人所有。比如用这是“雅典娜领地”、某某“神”的住所等戒牌,维护个人财产不受他人侵犯。

  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的推进,在人类历史上,大体在所有完成这种推进的国家,都经历了较为长期的反复、曲折斗争。以中国为例,公元前221年由秦统一了国家,才基本上较为巩固地建立了封建社会。而在此之前,奴隶制和封建政制在秦国整整进行了七代人的斗争。在这个长期较量中,改革、革命同回复、倒退,几同拉锯一般。其激烈的程度可以用“时有腥风 血雨”来形容。中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改革家商鞅,就是死在封建社会制度变革的早期,一时失败于奴隶制度反抗的历史低潮中。

  资本主义制度代替封建制度也是这样。就拿资本主义发展最为典型的英国来说,它于1640年发生资产阶级革命,经过内战, 于1649年废除君主制,历时近30年。不久,旧王朝又卷土重来,直至1688年资产阶级发动政变,从而确立了资产阶级君主立宪政体。此时,并不是就太平无事,而是仍动荡不已。这种局面持续到19世纪30年代,英国的资本主义制度才真正稳定不来。

  另一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反复和曲折更大。从1789年发生资产阶级大革命到1870的81年里,经历了两次帝制复辟。在当时的法兰西大地上,可谓是“城头时变大王旗”。

  美国作为历史包袱最轻的国家,资本主义制度的建立也几乎花上了百年时间,经过了人们的浴血奋战。

  中国的资本主义同封建主义的斗争,基本上是一个只有曲折,没有坦途;只有痛苦,没有欢乐的无果实的战斗。它经过多少代人的呼喊、战斗,可是夜漫而路遥,封建主义象一个无法走出的迷宫,使本来就软弱的中国资产阶级一次又一次地“竞折腰”,一次又一次地颓然倒下。

  然而,历史不可能长期亏待世界人口最多的中国。20世纪的中国,得到了新的补偿:她以跳跃的步伐进入了社会主义。

  且慢,势不常盛,亦无永衰。中国的社会主义也不会,也不应该,没有困难……

  前边,我们已经站在历史画轴的高端,尽览了当代的社会主义。确是百折千曲,怪异殊出。但,正因此,更显绚丽。而今天的人们,则另有欣喜:

  社会主义,初始激动在欧洲,辉煌胜利在亚洲,而新希望的生点,却又出现在美洲。美洲,有最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因“兔子吃了窝边草”——倍受美国欺凌的中、南美各个中小国家。

  ……

  是的,小小寰球,行进不断;北方不亮南方亮,歇了此方火彼方。让我们引颈而望!

  诚然,世界各国的未来社会主义,不应机械的重复别人,亦不可简单地回归自己。但是,既然叫社会主义,那么,公有制、共同富裕、人民当家作主的这几项,则是定律。

  战斗正永无穷期,史谱总不断翻新。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